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轉這篇文章是給妳看的,我相信有一天妳會明白,我到底在說什麼。還有,我不想採取妳建議的方式,
例如罵人。對不起,我知道世間沒有別人,怨恨只會吸引怨恨,而這些道理妳早懂,妳早就知道了,只是
…時機未到。

http://0rz.tw/eb3DZ


Y小姐, 28歲 上班族



Y小姐來到中心時,只是一直強調她想要透過催眠來轉換她的不易輕近人的個性。Y小姐表示,她從小就不喜歡一個人獨處,喜歡人多的地方。可是,很矛盾的是,她無法與男性友人太靠近,一靠近就會心慌甚至有害怕的感覺。她甚至對於「性」這個字有強烈的反感。對於新聞所播的性犯罪的新聞都非常生氣,甚至憤怒。

催眠溝通師就請問Y小姐有無泌尿方面的疾病。Y小姐說她常常尿道發炎,且常有尿失禁的情況發生。年紀輕輕的肝指數過高。



催眠溝通師大概心裡有底了,但無法斷言且明白的說出原由,因為,這個「原因」必須個案親身去明瞭才能有效的減輕甚至去除心因性的疾病及情緒。



進入治療室後,溝通師只問了一句:「你有沒有不愉快的性經驗?」



Y小姐忽然,眼眶泛紅,開始啜泣。

「有任何情緒,都把它表達出來。已經夠久了,說出來就好了。」



Y小姐開始嚎啕大哭,搥胸頓足,捶打治療椅及牆壁。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不放過我?為什麼沒人幫我?沒人救我?------」



原來,Y小姐在高中的時後,被當時的剛交往的男朋友,約會時下藥性侵。事後恐嚇她不許說出去,否則對她家人不利。之後在男友的脅迫下,性侵的時間長達半年之久。這段期間,她越來越消瘦,越來越不與人交談,越來越消沉。她心中一直祈禱:「他趕快消失,趕快死掉,這樣我就得救了。」有一天,她聽到一個消息,那個男友在一次口角衝突時被人殺死了。

當她聽到這樣的消息時,心中有兩個想法:「我得救了,我終於自由了」;令一個想法卻是「是我的祈禱害死他的嗎?是我害死他的嗎?」



當我們透過技術去幫助她處理心中的疑問及傷害時,她說:「難道這是我該受的苦嗎?為什麼是我?我已經不乾淨了」



透過技術讓個案在次面對事件的發生,讓作用力減輕直至消失後,催眠溝通師請個案再回溯,有無類似的事件發生。



當個案願意面對她心中最大的事件之後,再來的事件就較輕易的說出來了。只要願意說出來,負面因子作用力的消除就可以順利的進行。



「在我小學大約4年級的時候,附近鄰居有一個伯伯,常常跟我們這一堆小孩玩。有一天下午,他叫我去他的家,說要拿冰淇淋給我吃。我很信任他,覺得沒什麼就去了。到了他家,他叫我進房間說要拿東西給我看。我一進房間,他就把門關起來,就把他的褲子脫下來。把他的私處拿給我看,要我摸。我整個人先是嚇一跳,然後又很好奇,用手摸了一下。他忽然撲向我把我抱住。我大聲叫了出來,他嚇一跳把我嘴巴摀住,跟我說:『我是跟你玩的,我們去吃冰淇淋喔。剛剛的事不可以說喔。』然後把我放開。我開始覺得我做錯事了,因為我做了一件不可以告訴人家的事。連冰淇淋都沒有吃就趕緊離開他家。之後,我一看到他就趕快跑開。」這時候,個案開始哭泣。催眠溝通師引導她放下心中的罪惡感。



催眠溝通請個案再回溯,有無類似的事件發生。



「………」

「你很勇敢喔!我們再去面對就好了喔。找找看,有沒有類似的事件。」

「我剛剛有看到,可是我不敢相信。」

「怎麼了?」

「我看到我還很小,大概是2歲左右吧。只有我和爸爸在家。」

「嗯,然後呢?」

「我看到爸爸抱著我在房間床上……」

「嗯,然後呢?」

「他把手指放到我的下體,好痛喔!!」

「我了解,然後呢?」

個案開始哭泣:「我一直哭說好痛,走開。爸爸說:『不痛喔,一下就好了喔。』然後他開始自慰。」個案開始抱頭痛哭。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怎麼可以。我是他女兒。我恨他。我~~恨~~他。」

