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03 探索發問者的鬼神之疑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摘錄者 胡愛晏(WHOIAM) 2017/2/1

阿寶 (3).jpg  


polo:「把妳老公從鬼的議題排除啦!妳是想要怎樣?但是妳又認為應該不能這樣啦!因為先生就說不能這樣。傳統怎樣,就是在講我們的信
念嘛!因為妳先生也作古了,可能了解這個脈絡嗎?★所以妳說誰講怎樣,其實只是說我認同這種講法,我認同我先生說應該要跟婆婆住在一
起嘛!可是我不想啦!那我怎解決這樣的一種困境?」

女學員:「對!像我公婆也走了,但我公婆真的對我非常好。」

polo:「走了妳要跟誰住?」

女學員:「小姑。」

其他女學員:「因為小姑沒結婚吧?」

女學員:「那是古厝。」

polo:「小姑?那小姑要跟妳住嗎?」

女學員:「沒有。但是就是老家在那邊,神明就在那邊,我兒子又是他們唯一的子孫。」

polo:「不是可以分嗎?還是整個把它接過來?」

女學員:「我不想跟她們住啦!」

polo:「那人家也不一定想跟妳住呀!」

女學員:「但是就覺得處得不好,我先生也有一些遺憾啦!」

其他女學員:「妳們之前已經處得不太好?已經有遺憾了。」

女學員:「還是沒辦法相處,我覺得搬下來比較好。我跟我先生說已經盡力了。」

polo:「其實當妳跟妳先生說妳已經盡力了,其實妳相信的是應該做得跟妳先生一樣,不然妳不用跟他講妳盡力了。」

女學員:「對啦!」

polo:「妳為什麼會盡力?因為妳也認同這樣的做法才是對的嘛!妳不是去跟人家講其實我不想住耶!我也不用盡力呀!現在變得是我要跟一
個人吵,變成死無對證,死無對話的機會,他活著的時侯妳怎跟他講這件事情?」

女學員:「他就覺得說我要忍呀!」

polo:「結果妳怎處理?」

女學員:「我忍了十幾年,我不想再忍呀!」

polo:「所以他死的好嘛!妳就有機會跳脫出來,因為妳跟本不想跟他對話。從妳的角度,在這個議題上啦!不是全面性的,在這個議題上,
他死的好呀!因為妳跟他的對話是沒有用的,對不對?妳跟本不想說,妳也對話不到啦!妳的實相就是妳不想跟他對話,因為對話是沒有用
的。」

女學員:「我想他現在走了,應該看得比較清楚。」

polo:「沒有那麼一定啦!通常照賽斯的講法,沒有那種死就開悟的事情。問題是他還是他啦!你就把他想成他還是在台北,只是妳接觸不到
這樣子。」

其他女學員:「人家就說人就走了,妳還在那邊說他以前對妳那麼好?」

女學員:「就變成一直在卡自已,就想說公婆對我很好,我就對小姑好一點,忍耐一點。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好像就各過各的就好了。」

polo:「那妳現在不就各過各的了嗎?」

女學員:「問題是總是有卡卡的地方。」

polo:「卡什麼?妳先生怎樣關妳什麼事?就算活著也是一樣呀!其實我就算在處理活著的人的問題也是,講一個好笑的,我丈母娘不知道前
幾天怎樣,我丈人跟我丈母娘講老人再吃也沒有幾年,妳就再忍耐一下,然後她就說:『騙肖!你二十幾年前就這樣說了。』因為她阿媽已經
九十七歲了,她七十七歲時就這樣說。那丈母娘就說二十幾年前就說這句話,不要再講了!妳就遇到了,那有什麼辦法?好,重點是不是他
死或他活的問題,他活的時侯,他會難過是他的事情,那重點是為什麼別人難過,妳就不行?為什麼對方一定要高興?那這東西再更深入一
點是妳這個人很霸道,不能有衝突!★怕衝突的人就是最霸道的!好像變得很固執,有沒有?我就是一定要這樣就對了,然後我一直迴避,可
是會怕衝突的心理上就是很鴨霸嘛!就是我不能接受跟我不一樣的表現!只是我不敢用要求的,然後我就不是讓他跟我一致就是我跟他一致這
樣,那個霸道是在這裡。就是不能忍受任何一點點不一樣就對了。」

