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04-面對別人的問題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2

14691119_10211263997744089_9071045727803539370_n  


我到底做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都不是這樣的前因後果,
而是在每個當下其實,你有一個被害的想像,你才可能被
害或者你覺得人生是苦的概念或者你覺得你總是會倒楣等
等每個當下的信念讓你遇到所謂的鳥事。


你怎麼創造出那樣的情境,以增加自已身為一種地藏菩薩
的價值?不斷被教導要至聖至善的歷程裡面,它其實同時
暗含兩件事嘛!至聖跟至惡。所以你的觀念只是那個惡沒
有特別被說出來,可是惡同時被植入了自已的價值觀裡面
嘛!我本來的信念就只是存在善惡兩極。可是當初就是你
把它一分為二的嘛!我來體驗善惡,把每個議題一分為二
,以一種相對應的張力,做為一種相對應的體驗。事情並
不是拿來解決的,當初不管是從小時侯被影響還是什麼勸
人向善的書不管,我到現在所處的還是以一個善惡一體把
它切開來做相對應的體驗,而我確實也體驗到了。然後又
把這個整個再肯定一次,肯定這樣的經驗,一種善惡張力
的經驗,好,事情就沒了。去肯定我自已其實在經驗這個
議題。


自我習慣上會把不好的往外推。它還是你的一部分,只是
你會一直以為你是站在這裡而已。可是你站在這邊,你會
如影隨形的遇到另外一個你往外推的實相,那你會以為你
一直在這邊,可是其實你是同時在兩邊。你是善惡同體啦!
善惡其實是一直被體驗的,你對這個議題特別清楚,然後
這整個議題變成你的養份,那接下來就是了解之後,我要
不要再繼續玩這個?


像我們有時侯上課沒什麼人,可是還是一直上呀!對我們來
講兩三個人怎麼辦?那就是兩三個人嘛!一個是開心就好,
那另外一個是我們如果希望更多人,要怎麼辦?不是對這個
現象失去信心嘛!就像我們一直舉賽斯講的例子嘛!戰爭時
期你要和平到來,你要怎麼辦?還是繼續相信呀!管他現在
是不是戰爭?管他是不是二個?如果你遇到什麼鳥事對不對
?那個就好像你不小心去踢到桌腳,那就踢到了呀!怎麼辦
?很多人就會去想為什麼我會踢到桌腳跟椅腳?我一定要把
它弄清楚。可是往往當你想過一次就夠了,你有一個主要遇
到的議題跟困擾對不對?你把它想通後,下次又遇到了,那
不過是在我的信念上又遇到這件事情對不對?就是好像去踢
到椅腳跟桌腳對不對?那就這樣吧!我還是繼續走我要走的
路呀!對很多人來講,他可能沒有對整個議題順過或了解過
,就什麼都是最好的安排,踢到也是最好的安排。你有「喬
過」再貼膏藥和沒有喬過再貼膏藥是有差的啦!沒有喬順去
貼,是貼涼的啦!我們都只能講自已的體驗跟感知啦!因為
我們從側面看,我們都不會知道那個人怎麼想?


重要的改變是在心裡面。外在的處理會有效,通常是信念
的改變了。


我怎會不知道賽斯這個在台灣社會是小眾?我怎麼會不知
道有黑心商人?我怎不知道這社會上有不守交通規則的人
?可是我會不會遇到?比如說以我自已來講好了,我就沒
有遇到不是賽斯的呀!對我來講,我不就把我自已的世界
變成賽斯的?那甚至就算路上的人沒有學過賽斯,我也會
在那個互動裡面,用賽斯的觀念去想這件事呀!所以會變
成是說我不可能不會去遇到不是賽斯的事情了,雖然我知
道賽斯是所謂的小眾。那第二個是你也要相信,賽斯隨便
講,人家都聽得懂啦!他是你看到的實相,不是他沒有學
斯,所以你要把賽斯灌給他,好像在灌香腸一樣。不是嘛
!而是你要把他變成香腸,你就要相信他是香腸。實相要
改變是要靠信念,不是靠灌的。不是靠教的呀!不是靠講
的呀!是我們變啦!如果我們不能改變全世界,怎麼辦?



