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sho.tw/ebook/book63_11.htm
再次成為孩子

The Book of Children

第十章:靜心的方法

亂語(Gibberish)靜心

  這是一個讓情緒抒發、淨化的技巧,並鼓勵表達情緒的肢體動作。

  一個人做或是和一羣人一起做皆可,閉上眼睛,開始說一此些無意義的聲音——胡言亂語。「亂語」這個字源自於一個叫賈巴的蘇菲神祕家。賈巴從不說任何一種語言,他只發出無意義的聲音。他仍然有成千上萬的弟子,因為他表達的是:「你的頭腦不過是在胡言亂語罷了。把它放在一邊吧,這樣你就會品嚐到你的存在。」

  亂語的時候,不要說有意義的東西,不要用你會的語言。如果你不會中文,你就說中文;如果你不會日文,你就說日文;如果你會說德文,就不要說德文。讓自己第一次

擁有這份自由——就像所有的鳥兒擁有的自由一樣。你頭腦中出現什麼都容許它,不要去管它是否合理、有道理、它的意義、重要性何在——就像小鳥那樣好了。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完全投入於亂語中。想發出什麼樣的聲音都可以,但是不要使用語言。讓自己去表達內在需要得到表達的任何東西。把它丟出去,變成瘋子;你處於絕對的意識狀態下,

這樣你就可以成為龍捲風的中心。

  頭腦總是用語言在思考。亂語有助於打破這種連續性的語言化模武。你在不壓抑自己思緒的狀態下,可以把它們丟出去——用亂語。讓你的身體也照樣表達情緒。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趴在地上,感覺你自己仿彿與大地之母融合在一起。每當你吐氣的時候,都感覺你融入身體下方的土地。

 

重新出生(Born Again)的靜心

  這個靜心持續七天,一天兩小時,可以一個人做,或是和一羣人做。

去玩。這很難,因為你們都被嚴密地架構起來了。你身上有一副盔甲,要把它鬆開、脫掉是一件難事。

  把加識放在一邊,把嚴肅放在一邊;這幾天盡量玩。你沒什麼好損失的。如果你什麼也沒有得到,你也不會失去什麼。玩會讓你失去什麼呢?不過我告訴你:你下會再一樣了。

這幾天我要把你丟回你開始違反自然、變成一個「乖孩子」的那個時候。去玩,這樣你可以重返童年。這會很難,因為你必須把面具、其他面目、人格模式丟在一邊。但是要記住,本質唯有在你的人格模式不在的時候,才能清楚地表現自己,因為你的人格模式已經成為監牢了。把它放在一邊吧。

  重返你的童年吧。每個人都渴望它,卻沒有人採取任何行動以重返它。每個人都渴望它<!人們不斷說童年是天堂,詩人不斷地寫著童年之美的詩作。是誰在阻止你重返它呢?我給你這個重返它的機會。

  第一階段:一小時

  你變得像個小孩一樣。進入你的童年,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跳舞、唱歌、跳來跳去、哭泣……用什麼姿勢都可以。除了不可觸碰、不可干擾別人之外,什麼都可以。

  第二階段:一小時

  靜坐著靜心。你會變得更清新、更純真,靜心將會變得更容易。

 

給十二歲以下孩子的靜心

  這個靜心是給孩子和老師每天開始上學的時候一起做的靜心。但不要用強制的。

  第一階段

  五分鐘的亂語。給孩子完全的自由去大吵大鬧、高聲尖叫、表達他們的感受。

  第二階段

  五分鐘大笑。讓他們盡量笑。這可以讓他們的頭腦更純淨、清明。

  第三階段

  亂語和大笑之後,讓他們躺個五分鐘——靜止且安靜,就好像死了一樣,只有呼吸進進出出。

 

給十二歲以上孩子的靜心

  青少年則增加一個階段,為十二歲以上的孩子在大笑和寧靜的階段之間插入五分鐘哭的時間。

  五分鐘亂語。

  五分鐘大笑。

  五分鐘哭。

  五分鐘躺著,像死了一樣。

 

回到子宮

  睡覺之前坐在床上——以放鬆的姿勢坐著,閉上眼睛。感覺你的身體正在放鬆……如果身體開始向前傾,就讓它向前傾。它也許想做出在子宮裡的姿勢,就像小孩在媽媽的子宮裡一樣。如果你有這樣的感覺,就做這個子宮的姿勢,變成媽媽子宮裡的小孩。

  只要聽你的呼吸聲就好了,僅此而已。只要聽呼吸聲就好了——呼吸進入體內,呼吸離開體內。我不是叫你要這麼說——只要感覺它正在進入體內就行了;它出去的時候,就感覺它在出去。在那樣的感覺中,你會感到有極大的寧靜和清晰度出現。

  只要做十到二十分鐘就好了——最少十分鐘,最多二十分鐘。然後睡覺。

 