催眠溝通師等個案情緒發洩到一個程度後,引導她將當時的傷害所產生身體上感覺的作用力減輕到沒有感覺。



催眠溝通師問「你可以原諒他們嗎?」「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原諒他們。」

「我理解。去感受一下,當你不原諒他們的時候,你怎麼了?」

「…..我也很痛苦。我越不原諒他們,我就像一遍一遍的重複經歷當時的感覺。更痛苦」

「我了解。那麼,請再往前回溯,請找出還有沒有類似的事件」



「………. 」

「當時你在哪裡?」

「我看到一間像木造的建築物,好像在古代。」

「我了解,請去理解,當時是在哪個國家?是什麼時候?」

「我覺得是在中國。好像是唐朝。」

「我理解。請去理解你在哪裡?你是什麼?」

「我好像是那間建築物的老闆。我好像是個男的。」

「那是一個什麼的建築物?」

「嗯。那好像是一家妓院。」

「我理解。請去看看當時怎麼了。」

「我看到我坐在一間房間內,有2個人站在我面前,一男一女,好像是夫妻。」

「嗯。然後呢?」

「那個男的好像欠我錢,可是沒辦法還錢…….」

「然後呢?」

「他在跟我說要用他的老婆來扺債。她的老婆一直在哭,一直在罵他。」

「嗯。當時你怎麼了。」

「我看看她老婆,覺得長的還不錯。就答應了。可是她的老婆一直哭喊說:『我不要』。她老公就打他說:『不由的你不要,這是你好命。』」

「我就叫僕人把他老婆關起來。還將欠條還他。」

「然後呢?」

「我就到她老婆的房間,她很緊張的看著我。用手圜抱自己說:「不要過來」」

「然後呢?」

「我那時候很興奮,就強行的把她壓倒在床上。她一直反抗。她還咬了我的右手指。我很生氣,就叫家丁進來。總共進來3個人。命令他們把她輪姦了。唉!我怎麼這麼壞呢。」

「我了解。你去理解,這個女人今生有無投胎成為你認識的人?」

「咦!?她好像是我那個男朋友。」

「請你去體會她的感覺與想法」

「她感覺到絕望,羞辱,無法逃離。她很恨我。她更恨她的老公賣掉她。」

「那你有什麼想法呢?」

「因為當時的時代背景,她是被拿來扺債的。只能算是我的財產。我要如何處置都可以。」

「你有任何的感覺嗎?」

「在當時,我覺得很正當也合法。」

「那麼用現在的你的感覺去理解呢。」

「是覺得我當初不應該下令讓僕人性侵她。對她有抱歉的感覺。」

「你願意向他道歉嗎?」

「我願意。」

催眠溝通師透過指令讓各案向當時的女子誠心道歉懺悔。

「請去理解她願意原諒你了嗎?」

「嗯,好像不是很願意喔。」

「了解。你看到這些之後,你願意原諒你的男友嗎?」

「我不願意。這一世他虐待我這麼久。讓我飽受驚嚇。在前世,又不是我抓她來的。雖是我下令,可是我自己又沒做。我怎麼會原諒今生的他。」



根據許多案例,如果各案不是真心的面對並誠心懺悔自己所作之事。當時事件發生時所產生的作用力是雙方的。一方不是真心的去釋放心中的意念或面對時,另一方的作用力也不會放下。這個個案之前所做的懺悔,只是為了她不想揹負罪過的意念。



