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 153.jpg  

男學員伸出的手又縮了回去,眼前原本可以拓展成新世界的飛龍意象,
在安全與熟悉的顧慮下,化為冬眠的蛇,眷戀地橫臥在福馬林的雲端
之下,美其名為回歸大自然的留井返鄉,他知道,他不過是太害怕了,
而且還以這個害怕為留住自已的最佳理由。還是放棄吧!他看了看前
方正在上演的心理劇,低下頭來,陷入長思。他習慣以冥想來代替行動
,終究,還是要面對現實,再多的美夢還是得面對殘酷的生活。他嘆
了口氣,把自已浸入標本罐中,活生生美化為高雅的木乃伊,拾起了
大鋤頭,假裝是農青,親近大自然般自得其樂的美好不已。

「你其實是不相信自已可以的。」他腦海中浮現了對話。
「我覺得很難。」男學員自問自答。

「你也知道,是你自已要覺得很難的。」
「沒錯。」

「這樣有什麼好處?」
「我可以一直繞來繞去,止步不前。」

「內在衝動終究會找到出口,壓抑不了生命的熱情。」
「最近覺得很沮喪。」

「因為你沒有跟隨熱情。」
「熱情不能當飯吃。」

「它不一定要有產值,你喜歡唱歌,未必要當歌手。」
「不出專輯、不得獎、不為人知的歌手,有什麼意義?」

「只是為自已而唱,不好嗎?」
「不能唱給大家聽,算什麼歌手?」

「你在意是不能當一個賺大錢的歌手,不是歌手本身。」
「對!沒錯!」

「可是你本末倒置,為了賺錢而當歌手,卻非因為喜歡唱歌才去當,
如果你真的很享受其中,自然會帶來豐盛。」
「騙人。」

「不乏成功的例子,叫你模仿他們,你會更氣自已,因為覺得自已
不如人,模仿不了,還落得四不像。但沒有世俗上定義的成功,你
又會覺得歌手的地位不保,你覺得非得開演唱會,賺入數千萬才值
得在父母面前說嘴。所以你連試都不敢試。」
「有!我有報名、有練習、有上課、有參賽,我都試了。」

「你沒有那相信,更深一點來說,你其實想放棄。」
「對!甘脆繼續麵包店的家業好了。」

「那也不錯,但那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我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了。」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要加
倍努力,潛伏十年,百萬次的揮棒探鬧成功的全雷打。」
「要這麼累嗎?」

「本來就是,那有人一步登天?但這一步,對你來如如臨淵之遙。」
「好累,想到就煩。」

「因為這就是你的信念,你覺得要很努力才會成功,你不相信輕鬆不費力
,你相信要做很多、做很久、很辛苦才會出人頭地。」
「不是嗎?」

「是嗎?你這麼相信,那就依這樣的理念去做,但偏偏你又學到了另一種
信念想依那體系去跑,卻又同時不夠力,二種架構都躍躍欲試也欲拒還迎
,到頭來不是誰對誰錯,誰比較有效用,是你開了二種作業系統,切來切
去,又跳回舊的視窗,然後佔了記憶體,沒有比較快和省事。」
「所以我該怎辦?」

「不是方法的問題,是信念。」
「那要怎改信念?」

「還是落入了方法論,你接納自已為先吧!」
「一直不進步,這樣真的可以嗎?」

「生命會不停地變化,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唯一的不變是『變』的本身。」
「這些我都會講。」

「很會講,很會分析,最後卻只是停在這裡,因為這樣就可以不動了。」
「可是本體會追求變化,不可能停止,停止就於凝結與窒息,沒有不變這回事。」

「所以你才會沮喪與無力。」
「那我要做的就是無條件地接納自已,而非強迫自已要變好?因為自認不夠好?」

「你認為只有當你夠好,表現出色,才值得生存在這世上。」
「要不然每天行屍走肉,也很無趣。」

「想要追求改變,又擔心不如預期,擔心會做不好,自已嚇自已地不敢動。」
「不動也不是,動也不是,很無奈。」

「去試才知道,錯了或不如期待也沒什麼大不了,總比不試的好。」
「怕浪費時間。」

「沒有時間,沒有浪費,一切都是視角。」
「很煩呀!」

「因為內我一直在告訴你訊息,但自我斤斤計較,摀起耳朵不願聽。」
「小我無法猜測大我的格局與視野。」

「交托出去。」
「放心不下。」

「自我會計算,偏偏又不如內我的高明,可是卻攬起一切的責任。」
「看不夠遠、想得不夠寬廣,不敢下那一步,舉棋不定。」

「就什麼也動不了。」
「沒有衝動,就不做;有衝動,又煩惱。」

「因為有了是非對錯、利益得失、勝敗優劣的比較。」
「沒有比較好,也沒有損失,如來,如去,來去自已,無入不自得。」

「對。」
「那我在怕什麼?」

「對,你在怕什麼?」
「怕承受不了。」

「生命不會給你承受不了的東西。」
「怕失去?」

「沒有人能真正擁有什麼。」
「況且只有擁有才能失去,都還沒有,那來的失去?」

「一無所有的人最不怕,因為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也許我貪圖安穩的生活。」

「出於恐懼而不行動,換來的也不是天長地久的安穩。」
「怎麼辦?」

「不是怎麼辦?是『不怎麼辦』,該辦則辦,到了再說,
來了再講,明天自有明天的煩惱,時機到了,該知則知,
你自會在每一個當下知道如何做,這就是同步性。」
「好吧!也只能如此。」

「否則你就會為每一步焦慮不已。」
「反而徒勞無功?」

「對,問你的心,聽你的心,自然答案就在問題旁,方法
早就在了。」
「只是我不相信?」

「不!你還是相信,只是相信『你不信、不知』罷了。」
「反正不管怎樣,我都接納自已?」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