感覺子宮裡的寧靜

  讓寧靜成為你的靜心吧。有空的時候,就在寧靜中把身體緊密地捲起來——我正是這樣的意思:把身體緊密地捲起來——仿彿你是母親子宮裡的小孩一樣。用這樣的姿勢坐著,不久你就會開始感覺到你想把頭放在地上。那就把頭放在地上。做出在子宮裡的姿勢,像小孩蜷曲在母親的子宮裡,你馬上就會感覺到有寧靜出現,和母親子宮裡的寧

  靜一樣。坐在你的床上,蓋著被子,蜷曲身體,完全靜止不動,什麼都不做。

  有時候會有一些思緒出現,讓它們過去——你無動於衷、毫不關心:如果它們出現了,很好;如果它們沒出現,很好。不要對抗,不要把它們推開。你對抗的話,會覺得

  心很亂;把它們推開的話,你會變得很執著;你不要它們的話,它們會固執不走。你只是保持毫不關心的狀態而已,讓它們存在於表面的地方,就像交通的噪音一樣。它確實是交通噪音,腦部的交通有無數的細胞在彼此交流,能量在流動,電流在細胞間跳來跳去。它只是一台大機器所產生的雜音,所以就讓它存在吧。

  你對它完全無動於衷,它和你無關,也不是你的問題——它也許是別人的問題,但不是你的。你和它會有什麼關係呢?你會很訝異的——有時候這些聲音會消失,你會完全處於不受擾動的空間中。

 

從負面移動到正面

  負面的東西是非常、非常人之常情的東西。不該是這樣的,但它確實是這樣,因為每個小孩都會經歷很多負面的時候。

  他被撫養長大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告訴他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仿彿他不算什麼的樣子。他很小,巨人世界中的小小弱者,每個人都想操弄他。他內心深處不斷地說:「不要(no),不要,不要<!」表面上他必須說:「是(yes),是,是<!」他變成一個偽君子。

  所以試試看這個方法吧,每天晚上六十分鐘。花四十分鐘的時間,用負面的態度來看所有事情——愈負面愈好。把門關上,房間裡到處放上枕頭,電話線拔掉,告訴大家

這個小時不要來打擾你。在門上貼一張紙條,說這個小時絕不要來吵你。把光線弄得愈陰暗愈好,放一些使人憂鬱的音樂,覺得自己死氣沈沈的。坐著感覺自己負面的態度。

 

把「不要」當成咒語不斷反覆。

  想像過去的畫面——你覺得極度枯燥無味、死氣沈沈,想要自殺,對生命毫無熱忱的那些時候——然後誇大它們。在你身邊創造出這整個情境。你的頭腦會想讓你分心,它會說:「你在幹嘛?夜晚這麼美麗,月亮還這麼圓耶<!」別聽頭腦的。跟它說它可以晚一點再來找你,這段時間你要完全投入負面的態度中。要負面得很認真喔<!大哭吧,流淚吧,大吼大叫吧,尖叫吧,罵髒話吧——你想怎樣都可以,但是要記住一件事——不准快樂(不准笑)。

  不准讓你自己快樂。如果你抓到自己在快樂,立刻賞自己一巴掌!讓自己回到負面的態度中,開始揍枕頭啦、跟它們打架啦、跳上跳下啦。把自己弄成一副誰看了都想揍的樣子<!你會發現要讓自己處於負面的態度四十分鐘,還真是一件難事。

  這就是頭腦基本的規律之一——每當你帶著意識做一件事,你就做不出來。但是做吧——當你帶著意識去做,你會有一種分離之感。你是在做,但你仍舊只是一個觀照者,並沒有迷失其中。會有距離出現,而這個距離是非常美的。我並不是叫你去創造出這種距離,那是一個副產品——你不用去煩惱它。四十分鐘之後,突然從負面的態度中跳脫出來。

  把枕頭丟開,把燈打開,放優美的音樂,跳二十分鐘的舞。只要說:「是的<!是的<!是的<!」把它當成你的咒語,然後好好洗個澡。這會把負面的態度連根拔起,同時它會讓你有一個新的瞥見。

這會讓你完全地淨化。一旦這些岩石移走了,你就會有一個很美的流動。

 

笑的靜心

  晚上睡覺之前和早上的時候,各花十到四十分鐘的時間嘗試這個靜心。靜靜地坐著,在你的存在裡創造出一種咯咯笑的感覺,仿彿你全身都在咯咯笑、大笑。開始隨著笑聲晃動身體——讓它擴散到你的雙手和雙腳。如果笑聲來勢驚人,就大聲地笑吧;如果笑聲來勢輕柔,就靜靜地笑吧。讓你的全身都投入其中——不只是在嘴唇和喉嚨而已,而是從腳板的地方往上升,然後栘向肚子。

  想像自己是一個小孩子。如果你想在地上滾的話,也可以。你投入的程度比聲音大小要來得重要。不要保持僵硬——放鬆,和它配合。即使是一開始的時候稍微誇大一點,也會有幫助。

  接著趴在大地上或是地板上。和大地接觸,感覺大地就是你的媽媽,你是小孩——讓自己在那種與大地一起呼吸、與大地合一的感覺中忘卻自己。我們來自大地,有一天也將回歸大地。

