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ewAge
標題: [分享] 北捷反思-自殺、死刑、暴力、群體事件
時間: Thu May 22 18:53:57 2014

自殺
死刑
暴力
群體事件

北捷事件從身心靈、NEWAGE觀點來看,我們除了著眼點在「要練防身術」、「不要低頭
滑手機」、「不要獨自睡著(?)」、「加強維安」外,我們還看到了什麼?

當然不要一直低頭看手上的小世界,要抬頭看看眼前的現實世界,也是一種啟發。但整
個事件被冠上「跑沒路」、「躲不開」、「反社會人格」之後,人心惶惶,關門上鎖還
不夠,現在在沒有捷運的城市,隨處可見談論「不要低頭看手機」,這是重點嗎?這是
你我處在那個環境下必然不發生的憑籍依據嗎?

專家更提出各種規則,宛如最佳的「防身手冊」,降低這類事件的發生機率,但這樣的
集體事件,如果沒有受害者與加害者的,有的「全是受害者呢?」難不成要同情施暴者
嗎?殺了人還要替他可憐嗎?諸如之類的反問與質疑是必然的,但一個忍心去傷害他人
的人,「他在自已心中已先傷害自已千萬遍了」

美其名因為不敢自殺所以借由殺他來殺已,那是否判死刑正好如其所願?反過來說持正
義懲罰論者,反廢死者,此時不就正好著了其道?以其「痛苦懲罰」觀點看來,那無期
徒刑不就正是最好的折磨?一死百了,以其論點看來,「這不是太便宜了?」

諷刺的是,沒有人敢說「兇手就是我們的投射,被害者是我們的一部分,譴責者、唯恐
天下不亂的媒體、審判者、執法者、立法者、家屬、倖存者等,全是我們。」不只是鏡
射或映像,不僅僅是兄弟姊妹或分身,而是確實、實在地,「如已」。

治療這世界,最荒唐的作法是跑去大老遠改變別人、指責他人、怪罪犯人

他就是我們過去的自已、可能的自已、另一個平行時空的自已
「你我是怎看待自已的?」

除之而後快?不承認?以暴治暴?

「那和他有何兩樣?」

面對這樣的自已,這樣的內在,國人陷入「千夫所指」的正義氛團…

我能做什麼?
我們能做什麼?
例如像零極限等

http://www.mynewager.com/seth/love&hate.html
賽斯談愛與恨 (摘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現在:有時候你想你恨人類。你也許認為人們──與你共享這個地球的其他人 ──瘋狂
。你也許對你認為的他們的愚蠢行為,嗜血的方式,以及他們用以解決問題的不適當與短
視的方法大發睥氣。所有這些都是建立在你對人類應該是怎麼樣的理想化觀念上──換言
之,你對你同類的愛上。但如果你貫注於那些不怎麼理想的各種情況上的話,你的愛就可
能就會迷失。

當你以為你最恨人類的時候,事實上,你是陷入了愛的兩難之境。你在把人類與你對他的
懷著愛心的理想化的理念相比,然而,在這種情形下,你忘記了實際涉及的人們。和平的思想──尤其是在混亂當中──需要很大的精力,那些能夠忽略戰爭的實質證據而
有意地去想和平的思想的人將會勝利──但在你們的用語裡,溫馴這個字已變得是指沒有
骨氣、不夠好及缺乏精力。在基督的時代,對於溫馴的人繼承大地的這句話暗含了肯定、
愛與和平的富含精力的運用。



一、自殺

Apr 06 Sun 2014 20:10
大天使拉斐爾~ 談自殺
一個人企圖結束自己的生命, 往往是由於無法面對未來、害怕自己無力承受,或不願去
接受命運可能帶來的痛苦與試煉。 因此,在不知道如何逃離這迎面撲來的命運龍捲風,
不知道如何從這人生的枷鎖掙脫, 逼不得已走上令人辛酸與不忍的窮途末路。



自殺是人類的負面能量中唯一能與恐懼相抗衡、更為負面的手段。 妳們因為無法正面迎
戰恐懼,只好吞下死亡這猛藥,來逃避恐懼、結束恐懼、戰勝恐懼,這的確是人世間最愁
苦、最令人扼腕的悲劇。