「我了解。那麼,請再往前回溯,請找出還有無類似的事件」



「………. 」

「老師,我好像看到一座山,有山路。咦!有看到一座木屋。」

「我了解。請找找你在哪裡?你是誰?」

「我正走在山路上,好像要去那間木屋。我是一個男的。」

「請去理解一下那是什麼年代?是哪個國家?你是什麼人?」

「我在宋朝,是中國。我是一個農夫;嗯,應該說是佃農之類的。」

「那個木屋裡有什麼人嗎?」

「那個屋裡有一對夫妻跟一個女兒,女兒大約10歲左右吧。」

「理解。請去看看你為什麼去這間木屋。」

「我好像是要去借錢的。這家的男主人好像是我的好朋友。我好像繳不出田租,來向他借錢週轉。因為他除了自己種田外,還有一些田在收租。」

「了解。你進了房子之後,怎麼了?」

「他看到我來,很高興。因為是吃晚飯時間,就留我一起吃飯。也拿酒出來喝。」

「他的妻子帶著女兒在廚房吃飯。只有我跟他在喝酒吃飯。」

「然後呢?」

「酒喝的差不多之後,我向他借錢。他很委婉的拒絕我,那時候的我,已經喝醉了。一聽到他拒絕之後,心裡開始有了怒氣。我又聽到他的妻子與女兒在廚方說話談笑的聲音。我更是忌妒他有一個美好的家庭,為什麼我連一塊田都保不住。」

「然後呢?」

「我突然的把酒瓶打向他的頭,把他打倒在地。他的妻女聽到聲音衝出來看發生什麼事。我一把抓住他且用酒瓶碎片抵住他的脖子,對他的妻子說:『現在,你去拿跟繩子把孩子綁起來,你不綁,我殺了你相公再殺你女兒!』」



「在一片哭喊求饒中,那個妻子只好把女兒綁起來。」

「我那時候就把她的老公綁在柱子上,當著她老公的面強暴她的老婆」個案開始哭泣。

「我了解,然後呢?」

「當我強暴完之後,我還摸了她女兒一下.. 」

「你摸他女兒哪裡?」

「我就用手…..摸他女兒的下部,小女孩一直哭,叫我走開」個案痛聲大哭。

「後來呢?」

「我的朋友一直哭喊:『你不要碰他!』又用腳踢我。我一生氣就用酒瓶的碎片插向他的心口,他眼睛瞪的好大。」

「然後呢?」

「他的妻子尖叫出來:『你答應不殺他的。』」

「我只是回頭冷眼看一看他,說:『只要你不說出是誰殺他的,我就不動你女兒』」

「然後呢?」

「我就走了。」



「請你去一一體會當時他們三人的感覺還有想法。」

「朋友心中充滿怨恨,他恨我的友情背叛,恨我的冷血,竟然當著他的面姦污他的妻子,又想對她女兒動手。到最後竟然又殺了他」

「還有呢?」

「那個妻子心中充滿恐懼、無奈、羞愧、悔恨,無法逃離魔掌的痛苦。」

「還有呢?」

「那個小女孩很恨我殺他父親,又強暴她母親。還玩弄她的下體。她覺得很痛,可是又沒人可以救她,她哭喊可是沒有用。而且她認為因為要保護她,所以母親才會被強暴,讓她一輩子充滿罪惡感。」



「這三個人今生有轉世成為你認識的人嗎?」



「………….」

「有嗎?」

「有。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怎麼了?」

「那個妻子是我今生強暴我的男友,她當時的感覺就是我被他強暴後又遭受威脅是一樣的心情感受,原來是為了讓我體驗當時她的痛。」

「理解。還有呢?」

「那個朋友是我今生的父親。我從小就不敢與父親獨處,父親卻也常找機會打罵我。常常用皮帶打我,又不許我反抗。越反抗越打。甚至是吊起來打。父親打我的眼神跟當時被我殺的朋友是一樣的。他也是讓我體會他當時的痛苦,及叫天不應叫地不理的恨。」

