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最想做什麼?如果都沒有限制的話?到底是不要半途而廢還是要懸崖勒馬?賽斯對生活的品質是要求很高的,它不是可以就好或過得去就好,是盡可能用你生活的潛能去嘗試嘛!你想做什麼就去做,那蘊涵了你的潛能跟興趣所在,賽斯描述生活的品質不是穩定的工作,兄友弟恭父慈子孝,不是過不去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像許醫師講的唱生命的那首歌嘛!可不可以把那個付出當成妳本來就要轉向的歷程?我本來就是要轉折的,這樣的過程裡面我可能遇到賽斯資料,所以妳並沒有浪費,當妳說一定要把一件事做完的時侯,妳就失去了當下是威力之點,頭洗一半不洗不行,尤其當那個東西不是我那麼想的.

 

「其實我們並不需要為我們的存在做辯護,我可以接納自已去表達,也不怕錯,錯就錯,你就接受新的樣態,然後你就不用沉潛那麼久,當你真正去做你想做的,你就會去面對你真正要處理的問題,中間一定會有人不爽,可是不爽是他們的挑戰」

#問賽道 高雄篇 34<反省的一刻>

 豬頭三 (4).jpg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