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movie
標題: [好雷] 102/12/23 台中日新戲院:《風暴》特映會
時間: Mon Dec 23 23:04:37 2013
Talato (53).jpg  
觀影日期 2013/12/23 星期一
觀影地點 台中日新戲院 9A廳 19排1號
《風暴》特映會
http://pilikang.pixnet.net/album/photo/270975681
姚晨這張特映券上的劇照,相比劇中清瘦的模樣好看多了。淡淡憂愁的眼神望向觀眾,
若有似無、欲言又止的什麼,飄逸在眉間。

如果要將《風暴》下一個副題,我會說是「無言證據」
「證據呢?」沒有證據是嗎?如何對得起「奉公守法」四字?
臥底的傳真證明、「安靜」的小貼紙、備份的行車紀錄器(車上秘密錄影鏡頭)、
私刑之前絕望般的唸誦聖經的文字,有些無聲、有些訴諸文字、有些是鐵證、有些宛如
滅絕希望的最後掙扎之執著言語。

沒有說出口的比說出口的更多,一張照片,帶給未觀影之前的人們更多的想像,文案
、腳本、廣告、標語寫得甚至都不如一雙無言眼神,沒有說任何話卻遠比任何「字」、
「語」、「言」、「話」還多更多。

你要證據是嗎?人與人之間的風暴、山雨欲來的暴風雨、雷聲如槍聲、撞車如電火石光
,鐵證如山、鐵證如山,指甲間的纖維、衣服上的血跡,任你百口莫辯,偏偏在鏡頭前
一切被拆穿。是盜?是匪?是警?是英雄?是黑?是白?三點半或四點半的操弄,時鐘
不過是詭辯,你要燒賣還是餃子?要一通電話證明還是白紙黑字的官方文件?

說得很多,寫得很逼真,做得很週到,最後卻像是一場騙局,好比等等要往記者會之前
,注意自已的髮型上不上相般,幹得漂亮就好,那怕是黑手套(白手套)。投降也沒用,
不過是賜死的絕妙時機,終究是一個也不能活、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太過刻意強調悲劇
張力的暴發性,觸動了西方電影世界隱約的底限「兒童不能虐殺至死」,好像有這樣不
成文的守則,但這終究是香港,可非卡通動畫與兒童劇場。而我總覺得冰箱上那「安靜
」的貼紙對比父親怒吼「不要出聲」與狂念聖經禱詞是多大的諷刺,這裡沒有五倍鑽石
也沒有斷開什麼鎖練,有的是之後看似硬要栽贓最好的伏筆與動力來源。

彷彿不這麼悲慘,張力不夠、動力不足、悲愴力不大。但那忍住燙傷甚至重傷瀕死前扔
摀住嘴緊記「安靜」二字守則的小妹妹,守了規則卻再也得不到糖吃,得不到救贖,卻
叫影廳民眾像是狠敲了頭上悶棍。不可以出聲、不能說話、不要吵,安靜、安靜、安靜
……

天無言,風有聲,人無語,無聲的證明、片尾最後看似筆錄的自白、像是做了最後一件
好事的臥底證明文件,誰得到救贖?誰終究被定了罪?被撿了起來的警員證件,再三確
認的簡訊「我們的交易還算數嗎?」,不該在最後響起的電話,偽裝實相的鬧鐘,堅強
又脆弱的不在場證明,斷了訊的WIFI,刪不完的「價值一百萬」光碟影片,搞不清楚二
個月有孕到底是真是假還是故作堅強?一連串的摔、破、撞、擊、傷、慟,卻被「意外
」二字,狠狠打了一巴掌,真的有那麼一剎那,令人以為在演《絕命終結站》搞笑版
,偏偏三場撞擊,恐怕刻意過半。

第一場,明顯是救招卻喊冤的衝撞員警
第二場,倒過來,警方衝撞
第三場,好像真的是意外的撞死了假臥底

這個假臥底,明明是臨時上演的,之前是真古惑仔
甚至是個假爸爸,偏偏孩子尚未出生、婚也還沒結、女友也分了
要說是線民,卻又是半路出來的;要說是黑道,最後搶案也算有些許內鬼的功勞
槍戰沒死、被發現身份沒死、煤氣爆炸沒死、最後卻死在…令人「意外」的「意外」


電視有聲,新聞有言,白紙有字,如願以償的「臥底警員」身份,假亦真、真亦假
明明沒做卻被陷害有做的證據,假假真真、是非顛倒
沒有死刑的香港,偏偏在投降、棄戰、認輸的舉起雙手、走出的那一刻
被判了死刑、當場斃命,以為是生機卻是死境


投降也死
不投也是死

臥底是死
不臥底還是死

安靜是死
不安靜(念聖經)依然處死

勉強要說有可喜可賀的喜劇收尾,好像找不到。女角除外(那算功德圓滿嗎?)

風暴著重於大場面的爆炸性視覺享受,是件很可惜的是,因為精采的不止於此

我總喜歡看那些無間道式的內心吶喊,想當個好人。偽裝證據為了治壞人罪,此時此事
,孰是孰非?這種掙扎,這種衝擊,這種風暴,無言的暴風、無聲的風暴,遠比車毀地塌
震撼得多了。

當然,我還是被那三次「突來一車猛撞」,有著「被突襲」驚嚇感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51.29

--
由 Blogger 於 12/23/2013 07:05: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