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582.jpg  

問賽道 高雄篇09 解夢新概念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polo:「感受決定了生死,對不對?那感受是怎麼來的?」
女學員:「內在實相?」

polo:「或者焦點,或者意識所及。」
女學員:「講到這個我又有一點恐懼,那會不會是未來夢?」

polo:「被恐懼矇蔽了,他們是以他們老家意識的價值觀去詮釋其經驗。」
女學員:「他們是指誰?」

polo:「當然是指妳呀!不然我嗎?有沒有發現妳會一直從『這件事很恐悕
』?我一直在提的一個觀念就是其實姊姊也是死掉的呀!我們怎麼講說其實
我們死掉的父親沒有死?他只是轉變,對不對?他只是不在灌注在物質實相
,對我們而言我們沒有灌注在非物質實相,所以他死掉了。只要妳灌注在妳
姊姊身上,妳姊姊就沒有死,對不對?只要妳不在物質實相灌注在妳哥哥身
上,妳哥哥就死掉了,對不對?」
女學員:「他本來就死掉了呀!」

polo:「差這麼多?妳姊姊死掉妳就沒有這樣子講?妳有沒有發現什麼?
灌注在非物質實相,妳姊姊就好像沒有死。然後只要妳不灌注在妳哥身
上,妳哥就死了。然後妳就說他本來就死了,實在很不想跟這個人有關
係。」
女學員:「是呀!」

polo:「但我的意思是什麼?來,其他人聽到的是什麼意思?」
其他女學員:「情感上投注的能量的感覺?」

polo:「好,那現在把姊姊跟哥哥拿掉。所以就是我們意識焦點專注的時侯
就影響所謂從物質角度,生與死的變化嘛!好,從賽斯觀點怎麼談死亡?」
女學員:「就在另一個空間,還是照樣有他的實相呀!」

polo:「那我怎感知到?我的意識焦點對準,我就可以感知到她嘛!對我們
來講很簡單,平常我們的意識就灌注在物質實相呀!所以你們都是活著的呀
!可是在我夢中你們就不一定是活著的呀!」
女學員:「我聚焦在恐懼,所以就出現那個恐懼的形象?」

polo:「我倒覺得說如果她是一個觀念的傳達,就讓妳知道死亡其實不是原來
理解的那個樣子。其實他不只是恐懼,還有另外一個是安心啦!就算死了也
是沒死。」
女學員:「對呀!」

----------

polo:「我不會很想跟鄰居打交道,可是我也不用那麼怕。如果我要去除這種
感覺。那我們還是得現在著手呀!管他是不是以前?管他是不是上輩子?對不
對?管他是心靈什麼儀測出來我現在是什麼狀態?妳就會引發那種類似情境的
感受呀!」
女學員:「我好像很怕人家在講我,就會把自已封閉起來。」

polo:「那現在就是我們不想要封閉起來的感覺嘛!對不對?所以到底是怕
什麼?妳就感覺到怎樣?什麼樣的事情會發生?就是不能怎樣?」
女學員:「不能怎樣?」

polo:「就是比如說如果有人知道我們家什麼了,比如說就像我媽跟人家吵
架,我就不能出去玩了、就不能去找誰了、就不能去那家買東西了?」
女學員:「也會,可是就會帶著一種罪人的感覺去面對那個關係。就會覺得
我是個罪人。」

polo:「所以不是不能採取行動,是那個行動之下妳怎麼那麼不要臉?竟然
還去?妳不知道我已經跟妳媽吵架了嗎?」
女學員:「對呀!」


polo:「所以不是不能行動,是那個行動實在令人太不能忍受了。」
女學員:「可是我也沒有做過什麼丟臉的事情呀!可是我媽如果當著外人罵我
,我就覺得很丟臉。」

polo:「或者妳媽一直在跟妳傳達這件事。」
女學員:「傳達什麼?」

polo:「她的意思就是叫妳不要動啦!那不要動的意思是什麼?就比如說
妳動了,那個租錄影帶的吵架了,我不是要跟她講吵架這件事情,對不
對?我是要講跟她互動,好或壞的事情。她以後面那個沒有言明的部分
去控制住妳,這是當時妳感受到的意圖。」
女學員:「是我潛意識的意圖?」