當你們萌生走上極端的念頭, 陪伴在身邊的守護天使會著急地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不停
的在你們的周圍來回穿梭,勸告你們不要做傻事,努力說服你們打消這個衝動。 你們的
守護天使會灌注大量的愛、溫暖與鼓勵的能量來支持你們。 有很多人在冥冥之中感受到
天使與指導靈真摯的情感與愛的暖流而取消了行動, 撿回了一條命。 令我們訝異震驚的
是, 仍然有少數人拒絕相信這些充滿愛與光的存有祂們的溫情喊話,寧願不顧一切的墜
入地獄,這真是令我們感到百思不解、令我們難以置信。

自殺的靈魂在離開身體之後非常的虛弱無力、不堪一擊, 就像洩了氣的皮球, 無任何抵
抗之力。 只能跟隨著天使的引導進入修護站,接受更高次元神聖能量的補充、 釋放自我
毀滅的低頻能量, 再把正向的振動頻率與光的因子注入靈魂體。 這就跟你們到醫院接受
急救、診療, 獲得營養的補充讓身體恢復健康同樣的道理。 等到靈魂重新振作、重啟光
明、恢復正常的振動頻率之後, 我們會鼓勵他再次投胎為人, 回到地球去繼續先前沒通
過的考驗。

在東方妳們所信仰的地藏王菩薩也提供了支援與協助。地藏王菩薩經常拜訪這四度空間的
靈魂修護站,灌注祂的慈悲大能給前來聆聽開釋的靈魂,祂開導這些曾經放棄生命的靈魂
,生命存在的真諦是以慈悲的胸懷來服務大眾,不要輕易毀壞肉體生命,生命應該要貢獻
於大愛,而不是浪費在小我的軟弱與自私。

嚴格來說,自殺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行為 。一個以自戕來逃避生命課題的人,他的焦點總
是專注在自身的痛苦, 忘記了他的離開將會造成多少人的悲痛欲絕。

當你們過度放大困難與恐懼、 高估了事態的嚴重性、低估了生命的韌性與智慧,以為自
殺是宇宙法則的漏洞,可以鑽漏洞來閃躲嚴苛的人生,可以因此一了百了、 一勞永逸,
那你們就錯了。


因為靈魂是永生不滅的。 造物主創造了數不清的靈魂, 但是祂雖然懂得創造, 卻從不
知如何消滅靈魂的存在。 造物主持續不斷的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靈魂, 但是從來不曾發
生過靈魂的消滅與死亡。 因為高頻率振動的靈魂是非常懂得愛惜保護自己的羽翼的, 因
此自殺的現象只有在地球這三度空間才有可能發生。

然而自殺絕對不是生命藍圖的預定計畫,只能說是靈魂來到地球的一段插曲。 沒有靈魂
會在旅程的中途設定結束生命, 因為如此一來便失去旅行的意義了。 靈魂來到地球都是
一趟自我探索、自我成長、自我堅強的旅途。 這地球之旅充滿了許多不確定的可能性,
而自殺是這不確定可能性的其中之一。

若是靈魂想要體驗死亡祂不會選擇自殺一途。 如同我先前所說, 靈魂是充滿光明、充滿
愛、 非常珍惜自己的能量體。 因此,靈魂絕不會在生命藍圖預定自殺, 因為自殺對於
靈魂的進化與揚昇沒有實質的效益。

二、死刑
死刑-不是懲罰而是報復

每個罪犯都在監獄裡面學習做錯誤事情的正確方法──如何不被抓到。
作者:奧修
譯者:謙達那

死刑是野蠻社會的規則:以眼還眼,殺人償命。當某人預謀要殺人,
它顯示那個人在心理上生病了,與其要將他送進監獄,或是送去處死,
他更該被送進療養院,一個能夠在身體上、心理上和靈性上照顧他的地方。
他生病了,他需要所有社會的慈悲,沒有刑法或懲罰的問題。

