像是旁觀者一樣,小愛對準了某個平行版本的地球,聽到如臨現場的女之心聲。
我家老公有強迫症,他會要求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如果沒有,他會生悶氣,只因事情沒有照他的標準完成。我不能有自已的進程,只有他說了算。他很怕被說拖延,所以他拼了命想表現積極,於是乎,這麼勤勞的好學生,自然會用高標要求別人,也這樣看待他的老婆。身為他的老婆不知該說榮幸還是悲哀,若不能忍受他的碎碎念攻擊,就是非得在他能看到的地方,表現符合他的意才行。

他像是收集好寶寶貼紙的巨嬰,一方面想要世人說他很負責任,一方面又看得出來他不能忍受自已表現不佳,他像是非得忙完了,才能好好休息,他不允許有沒收的東西、沒洗的碗、沒掃的地,在他的世界觀裡,非常不可思議。於是,我在他的眼中,像是奇葩一樣,而他一臉我應該謝主榮恩的表情,讓我又好氣又好笑。自從跟他結了婚,我翻白眼的速度與頻率已經到了可以比美日本雙口相聲,有個雙人組的搞笑藝人,就是說到一半的落語或段子時就會二人互相輪流或同時齊翻白眼,我大概也被逼得被迫這副德性了。要說他有潔僻呢?看他摺的衣服,我想所有居家收納界的主婦聯盟或是愛好整齊一致的女性同胞都無法容忍吧!他的美感,從他的講求快速、省時、討厭排隊名店、煮東西像是大雜繪就看得出來。他的摺法擺在服飾店,大概連最好心的店長也無法收容他,會請他離辭吧!

該說是男子漢霸氣的隨意呢?還是他就是硬塞進小小的抽屜就算數,令人啼笑皆非?他看似很守規則,大概也是強迫症兼憂鬱症的想追求完美又達不到的兩難,自責與責他的雙重虛脫的原因吧!這種人一定熱愛集點卡,不能忍容插隊與佔位子,他會講給我聽一些社會亂象,似乎那個人怎可以不排隊或是用包包佔位?他期許我替他發聲或是站在正義的一方,不過是掩飾了自已的無力與濫好人形象,期望外在有個強而有力的主持者跳出來行俠仗義。很敏感,很容易受傷,像超大型的小嬰孩,做一點事就要人摸摸頭(但又不喜歡你真的摸他)般的誇讚,像是行善積德式的集點證明收集者,很內向與害羞的個性,我總覺得他是隱藏了對這世界無可奈何的退縮與無力感,也許是如此的悲觀,才會如此的對人性沒信心,甚至是對自已沒自信吧?

最近看我老公吃不多,但也沒瘦下來,我很明白,他需要被肯定、被世人稱揚、被當做有價值的,他希望是自已有份量、有力量、有度量的,他是如此害怕自已是無價值,數十年來沒有被認同的成就,所以他透過身材來虛張聲勢的壯大自已。那是虛胖、是撐胖,他也心知肚明,卻見他以一種悲劇主角式的全場假裝他人看不見的隱形默劇身段,走演下去。

好笑的是,他連游泳也是游個半圈就說自已有運動了,真可愛。看他部落格就知道,全與美食照有關。



--
由 Blogger 於 8/20/2017 02:59: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