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尋不著潘柏霖的1993》#胡愛晏詩集



該來的,千里必會
我覺得可以
你覺得不行
時辰已到,食神歸位
時侯未到,在你面前,你也視而不見
時機若到,縱然絕版,你也必得一見

有些人,送他還不要
還問這能吃嗎?值多少錢
有些人,慧眼識英雄,早在售盡前即是伯樂
有些人,有些人,成為筆下的2003、2013、2023

總是會來的
總是會來的 愛得夠深
有人割愛也好
有人有多的也罷
或許三刷
或許中獎
或許跳蚤如獲至寶
或許重現天日

那總會有方法
總會有管道
只要有信心
就足矣 」



不知何年開始,新北市雙和一帶,永和區樂華夜市,固定週期或不定期會有一位中年歐巴桑推著腳踏車,無視眾人的眼光,口念阿彌陀佛或是六字或是四字的週期性復返。為此,我寫了一首詩

#胡愛晏詩集《逛夜市的人呀!覺醒吧!》
「口中六字真言 敲醒沉睡的迷糊眾生
    自行車 眾人身不由已 在口慾中去而復返
    一日又一日 夜間苦海沉淪
   南無阿彌陀佛或阿彌陀佛 嘻哈式唱腔
   念唱響徹雲宵 貫轍多少日與夜
    學生妹歡天喜地的眼神 驚道故人式的送光
   :『啊!是南無阿彌陀佛阿姨耶!』
   談不上永和八大奇景也稱不上新北奇人奇事
   僅僅只是種活指標般的活菩薩 樂行僧招牌
   沒人跟唱 那又如何 你們不行 她說可以
   功德在樹不在林 酒肉誰說穿了就過?
   好吧!大發慈悲的究竟是樂華天 永和夜 錢櫃前跪呢
  抑或故作沒事 習以為常 見怪不怪 遊戲角色固定式劇本
  演出的返照?」


《無盡自責從非美德》
妳已經做得很好了
妳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妳無需為了尚未成為模範而自卑
妳做妳自已
數十年來
一路走來
妳早已是生命的大師了
不要聚焦在自已看似尚未達到的部分
而不停自責
放在妳已走過的路 達到的地步之上
那不會是沾沾自喜或故步自封
是妳即便資源看似不足
訓練自認不夠
妳仍奉獻自已能做的

是的 總會有人有意無意的批判
若有似無的話中帶刺
若無其事的笑裡藏刀
若有所指的綿裡藏針

是雙關語也好 是冷嘲熱諷也罷
捫心自問 百分之九十九幾乎是妳先自我批判

寫得那麼差還妄想獲獎出版
跳得那麼差還膽敢星光舞台
畫得那麼土還肖想國際展演
教得那麼虛還幻想終身所愛

打擊自已的人 到頭來也不會把他人當回事
苦過來的人 也不會輕易容忍別人另外的方式
怎麼對自已 就會怎麼對人

所以 感謝自已 妳已做得很好了

《為什麼碗還不洗?》
「誰覺得髒,誰就去洗
  你認為 那是種賭氣式的雙羊爭橋
  兩敗俱傷 互不相讓
  先洗的人就輸了 永遠都是他洗

  真的如此嗎?
  過去的經驗如清水只斷崖在記憶片刻裡
  無法被複製與傳演 只有心智理論上認證如此

  誰有心 誰就洗
  心血來潮 洗的人既非歌功頌德的贏了
  也非自欺欺人的平和 更非滿腹委屈的輸了
  不必慈濟大愛般 我為人人 人人為我
  也不必任性憋氣般 絕不認輸 任由小強橫走

  視為修行 積功德又未免矯情
  無視一切 冷漠不理也非常情
  天地利心 為國為民太過濫情

  不要用你的步調去限制太陽
  北風硬要吹 不依他的意思 就不算數
  一個嚴以律已的人是霸道的
  口口聲聲我是為了你好 我這樣才是有正義與維序
  是誰的觀點?又是誰較急?

  那該怎辦?總該有人洗
  輪流洗、排序洗、愛洗不洗、猜拳洗、誰高興誰洗
  方法不是重點
   
  洗洗果實也非解法

  回來清洗自已 洗的不只是碗 還有你自已
  洗去你的污點眼鏡 預設立場的焦點 洗潔劑也洗不掉
  你不允許自已偷懶 你相信人是懶惰的
  所以你努力 你勤奮 出自於負面的動機
  你這麼守時 有情 有義 乖寶寶
  自然會看不起或假裝包容不合四時的異常人
  不允許別人有其生存之道
  誰才是真正的自私?