「理解。還有呢」

「鄰居的伯伯,是那個小女孩。她為了讓我嚐嚐那種罪惡感。」

「我了解。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呢?」

「我完全明白了。只是角色互換的體驗。我當時會那麼的對待他們是因為我不知道那種痛有多深。今生,他們就用類似的劇情讓我也體驗一樣的痛。」

「那麼,你還恨他們嗎?」

「不恨了。至少我今生沒被他們殺死,而且,那種生離死別的痛沒讓我去體驗已經是對我很好了。」



「那麼,你願意原諒他們今生的所作所為嗎?」

「我願意原諒。我也請他們原諒我前世的所作所為。」





等個案完全放下情緒後,

催眠溝通師問:「經歷這些事件之後,你明白了什麼?」

「我了解了,雖然今生的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卻深深的影響我,我一直認為事情都過了,我已經忘了。可是每當男人接近我或是看到類似的報導時,當時的記憶就一直戳痛我的心。事實上,我從沒有忘記,我只是認為我忘了。到了今天我才知道,我幾乎每天都不時無刻的提醒自己是錯的。他的死是他自己的因緣,跟我沒有關係。我也深刻體驗到並不是冤冤相報的因果,而是因為不了解而體驗所需要的角色互換」



催眠溝通師又問:「這些經驗在你的身體上造成什麼影響?」

「我常常有尿道炎,那種灼熱感,跟我第一次被他性侵時的感覺以及父親用手指插入我的私處是一樣的。啊!我了解了,我一直抓住這個感覺,用尿道炎來提醒自己。」

「那麼,這個疾病還需要存在嗎?」

「不需要了。」



最後催眠溝通師利用催眠的技巧,讓她去體驗跟男人有近距離接觸時的感覺,「咦,沒有心慌害怕的感覺了,可以很正常的與他們一起相處了。」



經過了5次催眠溝通,Y小姐終於完全放下心中的痛,可以正常的生活了。





對於這個個案經驗,我一直想寫想很久了。但是又擔心會有人誤會說加害者都是因為前世是被害者而將犯罪正當化。事實上,這些加害者都因為今生當時所做的事,會造成自己負面的作用力。這些作用力會一直留存在身上直到願意真心面對後才會消除。否則,這些作用力會在健康上造成疾病式的傷害。而對於性侵者其作用力所影響的生理疾病大多發生在生殖器官上。越不敢說出來的事,作用力越強。

