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05:當下是改變過去與未來的威力之點(上)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0

日月潭 (2)  


女生會比如說在心理學上的研究說「女生其實不希望太成功」
,在華人的傳統裡面也不希望媳婦太能幹,除非她是作生意的。
類似這樣子的,背後都有一套他們的信念。賽斯說一個人要離開
一個群體或者說他的信念變了,他自然就會分開。他想逃離那個
群體,群體會拉回來叫他不要變,不要改。賽斯的看法是說本來
信念相同的人就會在一起嘛!那另外一個是實相的改變,比如說
今天我老公或周遭的朋友,他是那種狀況。如果是一開始或許有
機會改變,可是他變得很長久,變成我看到的實相的一部分,所
以我變成在維持這個實相的人之一。也因著他不管怎樣的上癮,
我其實已找到跟這個平衡的處理方式,那我的信念也是處在這樣
,那今天當他改變的時侯。我們可能好像會鼓勵他,可是其實又
會有意無意講說很難啦!這個不可能。你就是這樣!常常在這些
狀況裡面,你就會去發現你有在把他往下拉或是拉回到原狀。我
們通常不希望變化,例如變動的時侯,其實有二個,一個就是我
會失去他,一個就是我還要變。之前看過一部電影,布魯斯威利
主演的,他們本來很吸引對方,可是後來個性差太多了,然後就
開始要辦離婚了,他們有二個小孩。他的朋友就跟他講說人都會
變,可是人沒有辦法去刻意改變,人是隨著時間的變化。那夫妻
也好或同一個群體,如果沒有辦法一起變,一個是速度,一個是
方向,他就很容易扯裂、斷掉。從賽斯的觀點是說我的信念讓我
自已處在這個狀況,看著那個人其實他的信念也讓我處在這個狀
況。所以我們都共同創造這個實相,一個是怕他離開,一個是我
還想跟他在一起,怎麼辦?那我當然要把他拉下來呀!


我們某件事情會上癮,是因為我們某件事情沒有去面對。那透過
這個東西去釋放和解脫,我們才會上癮。其實一個現象不變,我
就得要維持本來的信念啦!


女學員:「當我下定決心要減肥的時侯,旁邊就很多人找妳吃飯」

polo:「講陰險一點,不是有一些女生她其實很漂亮可是妳知道
她旁邊為什麼會有一個胖胖醜醜的?」

女學員:「胖胖醜醜的女生讓那個漂亮的女生會更美。」

polo:「對!女生的心思比男生更嚴重,真的啦!對不對?細膩
啦!其實我有些學生是比較大刺刺的女生,她其實很討厭跟一般
的女生在一起,因為覺得容易有小團體呀!然後一些想法上,怎
麼那麼扭捏這樣子。」

polo:「所以對她老公,對鄭多燕的老公來講,他應該是說我為
什麼希望鄭多燕這麼肥?再去改變?而不是單純說,妳這樣子
要變而是從我看到的角度去做改變?前天在桃園提到一個議題,
我們看到的人有嘴巴、有眼睛、會動,就真的把他當成是人來
看,其實他們真的不是人。你會不知不覺把他客觀化了,他做
不好,應該是他變呀!怎麼會是我變?可是其實我們忘記了外
在感官的實相本質是投射嘛!是創造呀!但是他會貶眼睛、會
動嘴巴,你就覺得他要為他的狀況負責,可是你忘記是你看到
的狀況。那個狀況是你看到,所以是你要變!」

日月潭 (7)  


妳在想像其實就是在安排那件事情,那樣子妳就不用額外操心
那件事情會變化成怎樣子,我如果一直認為他就是沒救了,他
就是上癮,就是戒不了。那這樣子我雖然比較不喜歡,可是對
我來講是比較穩定的,他不變是比較好的,因為他變動了,我
要重新調整。我的重新調整又要牽涉我的信念改變,可是我的
信念不變,我的調整會很費力,很累。所以變化一定是從信念
著手,不是硬在思想上操縱或行為上的努力。行為上太過努力
,付出太多了,有問題。因為它基本上違反了賽斯講的輕鬆不
費力。你可以很投入但不一定要費力,如果你很費力弄到自已
不舒服,那就有問題,因為是信念沒有變化,導致你行動本身
就是在會抗你的信念,所以它就一直拉扯。