  回來觀看內在
  我也想如此隨意 但我不敢 我不能 我說我不屑 我不會
  他們能 他們可以 於是二元對立 批判頓起
  天使不只在碗裡 水裡
  也在那些看似失序與混亂的表相內裡」


《眼球運動》#胡愛晏詩集

我家老公很好笑 常常讓我翻白眼
不敢要發票 還希望我主動幫他要

我家老公很搞笑 常常讓我翻白目
吞吐欲言止 還期望我積極替他問

我家老公很苦笑 常常讓我翻白瞳
做事要人誇  還盼望我感激謝他恩

我家老公很爆笑 常常讓我翻白瞼
超多內心戲 還冀望我感應知他意

我家老公很裝笑 常常讓我翻白睛
碎念忙勤勞 還寄望我感激學他動


《真正的父親節》
父親總是扮演付清的角色
扛起一家擔子
擔任全家支柱
雙肩承擔苦與難
像天的高
又像太陽的奉獻
在這個節日 憶起每個人身上的天父
他們為了遊子再三下凡

當你看見上一代的保守
請感謝這老天使捨身化凡
成全所謂新一代的視野與突破
當你見到傳統長輩的局限
請感恩這老者扮演你所否認的對照
以成就你的豐功偉業新世紀
當你埋怨為人父 為人長的不知變通與守舊
請感激他們 這些老靈魂陪你演出二元戲碼

聖父聖靈聖子的三位一體
你即是你創生自已的創世紀
你是那前目的地的已身從出與從已身出
你生下自已 娶了自已 嫁給自已 被自已生
循環不已

誰教誰 誰救了誰 誰欠誰 誰長成了誰
他們已經做得很好了
不是試圖感化長者或帶領銀髮族蛻變
是接納他們如是的模樣
甚至連美化 神化 典範化也不必
因為挑出優點的同時就是在評價了

只是如實的接受
正如為人子女總希望父母該無條接納小孩
一樣
那麼 何不從自已開始
你即那新時代
你即是一切萬有
你就是你在尋找的認祖歸宗
你即那果樹與源頭
於是
完滿圓型 價值完成
生生不息 三個兩難
創造體驗 無限八音




《拼桌戀人》

我來自未來
帶來確信的保證
我是你的老公
穿越了時空
來到這裡
為的是告訴妳

鼓勵妳
在妳人生低潮
特別是那些絕望無比
日子裡
眼前看似無任何希望
尤其在那些時侯
妳都不要放棄自已

那個時侯
的妳
現在的妳
未來的妳
產生了漣漪
妳真的要相信
未來的妳
一定會幸福的
不是看到幸福才相信
而是因為相信
所以真的就幸福了


不只是未來甜蜜
現有的妳
就在幸福中
我穿梭今昔
只為了告訴妳
妳會活得堅信無比
笑窩可掬

儘管當時的妳處於低潮
但正如我來自未來
帶來保證
妳一定會幸福
我看見了
我們相遇了
我們辦到了
所以
妳也可以
因為我就是證據
答應我
不論那時有多黑暗
不論好幾次我們仰望同一片天空
開始懷疑自已
但妳都不要對幸福放棄
那不是痴人說夢的自欺欺人
也不是交換條件式的許願
或是半信半疑的邊走邊看

妳搭台北捷運
從不會向上天祈禱
門開吧 為我開門吧
車來吧 一定會有車的
所有的路人
所有的旅客
所有的員工
從來沒有人每天開車、搭車、下車前
站在門閘前觀想或建構未來藍圖
想像車一定會來
沒有人這麼做!
沒有人!
人們只有在久旱才開始祈雨
然後說服自已必逢甘霖
那怕是帶了雨傘的小女孩
也是因應著可能性

但妳搭北捷
那一次再用吸引力法則?
那一次是花了數萬元上靈性課程
然後問老師 求占卜 問塔羅之後才行動?
刷卡、進站、等車、入門、找位子坐
一如往昔
沒有依何一次
妳會起疑

是的
就是麼確信
這麼易如反掌
只有絕望的人才大跳保險業激勵之舞
房仲業早操之歌
信用卡業者集體催眠式團禱

連信心都不必
就是這麼理所當然
那樣子的確信
連叫自已要相信也不用
就是這麼簡單
就是這麼容易
所有的問題都來自自我懷疑開始

那麼
我來自未來的妳的身旁
我帶來訊息
保證是不必要的
因為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除非妳選擇其它劇本
但妳不必非選擇悲情不可
受苦是不必要的
妳可以幸福的
這份確信
在於看不見未來時
也依然堅信
是那麼地相信
妳現在就在啟動魔法了
昔日的妳
那時的低谷
妳眼前一亮
開始懷著美好希望生活下去


因為妳堅信美好的事即將發生
哦!我的真命天子
你來了
我等你很久了
我知道你來得剛剛好
不早不完
我不想先提前知道我們未來結局的每個細節
縱然全我知情
但就讓我先佯裝不知 然後抱著欣喜的心
期待每天的劇情吧
我們都終將會有結束的一天
沒有人會肉體永生不死
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
我想看著你
牽著你
與你一起好好走過接下來的每個日子
有淚有笑
有苦有甘
有風有雨也有太陽

