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01-初開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2

手樂 (26)  


學員:「我接受了她對我的否定,而且深深的認同。」
polo:「像我媽也會叫我幹嘛幹嘛呀!」

學員:「可是你跟本不鳥她。」
polo:「雖然妳嘴巴在反抗,可是妳是認同她。」

學員:「而且我不敢讓她知道。」
polo:「對,我離婚的時侯我也沒有讓她知道呀!她是發現說
怎麼老婆都沒有回來?然後我說我們離婚了,她說你在做什
?!我在幹什麼?我如果離婚讓妳知道,我就不用離了。」

學員:「我今天還在想我要假裝我的朋友洩露給她…」
其它學員:「妳們已經離婚了。」
polo:「所以妳們是沒有回娘家的習俗?」

學員:「沒有。」
polo:「難怪沒機會洩露。不過我剛在講的這個部分是妳對別人
講的妳很有情緒反對她說妳不想這樣、不想怎樣的時侯,妳就
是對她認同呀!所以並沒有像妳語言上講的妳不認同啦!妳如
果真的不認同妳就說,哦!好!謝謝。」

學員:「她就嘴巴一直念一直念呀!」
polo:「是妳的頭腦一直念一直念吧!」

學員:「不是,是她有來的時侯啦!對啦!好啦!」
polo:「哈哈哈!」

學員:「你用這招逼我呀?」
polo:「不然我們要用那招?好,我們用冥想和送光。妳認同她
,如果妳不認同她,妳跟本不會有情緒。信念上如果妳不認同
這個東西,妳不會遇到。遇到也不會覺得有問題啦!會有情感、
情緒上的聯結,是在於跟本就認同她講的呀!」

學員:「被她打中了。」
polo:「不是,妳認同她對妳的否定,她講的其實也是妳要的。
妳一直想要找一個男人可以靠,可是妳一直以為沒有。然後一
直很努力,獨立。可是妳的獨立不是妳想要的。」

學員:「對,我並不想要,我是被逼的。」
polo:「常常是講說,常常我們會這樣問,如果可以的話,妳
想獨立嗎?誰要獨立呀!神精病!有個男人可以給我那麼多
錢一直花一直花,有什麼不好?我幹嘛獨立?吃飽沒事幹嗎?
說什麼獨立自由,這樣很好,都不用靠男人,有時侯跟本就
不是。我不是說全部不是,看妳自已遇到的實相,妳要去對
應出來。我們說,實相為大,對不對?」

學員:「實相解釋一切。」
polo:「妳講什麼都沒有用,實相就是這樣呀!會這樣講是
因為我們認同信念創造實相這件事情。實相如果是這樣子,
你跟本不用去強辯、狡辯。可以啦!把它當做是情緒的發洩
。妳還是可以辯呀!妳還是可以罵她:『妳都不認同我!』
我想多久要當舞蹈老師,妳還把我打掉!對呀!妳當然也可
以罵她。把情緒洩掉完,怎辦?重點是妳去了解到妳認同的
價值或信念是什麼?妳不要把妳媽當做是人,對不對?妳把
她當做是一個鏡子嘛!或者一個人在演戲,妳轉到這一台。
妳為什麼不轉這台,轉到別台?」

學員:「所以呢?」
polo:「所以那個是妳要的呀!妳認同…」

學員:「要靠男人就對了?ok。」
polo:「那我就認同嘛!有什麼關係?我要拿我老婆,我老婆
就覺得要靠男人就靠男人呀!我老婆自從遇到我,也沒有靠
過她自已呀!」

學員:「所以她講的話是類似我想要承認的東西?是嗎?」
polo:「是呀!從妳的角度看出去她是有自主性的,她講的話
是妳的吸引不是她的自由意志,我不是說她沒有自由意志喔!
是從妳的角度看出去的那些資訊只有妳自已的自由意志沒有
其它人的自由意志。雖然好像是從她的嘴巴講出來的。」