事實上,不僅只有死刑,其他所有種類的懲罰都是不對的,因為懲罰從來不會療癒那個人
沒有人能夠從任何懲罰當中學習,就算是那個被懲罰的人,他也不是學到你要他學的東西
他學到了其他的東西:如何把皮變厚。每個罪犯都在監獄裡面學習做錯誤事情的正確方法
──如何不被抓到。

http://0rz.tw/Iiop0
挺廢死 林作逸:我是受害人 沒人願聽我講
王立柔 2014年05月17日 08:54


全文網址: 挺廢死 林作逸:我是受害人 沒人願聽我講 | 國內 | 新聞 | 風傳媒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news/detail/cdcc92af-dd5d-11e3-9580-ef2804cba5a1/?uuid=cdcc92af-dd5d-11e3-9580-ef2804cba5a1#ixzz32RBT0Im8
Powered By StormMediaGroup.com

林說,他那一刻才深切感到,「喔!原來當你表達的想法,跟大多數人的期待不一樣的時
候,會這樣子。」而他有些委屈地表示,「是不是至少試著讓我有機會說清楚,為什麼我
這樣做?你也才會知道,原來被害人有怎樣的想法和需求。」

林坦言,「當然這有階段之分,在事件一開始,沒有人可以原諒的」,但等到案件的訴訟
告一段落,「生活上的各種問題浮現,你會發現,原來這個時候才更應該陪伴被害人,挹
注一些協助,而不是這時候通通不見了。你有沒有去問過人家,已經結束這麼多年了,在
這個案子當中,你獲得了什麼正義,你的生活是怎麼過的?很少人去追蹤這個部分。」

林也說,網路輿論彷彿很支持被害人,「現實生活卻不是這樣子啊!你問你自己就好,若
有親戚遇害,你願意扛起照顧他孩子這個責任嗎?大家都打嘴砲啊!我自己親身的經歷,
親戚這麼多,我們6個小孩最後還是送到育幼院。」而沒有人願意支出的時候,林表示,
「國家是不是要來提供一個平等、安全的環境,讓他有尊嚴地活著? 」



天使之心《從靈性觀點看死刑存廢》
http://jonny-reiki.blogspot.tw/2010/03/blog-post_13.html
(以下大意--摘自奧修/存在之詩)
如果這個社會是完全的愛與美好
那那些革命者、渴望為他人服務的人、為痲瘋病患奔走的人...
他們全都要去自殺了。
為什麼?因為他們失去了舞台。
他們失去了他們認為最重要的目標。
所以其實他們內心最深處的部分,
根本是希望「這個社會繼續保持這樣的混亂」
這樣他的存在便有了意義!

如果這社會不再有痲瘋病人、不再有任何不公不義的事情∼
他們一定會說:「請把痲瘋病人、窮人、弱勢者還給我們吧!」

他們在幫助病人&在革命的過程裡,享受著那種激情
(自我感覺良好XD)
但到底誰病了呢?生最大的病的,是這些人!
他們專注在外在環境所發生的事。
這些人應該回頭看看自己的內心。
他們應該先醫治他們自己內在的缺口。

於是等到他的存在和宇宙合而為一時,
到那時∼光是他的存在本身就對環境有所影響。
光是他坐在樹下,他就和樹合而為一。
他融入了能量流中、順著流走。
宇宙的能量就流動在他和樹中間。

當千萬年後這棵樹成佛時,
他也成為了這棵樹的一部份。
------------------
我覺得,當我們為一個議題有強烈的情緒、或是執著於「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什麼是公平?什麼是不公平」的時候,我們就脫離了合一的狀態,而把自己投入了外在環
境的分裂中。針對死刑存廢,現在很多人都在為了自己的立場而堅持(依然呈現著二元化
的兩大派)這個立場是「我覺得怎樣才是正義...我覺得怎樣才是公平的...」但這就表示
了內在一定有什麼原因(或是未清理的課題),導致你覺得你必須站出來捍衛你的立場。
如果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就能解決,令人髮指的社會案件、訴訟已久的司法冤獄為什麼會繼
續層出不窮呢?因為「恨」會無止盡的循環,當A被B殺害,A的家人為了替A報仇而殺
了B,B的家人再來殺害A的家人。當一個人的恨擴散之後,他身邊的人也紛紛受到影響
,然後隨著集體意識,儲存在我們的DNA中。