你笑著
我們會過美好的生活
我在這裡
我相信
一定沒有問題
我愛你

胡愛晏詩集 《我家老公系列-加飯篇》
我家老公真可愛
常令我快速翻白眼
眼睫毛因此大傷
今天他說他做了一件值得稱讚的事
要我拍拍手
他去吃飯時突破限制性信念
勇敢喊出要加飯

我傻眼
合不攏嘴
我嫁的人膽小如鼠
連店家說內用可以免費加飯
他都猶豫再三
爭取自已的權益也不敢
據他轉稱
他去要福利也畏畏縮縮
一幅做錯事的圖景
問了第二次才敢加大音量說要加飯

我溫柔告訴我親愛的外子
有時候人家要送給你你自己不敢要
問你的意見你反而退縮不敢向前
想要再喝第二杯紅茶卻說服自己不需要
明明是怕搶道人家
雖然你喝不了那麼多
但是你真的去裝第二杯的時候
你也真的滿足於第二杯
可是你不敢或者是自我批判、覺得不值得或者嫌麻煩
那你內在渴望的第二杯就一直沒有被滿足
你永遠是飢渴的
你等一下還會去飲料店再買一杯


《永和奇人異詩之樂華夜市篇-散步龜》

樂華夜市散步龜
饒富禪意伴你行
夜間出沒吸目光
不如忍者龜迅速
不像龜仙人活躍
卻自有老禪況味
活靈活現的生命
不愛你抱愛自行
一步一前任逍遙」

《我為什麼瘦不下來?》


不用去問塔羅師也知道
無力感的反向彌補
為了保有力量的假相
我選擇在體重上沉積

不必去問中醫師也曉得
健康飲食加運動方為妙策
但真正的身心靈減重
從非一個地鼠般一洞一洞打下就好
你我皆凡人
我們都深知

只是裝不懂
只是裝無知

覺得男性的角色應扛起一肩古今愁
於是顧不得背部疼痛化為有容乃大的宰相船
那恐怕是下半身缺乏行動力的自我厭惡
愈來愈大的褲子 大腿間容不下空隙
我驚訝地發現 腿快要合不攏了
不用裁縫師替我量三圍也知道

推給坐整天也不是辦法
外食油膩也非最初的肇因
真正的檢視內在
是怎樣的匱乏感
導致吃不夠、吃很多來填補?
工作的壓力也非罪首
經濟的恐慌也非兇手
真正的起因 所有的問題
全來自自我起疑
那不安全感想借由什麼具體化的脂肪屯示著
那恐懼與飄浮想借由體重來穩穩抓地
推給夏天的美食恐怕也不是借口
因高溫而吃冰也非理由

那我想
身體在宣示主權 告知你要回頭過來照顧自已?
肉體在提醒你想要存下食糧與過冬的備料
在在都掩示缺乏信心的訊息
不必如此
不必過於焦慮
不必自我攻擊

你真的不是無能為力的
一定有一步之遙
一步也好
最初的一步
重要的一步
基底的一步
簡單的一步
今天起
現在起
一路走來
你一定有可以開始的一步
那怕是一步也好
也是驚天動地
也是可歌可泣
生命不是拿來哭泣用
生活不是拿來剝奪力量用的
如果你唱著悲歌
走向低谷
谷底難以自拔

那也沒關係
終是歷程
就像你每次找車位都繞了二十分
每次都很煩嗎?
雙北地區
車位難求
不比鄉下
空曠好找
你覺得煩
你覺得日復一日
擁擠
但反過來
就像黑夜會過去
太陽會來臨
你每次都很久但也每次都找到
車是很多沒錯
車位就固定那幾個也沒錯
但沒有一次
至今沒有任何一次
你是找不到車位的
一次也沒有
因為你會找到為止
你不可能停在大馬路間
你也不可能亂停在沒劃線的地區
儘管有時很久
就算油錢粍了很多
繞了幾圈
還是有機會
還是有希望
你每一天 到最後都有找到
都有呀!
是會煩沒錯 就接納吧
是會膩沒錯 就享受這過程吧

那你的低潮也一樣
也會過去
一定會的
就像雨沒有一直下一樣
會下很久
或下很大
或頻率多
但盤古開天至今
沒有一次是連下不停的
否則 它現在就會持續
但看看窗外
並沒有

所有的不安
所有對未來的恐懼
全是自我不肯傾聽內我
想一個人獨立撐起

你不是一個人無力回天
你不是沒有資源
你不是
從來就不是
所以
告訴自已
你真的不必視自已為微小的
然後以食物壯大自已
你真的不必當自已為卑下的
然後以體重誇顯自已

付諸行動
不退縮
跟隨衝動
不遲疑
表達感動
不畏懼

錯就錯
笑就笑
大不了再試 再爬起來

那不是叫你一直撞牆或故意找麻煩
是看見自已的猶豫與怕錯
接納這樣的自已
一次一步
一點一滴
試一點也好
試一步也可以
會有無數的機會
會有無數的明天
犯錯不可恥
唯一可恥的是認為這樣的自已很好笑
你真的不必把行動力往內縮
拼命扯自已的後腿
往下拉
用盡力氣阻止自已
於是導致身材的變形
呼應內在的自我克制
未行動的能量被硬生生
化為體重堅凝著

