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際聯邦★10 回到過去 胡愛晏whoiam
此時,我提出了一個問題關於回到過去。
關於法律、關於道德、關於規範。
「像是過去受到侵害?」立可帶將自己的帶子拆下來。
「或是家暴法?」拍立得說著說著竟然洗出了一張照片。
「言行一致。」過去對方說愛我,我是否該要求她遵守承諾?

立可白變來變去,「人生就是無常,無常就是變。」
拍立得拍來拍去,「不能變才是最大的痛苦,要求一成不變。」
那過去的承諾呢?過去的傷害呢?

突然之間,我從宇宙星系之間掉入如夢似幻的過去之中,我自動的
擁抱各個自己,他們像是永遠活生生的不停變動之版本,我了悟到從來
沒有永遠固定的不可逆結局。我站在很高的地方,看著所謂的傷害,別
有一番領悟。我看著我想守二十年前的戒,就也會要求別人也遵守二十
年前的承諾,要求她不可以變,就等於打死了其它的可能性,也禁止生
命活生生的求變本質,而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對自己的感覺很真實的是過去受到傷害呢?」我問。
「對自己誠實才能對他人誠實。」立可白很誠實的說。
「你覺得誠實會傷到人?」拍立得說。
「對呀,萬一說真話會傷到人?」我急問。
「真話不會傷人,真話會傷人,也是先有被傷與預期的立場。」立可白說。
「對自己不坦白,他人也不會對你坦白,也在教他人不要對他自己坦白。」拍
立得說。
「那覺得某個人醜?要說真話?」我問。
「那是你覺得自己很醜,早在你批判他人之前就己批判自己。」立可白說。
「壓抑不說,等於在一個人抽了十次菸後暴怒他不可以抽菸,而對方莫名奇妙,
何不早在抽一次時就說真話? 」拍立得說。
「我不懂。」我說。
「我明明不想要被罵呀,為何還是被罵?
我不想有一個老人在旁邊碎碎念呀,可是還是念得我頭痛。
我不要長這樣子呀,可是為何改變不了?」
「更深一點看進去,你還是覺得你的過去決定了你自己。」立可白說。
「舉例來說,你覺得你的相由心生,過去心決定你的面容。你聽見老一輩的
對你念以前多苦、多窮、多可憐不過在反映你害怕過去無法改變、過去真的很可
怕的陰影。你不想被罵,是以前你自認的錯誤從過去滲透到現在。」拍立得說。
「我想你的意思是,我的周圍的人都在反映我過去的想法?我討厭自己對過
去的那些受傷回憶懷念,所以借由老人的演出來反射我內在的老套想法?我痛恨
自己碎碎念,覺得自己沒有,都是別人有。所以別人就演我所不演的角色?反應
我的黑影?早在別人罵我之前,我己在心中罵自己好久了,別人不過借由別人的
口反射我對自己的說辭?」我靈光一現。
「沒錯,一直覺得被過去影響,無法借由現在改變過去,那你就繼續創造這
些實相出來。」拍立得拍下我頭上的電燈泡。
「覺得福報用盡會沒,覺得過去受苦以後可以苦盡甘來?」立可白笑。
「不是嗎?難不成會愈用愈多?」我笑。
「過去沒有過去,過去走向它的實相,但是現在可以改變過去。能量不滅,
正如過去也一直以其電磁實相活生生的活著。」拍立得說。
「你是值得的。你是活在當下的生物。你是源源不絕的能量。」立可白說。
「我試著相信。」可是…
「沒關係,你表不表現,你都是很棒的。你的過去不代表你的現在。」
「星際聯邦不會處罰那些過去殺人犯火的人呢?」我說。
「你就在當下。你現在就是最好的。你因為喜歡自己所以變得更好,
你不能討厭自己的過去,貶低自己的現在來成就未來的可能自己。」拍立得說。
「可是,我感到挫折,我的過去沒有實現我期望中的未來。」我哭喪著臉。
「你所有的東西都不是照著自己喜歡做的,你產生了困擾,你內在不平靜,
你很渴望做自己。你到底是誰?你是給出這個答案的那個人。」立可白說。
「勇敢做自己?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過去的自己都依別人的期望而活。」我說
「聽當下的心,當下的直覺。」拍立得說。

★心際聯邦★10 完。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