polo:「永遠都知道是反正我看到是我的事啦!常會把對方當
做客體,以為對方真的是人,其實對方都不是人。我們有
時侯會困擾或忘記信念創造實相,其實是把對方當人看。
而不是把他當成是你投射的畫面來看。因為我們把他真
的人了。」
學員:「那你現在在幹嘛?」

polo:「我在自我對話呀!」


polo:「我不要他怎樣就好,那妳到底想幹嘛?」
學員:「我覺得是他幹嘛,不是我幹嘛。」

polo:「如果你相信只有他能幹嘛,妳不能幹嘛所以妳就一
定不能幹嘛!妳懂意思嗎?」
學員:「對對對。」

polo:「所以妳想幹嘛?」
學員:「我想幹嘛?他如果聽得懂我的意思,然後不要老是
這麼情緒化…」

polo:「那也是他聽呀!他的動作。那妳想要做什麼?」
學員:「做什麼?」

polo:「它其實這裡喔!這種議題都會涉及到當事人他不敢
採取行動,它才會一直講說對方怎麼樣就好了。因為我如
果採取行動,我會碰到我自已的議題。」
學員:「…的阻礙?」

polo:「對!跟我自已沒有信心的地方。」
學員:「如果太強勢的話…那你一定會有…」

polo:「好!那妳想做什麼?」
學員:「我想要罵人。」

polo:「那就罵呀!」
學員:「可是罵的結果就是我們試過嘛!小孩子在這個氣氛就
會不好,可能就會波及很久。」

polo:「嗯嗯。」
學員:「那我們就會覺得甘脆不要把事情弄得那麼大。」

polo:「好,那妳想做什麼?」
學員:「我最想做的就是把它罵回去呀!」

polo:「好呀!」
學員:「但是這個之前try過,更慘呀!」

polo:「那除了這個呢?」
學員:「除了這個?讓它不要發生喔?」

polo:「怎麼讓它不要發生?」
學員:「又不能叫別人不要做那件事情、那個動作,可是我們自已
能做什麼?」

polo:「對呀!妳如何讓這件事情不發生?一定是妳的行動。
妳到底想做什麼?而且那個行動一定是要妳採取的啦!妳不能
說沒有他採取,然後我就好了嘛!比如說當我們家裡有雙極症
的病患,然後問家屬說你想要怎樣?我只要他不要發瘋就好,
我只要他去吃藥就好了,就是他只要吃藥,全家就被治癒了。
只要他怎樣,然後你就好了,對不對?你都沒有問題,怎麼
可能?以賽斯的觀點,你會遇到這種狀況,不會沒有你的因
素在裡面啦!但也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而是說我到底是怎樣
的信念,會採取這樣的事情啦?回到剛剛一個問題是,你想
做什麼?除了罵,你還想做什麼?」
學員:「我就是小心去做不要會觸犯他脾氣的事。」

polo:「好呀!那也是個作法呀!什麼樣的處理都可以,問題
是這個處理,妳ok嗎?」
學員:「很難呀!」

polo:「不是!妳ok嘛!ok就ok呀!有人就任他罵呀!」
學員:「有的就會變成很順從的老婆,對不對?」

polo:「我都會說如果當個案真的這樣跟我講,我就會說好呀!
那你就這樣做呀!我不會從她…把她從那個情境硬拉出來,
妳懂意思嗎?她沒有那個能力出來啦!但是一定要問她說妳
到底想怎樣?等到妳完全都受不了,妳自已會想要採取行動
啦!那當她想要採取行動,我們再協助。要不然妳會公親變
事主啦!除非是她想要動,所以我們就會問說,好呀!如果
妳很委屈或是耳朵當聾了妳還可以忍受,妳覺得ok妳就這樣
呀!那等到妳不能忍受的時侯,我們再來講啦!不然會變成
我諮商師的議題還是妳?他的議題?我比她還在意這個問題
。所以有時侯變成是諮商師自已要釐清呀!好,所以妳要幹
嘛?」
學員:「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耶!」

polo:「妳一定有想過要幹嘛這件事情可以中止,可是妳不想
做。」
學員:「我不懂要怎回答耶?我不會處理耶!」

polo:「妳想幹嘛?」
其他學員:「她在挑選她的答案?妳在挑選妳的答案合情合理
。」

學員:「我不能講一句我要離婚吧?你說想要幹嘛?可是又沒
有到那麼嚴重。那你說要幹嘛?我不能…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polo:「沒那麼嚴重,那就繼續這樣呀!」