http://www.wretch.cc/blog/pilikangkang&article_id=13675223 http://0rz.tw/eb3DZ 我不知道妳聽得懂我要講什麼嗎?或許,在妳的靈魂深處妳早就 知道,只是裝成不知道。我並不是在宣揚被前世束縛,或是生來還 債的觀念。也並不是在指責妳自己一手打造妳的世界。妳口中的壞人 、那些喪盡天良的人,那些妳建議罵的人,那些妳覺得不該騙妳的人, 可否容許我在這提供一個看法,我放在這邊,但是選擇權完全在妳, (http://163.22.98.130/classesweb/Site9401/product4.html 原文是出自尼爾唐納沃許的【與神對話】) 「沒有人是要被寬恕的。」 「沒有人?」小靈魂幾乎是不能相信他所聽到的話。 「沒有人!」神重複地說。「我做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在所有創造物中,沒有哪一 個靈魂比你來得不完美。看看你的身旁。」 然後,小靈魂發現,一大群靈魂已經聚了過來。他 們從王國地四面八方長途跋涉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小靈魂與神的這場精采對話,每個人 都想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 看到不計其數、聚在那裡的靈魂後,小靈魂必須同意神的話。 沒有人比小靈魂還不精采、還不高貴,或是還不完美。 小靈魂對聚在身旁的靈魂感到萬分訝異,他們的光多麼亮阿,以至於他幾乎不能直 視他們。 「那麼,有誰是需要被寬恕的呢?」神問。 「哎呀,這樣下去一點兒也不好玩!」 小靈魂埋怨地說:「我想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我想知道特別的那 個部分的感覺像是什麼?」 這時,小靈魂體認到有一種感覺,他想那一定就是悲傷了。 但是過了沒多久,友善的靈魂從人群中直直地走了出來。 「小靈魂,不要擔心,」友善的靈魂說:「我可以幫助你。」 「是嗎?」小靈魂的心情開朗了起來。「但是你可以做什麼呢?」 「為什麼這麼問呢,我可以給你一個要被寬恕的人阿!」 「你可以嗎?」 「當然可以!」友善的靈魂輕快地說:「我可以進到你下一個生命期當中,為你做 一些要被寬恕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你要那麼做呢?」小靈魂問。 「你,是一個那麼高尚完美的生命!你,振動的那麼快速,快到可以創造出明 亮的光,讓我幾乎不能直視你。 是什麼力量,使你想把你振動的速度放慢到你的光變得黑沉沉的? 是什麼力量讓如此一個輕快到可以隨心所欲在星星上跳舞、在王國裡四處穿梭的你,來 到我的生命當中,並使你自己變得如此沉重,好可以去做這麼糟糕的事情呢?」 「很簡單,」友善的靈魂說:「我可以這麼做,因為我愛你。」 小靈魂似乎對這個回答感到非常驚訝。 「不要那麼吃驚嘛,」友善的靈魂說:「你曾為我做了同樣的事情,不記得了嗎?你跟 我,我們一起跳舞很多次了。 我們一起跳舞了好幾個年代,穿越時空,我們無時無地不在一起遊玩,只是你不記 得了。 我們兩個一股腦兒地跳,一上一下的跳,一左一右的跳;我們這兒跳跳,那兒跳跳 ;現在跳,等會兒跳; 我們一個是男,一個是女;一個良善,一個邪惡──我們朗個,一個是受害者,一個是 加害者。 因此,你跟我,過去有好幾次在一起。彼此都給過對方完美適當的機會,去表達、體驗 我們真正是誰?」 「因此,」友善的靈魂又近一步地解釋:「我將進入到你的下一個生命期當中 ,這一次,我要當一個『壞人』。 我將做出真正可怕的事情,然後,你就可以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了。」 「但是你將做出什麼事情呢?」小靈魂有點兒緊張的問:「有那麼可怕嗎?」 「喔,」友善的靈魂眼睛閃閃發光地回答:「我們會想出辦法的。」 然後,友善的靈魂似乎變得嚴肅起來,並冷靜地說:「你知道,有件事情你是對的。」 「是什麼事情阿?」小靈魂想要知道。 「我將放慢自己振動的速度,讓自己變的非常沉重,沉重到自己去做這件不好的事情; 我必須假扮成不像自己的樣子,然後,我只請求你回頭幫我一個忙。」 「喔,什麼忙都可以!什麼忙都可以!」小靈魂大聲喊著,同時又跳又唱了起來。 「我要去寬恕別人,我要去寬恕別人!」然後,小靈魂看到友善的靈魂整個人都沉默了 下來。 「是什麼忙呢?」小靈魂問道:「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嗎?你是這麼一個願意為我 付出的天使。」 「當然,友善的靈魂本來就是一個天使啊!」神打岔地說:「每一個人都是!