你看到了
你知到了
你一直懂
也一直明白

於是心靈塑身
從心理上減重
怎做

你懂的
你懂的」

《我家老公系列-公車篇》

我家老公很可愛
坐慣台中公車的時代
上下門皆刷無大礙
來到台北不敢搭載
只因搞不清三段票怎定載裁
要拿段票一與二或是共刷三次上下來
一臉茫然原地踩
我家老公很可愛
很簡單的事也要我誇他值得愛
邀功討愛
像寵物般撒嬌求摸頭裝可愛
卻又愛好面子不肯求助之心說出來
還怪老婆不體貼不懂得把心意猜
想問不敢問時就推給老婆 大問哉
擅用碎碎念攻擊我 讓我苦嘆唉
卻不敢在外人前說出來
他燒得所謂一手好菜
永遠是泡麵大雜繪 像大冒險的慘敗
我懷疑他只為填飽就求快
他的理財
永遠就是叫我吃省一點 學他一起來
我家老公很可愛
出門在外
逛街牽手會甩開
說夏天很熱 實則怕我把他手錶弄壞
看見情侶路邊擁吻又羨慕年輕人勇氣那來?
他不喜歡人家催他卻又嫌我慢慢來
我納悶手機和我掉下海
他究竟會不會理睬




《我家老公系列-心戲篇》
我家老公是內心戲界的戲精
他不過上過一次的心理劇
宛如動畫現實版的浮現對白視窗
跟他對話像在跟明明是漫畫
卻像寫小說般 文字比畫多
一樣奇葩

他的確話很多
他熱愛於角色扮演
獨角戲與雙簧
邊緣人角落畫圈圈的傀儡戲
渴望被鼓掌的掌中戲與皮在癢的皮影戲
碎念高手排行前三名 前二名一個已去世
一個未出生

我家老公超會潛台詞
嫁給他必備的技巧是超能力般心電感應
話中話
畫中畫
沒說出的話
不必說但你要懂的內心話
第一步後面的接下來幾步
還沒說出但你也要做到的未來步
表面話與真心話
你全要懂
否則他會森七七
還會假裝沒事但會不停繞圈子
跑來跑去
不是裝忙
就是裝無辜

在苦瓜臉界 他是變臉大師
自認無辜的第一把交椅
全北部甚至大台灣難出其右
而且他是真真切切深信自已很無辜
那可憐的小媳婦模樣
還真適合在都市種起苦瓜
每天可以喝現成的苦瓜汁
看他的神情
你就飽了

他不說出口的話 希望你能懂
他說了很多遍的話 希望你能搶先做
他說東但實指西
可是又不好意思說是自已想問
只好試探性問你想不想知道?
但明明是他自已不敢問
卻若無其事
期待你替他問
這就是我家老公
唯一能堵他嘴的方式
我以為是餵他吃東西
但他有辦法邊吃邊念
或是趕快吃完再繼續念

我企圖轉移話題
他更生氣
會搶過來把話接下去
直到我幾乎白眼要全翻了過去

好像只有讓他念完
他才能消氣
他特愛扮演老爺與夫人的內心戲
多半時侯指定演出被欺負的戲
例如婢女或搭訕的路人
我總覺得他跟本在找機會拉我陪
他演出內心小劇場
他的戲碼總是很誇張
好笑又好氣
說來話長
下回再待續


《沒有人喜歡被拯救》

沒有人喜歡被拯救
你真的不要以為
你在教人
到底誰在教誰
還不一定
是師渡徒還是徒渡師?

沒有人喜歡被治癒
當你以同情的眼光
說去看醫生之時
誰在貼標籤?
是誰為了掩飾自已的無能與尬尷
想把問題往外推?
你並不相信人會自已好
但你也忘了一個再好的心臟手術
救不了一個不想活的人
並不是拿來指責對方
而是真正的心藥
從不在外在的技術或權威的憑藉之上


沒有人喜歡被訓導
你真的以為你在教化
聽來像說教
你以為你在開導
聽來像在炫耀
你以為你在幫人
聽來像高高在上的施捨

如果你是超級醫生
一個名符其實的陪伴者
他不治癒任何人
他只是允許個案發覺本身內有的力量
他不帶來光
他只是提供一面鏡子
讓對方看見自已的光
他不是灌頂或輸送魔法
他是再次邀請來到他面前的人
打開自已的心與眼
跟他一樣

他終究明白
他是鏡
別人也是鏡
他在要求別人以他為鏡
事實上
別人才是他內在的呼應


他忘了 他是怎看到世間一片荒涼
他忘了 當初如何恭請地藏菩薩出獄
他忘了 奇蹟課程
他是如何視眾人為迷途羔羊
沉睡不醒

究竟
是誰的眼睛看見了
世間生病?