其他女學員:「太執著於不是要你順我就是要我順你?」

polo:「對呀!他現在死了,妳也拗不回來。因為死前妳跟他一致,強迫自已。雖然看來是委屈的、是和諧的,可是妳有那個執念。」

其他女學員:「隨和也是鴨霸?原來不怕衝突的人是隨和的?」

polo:「我就跟妳們說我很隨和,妳們就不信!因為不怕衝突的人本來就覺得不一定要一樣嘛!衝突只是有某一種程度的必然性。」

女學員:「我接受你的不同。」

polo:「就吵吵吵,我又沒有叫妳要跟我一樣,我就爭我的,妳爭妳的嘛!我覺得ok呀!本來妳表達妳內涵的一部,妳有權利,我也有權利呀
!重點是妳為什麼要那麼鴨霸?無解有個好處,他死了,沒辦法讓妳再去展現那個鴨霸了!妳真的卡住的是這個,不是他死掉然後會不會擔心
、快樂還是憂傷。」

女學員:「他對我那麼好,我有一份情份在,就覺得說沒有去符合他的期望,就會覺得欠一份情,其實我公婆也是對我很好。」

polo:「很好就很好呀!可是就個性不合,妳是要怎樣?生活習慣都不一樣呀!」

其他女學員:「在真愛的字典裡面,愛就是愛呀!」

polo:「就算妳想回報好了,也不一定要以身相許去住在一起呀!一個是三點起來,一個是三點才要睡,那妳是要怎樣?這不是愛不愛,對待
彼此好不好的問題呀!為什麼不可以不好啦?或者不一致?」

女學員:「問題是之前的啦!」

polo:「她也一定覺得說妳的作法應該跟她一樣,妳也覺得應該要跟妳一樣,只是之前有老公罩在那邊,妳只好跟老公一樣。說實在其實妳是
在抱怨老公壓妳這二十幾年吧!每次都跟妳說忍忍忍,其實妳是在講說,你就是死了,我就不是照你的意思。怎可能說被老公壓二十幾年還在
想說要照他的意思,要照他高興?跟本就是一個煙霧彈呀!就是想恨他不敢恨,結果死掉了。妳有看那個死對頭要找他報復,結果他五年前就
死掉了,你不可以死,你要活起來,我還要跟你拼一場!」

女學員:「其實我的帳應該是算在小姑身上。」

polo:「那是你先生軟弱啦!怎麼可能會怪到小姑上?有的人會怪小姑、怪婆婆、怪誰,可是其實最重要的是旁邊那個老公、老婆,妳怎會
讓我去面對你們家的人?男人沒用呀!」

女學員:「小姑也是我創造的,只是我對她沒那麼氣憤,我不想回去跟她和好。」

polo:「那些都是藉口啦!妳就直下承擔,老娘就是不想和妳和好。妳就是有一個意圖,可是妳的觀念不容許妳這樣啦!那妳就會講說有啦!
我有想要和好啦!妳就是直下承擔,我就是跟她不和。」

女學員:「會受佛教的影響,妳這樣的人生沒有修到圓耶!」

polo:「妳整個倒掉好了。」

其他女學員:「妳都會牽拖。」

女學員:「俢行人不是要俢到上乘?妳這樣攪和,代表心沒有修好。」

polo:「簡單一句,妳就是怕死啦!上次也是從這裡講的呀!我記得還下了一個標題。妳如果不要活得那麼難過喔!就像我們昨天在講妳那個
朋友一樣,把山達基學完。那妳就好好學妳的佛,好不好?這樣妳會比較安心啦!」

女學員:「我們賽斯沒有懂很多又想去懂,可是我們四十年來佛教…因為從小嘛!」

polo:「不要再講四十年了啦!人家說活到三十歲就不要再怪父母親生給我們這種容貌啦!因為三十歲以後容貌是自已負責的啦!上次我定的
就是到底是要成佛還是落入無間?」

女學員:「什麼叫做無間?」

polo:「無間地獄。我們這邊是三界火宅。妳不管是在學賽斯,還是怎樣,妳是用一個賽斯看能不能不讓我墮入無間地獄的。妳是用這種態度
在學賽斯,妳不是在看賽斯在講什麼?妳是在抓妳要的東西。像妳從早上到現在,妳就是在問鬼有沒有?有神沒有?有沒有靈驗?妳有意無意
就是在肯定那個東西存在了,妳是有的態度去問有沒有啦!就算跟妳講沒有,妳也是沒辦法扭轉回來,因為妳是那麼的相信有嘛!妳只是想找
一個沒有的東西看會不會好像我不要、我做錯了、我不要下地獄之類。」