學員:「劇本是我寫的呀?對不對?」
polo:「是呀!如果這樣想下去呢?」

其它學員:「可是我就想要回復這個婚姻呀?」
polo:「那有一定要回復這個婚姻?我媽在我離婚那時侯也是
心臟病突發,然後不是那種很急性的。」

學員:「因為你離婚?」
polo:「她就焦慮死了呀!然後沒有一個月就說,我又跟另
外一個女生懷孕了。」

學員:「再…再焦慮一次?」
polo:「可是,就這樣子呀!」

學員:「就過了?」
polo:「無縫接軌。雖然有那兩三個月的,她的一種焦慮。可是
就這樣就過去了。之前我在台中講過她們家是有錢人,家道中落
,就只有她沒有辦法無縫接軌,嫁給有錢人。對她妹跟她姊來講
…」

學員:「都嫁給有錢人。」
polo:「都跟本生活沒有變,妳知道嗎?」

學員:「只是換一個。」
polo:「對呀!可是對她來講不行耶!」

學員:「從此…」
polo:「就真的家道中落了。所以對妳來講,承認妳自已有需要
的那個部分,當然,妳承認接受之後,妳還是可以再變嘛!可是
妳一直在抗拒沒有用呀!」

學員:「只是我要的生活跟他要的生活不一樣呀!」
polo:「我剛講的無縫接軌…我也不是跟我的前妻復合呀!對呀!
妳可以有一個新的呀!可是妳不接受妳自已要的,或相信的那個
部分。妳相信是要這樣子的,可是妳又覺得不行。」

學員:「我沒有覺得不行,我只是覺得不可能回到那個原來的家」
polo:「所以?我也沒有回到我原來前妻的旁邊呀!」

學員:「所以ok就沒問題,那不是問題。」
polo:「我相信應該要這樣可是我又不要,所以變成實相上妳不
會有這個機會啦!」

學員:「那現在我並不覺得,因為我覺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因為在心靈推廣的部分,我覺得應該要有無後顧之憂…」
polo:「所以無後顧之憂才是妳更想做的事情,不是身心靈。
妳最想做的是無後顧之憂啦!那妳再從一種家庭的傳承來講
,妳媽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呀!妳也在幫妳媽做同樣的事情
呀!妳們對於無後顧之憂這件事情都還滿認同的啦!一定要
有啦!」

學員:「其實我前輩子一直覺得錢要自已賺呀!」
polo:「我前半輩子也一直覺得我要自已獨立呀!要靠自已呀!
可是後來有一天我突然就覺得神經病呀!我怎麼靠自已呀?我
如果可以有別人幫忙我,我為什麼一定要堅持靠自已呀?」

學員:「這牽扯到我在我媽看到靠別人就沒有尊嚴、沒有價值。」
polo:「當然,當初都會有一個那個信念升起的情境,讓妳去
支撐那段時間的生活嘛!可是它的作用就只是在那個時侯而已
啦!」

學員:「已經不見得適用。」
polo:「所以比較物質上的核心對妳們來講就是無後顧之憂這
件事情啦!像我會開玩笑講我自已是我跟本都沒有為家人著想。」


正向行動來自負面信念,保險本身就是。保險跟本保證不了意外
,它保證意外了之後的賠償跟補償嘛!跟妳會不會發生事情是兩
回事。可是又是同一回事喔!妳保了之後就有事,甚至妳還會有
意識地去做,故意決定。


我不認同我自已或是我相我媽也不認同我會怎麼樣,好,那下個階
段就是夠了沒嘛!我們不把它當做一個負面的經驗的話,就是把它
當做體驗的角度來理解,比如說人生的更早期一點我一直在體驗要
靠自已,對不對?所以我後來也不會去否定那個部分啦!你就是要
不要新玩法啦!當你自已在覺察的時侯,那個感覺要到位啦!像我
最近不是在講我在臉書罵人嗎?我知道我在玩那個遊戲呀!那我就
想嘛!那一方面看大家的反應嘛!當然也是我要焦點要放在那邊嘛
!可是某個程度也是群體事件,那個也是一個信念所產生的結果,
那我決定要去做。當妳跳脫那個對錯的時侯,我能不能謀自已,
其實我在玩?另一個觀點是,賽斯曾對約瑟講的,第一版的封面
是色腥羶的,它是最好的安排,可是它不做為不行動的藉口,妳
沒有理由不去反應的。妳還是有自由意志。因為不會有人受害啦
!不會有那一件事不是最好的安排,都是。很多人會抓住一切都
是最好的安排而不行動,行動本身怎做不重要,在於你自已的情
況跟狀態。