你說那是假裝、是鴕鳥、是阿Q心態
但反過來說 佛萊迪的力量由誰賦與?


《救援投手》

日復一日看不到任何的改變的範疇
絕望的盡頭
只剩站起來的人原地踏步走
還可以堅強的人活該將責任攬在手
深深嘆出一口氣連心難收
也難以說出口
只能拼了命地搖頭
導師真的累到鬼見愁
為什麼遇上我沒有帶出你最好的雷吼
只是陰雨棉棉的無力遊走
或許錯的真的是我 恐怕真的是我不夠好 沒看透
我的內在映射出地獄連連哀愁
而我仍在怪你不振作 喪氣一攤手
是我 是我 我在鏡前 美麗哀愁 創造悲傷之軸
拼命自轉無力帶動他人的全面啟動 自救不及走
每天看到的現象 叫我如何抱著明天太陽欣喜若狂不再憂?


《禁止大小便》
它是否形成加強效應
反而
提醒了人們
原來這裡
是亂丟垃圾的熱點
每每提示了
這裡是車禍現場
強化了並宣示了
預言了並重演了
不想發生的慘劇
適得其反


《接納 接納 再接納》
接納自已就是不想動
接納自已就是不想振作
接納別人有表示意見的自由
接納自已也能想說就說心底話
接納自已認為不夠好的部分
接納別人的不認同
他們有不認同的自由
但因此而感受好或不好則是
我們下的標籤

接納自已頹廢
就算別人不欣賞
也還是接納自已
嘴巴長在他人身上
不可能也不必要叫所有不同意見的人
閉嘴
因為那反而是種霸道
但要不要感到受傷是我們的決定
要別人為我輩負責就是在宣稱
我要把力量交給你
你才能為我做決定
我不行
我沒力

可以變更好
可以再出發
但絕非是嫌惡現在的自已
或妒嫉過去的自身
或寄託未來的自我
那樣的改變是立足於否定現下
遙寄他日
終是海市

不接納自已的人不可能接納這世界
他會看這世間處處不順眼或感到
眾人與之敵對
他也不能寬以待人
因為他怎對自已就會怎對人

他人否定
家人否決
別人冷嘲
外人冷眼

你更要接受自已
此時此刻
蓬頭垢面
滿身大汗
身無分文
眾叛親離
毫無鬥志

第一步 這一步之遙
永遠是先接納自已再說
失業 失戀 失婚 失意 失常 失態 失勢 失財
鴕鳥也好
縮頭烏龜也霸
接納之後再說
以後該怎辦就怎辦
同步性 高我會告訴你怎辦
現在
先接納自已吧
沒有可是
沒有如果
沒有條件

《0815全台大停電》
他們有些人身無分文 期待外星人攻打地球
上帝在寶座上搖搖頭 不是這樣子的
只有一無所有的人才不在乎金融體系崩潰
甚至很期待
有人以愛與光 集氣發電
不曉得是從何時流傳
有人生病也集氣 像是集點卡
停電也集氣 這是七龍珠上演嗎?
萬事萬物都在集氣
講好聽一點就是冥想
你要花一萬冥想也可以
花十萬開光也行
黑暗中大師支持
接天接地不怕沒電
帶人間界最豐盛的束脩來
天使就會降臨
經過這座橋樑
你就能打開第三眼
見到黑之光

我總納悶
失火中趁亂打劫
以為是在戰亂時代才發生
但利用你的恐懼與空虛
加油添醋
願者上鉤
香油錢與贖票卷
歷止彌新

你就是師父們的核能發電廠
我們接受支票與刷卡
供電
你也會得到迴向
感恩師尊
讚嘆高靈

電影院沒有電
人們只關心能不能的到賠償的兌換卷
電梯沒有電
不上不下
求救無門
摩天輪沒有電
誰叫你上去?

街上
紅海般
一半光明
一半灰暗
誰跨出了界線?


《變好,是種謊言》
變好,是種謊言
你謊稱明天會更好
卻打從心底否認今天的好
今天那有什麼好?
就是覺得不好
才希望明天好

你覺得未來有希望
卻否定了當下是威力之點
你那兒都去不了
也當不了其他版本的救世主
現在這個人
你在這個空間
縱然一秒數十億上下
無數百千萬個腳本
你是你
現下的你
此地的你
就是你在的地方
該去的遠方
該到的境界
該做的事
跟本沒有意外
沒有錯過
沒有遺憾
沒有可惜這件事

想要變好
基於否定現況
那樣的好
終是無功待勞

你現在就很好
生病也很好
肥胖也很好
缺錢也很好
哀怨也很好
不是拿來騙人
不是拿來演給任何人看
是真心真意的接納
好人也好
壞人也好
不是假裝若無其事的濫好人
也非大慈大悲的標語式泛愛
是連不接納也接納了
就是接受我的不接受
喜歡我的不喜歡

覺得不好?

那也很好
想要變好?

那也很好
不想變好?

那更好
不知道
那最好
方法是小我、是頭腦
急欲知道的途徑、工具
偏頭痛就是這麼來的

你低潮?