其他學員:「她如果知道要幹嘛,她就不會問你。」
學員:「對!我不懂答案到底要怎麼寫耶!我想找答案,可是
都找不到答案。」

polo:「妳會問我,當我講出來的時侯,妳也想到了呀!」
學員:「你說…你剛意思說就繼續這樣,問題是我就是那種我
不想要繼續這樣子,可是我又不曉得我能做什麼?「

polo:「那妳想要他怎樣子?」
學員:「就不能做其他的方法、練習嗎?」

polo:「那妳想改變怎樣?」
學員:「更和諧一點呀!老是這樣子,他強我弱呀!動不動又
觸怒了他。」

polo:「好,那他強嗎?」
學員:「脾氣上呀!」

polo:「那妳弱嗎?」
學員:「因為我就配合他呀!顯現出來就兇人的就大聲就強呀!」

polo:「那為什麼妳配合他?」
學員:「就我覺得我不想吵架的感覺,可能原生家庭,爸爸就是很會
亂罵媽媽呀!我們小孩子就覺的很委屈,我不想這種家庭再複製在
我們小孩子身上。就我覺得我能夠閉嘴就算了的話,我的小孩子會
比較舒服。我不是我媽媽這樣忍受就算了,就內心那個點還沒有被
處理到。」

polo:「可是妳是妳媽媽那個樣子呀!」
學員:「對呀!可是我媽媽無所謂呀!」

polo:「妳怎知道?」
學員:「我覺得她就這樣子過了一生了。可是我很在意呀!」

polo:「可是妳也可能這樣子過了一生呀!」
其他人:「妳小孩子知道妳很難過,就像妳知道妳媽媽很難過。」
學員:「我知道我媽很難過呀!因為我知道我要是她,我也不想
要被人家念呀!我就很同理我媽的難過呀!所以我就很孝順我
媽媽呀!我不知道怎回答:『妳想要幹嘛?』」

polo:「所以妳除了閉嘴也不能做什麼。」
學員:「嗯。就像那個大姊說的妳可能就小心一點呀!可是很多
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加在一起發生,不是我的錯!」

polo:「還天時地利人和哩!」
學員:「事情就遇到了!這情況不是我能控制的,而且錯不在我,
那你怎控制?錯不在我?我不是那個主因者呀!我不想當那個
垃圾桶。那很累,因為他也沒朋友,妳就覺得很累。但是我又
同理說你也沒朋友,真的也是很孤單。能轉念就轉念可是若干
年來也好像沒有真正解決我心中的那塊。」

polo:「那妳想怎樣解決?」
學員:「當然以前也會覺得說這樣很不舒服、很不平衡,會據
理力爭,可是兩個事情沒有共識的話會切不到那個點,因為他
永遠都是我的錯。只要妳一直配合就沒事。」

polo:「對呀!所以妳就一直配合嘛!」
學員:「不是呀!你不配合就會一直鬧事呀!」

polo:「對呀!所以你還是一直配合嘛!」
學員:「對!要不然就別想睡覺呀!可是就覺得這情況我還是
不滿意。」

polo:「因為妳講話太快了。好呀!那他罵妳,妳可以走開嗎?」
學員:「是可以走開呀!」

polo:「然後呢?」
學員:「他就一直罵呀!還是聽得到呀!」

polo:「然後呢?」
學員:「就還是覺得不舒服。」

polo:「我這樣子講好了,並不是所有被罵的老婆都會不舒服
啦!並不是所有被施壓的人都會感覺到有壓力啦!為什麼?」
學員:「因為他的個性。」

polo:「好,其實壓力從來都是由內而外的。壓力從來不會是外
來的,如果你沒有想採取一個行動,不會形成壓力。壓力是我
要採取行動,而那個行動沒有被採取,但是裡面那個動力快被
突破了皮膚而產生壓力,如果你沒有想要行動。哦!我先生又
在起肖了,那不然我們來逛街…」
學員:「我媽就是那樣。」