polo:「那妳有男人了嗎?」
女學員:「還沒有。」

polo:「如果從我們剛的角度去看呢?那這個月為什麼還是不
希望有男人?」
女學員:「我在察覺可能是我有點在害怕,有抗拒。真的有這
個伴出現的時侯,我會害怕,對跟男人之間的相處我會覺得
不安,我就會覺得真的會是我想要的這個結果出現嗎?」

polo:「就是我們上次講的妳那個心理邏輯有沒有辦法解決?
如果有衝突的時侯怎麼辦?妳上次提到的是我就覺得人跟人
會衝突,可是我會對衝突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有一個解決
模式,那他沒有辦法解決,繼續下去。我就會反過來說不要
好了。所以是那個模式還沒有解決?」
女學員:「對,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可是還沒有跨越過去。搞
不好就是對自已不夠好,這點還沒有跨越。比如說我做事就是
想把它做好而不是只是做完就會變成說我的要求會比較嚴格一
點。」

polo:「好,那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女學員:「後來就覺得做得好,才配得上別人。然後才覺得成
為別人心目中要的那個樣子,」

polo:「妳要配誰?妳那個男人存在嗎?」
女學員:「還沒存在呀!」

polo:「我只是想說從跳躍式的,另一個角度就是好嘛!我們
先不管妳覺得好或不好,妳說要配得上別人,那個別人某個程
度我覺得妳也會覺得他的條件是什麼?他的樣子是什麼?」
女學員:「對。」

日月潭 (18)

polo:「對不對?妳不可能配一個很討厭的人呀!」
女學員:「對呀!」

polo:「然後我就會覺得可能妳要配得上的那個人他並不存在
啦!最後可能像是一台電視對不對?有車然後有帥對不對?」
其他學員:「到時侯妳會發現妳配得上的不是個男人是個棋子」

polo:「又帥又有車這樣,哈!妳就會發現其實妳要配得上的
那個人並不存在啦!或者甚至是衝突的啦!」
某學員:「我滿贊成這位同學的想法,在沒有對象之前,把自已
準備好,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其實沒什麼不對,這樣子的努力
的企圖我覺得是好的,出發點是好的。」

polo:「這樣像不像我們在鞏固她說反正妳現在沒男人,妳就
先這樣吧!充實自已。她這樣講,妳聽到的是什麼?」
某學員:「因為我投射出來的是如果我的信念愈來愈正面、愈來
愈陽光的時侯,萬一那一天坐在麥當勞吃早餐的時侯就會有帥哥
,真的又帥又有車的男人來說:『小姐,我可不可以擁有妳的電
話?』應該是這樣子吸引來的好實相呀!」

日月潭 (8)  

polo:「是呀!」
某學員:「對呀!所以還好我投射的畫面跟妳投射的畫面不一樣
,我真的覺得如果我ready好了,好男人就會有神奇之道幫我送
過來。」

polo:「可是對她來講不是這樣呀!因為其實她已經很努力了,
她已經很努力準備好自已,待價而沽,可是那裡知道有價無
市這樣,所以妳就會發現說其實周遭的人,例如剛剛她這樣
講的時侯對妳來講會變成是說鞏固說就不要再想了,不要想
男人了,對不對?就想把我自已弄好就好了。概念上也沒有
錯,可是她其實是在穩固現狀啦!而且它會變成,對!我還
是再更努力一點,讓自已更好一點嘛!」
其他學員:「妳怎麼知道什麼時侯到底是準備好了沒有?」

polo:「妳把它變成肯定的話講出來這樣」
某學員:「就是我現在就已經夠好了。我本質就是好的,妳不好
的那個信念就是要改嘛!當然就是說我已經是好的,我也不需要
準備呀!我就是好的呀!」

日月潭 (15)  

polo:「我們不是變成某一種狀態才變成是ok啦!因為我們是
一直在變為的過程,如果我們是一直在變為的過程,那你要怎
麼理解準備好這件事情?其實我隨時都是準備好的呀!」
學員:「而且其實也很難去定義所謂的好跟壞啦!什麼叫做好?」

polo:「運用一個賽斯常講的就是,我如此的努力讓自已變得好
以致於好像我如果放任我自已、我做我自已、我如果相信我的
自發性,我就是一個很差的人。意識上的期待或行動好像都往
好的方向,可是她一直相信我還不夠好嘛!我還要怎麼樣才可
以變好?那實現是信念在主導的呀!妳應該去看說什麼人都會
遇到男人啦!不一定多好的人才會遇到男人啦!那另外一個主
要議題是怕那種人際衝突,不知道要怎麼辦?要怎麼辦?就這
樣呀!我說這樣是妳找到一個方法去看到那個衝突啦!有衝突
就衝突嘛!那我就配備好解決衝突的技能嘛!或者我就覺得衝
突沒什麼,也可以呀!就不管在行為上或者在認知上,妳對衝
突這件事情,有一個妳認為這樣也ok,不管是處理ok或者放著
也ok的那個概念,那妳才會通向男人的懷抱嘛!不然就擋在那
個衝突過不去嘛!想到什麼?」
女學員:「想到男人的懷抱。不敢耶!」