那很好
不是急欲擺脫低潮而努力振作
是接納我現在就是在低潮
你說別人逼你快點堅強
那你不得不堅強
時侯到了
自然會堅強
現在沒堅強
就是內在還休息不夠
重點永遠是你能不能信任一切
真的是最佳與最妙的安排
那怕眼前看不到想要的結果
表面看來毫無動靜
就連別人的逼迫、不滿
他人的不接納、反對
你也接納了
這才是真正的無條件接納
否則
你要求別人一定要無怨無悔接受你
不也是「設下限制性」要求外人?
就算是親密的人也一樣
連對方的不接納
你都可以
我可以討厭我自已
我是可以不必喜歡特定的人
我也可以允許人家不喜歡我
我還可以接受我討厭他人討厭我
我也可以享受我的討厭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存在
不言而喻
大音希聲
你的生命本身
就會說話了


《小筆電一動也不動》
像是千年龜 無聲哀號
彷若遲暮鶴 無神悲凝
是苟喘還是物盡其用
是寬容還是鞠躬盡瘁?
螢幕彷彿靜止畫 高更也搖頭
瀏覽器吃了時間停止藥
導演等了十分鐘後 無奈喊卡
我的小筆電
七年之寢
伴君一生
用盡力氣
期盼接手的後人
傳承工作端的文思泉湧與照片回憶



小筆電一動也不動
一定會有人送我新的


《我會這麼胖》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想被看見,所以我靠外形壯大自已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缺乏價值感,所以我以重量取勝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沒有安全感,所以靠數字儲存安定的後備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擔心,所以我以體重拖住自已,給自我不行動的藉口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恐懼自已不夠好,動軏得咎,卡在動彈不得的狀態,形成凝固樣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下了「我不值得美好、自我攻擊、需要防備外界的傷害」的魔咒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我試了幾次,不被肯定,不被接受,退而求其次,就包裏受傷脆弱的核心起來。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擔心社會價值觀,太瘦的男人不可靠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誤以為要很有霸氣才能扛起所有責任
我會這麼胖,是因為覺得自已說話沒人聽、沒有力道所以打腫臉充胖子,以為這較有力度
我會這麼胖,是因我不敢去做我想做的事,因為我試了,差點餓死。所以追求不餓死的路。


《老公,我找不到我的黑色裙子》
「那該怎麼辦?
  老公,聽說你昨天狂喜異常
  你終於訂到你夢寐以求的詩集
  可是,我翻了一整天
  始終找不到我的黑色裙子
  它既不是黑色柳丁
  藏在歌詞裡
  也不是洗衣店裡被遺忘拋棄的孤兒
  藍收享枯

  好的
  你這麼回答我
  相信它該出現時就會出現
  找得到是運
  找不到是命
  一切是同時性
  要有信心
  它來自該來的地方
  會去向該去的地方
  它現在就在它該在的處所
  沒有例外
  沒有意外
  沒有見外

  它一直在
  在心裡
  在腦海裡
  在它本來就應在的位子裡
  在聖不增
  在凡不減
  不多不少
 
  相信同時性
  該來就會來
  不該來 怎強求也沒用
  人生亦如此
  該來時 再晚也會來
  不會來時 怎急也沒用
  還真的沒用

  往往臣服都到費盡力氣才肯放棄
  這也不能稱小我
  自我總要粍盡心機
  其實一開始就交託出會如何?
  反而
  事情會以意想不到的神架之速
  在背景座標
  同步性運作
  巧然亦非巧
  神妙地自有最好的安排


  妳只要想像 妳發現它 找到它
  讚嘆它 穿上它 感謝它的畫面
  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不是潘瑋柏一九九五》


西元2017年8月26日星期六的晚上
台北高鐵回程路上臉書失常
看到潘柏霖的1993曇花一現
期待已久的夢想總算砰出曙光
立馬預訂一本 分秒必轉急轉帳
夢幻詩集 獨立書店 絕版苦了書商
爭相搶購 秒殺 事想心成
我不再厭我自已 驚像嗨 類犬畫象
我覺得作者太感動了被我的誠意打動天
說不定他決定加贈我一本貨真價實樣
的我討厭我自已新版」


《老婆收拾了家裡》
「本該是陰雨綿綿的心情天
老公將大鍋炒勉強塞入他的五臟腑
我永遠搞不懂念文史哲的美學邏輯
他的廚藝就像他的亂髮與字跡還有人生
他夢見了十多年前他還在當兵
那夢如此清晰 驚醒數次
至今在金車南京館上新詩課的他還
仍清楚記住夢中參一還是人事官
忘記他二個月前就該退伍
他如此震驚還不忘安慰出錯的長官
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
可是那感覺太過真實
醒來
該是慶幸
還是千年一嘆
平行時空中真的還有一個他
還在陸軍吧
浮動版本的他 才剛退伍吧
老婆也難得早醒了過來
先生說了這個夢
太太煮了早午餐
這一刻 如此夢幻又如此真切
昨晚另一半把家裡打掃的
乾乾淨淨
就像雨天洗去陰霾
夢也象徵並實質地清掉鬱沉吧
總是會希望的
會有的
一切都會愈來愈好的
每天
在各方面」


