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無條件愛我) 看板: prozac
標題: [閒聊] 自卑、信心、生存的力量
時間: Wed Oct 1 23:25:21 2008

最近又開始低潮憂鬱起來,我問
polo老師,要怎樣對自己有信心
師云:「
人一直是有信心的啊!

我說:「
在優勝劣敗的競技場域之中,例如一個不會修摩特車,也不會廚藝,更沒有年輕貌美
或背景學歷的實體,生存的力量和對自己的肯定如空中樓閣,我覺得。

我知道蟻蟻不會羨慕大象,百合花也不會想成為玫瑰花,自然界生物依靠自發性和信
心活著。然而,考試不及格、不錄取、面試失敗、沒有才能就更加覺得自己的自卑
感和生存的意義失落。會有想到轉換成光明的意識焦點,但好像不持久,哈哈。

我說的是我。雖然看過「薇若尼亞想不開」,帶來一時的正向信心。然而貼近自身
內心的死角,似乎是換湯不換藥般的自陷死局
所以是先有「我什麼都不會,別人都很行」的思維模式,才在現象界見到處處不如
人的逼真幻相?

絕對的信心有時覺得像是呼口號般的「我依上主而活」「大日如來、佛光普照」「
一切都是光」的啞然失笑耶,當然,我察覺到我依然只看到我想見到的限制性角度
。會想轉換意識焦點,可是還是會像「麻醉藥終將失效」的短暫化。

我覺得沒有信心時,是因為我打破前題「信心是絕對的」?就算是我自卑、沒有信
心,也是建立在「我有信心於『我沒有信心』?」
那我怎這麼愛落入這場沒信心的有信心之戲碼?而且很用力於生存,卻在「生存太
過認真,遊戲性生存上又太過不認真?」為什麼這麼愛往恐懼的舊有模式跑?這麼
習慣於背光?這麼用力於「假裝」「沒有信心」這視角上?因為有信心太無聊?因
為想試試別種角度?

我可以推給媒體,或是集體潛意識,但我想不是我的允許,這樣的生存姿勢不會發
生,只是我入戲太深忘了心一直在跳,我也仍在呼吸。
層層壘壘的限縮性解釋,我如果通過英檢我就出人頭地,我如果學成歸國就光耀門
楣,我如果多采多藝我的個人附加價值就高,那這些產生的信心依然是「有條件的
」「非絕對的」。也許是害怕這樣的絕對的信心很像唱高調、打高空、像傻子般、
紙老虎,嗯,當我創造出我很沒信心的戲碼時,我好像試圖以繞一圈的方式去體驗
「絕對的信心」吧?
「明天會更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松鼠只存這樣的食糧就夠了的信心」,
有未浮出檯面上的擔憂是,萬一信心不是絕對的呢?萬一這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像、
自欺欺人呢?萬一不是如此呢?(當然,當我說過度樂觀是種自我催眠的可笑話術
時,我擔心這樣的假裝信心,這樣子的擔心也是某種程度上的自欺)。疑?這些如
果,如果達不到,不是更加消減信心嗎?怎會強化之?

抬手,就有百分百絕對的信心,手會依照物質實相定律在正常的情況下隨意識而
動。走路、轉頭、開門都是相信這樣做會達到,一種毫不猶豫的絕對信心化為行
動。那麼,我堅持要年薪百萬、雙跑車、穿金戴銀、學富五車才有信心地活著,
這樣的信念也是建立在絕對的信心上,然後就會活得的確如此,要學會努力生
存、討人歡心、獲得肯定才有自信。我就繼續無限循環下去,除非直到我覺得
夠了,轉換成「絕對信心於自然不費力地生存」的角度時,手電筒的光才會切
向這一面的向度。

否則我會永遠跟別人相形之下覺得自卑,不管之後學歷是否補足、才能是否增
多、資產是否劇增,核心問題依然在,依然有「有待加強的信心」。除非打從
一開始的設定就更動,否則程式仍不斷跑出相同的結果。是這樣子嗎?

老師指出:「
是的,一開始設定「我是差的」概念下的主題,會有什麼好結果呢?」

我恍然大悟,微笑謝答

哈哈,謝謝老師的開示。^^

--

http://www.wretch.cc/blog/pilikangkang
胡愛晏(流浪者、討愛者、人間天使、偽裝物質界的神明)


newage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8.231.103.170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