我在談的是我的體悟,你們聽進去的變成是理論。那個情感上
的狀態會讓那個理解是沒什麼用的,對我來講當你理解時,
你的情感上是會變化的,而不是說我知道我知道。所以賽斯
常會講說,你並不真的知道啦!有點像鸚鵡學講話嗎?我會
這樣講,先不用有新的,先了解舊的。這是實務的操作上。
常常會有個案說那個我已經做過了,可是那是妳舊信念之下,
之前的事實不過是信念的結果啦!什麼樣的信念會講這樣的
語氣跟話?不只是「我媽不會給我」而已,更深的是「我是
缺乏」的啦!更核心的是「我沒有」、 「我已經是窮途潦倒
」,「窮途潦倒」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喝咖啡!
當然不是努力賺錢呀!「我沒有錢」是之前信念的結果嘛!
怎麼會是努力去賺錢?努力去賺錢就是變成信念還沒有變,
負面的信念一直在採取正面的行動嘛!你做到死也沒有錢。
就算讓你賺一百萬,你也會賠一百二啦!


我怎變,怎被我創造的?為什麼會轉移不開?因為這個部分
妳還沒真正體驗到嘛!妳之前的經驗不算體驗,算什麼?算
妳在抗拒之中的體驗,不是在接受這個經驗的體驗。妳一直
很怕沒錢,妳沒錢十年,可是妳一直怕。但是妳並沒有真正
體驗到沒有錢,妳是接納這件事然後去體驗夠了,自然就價
值完成,就沒有了。就會去體驗別件事。可是如果妳一直在
抗拒,妳還是在那個狀態,妳並沒有真正去體驗到這件事情
呀!有一個情況出來,妳要先去了解我怎讓這個情況出來的
?當然對小孩子不用,他很容易轉移。如果妳可以轉移,是
最好的方法。但在實務上妳通常沒有轉移掉,對這個情況並
沒有靠近它的體驗。


實相的存在,是因為我們一直抗拒它嘛!


妳接受,妳知道,妳會滿了。抗拒,那個狀態一直在,可是
妳並沒有體驗到。它就一直給妳機會去體驗啦!它給妳機會
,妳又用抗拒的方式在忍受它。妳沒有迎接它,所以下一次
它還要再給妳機會呀!因為這個講法是配合著我們本來就是來
體驗的嘛!我們入世就是來體驗的。我們不是來考驗的啦!
像我就體驗一個男人賺錢怎養全家?就沒有很害怕。你就會
比較貼近那個體驗,會不會變有錢?不知道。如果你沒有去
體驗它,不要說我們怎一直遇到同樣的情況?這樣的描述好
像比較覺得說是困境。我不斷地遇到困境。可是你要從入世
的角度來講,沒有!我的生命就是會安排給我機會嘛!我就
是逃掉了嘛!我就是抗拒嘛!我就不接受。它再給妳一次機
會,或者妳給妳自已機會。


賽斯為什麼要把它講的東西講得那麼拗口?他逼迫你去思考。
不複雜你就沒辦法去理解其實裡面很多歷程。那個歷程拉長
了,你在裡面其實比較能夠深入地去感受到他在講什麼,你
要自已覺察、理解過一遍,而不是給你答案,這懂東西你已
經聽過了,聽到不想聽了。就是在那個脈絡裡面,你要走出
你自已的脈絡。


你會對抗其實是你的錯誤認知,你以為它不是你要的。


你很喜歡你就會繼續做,但是如果你覺得很費力了,同樣是
那種力量的出來,你還是在施力,你可以因為你的喜歡,因
為你的衝動,然後你就一股腦投入但你不是那種很費力的方
式去做。那種感覺上的差別。


對抗也暗示那個結果是外來的。你想擺脫,你怎擺脫?


