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獨彈奏鋼琴的人不會是孤獨的,88個琴鍵數,黑白相間,有一種渴望能有個
人懂,能有個團體容許我加入,能不寂寞,能不在乎我的轉學身生份,能超越現有
而到達畢業之後,直接修完學程,拿到學位,一切圓滿。不必煩惱那想加入同伴的
挫敗,還有一個人的時侯大哭的脆弱,以及努力了一切換來的只是徒然與空虛,孤
寂與恐懼。害怕寂寞錯了嗎?追求合一錯了嗎?融入團體錯了嗎?伸出友誼錯了嗎
?不,我想,我沒有錯,只是走錯了方向,並加強限制信念在我的身上。
我常不知不覺中就落入負極的思維,這樣子說我,並不是在譴責我自己,而是
勇敢地正視那傷痛,也不是故意壓抑受傷而強加光明,只是選擇作自己的主人,擁
抱傷口,疼愛自我,重新看見內有的陽光。我知道,我拿我的角色當藉口,因為沒
有直屬學弟妹,沒有時間玩社團,沒有被接受加入一個團隊,沒有人能體諒我,沒
有修完學程,當我這麼說的時侯,我發覺我可以不必再努力,因為我有了一面盾,
將我擋在我自己之外,夜沉人靜,一人獨舞之時,伴隨著心內那天籟,我最愛的琴
聲,我想,我可能害怕萬一我做錯事怎辦?萬一我沒有很多朋友怎辦?萬一我追求
著知音卻找不到雙生靈魂怎辦?萬一,萬一我沉浸在單人的琴聲世界中會不會與外
面世界格格不入?會不會在人眼中很奇怪?也許,這一切都是我想太多,或者,我
設想我應該如何如何,才是被讚許的。我應該有欣賞者,支持者,陪伴者才對。
我想,我能做的還是無條件的欣賞自己,盡情的歌唱就好像沒有人在看我一樣
。盡興的彈唱就好像沒有批評者在打分數一樣。盡心的舞唱就好像我不會出錯不會
受傷不會被笑不必有沒有人鼓掌一樣。我並不排斥另一個靈魂與我雙人彈奏,也不
因為這樣的想望而感到可恥,我也不因為無法被所有同學、全部朋友、一切同胞接
受而感而灰心。我也不因為喜愛一個人歡唱生命之歌,舞動生命之曲,演出生命之
戲而感到自己很奇怪很不合群。我享受寂寞但不反對人群,我欣賞共舞的美好,合
唱的喜悅,伴奏的會心,但也樂於一個人當我自己的演者、歌者、舞者、編者,我
是自己的聽眾、觀眾、老師、學生、國王、人民、出題者、答題者、審題者、評題
者。一個人並不可恥,獨唱並不是罪惡,一個人跳舞不是反人群,一人彈奏也不是
種污辱,而我知道我的熱愛,我的努力,我的堅強,我的脆弱,我的好,我的溫柔
。如果連我自己都對自己充滿批評,那又怎能期待外界的掌聲?如果我連一個人都
無法真心陶醉在音色的美妙、音域的神奇、音調的寬廣、音質的純然、音樂的融入
那我又怎能吸引別人?我又怎能分享出我的快樂?我又怎能打破我的門戶之間忘我
地與他人合一?我又怎能邀請那一雙雙眼睛、那一對對舞步、那一雙又巧手、那
一對對耳朵的參與?
當我真心也不感到害羞地享受自己,那怕是獨處也好,我才能將我的豐盛分給
他人,並為他人帶來一面鏡子,為他們自己照見那琴聲的美好,那音量的治癒,那
音感的撫慰,那音鍵的情對。我知道在某個地方有人也以他自己的方演奏神聖的琴
聲呼應著我,我知道有種共同的情,共通的愛,共享的心在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之
中,世間沒有別人,每個別人都是自己,我們是一體,我們是一家人,我們並不孤
獨,我們合唱,我們共舞,我們一起演出。
我欣賞我自己,我真情分享我的光輝,我真心活出自己的人生,我真意地打開
心胸欣賞每個人的獨特嗓音,我的認真,我的坦盪,我明白。我知道我並不寂寞,
我知道我不必再為他人而活,我知道我不必苦苦追求團體的接受,我知道我不再貶
低自己,我知道我不再以獨奏為恥,我知道,我是單獨的但不孤獨的,我看似一個
單調的個體卻是與一切共舞靈魂之曲的一部,我是那一,我也是那光,我就是愛。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