女學員:「就也不是怕下地獄。」

polo:「就怕成不了佛在人間輪迴。」

女學員:「對對對。」

polo:「簡單講,妳接觸新的東西還不夠開放,妳是用既有的東西去檢視,想蓋過既有的東西,不讓既有的東西那麼害怕。但妳要學某一個東
西,是要開放性的態度,把本來的東西先放著,看人家到底是怎麼去講的,所以妳才不會學的過程一句話講一個東西,那個東西每個定義都是
不一樣的。那變成說其實妳學的不會有效果,妳是站在一個既有的立場然後去那個裡面看看有沒有可以讓我安心的,因為妳不是想要知道,妳
是想要安心。」

女學員:「可能是說學賽斯怎樣用到我們的生活啦!」

polo:「不是妳的生活而已,是如何用在我的佛教生活。我們不能污辱佛教,就像說不能罵人家豬,對不對?因為豬也是有他的豬格,把佛教
拿掉,變成我現在就是這樣相信的啦!反正人死就是會來相找,我如果沒有拜他,他也是會來找,我如果沒有讓死的人讓他感到安慰,我這樣
做也不對。妳的觀念就是這樣。不用再牽拖這是死去的老公還是佛教的觀念。反正是我認同就成為我的一部分,不要說那習俗是這樣,我遇到
的習俗也是這樣,但是我認同才有成為影響我的一部分嘛!我媽這樣講,那我也要認同,我才會做嘛!我先生這樣吩咐,那我有認同,我才會
這樣做嘛!我認同,就可以把那媽媽、把老公、把佛教、把習俗拿掉了,因為就是妳認同才有在妳身上發揮作用呀!可是當如果妳又在講說我
是受那些影響,我要把那些去除,這就是信念的改變,就只是改變信念而已。我現在有了害怕的感受,是因為我創造了一個實相,我有一個信
念所以我產生那些情緒,我不要有這些情緒,我就改變我的信念,然後我看到我的實相會變。某一個程度,妳還在把自已認同的東西一直外化
啦!跟我沒有關。」

女學員:「變成我也吸收了啦!」

polo:「當我相信什麼,就成為一部分呀!它就成為我的一部分啦!」

女學員:「就生活中有一些恐懼,像鬼屋呀!」

polo:「因為妳相信鬼屋會有磁場的影響,磁場會影響到我們的身體狀況,妳相信,它就成為妳的一部分。我不相信,他就不會成為我的一部
分呀!那妳要相信還是不要相信?妳是希望它成為妳生活的一部分,然後活得很恐懼,還是不希望?」

女學員:「就是不想過得很恐懼。」

polo:「好呀!那妳就改變妳相信的東西呀!就我相信存在不是這樣的模式呀!」


polo:「我不太能忍受我是一個孤單的角色,我不能鶴立雞群,像剛開始街頭亂彈,這麼厲害,只有你這麼做,好爽。不是說,啊只有你這麼
做,死定了!有可能那個部分來自已於最初的孤單感啦!或是尋求一個認同、尋求一個支持,那對於認同跟支持有一種誤解啦!因為表面上看
起來一樣,那我大概就比較不會懷疑嘛!因為感官觸及到的東西類似,妳會比較穩定,感覺上,但是有些東西是可以比如說人家說忘年之交的
,按理說年紀一樣的比較好玩嘛!但這只是外在感官的一部分呀!內在感覺的是覺得這個小孩很成熟,這個老年人很有年輕感,它可能會超越
一些不是你看到的。你也滿自主的,我也是,我們不一定要走一條路呀!或者點一樣的菜,簡單講的話。所以變成是重新認識到這樣也好,那
樣也好,★不一樣不代表一種分離啦!不一樣也不代表不認同。不一樣也不代表所有負面的,妳感受到的東西。因為不會是那個不一樣照成妳
的感覺,是妳的想法照成妳的感覺,因為妳認為要一樣。」

其他女學員:「那如果你不想一樣,你可以讓他一樣?」

polo:「啊?」

其他女學員:「很不想一樣,也可以讓他一樣。」

polo:「妳不要變成另外一個極端就是我一定要和別人不一樣,有時侯妳們就剛好一樣呀!比如說有些少女,妳為什麼要穿跟我一樣的衣服?
妳是不會穿其他件嘛! 有的人覺得是件好事,有的人覺得整個參加宴會的心情都被打壞了。你本來就是照你自已就ok了。」


