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焦點主要在追求一致,就會尋求同意之下的合作性規則運作。
例如先有成見覺得
一、是她對不起我,外遇是不對的。
二、沒有誰對不起誰,外遇沒有對錯。
三、看見有人在責怪第三者,馬上跳出來指責她:「妳怎可以批判人?」
四、發覺自己在批判人,開始自責。
五、真正的包容。

當在一個密閉的諮商室中,一個會心小團體,一個工作坊,一個學程課程中,
甲說了他的物質實相分享,乙指責她怎可以詛咒人?丙跳出來說:「你傾聽就好。」
團體領導者冷眼看著一切。我心想,當丙在說他人為何不傾聽就好之時,他就犯了
自己指責的毛病。當他說別人怎樣時,他面臨了兩難困境,他不說,他心中又很想
說。可是他說了,他又沒有察覺到自己在自打嘴巴,當他說另外一個人沒有保持傾
聽,反而叫別人該怎做時,他同時「也沒有閉嘴,保持沉默傾聽,也在叫人該怎做
」,只是他不覺得「犯戒」,因為那類似「聖戰」是種「神聖的例外」,他可以叫
人傾聽自己卻沒有傾聽,他不知他在指責的同時也在指責了自己。然而當他察覺了
這個令人憂鬱、困擾、進退兩難的神聖難題時,他選擇壓抑那仍然沒有價值完成,
更像是假道德似的自欺欺人於維持表面和平下,下一次很可能是暴怒地吼著:「叫
你安靜閉嘴聽人講,你不會嗎?」然後驚覺是他喊得最吵。

相反地,當他沒有自我覺察時,也許旁人看得一清二楚,但他發表完了高見,
他完成了內在想叫人傾聽的慾望,這是真的嗎?而看到這現象的人,是不是也看
到了,那個叫人傾聽的人,是多麼地想要有人傾聽自己?又或著他有以前的痛楚
經驗,別人不傾聽他的話?究竟是自己不傾聽自己呢?還是自己不傾聽他人呢?

延伸思考,所有的人都在雞同鴨講呀!除非心電感應,跟本沒有人和另一個
人完全心意相通!你講你的,我講我的,我們「假裝同意」,假裝互相了解,假
裝達成共識。殊不知,從來沒有一個真正客觀的共識。就像賽斯書中提到的馬克
杯、超級桌子。我們每個人看到、聽到自己想看想聽的,不過在借題發揮,例如
聽到學員、病友、朋友、家人、老師分享某個課題,有時會奇怪,怎另一個人提
問的和這個主題完全沒有關係呢?

再度延伸思考,我腦海中急速閃過這些對話。
「你有活在這個當下嗎?我們在講天,你在講地?」
「你跟本是早就想問自己的問題,只不過找到空檔,隨便插進來吧?」
「你怎可以破壞關連性?沒有一致性?這樣是文不對題、牛頭不對馬嘴呀?」

「或是我自己也沒有活在當下,當我在想這些對話時,我就沒有活在當下了?」
「可是既然沒有過去、未來,那不過我在想什麼,永遠是一個片刻,我只在當下,
我不能去別的地方呀,那我又有什麼錯呢?」

「會不會我也戴上了某種顏色的望遠鏡,我看見我想做卻不敢做的在別人身上重現?」
「又或者我一直在這樣做卻想叫別人不要這麼做?只淮官州放火?」

「為何要有關連性呢?誰規定?當我覺得要有一個前後不矛盾、互相有關連的一致性時
,我就只對準這個意識焦點,我也只能照向這個點,而瞎掉的部分是我不願看見、沒有
,我就只對準這個意識焦點,我也只能照向這個點,而瞎掉的部分是我不願看見、沒有
對照的其它實相。也許有個世界、有種實相是跳躍性思考、是偏偏八竿子打不著的規則
呀!這也是種規則呀!」

「然而當我在心中指責他人時,我指責我自己指責他人,會不會也是種逃避?我都這麼自
責了,你不用在罵我了吧?這會不會是彼德潘症侯群?我是不是又鑽牛角尖,憂鬱不己了
?但…這種負面情緒真的不好嗎?」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