日月潭 (17)

polo:「因為怕被打嘛!」
女學員:「怕被拒絕。我上次就再想再試一次又有什麼關係呢?」

其他學員:「妳為什麼不可以創造他主動?」
女學員:「我不這麼想耶!我們應該是主動積極去創造我們要的
實相。」

polo:「等下,如果是這樣子講就是說妳已經創造了呀!」
女學員:「可是要創造他主動要變成老師講的要他內在的信念啦!
他才會有這樣的行為。」

polo:「等一下,我提供另外一個觀點就是說妳已經創造了。不知
道為什麼跑過來呀!難道妳要創造他把妳扒光衣服,這樣才算是
他主動嗎?」
其他學員:「就可以創造的再強裂一點呀!」
女學員:「我看到的實相就是他已經坐在那裡這樣子了。」

日月潭 (16)日月潭 (24)  

polo:「就等著妳扒他了呀!妳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老公都不會
來,然後今天突然來了,那這個實相到底算什麼?」
其他學員:「他可能想說他如果主動靠近妳,搞不好妳會拒絕。」

polo:「我們不知道啦!但我們會知道他嘛!因為妳現場在講嘛!
我的意思是說,反過來在一個邏輯上,也要他坐得靠近,那有可
能喔!」
女學員:「我發現我有一個信念,我相信他不可能這樣子。」
其他學員:「這樣聽來妳是沒有想到一個可能性,他回來後跟妳
睡在同一張床上?」

女學員:「我當下其實是想跟我老公抱或者有身體上的接觸,可
是我沒有做。」
其他學員:「我如果曾經對我先生狠狠推開過的話,我可以理解
那種心情。」

女學員:「我四年前外遇之後,我跑回去想把他拉回來。他就跟
我講一句話:『我對妳已經沒感覺了。」那這句話是傷人很重,
可是後來我有一次,我修了賽斯二年之後,他講什麼都是屁話,
可是他當時講的那些話我都當真。他買一個很大的電視,我就
一直稱讚說很棒,真的很棒,他就很高興呀!所以他就跑回來
。」

日月潭 (20)
polo:「我澄清一個點,就是說是有過去的經驗沒有錯,可是其
實其他學員講得對,妳就還是不夠相信妳的衝動,因為我就是
有那個感覺,手要伸過去了啦!就不要再想了。當妳想說我要
幹嘛的時侯,其實說時遲,那時已經慢了。當妳動念的時侯,
妳就會把那經驗拿回來了。就是我想要摸他一把的時侯,就過
去了。順著那個衝動的感覺,就過去了。然後就翻雲覆雨了,
反正妳姪女不敢跑出來看。應該就是說重新去看待,下次如
果有這個的時侯,妳要認出這個就是衝動。我就不要再想,因為
那個想很容易讓妳落入慣性嘛!慣性就是上次他把我推出,還把
我踢到床下,那個時侯妳的衝動就被妳的那些記憶蓋掉了。」
女學員:「那現在這邊我要怎麼認出來這個是我的衝動,還是頭
腦的一個……?」

polo:「在每個當下就是對每個當下的反應,比如說在那個當
下,我就是有想。那另外引進一個概念就是說,當妳有想的
時侯,其實不會只有妳想啦!可是妳一過了,就不知道了。
妳自已的感覺也抓不住了,妳就陷在妳的思考的感覺裡面,
思考的想法跟脈絡跟記憶。對呀!所以平常處理那個部分,
那現況我有什麼感覺,那我就做了嘛!先做再說。魚釣起來
管他要煎還是煮,所以就順著那個衝動去做。」