polo:「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妳有想行動呀!妳想衝出來。行動
去擋住了。那妳想幹嘛?妳一定有想幹嘛!可是妳不敢做。
在談話過程,妳會覺得那個選擇是不可能的選擇,會忽略那
個選擇,其實是有想到那個選擇。例如你要是再這樣,離一
離好了啦!要不然你去外面找女人罵,不要找我罵!我為什
麼不能宣稱我自已?因為我覺得宣稱我自已怎樣怎樣…我想
宣稱我自已『我並不需要你這樣子對我啦!』可是我為什麼
不講?還有很多行動我要採取,可是我沒有採取。而那些顧
慮其實又來自於從小到大的信念,那現有還有的嘛!比如說
妳就會知道反正那些行動採取也會怎樣。可是或許就是因為
那些信念,不是想像,因為那個信念而成真嘛!以前的經驗
告訴她,從小就是這樣的家庭。變成後來妳的小孩也還會遇
到這種人,為什麼?因為她這一輩子都在避免這種事情,跟
妳一輩子都在避免這種人,然後妳要去找和善的人!死定了
!什麼人會去找特別和善的人?然後妳特別注重這個點的,
他特別壓抑的人。可是他回家,妳就慘了。懂我意思嗎?
就像有一個人想找非常有錢的人嫁,那她就會去注意有錢的
人,對不對?可是真正有錢的人怎麼會顯現給妳看?有一些
人會啦!那有一些人會怎樣?裝有錢,然後就遇到妳了。妳
還會說為什麼我千挑萬選還選這個貧窮的?」

polo:「好,一樣,我一直找一個溫良恭儉讓的人,誰會溫良
恭儉讓?非常自我克制,比如說啦!那一種人會表現的非常
好?他一定在控制他自已啦!所以妳一直在找一個好像脾氣
很好的,很溫馴的,那個好好先生回去大概都很慘。妳當初
喜歡上妳老公一定是看上他的溫馴,那知這個人很會講妳?
那也不能怪人家。那為什麼會一代傳一代?因為我不喜歡
那個經驗,我一直在避免,在尋找另外一種狀態,可是會更
能夠呈現那種狀態被你看到的,其實暗含另外一個更強的。
所以回到妳想採取的行動,那妳爸跟妳媽後來怎樣了?」
學員:「還是一樣呀!」
其他學員:「不過就像妳說的,被罵還很高興的去玩。」

polo:「那妳為什麼不行?」
學員:「我沒有辦法放下小孩子呀!我覺得不能這樣做呀!」

polo:「那妳媽放下妳?所以妳要避免這件事?」
學員:「我們就以淚洗面…」

polo:「所以妳恨過他嗎?」
學員:「在我們心裡面有想過揍我爸爸。」

polo:「是。」
學員:「可是長大後就不會有那麼恨的感覺,就會了解他的個
性就是這樣子,就不會那麼痛苦的繞在一起。」

polo:「那他們二個不好嗎?那妳會希望他們怎樣?」
學員:「從小都說要離婚呀!那我從小之後就怕他離婚,離婚
之後怎辦?那就要選誰呢?所以我就覺得說我不要讓我的小孩
子沒有媽媽。」

polo:「那妳沒有媽媽怎麼樣?」
學員:「我就當媽媽的角色照顧小孩呀!照顧弟妹呀!覺得那種
感覺我不喜歡。那媽媽就玩玩一段時回來,常常就上演說要離
婚。」

polo:「所以…可以了解妳媽為什麼她要離家這樣?」
學員:「因為她要宣洩嘛!她沒辦法處理,她要離開。她最近就
比較樂觀。」

polo:「那妳認同她宣洩嗎?認同她離家嗎?認同她吵著要離婚
嗎?」
學員:「就可以同理她,但是就會害到我,就不願意它成真。」


polo:「所以不認同?」
學員:「對。」

polo:「不是理解而已,而是可以體會為什麼妳媽會這樣做?而
妳能夠體會她,妳就能夠體諒妳自已去這樣子做,它甚至都不是
一個勇不勇敢的問題。而是我如果能夠接受媽媽那時侯離家或是
離婚,那我就可以接受我自已這樣。」
其他學員:「但是她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要代替照顧弟妹。」