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停止這種業力循環呢?只有愛。只有當其中一個人,
她願意以愛去結束這個恨意循環鏈-當她願意去寬恕並放下時(愛的其中一個面向是寬恕
),這份恨意和憤怒才能停止繼續擴散到其他人身上。當她勇敢面對這個生命課題,清理
並療癒自己,她就不再吸引這樣的事件。這社會的殺人兇手和死於冤獄的人,就會越來越
少。
我相信在全然的愛中,公不公平正不正義根本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最終目的。一切都與
愛融為一體,沒有任何是分離的。請往你內心深處去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對這樣的事
(死刑存廢╱不管你支持哪一方)產生憤怒、有情緒?一定有什麼傷痛或恐懼,還沒有被
愛所融化。

外在世界所發生的事情都是我們內心的反映,我們往往會習慣向外看,以為找到箭靶後處
理它事情就能解決。但你可能忘了,真正要去看的是你的內心。

三、暴力
譴責暴力是在浪費時間!!

只有當整個社會將「治療犯罪」視同公共健康和預防醫學那樣來處理,而不只是顧著指責
犯罪是「邪惡的」,只有當這種價值觀的改變發生之後,我們才能成功地降低社會上的暴
力程度。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614547891919324/

劉德輔老師
六顆星推薦:譴責暴力是在浪費時間∼∼哈佛大學暴力研究中心專家的說法。
2013年7月26日 23:28
本文由臉書夥伴JulietteChu 逐字打字,感恩祂的服務,謝謝,本文字出自以下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LYldUBby0g

Dr. James Gilligan on Violence
詹姆斯•吉力根Dr.James Gilligan哈佛大學醫學院暴力研究中心前主任

在紐西蘭一個叫達尼丁的小鎮,曾進行了一項研究計畫,長期追蹤好幾千個人從出生到二
十多歲,他們發現:可以辨識出的基因突變中,確實有一組基因會觸發暴力行為,但也只
有在該個體童年時期,受過極惡劣虐待的情況下,基因才會突變。換句話說,帶有「暴力
基因」的小孩不會比一般人來得更粗暴,而且事實上如果沒有受到虐待的話,這些帶有「
暴力基因」的小孩,產生暴力行為的比例,還比正常人要來得低。

我之所以說,光用基因來解釋或者說來假設暴力的出現原因,是具有潛在危險的,因為不
僅這種假設是在誤導人,而且還有可能會造成實質上的傷害,因為如果你信了這套說法,
你就能很簡單的說:對於這種天生暴力的人,誰也改變不了他們,我們能做的只有懲罰這
種人,把他們關進監獄或者乾脆處死;這樣就不用費神去思考、去改變在源頭,導致暴力
行為的整個社會環境以及先決條件,因為那「不太重要」。

籠罩整個二十世紀的飢荒,並非因為生產的食物不足,而是因為「相對的貧窮」,這個經
濟系統分配資源的方式是如此的不均,窮人可以說不是被餓死的,而是被貧窮逼死的,這
就是「結構性暴力」的一例。另外一個例子,非洲和其他地區──尤其是非洲,上千萬人
正因愛滋病而死去,為什麼這些人快死了?並非人類不知道如何治療愛滋,在世界其他富
裕的地方,有幾百萬愛滋患者都舒服地過著正常的日子,因為他們能取得藥物,非洲人不
是這樣,他們不是因為身上的HIV病毒而死去,而是沒有購買力這個事實殺死了他們。甘
地明白這點,他說:「貧窮是最致命的一種暴力。」這句話完全正確,貧窮殺死的人數,
遠超過歷史上死於戰爭、他殺、自殺的人數總和。

「結構性暴力」不僅比「暴力行為」殺了更多人,「結構性暴力」同時還是產生「暴力行
為」的主要原因,不是世上所有地區都存在著暴力,它不是均勻地散布在各個民族中,暴
力程度在不同的社會中有著巨大的落差,有些社會是完全沒有暴力的,而有些社會因為太
過暴力,甚至摧毀了自己,有些重浸派的宗教人士是極為嚴格的和平主義者,像是阿米什
人(Amish)、門諾派教徒(Mennonites)、哈特派教徒(Hutterites),哈特派教徒的
社會中沒有謀殺的記錄,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那裡的人如果被徵召,他們寧可坐牢,也
拒絕參軍。暴力在以色列的基布茲社區(屯墾區)非常罕見,以色列的法院會將暴力犯人
送到那邊去學習過著「非暴力的生活」,因為那就是當地人的生活方式。