它就是我的,它就是我要的。我要什麼?就是去體驗它,接納
。實相在我前面,這是我的,我跟本不用去甩掉它,好,我就
去看看是怎麼樣。然後會有什麼樣感受的過程,體驗過後就沒
了呀!那個情境通常不是自我想要的啦!你才會這樣子講。如
果有人給你五千塊,你也不會想說好困擾喔!所以都是那種自
我的層面,你覺得困擾的事情,你就要想到信念是創造實相。
那一定是我的信念所導致的,那我要這個幹嘛?我為我自已設
下的體驗。很多人變成是想甩掉,那你就會發現是甩不掉的。
體驗體驗體驗,夠了就會換。是我們給我們自已機會,一再去
體驗,不是給我們自已困擾去吸引什麼爛實相。不是這種描述
的態度啦!它一直要給我禮物,我沒有敢收。比如說一個男人
養全家有什麼恐怖的?如果你抗拒它,你就會一直落在那個狀
態。也沒有多恐怖呀!


把這一禮拜過的生活,當作夢來描述。


當初一切萬有創造實相不是為了創造實相,祂是為了了解自已
才創造實相。才把自已一分為二,想出一個統一之內的分離。
把自已投射出去,同時意識到那是祂自已。


學員:「我看到一個人討厭他,其實我看到是投影出來的人物,其實
就是我自已呀!」

polo:「應該說那感知是你自已啦!那感知為怎樣是你自已啦!」

學員:「比如說我不喜歡這個人,其實是我很不喜歡我自已的一部
分。」

polo:「對呀!或者說我把我那一個部分,逼得太遠了。因為我不
喜歡。一方面我不認同它,不認同我自已的那個部分,一方面也
好像就沒有看到了。」

學員:「不想去了解。」

polo:「因為你連看都不看了,你也不可能覺察到了。可是又因
著實相的關係,會一直跑出來的。有一個得道高僧叫一步蓮華
,他就把他自已惡的那部分逼出來成為襲滅天來,就是一個黑
的他自已啦!大概是這樣子的方式,那個本來就是你自已的部
分,但是如果你一個概念上覺得他比較不好,不管是成長上的
背景或是對情境的一個詮釋,那個是不好的。可是那個是不好
的,其實是你的一部分,變成是壓抑它,甚至不想去看到它,
是你以為你自已沒有。以我的例子,我一直以為我不應該靠別
人,所以我應該靠自已對不對?我突然發現這三十幾年我都是
靠自已,到後來整個了悟之後才發現想太多,怎靠自已活下來
?不可能呀!因為你認同你要靠自已,所以把你會靠別人那個
部分忽略了,然後甚至淡化掉了,你就看到你靠你自已,在感
受上也會覺得你靠你自已。另外一個是你不會有人來幫你。可
是,都不是事實,都是信念下的感知。」

學員:「所以證明你在靠你自已?」

polo:「對,所以我們把證明的事情留給比較差的人來做,所
以我就不做了。」

學員:「哈!不必證明。」


化學人工製品,它是一個愛的合作性冒險。內在嘗試一個吃化
學製品可以存活的冒險。因為我們也想要走那個方向。


表相看來是有害的,集體上是冒險的分支的嘗試,那甚至這些
嘗試,賽斯有時侯會描述說它就是註定會失敗的。可是那也是
進步,以不同的方式在體驗實相。對內在來講,祂不管實相是
什麼的啦!只管體驗有沒有不一樣。我們也可以讓自我漸漸了
解這個部分,我們就是在體驗不靠自已,那當你自已順過這樣
的想法的時侯,你就會覺得,那也就這樣。因為某個程度,我
如果跟我媽沒有怎樣,也不會有這些事情。對父母來講,不管
他做什麼事,講什麼話,你都要催眠自已他就是在講:「我愛
你,我愛你。」對父母親來講,小孩子是以忤逆我們的方式來
報恩的,因為這樣子你的生命才會不一樣。如果沒有小孩來忤
逆你,是有點浪費這件事。