《我想學會傾聽女人講話》

我停止催促她快說重點
並希望進一步了解
我不隨意打斷
沒講完就急著給方案
或失焦地大談起自已的經驗
那是我的 不是她的
對我有用 不一定適合她
重點是她在說 她在經驗
專屬於她的個人故事書
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不必拿警世格言強硬貼上她額頭
而是耐心聽完
確認她的表達意思 真誠陪伴
我不急著要她為他人著想
需要被同理的是眼前的她
而非不在現場的第三人
不批判還算容易
忍住不去理性分析像寫檢討報告
一樣反問她才是真功夫
她不需要你在此時此刻表演簡報
理解她就是對她最大的幫助
男人卻不可置信
真的光是先了解問題就好
不是應該立馬提供解法嗎
她們說
請你聽我
專心聽我
細心聽我
耐心聽我
先這樣子
就好
真的
真的」



《想改變別人就是認知失調》
我很勤勞我就會看見別人不勤勞
我很文靜就會看見別人的浮躁
我很怕連累別人就會看見別人的缷責
我很守時就會看見別人的拖拉
我很節儉就會看見別人的浪費
我沒辦法在這些地方看見愛
不是別人需要改變而是我



《失去神力的閃電悖論》
自我百思不得其解
小我徒勞終究無功
直到用盡所有力氣
問盡專家大師方法
如果一直等不到閃電俠回來
還能懷抱希望與信心多久
因為你不曉得他會跑到平行時空的何處
你也不知道你的苦等有沒有結果
你甚至不知道一髮牽動全身
造成的漣漪效應有多大
甚至終其一生你再也找不到與看不見
知道英法戰爭只要百年
等待終究不算漫長
懷抱著和平的希望也很簡單
根本不知何時結束
怎麼相信?如何相信?相信多久?
人與人的基本善意
生存的底蘊
傻傻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的臣服
心痛的無期徒刑還有假釋的機會
死刑定讞的上訴駁回
最後一餐你還吃的下嗎?
好好的吃、好好的活、好好的睡
好好的做、好好的走、好好的呼吸
每一天都是生命的最後一天
每一個當下都不會再重來永遠是
新的、無可取代的、最後一刻
你就像下一秒即將走上刑場的三位一體
環境是你的延伸
觀眾就是你自己
質詢 執行與被執行全部都是一
我講的一切你都早已經知道了
讓我敬你這一杯酒
來到地球的勇敢旅者
閃點悖論
從來就沒有真正就沒有救過任何人
沒有改變任何過去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發生
都在此時此刻發生
你只是轉移焦點、切換頻率、演出不同劇本

《我們都有想放棄的淚滴》
提醒自已 妳真的已盡力
做了最大的努力
就算別人看不見而起疑
甚至有時連自已也懷疑
仍要溫柔擁抱自已
光是存在就是強而有力
光呼吸就是妳的努力
妳真的真的已很努力
可以不要對自已那麼用力
苛責不夠努力
不論生活多不容易
生命的境遇多想讓妳放棄
全世界沒有人能真正體會妳的經歷
放眼望去
施不著力
永遠別忘記
回來擁抱自已
提醒自已未來必有立足之地
眼前的一席就是證據 別急
告訴妳自已
我真的很努力
真的已盡力
對他人的話會在意
對自已的困境會失意
說不出口的難題
想解釋又不知從何說起
想改變又無能為力
但還是不能忘記
妳是那麼地
努力走到這裡
一點一滴
真真實實的經歷
他人無法代替
妳的存在本身就早已
是最美麗
的勇氣

《洗髮店老板娘的咄咄逼人》
「我想她應該反過來
到付諮商費
現在傾聽費用不低
沒道理聽她逼問私事
還要我買單與涕零
名義上洗髮卻鬼見愁式被洗臉
形而上的洗頭
我一整個坐立難安
宛如電椅上被考察
動彈不得的泡沫與愛德華剪刀手
我總太善良不懂拒絕
又像遇上車貸行銷無處可逃
乖乖一問一答又沒完沒了
事後懊悔怎這樣子老實
一五一十呢
妳可以專心點嗎
欲言又止的話又吞了回去
剩下滿臉假笑與苦笑的尬尷痘疤臉
假意深情玩著手機
自翊為把錯字當雙關的網路詩人」


《證明》
逼著要看到成果
搶著要見到證據
急著要瞧到答案
其實皆為
掩飾心中不安
去除心裡壓力
忽略心內訊懼


《廢》
他們說你沒生產力
你自怨自已沒產值
社會標準
眾人眼光
不論發生什麼事
不論自已是什麼狀態
永遠要接納自已
肯定自已
相信自已
沒有可是



《重症團療》#胡愛晏詩集
許多參加身心靈的道友面對一堆
正面格言與
善良的助人者及
專家權威
不得不演出配合
我很努力治療
不是我不想好
就真的沒效
我也想好
我也想試
我也想相信