polo:「她或許真的是那樣子,或許是妳感知,但不管怎樣,妳感知是這
樣就是這樣。」
女學員:「會不會是隨便講講?」

polo:「有可能呀!或許她就是說我們家沒什麼錢,妳還要去租錄影帶?可能
這個是真實的。我不知道,因為妳媽沒有在這裡。」
女學員:「我媽是不希望我去。」

polo:「不希望妳去有很多原因啦!」
其他女學員:「她可能怕妳沒有節制。」

polo:「應該是這樣講,不管是什麼理由都不重要啦!重要是妳接受到那種信
念,去就代表是錯誤、背叛、不要臉也好,反正就是不對。可是我們是會有行
動的慾望的,一個是不要動,一定得要動的時侯就帶著愧疚感。或是我是很
爛的、很委屈的去動。簡單講妳相信什麼?『我是罪人嘛!』而不管是不是我
做的。」
女學員:「罪人是比較表層的。」

polo:「妳是個錯誤。」
女學員:「見不得人。」

polo:「任何原因,不管。重點是妳接受到什麼?可是那個東西不是從妳嘴巴
講出來的啦!」
女學員:「是我理解出來的。」

polo:「對!而具妳相信了。我是見不得人的嘛!」
男學員:「丟臉。」

polo:「在那個邏輯運作上就會變成是,我不能被人家看到,我不要去有接觸
或互動就不會被看到。更往下的邏輯就是,我為什麼見不得人?我不知怎的,
我相信我天生就是個錯誤。」
其他女學員:「自卑、自傲。」

polo:「那個不是重點,不是她感受的部分。」
其他女學員:「她剛才說她很怕成為八卦裡面的主角。」

polo:「她主要是被看到呀!她自已知道沒有差啦!」
女學員:「講我很高傲,這我到不在乎,可是她如果講我行為上的一些話,
我很在乎。」

polo:「對呀!可是差不多啦!她很高傲,就是她的行為,她走路都不看
人的呀!走過也沒有在打招呼的呀!那這樣是可以接受還是不能接受?」
女學員:「我可以接受,因為事實是如此。」

polo:「他們講的那個不是事實?」
女學員:「她如果講幾歲了,然後跟誰誰誰是同學,那以前怎樣怎樣,這
我就不舒服。」

其他女學員:「情感的歸屬?」
女學員:「跟講話的內肉應該也有關係。」

polo:「對呀!所以是什麼元素?讓妳覺得在意?是說它會慢慢被挖掘的,
是不是有可能會被愈挖愈多,愈挖愈深的?她如果只是講一種敘述,而不
會愈講愈多的就不會恐懼。」
女學員:「講我的身份,比如她是誰呀!某某某的女兒,然後家裡面成員。」

polo:「就有點身世背景,愈往下挖,愈來愈多的。她就很三八,她就很愛錢
,沒差。就是那個東西沒有涉及到侵入性,好像一個人要選擇,什麼祖宗八代
都被挖出來那種。可能是涉及那種被挖掘、探索、愈講愈多的恐懼。」
女學員:「對。」

polo:「那為什麼我會怕被知道?因為怎樣?」
女學員:「好像赤裸裸的感覺,呈現在人家的眼前。」

polo:「可是我如果赤裸裸然後身材很好呢?其實我是象徵性的講啦!我如果
覺得我很好呀!」
女學員:「就沒有安全感。」

polo:「我相信是不好的。」
女學員:「我覺得幹嘛!」

polo:「到底我怕什麼?」
女學員:「我真的不知道我怕什麼?」

polo:「因為我相信我一定有不好的地方。」
女學員:「我現在反而迷惘我到底在怕什麼?」

polo:「因為我們愈講愈深了,如果我們家很好,我很有錢,祖宗八代都是
一代忠良,那愈挖只是愈多獎狀而已嘛!對不對?我們當然不是講說我沒事
就應該被妳挖,而是說在妳的主觀感覺裡面,到底是在害怕什麼?」
女學員:「現在好像有點被打開了。」

