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高雄篇 47<那個世界那個你?>

過去的不順暢可能是假的,它只是在變順暢的過程,妳一直覺得妳不行所以妳需要一直練習,其實你一直在改變,透過這個練習所謂象徵性的行動,是因為你相信透過練習會改變,現象的問題,我們會以為是行動的本身造成的改變。你輕不輕鬆跟你的信念有關,不是跟有沒有人罩你有關.

不用堅持做一個輕鬆的人,而是相信不管怎樣你都會輕鬆。不然就是管他輕不輕鬆我都會活得很好。你要什麼實相就相信什麼,你不要不相信那個實相還踏進去那個。

 

我們要別人怎麼樣看我們,其實那個已經越界了,我們哪有什麼辦法叫人家怎麼看我們?管他們怎麼看我都自我接納我自己。我們只能選擇我們的態度,我不能說人家怎麼這樣子說我。嘴巴長在我的臉上為什麼我不可以這樣子說你?怕衝突的人、怕被講的人就是惡霸,連別人的主觀意識都想控制。本質上都是我自己不認同自己所以別人的不認同才會有力量。要不然你就當作狗吠火車呀!為什麼狗不能吠火車呢?

 

腳庫飯 (11).jpg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