用道德去評價暴力,坦白講,我認為是在浪費時間,因為這絲毫也不會增加我們對於產生
暴力的原因以及預防暴力上的理解。有些人問我會不會「寬恕」這些罪犯,我的回答是:
我不採信「寬恕」,我同樣也不會去「譴責」,只有當整個社會將「治療犯罪」視同公共
健康和預防醫學那樣來處理,而不只是顧著指責犯罪是「邪惡的」,只有當這種價值觀的
改變發生之後,我們才能成功地降低社會上的暴力程度。

四、群體事件
賽斯書《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你們不瞭解在出生前一個人就決定要活著。一個「自己」並不僅是身體的生物機制之意外
具體化。每一個誕生的人渴望被生下來。當那個渴望不再作用時他就死了,沒有一種流行
病或疾病或天災──或殺人犯槍�射出的流彈──會殺死一個不想死的人。

求生的欲望一直被誇耀得很厲害。但人類心理學郤很少去處理相當主動求死欲望,在其天
然的形式�,這並不是一個想逃避生命的病態的、受驚嚇的、神經質的或儒弱的企圖,郤
是求生欲望的一個明確的、積極的、「健康的」加速,在其中,這個個人強烈的想離開肉
體生命,就像小孩子一度想離開父母的家一樣。

在此,我說的並非自殺的郤望,那涉及以了以自我蓄意的方法明確的殺死身體──常常是
以一種具暴力性的方法。不過,理想上說來,這種求死的欲望只會涉及了減緩身體的生理
過程,逐漸的把心靈由肉體中掙脫出來;或在其化的例子�,按照個人的特性,對身體的
生理過程有一然而自然的終止。

不去管它的話,「自己」與身體是如此的密切合作,以致於它們的分離會是很平順的,而
身體會自動的隨順著「內我」的願望。舉個例子,在自殺的情形,「自己」到某個程度獨
斷獨行,而身體郤仍有它自己想活的意志。

我對自殺會有更多的評論,但在這兒,我並無意暗示一個奪去他自己生命的人有罪。然而
在許多這種例子�,死亡會以一個「疾病」的較自然結果的樣子來到,事實就是如此。舉
個例子,一個想要死的人本來就預備只體驗人世生活的一部分,比如說童年,而這個目的
會與其父母的意向相吻合。例如,這樣的一個孩子也許會透過一個想體驗生產,郤不一定
想體驗育兒歲月的女人出生。

這樣的一位母親也許會吸引一個想要重新體會童年,郤非成年生活的意識,或一個可能會
給這個母親一些極度需要的教訓的意識。這樣一個孩子可能在歲或十二歲,或更早就自然
的死亡。然而科學的幫助也許能使這個孩子活得久得多,直到這樣一個人開始遭遇到,一
個可說是硬塞到他身上的成年生活。

結果可能會發生車禍、自殺或另一種的意外。這個人可能成為一次流行病的罹難者,但是
郤會失去了生理上或心理上運作的平順性。在這兒我並不是寬容自殺,因為在你們的社會
�,自殺太常是矛盾信念的不幸結果──然而,說真的,所有的死亡全是自殺,而所有的
出生在孩子與父母雙方全是有意的。且樣的,你也無法把世界某部分人口爆炸的問題與流
行病、地震及其他災害分開。

在戰爭�,人們自動的繁衍後代以補充那些被殺的人,而當種族過度膨脹時,就會對人口
施予自動的控制。然而,所有的這些在各方面會適合所涉及的個人之目的與意圖。

正如電視台在幕後以所有繁複的努力使節目在螢幕上呈現,我們每一個人也以思想與情感
的無形能量,促使一件又一件的群體事件在現實生活中發生。

  影響成千上萬的天災人禍,沒有一件是偶然發生的。地震、傳染病大流行、核能電廠
輻射線外洩,這些群體與事件的當事者,並不是意外地被捲入的,每一個人在深層意識上
都參與了一手,而整體地形成了共同的命運。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8.99.12.2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NewAge/M.1400756043.A.346.html

--
由 Blogger 於 5/22/2014 03:54: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