polo:「為什麼妳覺得妳不能表達什麼?因為妳相信這都沒有用。」
學員:「不想讓那個氣氛變得更僵,也不是沒有表達。一直表達都
是徒勞無功的。」

polo:「他永遠都可以當他自已。」
學員:「對。」

polo:「那妳呢?」
學員:「他堅持做他自已,很自我。」

polo:「我不是說他好,我是說他可以這樣表示,那妳呢?」
學員:「因為我跟我婆婆住一起,我這樣表示的時侯,我婆婆
就會說我安靜不要講話。不要講話,忍一忍就好了。」

polo:「如果我們要從自我出發,就會變成是不管怎麼樣都是我
決定這樣子做的啦!我決定讓他念,我決定不反抗,我寧願退而
求其次,因為那也是我的考量。兩害相權取其輕嗎?可是真的有
比較輕嗎?」
學員:「只是避掉而已。」

polo:「然後那個取其輕就是去看說我到底有沒有那個資格也好,
有沒有那個相信說其實那個對我是比較好的,其實我一直有想像
那個東西對我比較不好。對不對?我那樣做不好。像我們處理過
家暴的,她一直以為她老公很強大的,她有次受不了,她就還手
了。然後她老公就嚇死了,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從此之後就
沒事了。換她老公得高血壓。因為我會一直認為我什麼方法都
處理不了啦!我也沒有從我的家庭成長背景裡面去看到什麼不好
的地方啦!我媽雖然有調適的方式,可是我也不認同她那種調
適方式。所以變成我自已變沒路,妳知道嗎?我怎麼做都不對。
所以妳要開始相信,我怎麼做都對。讓我舒服就對啦!我自已
爽就對了啦!那對她來講,她一直用這樣的表達方式,沒有人
跟她回應說…因為我的回應方式其實讓她以為這樣子也就這樣
啦!也就ok啦!因為她媽媽就是這樣啦!所以那個東西就一直
持續啦!所以對妳來講就是我想怎樣?我沒有辦法改變他,也
不可能透過規勸啦!罵他啦!他如果會來上成長團體,早就不
會這樣子了。所以不用想了啦!可是我的意思是說,由妳自已
來改變,或許他會知道他並不是可以一直這樣子的。」
學員:「後來我有試著說給他念一小小段發洩,那些時間點到
了我就會正式告訴他說你不要再念了。」

polo:「是。」
學員:「你這樣念我不舒服之類的話,你念夠了沒?他就會停
嘴了。那如果在開車,我又不可能趕他走。」

polo:「試試看呀!」
學員:「因為這樣子很危險,他開車門就要跳車,我就很生氣。」

polo:「就讓他跳就結束了。」
學員:「他很幼稚又很衝動的時侯,我就覺得我不要去讓他做
危險動作。」

polo:「所以妳一直在扮演成熟的角色嗎?」
學員:「我覺得他很幼稚呀!」

polo:「沒有沒有…我的意思是說…」
學員:「對呀!我覺得我比他成熟。他的生氣、表達方式都是讓
我不能認同、不能接受的呀!」

polo:「所以妳是不是照顧人照顧的太習慣了?」
學員:「吵翻的時侯他就說一起開車撞死,他講這種話我很害怕
,因為小孩子一直哭。然後我就覺得很生氣,很幼稚。那種感覺
我就不想在車上再吵架。那萬一我們都死在車上,這真的不是很
好的結果嘛!因為有這樣的信念我就會發覺到我在很多的點上不
能再火上加油。」