男學員:「我有感覺我想要提,可是我一直都沒有提。」

polo:「因為?」

男學員:「有時侯我覺得現在提好像不太適合。」

polo:「借用一下哦!最不適合的就是他提問的東西。」

女學員:「對!像我講話就覺得肆無忌憚,所以我才覺得我好像有點內疚,我覺得我講太多了,然後我就缺少那種妳要問這個可能要考慮一下
,看這場合適不適合。」

polo:「沒有,因為大家也在等妳問。」

其他女學員:「有時侯想不到要問什麼,但感覺polo解答的時侯,我們也會有收獲。」

polo:「一個是這個,一個是妳不一定要有收獲啦!還是說我談我想要談的也是ok。」

男學員:「我就會想很多,還沒問之前我就會想說好不好?可不可以?內在裡面會有一些答案就跑出來就對了。」

女學員:「怕別人會覺得不適當的提出這個問題這樣。」

男學員:「有時侯想一下這個問題就過了,過了就狀況帶過去,就沒有提出。」

女學員:「那這個對你來說是ok還是不ok?」

男學員:「對我來說其實有時侯會覺得卡卡的。」

女學員:「那你現在想問什麼?」

男學員:「我剛想到的是這個問題,提問題又不想提,然後就算了。」

polo:「那你下次就直接提看會發生什麼事情?第二個是其實你覺得那個問題提出來會有什麼狀況,其實我是不想面對那個狀況。」

女學員:「那你是怕面對什麼狀況?」

其他女學員:「其實每一個點滴都有他的收獲,你會看到自已也有同樣的影子,有些事情你會一直在那邊繞繞繞,看她在繞就看到過去自已的
某一些影子也是同樣走過這樣子,會覺得說那種對照,覺得心境不一樣,就轉換。就可以感受到自已跟以前是有一些不一樣。」

女學員:「你也怕你自已的問題問出來跟我一樣,讓人家覺得煩?」

男學員:「我也不知道要問什麼,也沒有一個真正的問題。」

polo:「簡單點講,也可以是討論的呀!我們對一個觀念的看法,你有什麼想法,變成是丟出來,看大家怎麼看。我在猜其實不是一個問題,
而是我對一個東西、一個事件有怎樣的看法。或者我覺得它的意義是什麼?可是它不會、不是一個問題,對不對?其實你是對一種生命的意義
是比較在意的,所以可能你就會做很多的思考,那就可以提出來,那就是個激盪。我的課不會只是一問一答,而是在釐清癥結脈絡。當她在分
享她的時侯,她也不是在提問嘛!比如說你最近都在思考什麼好了。」

男學員:「跟隨衝動,我自已有做一些測試去感覺,我覺得自已都會做一些事情然後先想,計畫後再去做。然後我覺得跟隨衝動就不要想那麼
多,那想的話是要讓這個行動更確定是可行性或不可行,真正的行動可以先不要去想,這是我最近在想的一個要學的一個理解。有時侯會去思
考說到底去解釋這個衝動,做這件事情之後,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好不好?自已又會去檢視,我這樣做又有點回頭。」

polo:「其實是不用這樣解釋,好壞很難說,好壞是從自我看待。那另一個是就算是那樣的結果,它也不過是信念的結果,你也不用以那個為
基準嘛!就是它已經發生、結束了,它其實不是一個客觀的刺激然後告訴我接下來要怎麼做嘛!我們面對到的一個實相,它已經是信念的結果
,可是我們一般會覺得說我們先看到什麼,再來決定要不要做什麼,嚴格來講並不需要這樣子,這樣做也沒有它的真實可靠信啦!因為接下來
會怎麼發生不是依靠著你之前的經驗的,你之前的經驗其實只是你之前信念的結果嘛!所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不是依靠著前面這個結果
,依靠的是你現在有什麼經驗?」

女學員:「根據我信念的結果,這個衝動的成與敗就看我的信念是什麼,這個衝動本身是一個衝動,比如說我想買豪宅,如果當時我的信念是
我買了會有一個最好的結果,我相信我選了幾年後賣的價錢會更高或者是到時侯我錢處理的結果會很順利,我當時會有一些恐懼,如果沒有去
除,會有這樣的結果。現在想買的話,信念具足不會有問題,我相信我選的豪宅會增值,所以我就跟隨這個衝動。」

polo:「衝動簡單講就不用想那麼多呀!所以妳不用去想信念足不足呀!」

女學員:「萬一造成我法拍或虧錢、處理不好。那個時侯就是這樣的衝突,所以一直不敢買。」

polo:「跟隨衝動,或許賺了、或許賠了,但是妳生命走到另一個面向。」

女學員:「但是我不想走到法拍那個面向。」

polo:「對呀!所以你更要去面對走到法拍那個面向呀!妳才發現跟本也不會怎樣。以一個妳現在擁有的面向是我一直渴求不到的東西呀!這
才是妳現在的實相嘛!妳的實相並不是東西有了然後要避免被法拍,妳現在有的是『我還是一直渴求不到我要的東西啦!』,然後從這裡面妳
去發現我的信念是『我大概很難得到我要的東西啦!』因為我都一直相信它可能會出錯啦!就算是成佛這件事情也是一樣,因為我搞不好之後
就會下地獄了。我如果學賽斯會下地獄怎辦?我還是不要學那麼快?」