你要 永遠記得: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 所以,小靈魂更加願意答應友善的靈魂的要求:「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呢?」他又 問了一次。 「當我攻擊你、打你的時候,」友善的靈魂回答:「當我對你做了你可能想像得到 的最糟糕的事情時 ──就在那個非常的時刻裡……」 「嗯,」小靈魂打岔說:「然後呢……?」友善的靈魂變得更加沉默了。「請記得我們 真正是誰。」 「喔,我會的。」小靈魂大喊著:「我答應!我會永遠記得:我就是在這個地方、 這個時候看到你的。」 「很好,」友善的靈魂說:「因為,你知道,我必須辛苦地假裝,好忘了自己是誰。 如果你不記得我真正是誰的話,而我自己可能也會有一段很常的時間不能記得。 如果我忘了我是誰,你可能也會忘了你是誰,我們兩個都會迷失了方向。 然後,我們需要另一個靈魂來到我們身旁,提醒我們兩個,我們是誰。」 「不,我們不會忘記的!」小靈魂再一次承諾:「我會記得你的!我將謝謝你帶給我這 個禮物──這個親身體驗我是誰的機會。」 所以,協議達成了。 小靈魂進到一個新的生命期當中,並興奮地成為非常特別的光、興奮地成為『特 別』的那個叫做──『寬恕』的部分。 小靈魂不安地等待能夠親身經歷所謂的『寬恕』,並感謝讓這件事情成為可能的 其他靈魂所做的一切。 於是,在那個生命期的每一個時刻裡,當每一個新的靈魂出現在舞台上,不管 那個新的靈魂帶來的是歡樂,還是悲傷──特別是,如果他帶來的是悲傷的話…… 小靈魂就會想起神曾經說過的話。 「你要永遠記得,」神微笑地說:「我派遣你的都是天使。」 --------------------------------------------------------- 所以,我的愛,我的兄弟姊妹,我的一體,能不能容許我在這小小的提醒妳, 世間沒有別人,沒有所謂的老天不公平,沒有所謂的喪盡天良的人,還有 希特勒上天堂了,如果妳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妳自動會去找資料,而不是 等待我給妳答案。如果妳真的明白,妳遇到的那些人,妳心中的感覺,妳所 受的創痛,妳的怨恨,妳的恐懼,妳可以做的不是向外找答案而是傾聽妳內 心的智慧。不是責怪別人,而是看進自己的心內。不是抱怨痛恨,而是以愛 的能量擁抱一切。 真理有時不是眼前所見到的,妳的小我會跳出來說 「明明是他對不起我」 「明明是他不誠實」 「明明是那些壞人的錯」 「明明是惡徒應該有惡報」 「明明是我倒楣,所以發生這種慘劇」 「明明是我不想要的,這是老天不公」 「明明是人性本惡,我對人失去信心了」 「明明我沒有選擇被侵害、被強迫呀,我做錯了什麼」 「明明是…」 一百 一千 一萬 十萬 百萬 千萬 一億 十億 百億 千億 會有無數個執著,無盡個疑問,無窮個反駁阻撓著妳 我愈花力氣要說服妳,就是我不相信妳早就覺醒 我愈想要拉妳出來,就是我以為妳該被救、該癒合 而事實上,妳一向是在天堂,妳一向是覺醒,妳一向是完美的 妳的力量妳的自主都在妳身上,只是看妳要不要看見罷了 妳要選擇對人性失去信心,那是妳的自由 妳要選擇在每件事,每個人之中看到愛,也是妳的自由 妳是個勇敢的靈魂,妳的信念創造妳的實相,妳選擇這方面的成長與學習, 選修了這門學分在地球課程中,當初的妳是帶著祝福、興奮、喜悅來降生 這個學習場域。可以容我以妳本來的樣子,讓我化為一面鏡子,照見妳心 中的光芒,再次提示妳就是那光,那深入黑暗的光,那暴風中的燈塔。 移除自己為自己設下的框架,站在宏觀的角度看這整件事,若我說很難過 發生那樣的事,那我就是誤以為世間有別人,誤以為萬物不是一體。若我 說很遺憾,或是那人真可惡,或這社會真黑暗,這男的真該死,或妳家人 怎能對妳做這種事?那對抗戰爭不會平戰,反暴力只會更加強暴的,若 無壞人何需警察?沒有黑,光怎知是光?厭惡、反對、害怕、對立只會更 加強該物,因為若沒有敵人,那要打誰?若沒有可以寬恕的對象,那有誰 可以寬恕?不要去想「恐懼,他是一隻金絲猴」,那妳只會滿腦子都是金 絲猴。何不以愛注視著萬事萬物?歐林說:「無需對自己的負面思想感到 很糟,可以以更寬容的想法來面對這些小孩,他們只是不知有更好的方法」 試試歐林的學習無條件的愛http://0rz.tw/583Du Learning Unconditional Love (Meditation by Orin and DaBen) 深吸一口氣,想像自己正從宇宙各處吸進愛。 我的內在有個儲存神聖之愛的大壩,有許多愛正等待著我用言語、想法和行動來表達。 我能展現巨量的愛。 我將自己充滿從大我和靈魂的愛,從我的指導靈、守護天使、大師和悟道存有們, 他們的愛隨時可得,我是被寵愛的。 我讓自己充滿我已經在生活中表達的愛,我了解它是數量龐大的愛。 我認出自己是個正在學習如何表達更多愛的愛的存有。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