polo:「所以一般來講這種人事後就應該打一一三了呀!」
學員:「哈哈哈。」

polo:「他涉及家暴跟虐童嘛!對不對?我是說真的喔。」
學員:「可是就這樣子過了。」

polo:「那第二個是妳一直在扮演一個所謂成熟的角色。」
學員:「忍讓的角色。」

polo:「對!所以妳會遇到這種人。某一種程度跟我們前一段
在講說妳一直想當一個聖人。那妳的生活中就會出現大盜。對
妳的朋友來講妳可能是很體貼的人、很會照顧人的人,什麼事
都顧到,死好!就會變成這樣呀!那妳一定會有一個相對應的
客體,那它就會一直撞一直撞到最後妳就會說我也要幼稚一下
呀!我也要跟隨衝動。不只做不下去,連講都講不出來,可是
她知道。」
學員:「對。」

polo:「妳一定知道妳要做什麼,可是連講都講不出來。」
學員:「不敢講。」

polo:「不只是行動不會出來,連口語都不會出來呀!」
學員:「我不會輕易講離婚這個字。因為我看到我爸媽一講
離婚,我就受夠了。」

polo:「好,這樣子我就可以不去放在實質做什麼,實質做
什麼妳自已在去決定,而是放在一個我跟本要開始聽我自已
的聲音了。妳現在還不敢跟隨衝動,但妳要知道妳想做什麼
的那個部分,要漸漸的被肯定。至少妳要能夠講,不能做沒
關係。想要能夠想。」
學員:「要敢想。」

polo:「講要能夠講,啊!我要殺了你。最多就被告恐嚇又不
會傷害。」
學員:「老師我有很多話都放心裡不敢講。」

polo:「因為妳成熟呀!」
學員:「我不敢講。」

polo:「因為妳覺得那樣的表達是幼稚的呀!太衝動。」
學員:「很衝動,對對對。」

polo:「所以整個生命的歷練,身在一個完全都很暴走的家庭
裡面,去成全一個生命歷程的成熟。可是那個只是一面,對
不對?她其實一直在體驗兩面啦!就跟剛剛我們講的善惡一
樣。可是她把自已放在一個聖的、成熟的那個面向展現而已
啦!他其實都是同時性在發生,在體驗。從頭到尾都是體驗
二個,沒有單純一個。」
學員:「如果我把這二個都拉回我身上。」

polo:「我認同那就是我。我也可以那樣,也可以那樣。
我是八面玲瓏、雙面嬌娃。你要爛,我會爛輸你嗎?說
不定他覺得很親切呢!都沒有人了解我。」
男學員:「一開始可能沒有辦法馬上這樣,但是慢慢來。」

polo:「對呀!所以妳要開始至少能夠講出自已想的啦!跟
三姑六婆、跟好姊妹也要能夠講呀!啊我真的是很想離婚
啦!現在的女人怎麼都只出一張嘴?出一隻嘴就出一隻嘴
,至少能講嘛!可是妳那用成熟的概念,他不一定真的成熟
啦!妳是用一個形勢上成熟的概念,可是壓著自已。這些不
能想,不能講,不能做。以至於到最後整個都是理性的規範
嘛!理性並沒有錯,可是過度的使用,那妳想要做的…所有
的行動都被妳先綁住了呀!那到最後就無力感呀!妳就會被
罵昏了呀!所以當妳相信妳是無力感的,所有的改變都要以
對方做改變嘛!可是本來就不是以對方做改變才能夠改變情
境呀!是我的改變呀!以後在車上吵架,妳就腳大力把他踩
下去呀!」
學員:「他開車門的那一剎那真的有嚇到我了。」

polo:「這裡有一個好笑的是,妳為什麼沒有放他去的原因是
什麼妳知道嗎?因為妳的修練還沒有完成啦!妳要是放他去
就成功了啦!就沒有那個對應的角色,當然可能就會有後夫啦!
可是妳如果沒有讓他走,他就還是繼續在扮演那個角色的價值。
直到今天來聽課這樣。」



外面的事情不是拿來處理的,而是妳在讀賽斯書的過程,妳
就會了解。我到底怎麼創造這個實相?這個實相的意涵到底
是什麼?我了解了經驗轉變就會變呀!跟本不用出手。

 

 

 

 

 

 

 

 

 

 

 

 

 

 

 

創作者介紹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