女學員:「我的限制性信常拉住我,那個慣性。」

日月潭 (23)

polo:「妳並沒有創造出他主動來找妳這件事情啦!當妳在描述

的時侯就說順便、剛好在那裡,我就算那麼順便,我不想上來,我還是
不會來啦!」
學員:「可是老師我想問像淑美過去那塊要怎處理?就是平常該怎處
理過去的傷痛?」

polo:「過去的傷痛好像沒什麼好處理。不是我被拒絕,其實是我
也不要。回到我們今天談的那個東西,不是他不想改,是我也不想
讓他改啦!當妳把描述客觀化的時侯,其它人當成客體,他也有自
主的行動,這樣的描述聽起來好像是對。可是在實相的描述,每個
人都不是人,都是鬼,都是妳的投射而已。所以妳要變成是那個時
侯我也不想要,我只是試圖認為夫妻應該要在一起,可是我跟本不想

,是因為我認為夫妻應該要在一起才讓我去採取那個行動,可是
其實我還是不要,我打心裡還是不要。可是我認為夫妻應該這樣子
比較好,風水也好,採取那些行動也好,妳的信念沒有改變,這些
能起的作用很少。從新去認知那件事情,它並不是一個被拒絕的概
念,那個經驗只是成為我可能性的過去。」

polo:「其實不是詮釋而已,而是創造出一個真實的過去,過去其實
是從現在發生的喔!到底那個時侯是不是被拒絕,不知喔!因為已成

為可能性了,只有妳現在這個當下是真實的,是妳從現在回頭詮
釋的那個過去才變成是…」
學員:「因為當下是威力之點。」

日月潭 (22)

polo:「對!是妳的現在在創造妳的過去嘛!所以它變成不只是心理

學上或心理諮商在講的從新詮釋而已。因為妳離開過去所謂的那一
點,那一個過去的事實或可能性它已經模糊掉了。妳現在回想過去
,其實是妳重新創造過去。可是是不是過去真的那樣發生,不知道
了。妳會說可是我記憶的很清楚,沒有!那是妳的官方記憶。過去
既然是妳現在講的,所以妳現在也可以讓過去變了。」
學員:「在當時我還不想回復正常的夫妻關係。」

polo:「甚至妳都可以講,沒有,那個時侯並沒有被拒絕,好,比
如說淑美剛剛在講的老公沒有主動,是她從現在去創造老公沒有主
動。我從現在去創造老公主動…」
學員:「他現在已經夠主動了。主動到已經坐在沙發…」

polo:「只差沒有把她扒開而已,我們是從現在創造過去,它不只是詮釋,真的有一個過去被妳這樣描繪或創造出來。如果一直講她老公沒有主動,就會變成兩個記憶是不一樣的。妳都是在當下,妳的過去不是真的過去,過去不是那樣子發生的。妳說的過去都是妳從新在創造的。過去並不以前那樣的方式存在。妳體驗過了,沒有,就這樣。我以那樣的信念去體驗那段時間,我一直覺得這是拒絕的動作,怎樣怎樣。」
女學員:「其實我已經做到衝動,只是我沒有貫徹到。我跟他靠在一起,我跟本沒有在看那個電視,我只是想好難得的機會可以靠那麼近,然後就這樣子燈光就很暗,氣氛又很好。」

日月潭 (21)

polo:「我講一個俗一點的,其實那時侯就已經意淫了。好,那就從新創造,那時侯有沒有做了愛?有!在有一個可能性是有的。好,看我怎麼把黑說成白?性、愛是在兩腿之間還是兩耳之間?」
學員:「兩耳之間。」

polo:「對不對?其實大家都會知道,那兩腿之間有沒有,有差嗎?而且對現在來講過去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把可能性變成官方意識,我並沒有否認有一個可能性我們並沒有做喔!我可以知道我還有其它可能性喔!把其中一種可能性變成官方焦點,官方意識。那一天的我不知道已經飛到那裡去了,甚至都比真的做,還來得完美。
萬一他半路停了?可是在我的想像裡面,天呀!翻雲覆雨。妳要認可妳的想像跟夢,它是一個確實性的存在。妳能想像就代表那件事情的存在,可是那是既自由又受限。妳的想像都已存在,妳是自由的因為那些可能性多到妳怎想都可以。受限是講說它是一個真正存在的可能次元。所以妳在當下可以講說那一天我們怎樣怎樣。因為當下是威力之點,不是過去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妳用外在感官或記憶所及的東西,通常不是唯一的真實,那是偽裝的實相,不是
真正的實相。它充其量只是內在實相的轉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