我都這麼用力了
我夠認真鑽研與不費力之上
我是如此用功於輕鬆神奇之道
不能再怪我了吧
不是我的錯了
藏不住與無法掩飾的
身體最誠實
實相會說話
你就是不想好
不用演
不用裝
不用好起來證明給會場看
或成為組織的活教材
病友之光

接納你的不好
你可以不夠好
那怕你自認不好也好
那也很好
不必為誰而活
不必為不想活而遮掩
面對它
接納它
承認它
擁抱它
你不是急於摸頭後就
自欺欺人式將它踢一旁
也非與你的主或佛交換條件式許願
你不想好也不必好
這不可恥
你這一輩子已經夠好了
太好了
再好有什麼用
生病就是你不願正視與平視你的一部
那是脫胎換骨的一步
直到一個不也沒有
再也不否認
你就是不想好
好起來幹嘛
又累又煩
這就是你的肉身想休息
你卻再逼迫自已快化療
快吃藥
給家人看
沒有人知道你跟本不想活了
只要你表現得夠堅強
沒有人看得出來你好累
跟本不想再忙著治癒
或證明奇蹟了
但你不能說出口
你也不能自願放棄
因為社會不允許
家人不願意
所以就連住院
你還在演戲
演一齣我很認真服藥開刀
與上演腫瘤消失的光明大戲
但就算這樣子暫時好起來
你的肉身還是會以另外一種方式繼續生病
因為你根本不接納最深層的絕望
一個最樂觀的人其實是最悲觀的
一個最認真的人其實是相信自己不認真
就不值得活在這世上
也相信他人不認真就不夠格
他也是這樣子太過嚴肅看待別人
打從心底相信人是不認真的
是誰叫你加油的
是誰叫你要好起來的?
是誰不准你繼續擺爛
是誰罵你不快一點振作的
他們想要你好起來是他們的事
你有苦難言
只能有口皆碑扮演大師
卻是你的事
你的身體就是不想好起來
實相是最強而有力的證據
可是你卻一再否認假裝你願意振翅
何必
何苦
為誰而唱的歌
先接納你自已的死意
才能死地而後生
而非若無其事說你一點不想死
騙誰
在騙誰呢
你就是不想好
你就是想賴床
你就是不想動
接納
接納
再接納
生病 只是因為你的不接納
你認為只有健康的自已才值得愛
於是你就會陷在這狀態更久
因為你否認你的不想活
身體就如實反應
直至你無條件接納為止


《那就這樣吧!》
那就這樣吧
三十多年來
苦苦等侯的一句話
我接納我自已
而不是等我達到某一個標準
我是怎樣就怎樣
那就這樣吧
我能不能肯定我這樣的需求
我不需要假裝不在意我的年紀
我不需要偽裝很和善
我是如此用力地樂觀像極松子一生鬼臉
笑得那麼開朗的人是最無能為力
與絕望的
正因如此才這麼積極與正面
那就這樣吧
眼淚無法制止地泛濫成災
妳一直以為妳不能要
妳沒有妳想的那麼不堪
我能想到最可以的方式
產生一種無奈
希望被拯救的人
終將苦等不到白馬王子
冒著貶入凡間的風險
濟顛抗議九世惡人
無法逆轉永遠不是唯一的答案
那就這樣吧
我是九世乞
九世妓
九世惡
又卑又賤又惡
我非濕不可上書寫面子詩的自嘲
這樣的我 仍值得情顛大聖的愛嗎
好像很傻
好像很傻
多年以後我才知
我一直在岸邊講游泳
我怕死
怕失敗
怕沒魚
於是烏龜異常迅速
我接納我自已
我世界就是完整的
經驗外在世界也是自在的
我就是四十歲的熟成
我就是不顧他人
我就是不考慮未來
那就這樣吧
我喜極而泣
泣不成聲
聲嘶力竭
竭盡所能
能許則許
許諾狂喜


《別書》
壓死稻草的最後一隻駱駝
稻草人真的盡力了 盡力了
機器人被膽小的獅子責怪
無心無肺不勇敢
駱駝在出生前就已死透
在國王的眼中 女巫永遠是
做得不夠

《不要輕易問出妳還好嗎?》#胡愛晏詩集

否則我會以為你只是
想缷下旁聽者的責任
想去除旁觀者的不安
想假裝自已有幫上忙
想偽裝自我沒幫倒忙


《一個月租金多少》
#胡愛晏詩集
一雙溫柔眼睛的萬種笑意
一雙天工巧手的千杯醉意
一雙踏破鐵鞋的百步禪意
十里劍神詩意 不加量亦不加價
失憶隨手拋棄 不討價亦不還價
飽飢出入危急 不殺價亦不天價





--
由 Blogger 於 11/18/2017 07:37: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