polo:「因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其他女學員:「還是說妳怕太有名,反而侷限到妳的自由?」

polo:「就是愈多東西嘛!沒有,妳這樣講又回到上一層了,就是其實
還是怕我們剛講的那一層啦!怕愈多東西出來嘛!愈有名其實還是怕
被挖更多啦!所以被挖更多的那個下面到底是什麼?挖出來是黃金,我
們是在怕什麼?就是怕挖到屎嘛!」
女學員:「因為一定會有不好的東西出來。」

polo:「其實更核心就是有一個『我是相信我是不好的』,我相信我的
出生就是一個錯誤,我不能被看見。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可能見不
得人就是妳的起點了,那我有什麼東西真的見不得人?其實也沒有,
所以找下去就沒有了。不知怎的反正我那時侯就是相信見不得人就
對了啦!它有這樣的一個起始點。」



polo:「我告訴我自已,我相信我會做,那我會怎做?比如說像我之前
我不敢演講嘛!因為我相信我不敢演講,然後就被排了嘛!要做象徵
性的練習,假裝我們是一個很會演講的人,每個人想法不一樣啦!比
如說我覺得很會演講的人都不用準備。」
女學員:「那個偶象在那邊拜。」

polo:「不用啦!看妳自已覺得怎樣,妳自已認為的人很會做什麼事情
的人應該怎樣?有的人就認為很會演講的人應該準備得很豐富呀!在我
認為很會演講的人不用準備,所以我都不準備。就開始假裝其實我很
厲害。就這樣上去演講,講下來也還不錯。妳可能做一件事情,妳相信
妳不行,但妳要假裝妳行,如果妳是行的,那個行動會怎樣?被展示現。
比如說有沒有什麼具體的事?妳想做卻認為是不行或不能的。」
男學員:「之前有想說開課。」

polo:「我就假裝有人來找我開課,我就說好呀!什麼時侯?講一個好
笑的講法,魚都還沒釣上來,你管他要煎還是要煮?就算那時侯我會
怯場不敢去,我就說拉肚子不能上課呀!要不然要怎樣?再說嘛!反
正你就處理好眼前這桌實相,有人約,我就說好呀!我如果是一個很會
上課,很能開課的人,有人問我說你要不要開課?你認為的行動是什麼
?你也可以認為你很大牌,我們這個還要商量哦!看時間如何。先假裝
自已是那樣子,對不對?然後在那樣子之下的行動會是什麼?其實你就
不用想說開課很難,開課沒有什麼多偉大,開課就很簡單。你要講得好
像理所當然。我那時去應徵一個工作的時侯,十幾個大概只有三個上,
我那時也想說用那象徵性的練習呀!就想說我怎可以得到這個工作?把
自已想成已經是他們的同事了。」
女學員:「理所當然。」

polo:「我進去就坐在那邊,因為我比較早到,結果他們後來的人竟然
都以為我是那邊的辦事員,要帶著他們去面試。面試也是用國語呀!可
是講到後來就變成大家用台語在聊天,你知道嗎?講不完呀!講到最後
才說我們後面還有要面試的,我們下次再談好了。」
女學員:「就上了?」

polo:「就上了呀!因為你要從一種理智上分析也是,如果大家的背景
都差不多,對不對?那我要選取那一個?當我的同事?當我的下屬?談
得來的呀!互動很良好的呀!你讓他有那種感覺,他不選你要選誰?本
質你相信你是他們的同事,你就表現得好像是他們的同事。那你要開課
就表現得好像他本來就是要找你去開課的。甚至你都可以假裝:『欸!你
上次說我來開個課喔!我已經想好,時間排出來了。』有的就被你唬過
。你要能亂講這些話,是你相信你是ok的,那話就能亂講。所以你得先
相信我是很會開課的人。可是如果你覺得不行,那些話你跟本講不出來呀
!改變信念,假裝一下,本來就不花錢。」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