女學員:「現在也沒時間去理財啦!現在先把自已的身心靈讓自已先穩定啦!還有小孩子,我是覺得這方面先穩定,只是這樣過也過了二年多
了,只是覺得自已好像都還搞不太定自已,還有自已是誰,到底要的是什麼?還不是很清楚。」

polo:「如果妳真的有興趣用賽斯來解決妳的問題,那我們再約時間好了。好,那你要不要舉你的例子?」

男學員:「舉我的例子?我有一次要回家的時侯我就想說要去那裡吃飯?後來就想說不要去想好了,突然有個感覺想去那一家,就繞過去,就
覺得滿ok。後來我又想說我怎又在檢視我自已,這個衝動到底對不對?」

polo:「我覺得或許在實質的操作上一開始不能免俗的還會這樣看,但就我的經驗來講應該對自我的感覺來講都會不錯,像我有時侯也會建議
個案說那你就跟隨小小的衝動啦!雖然遶遠路了,可是好像看到其他什麼東西,要去吃那個或許很難吃,可是你發現隔壁有家什麼冰店,你大
概練習增加那種跟隨衝動的信心啦!那對一般人來講他也很難免會用自我的角度去檢視跟隨衝動真的好不好嘛!可是其實到最後你跟本不用去
檢視啦!★讓證明的事情留給那些比較差的人來做,或者是說你更可以不單單是你的肉體感官看到的角度來解釋,而是以一個就算它結果好像
感覺上對自我的喜好來講不是那麼好,你還可以看到更深的意義存在。那種感覺會有點像比如說那個人出車禍了,覺得是一件爛事或者我們講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就是那場車禍才讓我們成為這輩子的好朋友這樣。它可能會變成那種感覺啦!我只是一個舉例啦!所以其實妳到最後就
不會在意,用自我的檢視這個到底是好還是壞?不一定。會讀書的小孩是好還是壞?不一定。反正你會覺得真的人的命運很奇怪,你有一種不
同的看法,不再只是以一種單純的結果來論斷好或不好而已,每個經驗都是我的部分,它之所以好是因為我接納我自已,所以是好的。而不是
我遇到了一件好事或爛事的好或不好,因為當你說那件事情不好,某一個層面你會變成是否定你自已哦!賽斯也講,每一個微小的經驗其實不
會在自我的人格還沒有完全形成的時侯,不太會去說挫屎了!這麼差,搞成這樣。它不會有這種感覺,反而是興奮的。有一種不同的體驗,因
為那個體驗是我的,是新鮮的,所以它好嘛!而不在於它弄亂。其實你可以想像更好,那就叫如意,跟隨衝動基本上有點像如意的感覺,那就
像人家講整個氣就順了,你知道。要做會不會賠錢?要做會不會怎樣?可是你會要做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們常常會談,你會有那個靈感就已經
是內我想過一遍才打pass給妳的。妳不會突然想說要幹嘛啦!沒有憑空的,光是對自我來說憑空出現的想法是內我準備好要去做了,而且是ok
的。」

女學員:「老師昨天你提到你希望你的下一代可以不用工作,所以現在就是要先做個示範這樣子,讓他相信就是可以不用工作,我就很感動,
我在想那個情境,在想你講的那個畫面跟期望,那我就沒有想哭,可是後來就掉眼淚,就很感動。」

polo:「曾經有人講說一個阿婆在軍營旁邊,她是賣自助餐的,她說她覺得阿兵哥有時沒有得吃,她就是在那邊賣給他們吃,她在工作也不是在工作,只是在做她想做的事情。只是剛好也可以賺錢呀!不管妳有沒有在工作,妳都可以以一種創造力的方式,我就是要這樣子做。而不是我在工作,那我其實相信人是可以不用工作的,跟著他自已的創造力所創造出來的東西、自然的產物,那我如果這樣相信,我也自已來做做看,我有一些學生就跟我講過,老師你要好好的活著,你如果活不下去,我們也不敢走自已的興趣。因為我都會鼓勵他們,所以我要活得很好。真的人類要生存其實不是問題,要吃得好、要吃得飽不是大問題,只是很多商業機制導致這種不平均的現象會產生,最主要你跟隨你的衝動、你的創造力,你想做什麼就去做,老天不會棄養你啦!有工作的人其實也不一定把你當做在工作嘛!」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