  和大地接觸的時間結束後,你的舞蹈將會出現不同的品質。

  這是在你晚上睡覺之前做的。只要十分鐘就夠了,然後去睡覺。早上的時候一樣,第一件事情是——你可以在床上做。這是晚上的最後一件事和早上的第一件事。晚上的笑會把你的睡眠帶向某種方向,你做的夢會更喜悅、更好笑,它會幫助你早上的笑,它們會創造出一種背景。早上的笑會把你的一整天都帶向某種方向;這一整天裡只要有機會,就不要放過,笑吧。

 

緩和臉部的緊張

  每天晚上你睡覺之前,坐在床上,開始做鬼臉——就像小孩很愛做的那樣。做各式各樣的鬼臉——好看的、不好看的、很醜的、很美的,這樣整張臉和肌肉都會動起來。弄出一些聲音,無意義的聲音就可以了,還要搖擺,只要十到十五分鐘,然後去睡覺。早上你洗澡之前,一樣站在鏡子前面,做十分鐘的鬼臉。站在鏡子前面對你有幫助:你可以看,也可以回應。

  你小時後過分控制自己的臉了,你壓抑了各種情緒,讓臉完全不表達你的感覺,沒有人可以從你臉上看得出來你的感受是什麼。

  所以晚上花十分鐘做鬼臉,發出聲音,向孩子一樣地享受。早上的時候站在鏡子前面,這樣你就變成一個專家。兩三個月之內,它就消失無蹤了。

 

從頭部移向心

  從思考轉換到感覺上,最好的方法就是開始從心來呼吸。

一天裡面每當你記得的時候,就做一個深呼吸,感覺它恰恰到達胸部的正中央。感覺仿彿整個存在都灌注至你體內,進入你胸部正中央的地方——不是左邊也不是右邊……是正中間,這裡恰是你心的中心所在的地方。

  它和心臟沒有關係,是截然不同的東西;它是屬於微妙體的。

  做個深呼吸,你每次在做的時候,都至少做個五分鐘——深呼吸,把氣吸進來,填滿你的心。去感覺它在中間——存在正在你的心裡灌注:活力、生命、神性、自然……一切都灌注進來了。

  然後吐氣吐到盡,也是從心吐氣,並且感覺你正在把剛才存在給你的東西倒出去。一天裡面做個幾次。

  你會變得愈來愈敏感,更覺知到許多東西。你的嗅覺會變好、味覺會變好、觸覺會變好、視覺會更好、聽覺會更好,一切都會變得強烈。你會開始感到生命真的在你體內跳動了。

 

放鬆

  觀察一個小孩子———他很輕鬆,處於一種很放鬆的狀態。放鬆並不需要多大的智慧,它是一門簡單的藝術,因為你出生的時候就認識它了;它已經存在了,只消將它從蟄伏的狀態中變得活潑即可,它必須被刺激。

  靜心的方法是要幫你記住這門放鬆的藝術,所有的靜心方法都不過是這樣。

  要記住一些簡單的原則:應該以身體為起點。躺在床上,在睡意來襲之前,閉上眼睛,開始從腳掌的地方觀看你的能量。從這裡開始———看看體內:有沒有哪裡緊繃?腳

嗎?腿嗎?胃嗎?有沒有哪裡是繃緊的、緊張的?如果你發現某處在緊張,就試著去放鬆它。不要離開這個點,除非你感覺到它已經在放鬆了。

  把手這樣走一遍———因為你的手即是你的頭腦,它們和你的頭腦有連結。如果你的右手很緊張,你的左腦也會很緊張。如果你的左手很緊張,你的右腦也會很緊張。所以先把你的手走一遍———它們幾乎就是你頭腦的分支———最後再來到頭腦的地方。

  當全身都放鬆了,頭腦也已經放鬆了百分之九十,因為身體不過是頭腦的延伸而已。然後,你頭腦裡的這百分之十的緊張……只要看著它就好了,只要觀看,雲就會消失。這會花你幾天的時間,是一個竅門。你童年的時候是很放鬆的,而這會讓你的童年體驗甦醒。

  幾天之內,你就能抓到竅門了。一旦你知曉了這個秘密———沒有人可以教會你,你必須在自己體內找尋———這樣即使在白天裡、在任何時候,你都可以放鬆。能夠嫻熟放

鬆,是世界上最美的體驗之一。這是走向靈性的偉大旅程之起點,因為當你完全處於放鬆的狀態裡,你便不再是一個身體。

  如果你的全身都很放鬆,你便會忘記你有一個身體這件事。忘卻身體的同時,一個潛藏在體內的新現象就會被記起:你靈性的存有。

  放鬆是讓你知道你不是身體的方法,你是某種永恆的、不朽的東西。

  看看你的人生,你可以找到某種自然放鬆的體驗。有時候你去游泳,如果你真的會游泳,你就可以讓自己只漂浮而不游泳,你會發現很大的放鬆———只順著河流流動,甚至不做任何逆流的動作,成為水流的一部分。

  你必須從不同的來源積聚放鬆的體驗,很快地,你手中就握有整個秘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