 

-------
感想:

去聽了其它的讀書會,老實說我有點想睡,好吧!是很想睡。
不太像讀書會,比較像演講。我常看到很多直播或課程或工
作坊之類的,老是在以佈道大會的模式,例如有人癌癒了,
那像是種宣稱。我總在想,沒有治好的人,有話語權嗎?有
嗎?沒有嗎?如果沒有,那學賽斯是學到那裡去了?如果有
,那為何我們老是要把那些好起來的人推向台前?分享他們
的經驗看來是好意,卻總是一再重覆。難道沒有好起來,沒
有成功克服,沒有功成名就,沒有ok的狀態,沒有幸福美滿
的人,就無資格說話嗎?每每很開心的推誰出來分享「我現
在好起來了」的同時,我總聯想那些沒有好起來的,正在不
舒適狀態的人,是不是就被視而不見了?還是就連主辦單位
也不自覺地以「你先搞好你自已」、「你都不ok了,怎能宣
稱或做活見證?要不然就是拿來當負面案例,當場血淋淋的
公開解析之類的吧!」在操弄著。很多人都沒看到這點,或
者是我們太需要、太需要看到成功的案例,好轉的示範,
那怕是號稱幾階的種子,如果在現實生活中沒有運用成功,
不是很好笑嗎?就連我自已這近十年來也不斷想證明我在身
心靈方面可以活用到物質實相,飛黃騰達、圓滿幸福等等,
結果一再失敗。中間數度放棄,又二邊都落敗。很努力,很
用心,很想要成功,偏偏在自我定義上人財兩失,沒有錢,
沒有人,沒有愛,沒有光輝加身,沒有符合世俗的榮耀封冠。

我決定從明天,不!從現在開始我對每個人都很誠實,沒有,
我沒有用心,我沒有認真,我沒有準備,我跟本在玩。讓你們
失望了,抱歉,這就是我。這不是自暴自棄,而是坦然面對。
這不是欲蓋彌彰,故意設下最低底限,而是誠實揭露。如果
這本來面目讓任何人失望,那這是你們的事,但我對我自已
失望,這就是我的事了。之前把賽斯書整套(方智版本)的一口
氣賤賣,已做的事就別後悔了,現在又開始買回來(新版的)並
一步步再重溫。不想自已開讀書會,也許是擔心像好多年前一
樣沒什麼人,也許是感到自我價值低落,但重點不在這,重點
在於我想讀,我沉浸在其中,地點、時間、人數、方法就會各
就各位,水到渠成。去參加現有的很方便,但以前到現在的經
歷,還是覺得問賽道的比較貼切,不是單向的佈道大會或是我
看了就很想切掉的見證直播(即便是公益性質,我也懶得看完)
,也許會有人說那性質不同,無法像小型團體學員互相分享那
真實情感的坦露,可是有沒有入味,還是有差別。是冷暖自知
也好,是各自解讀也罷。聽來聽去,我還是回到問賽道,雖然
後來大約在二三年前(2013、2014)就停了。但網站的資料非常
充足,可以聽很久。那些活生生的(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真誠
的心聲,他們也許永遠不知道究竟助益了多少後來的或是當時
的人,不論有沒有在場。神奇的是,很多問題的答案,就像同
步性的,我聽到、我找到了,令人拍案叫絕。

我也不好意思說是群魔亂舞,只能說各有所好,賽斯的山頭林立,
同塊招牌下,也有一堆「不同的、也無法相同的」馬克杯盛載
著賽斯之飲,老實說還是polo的比較有況味。中間有幾年中斷
掉,是因為自認為人生失敗,什麼都沒有用。後來心靈對談發
現我實在太想要脫離現況了,我太想要進到傳統的世俗場域了
,然後兩頭空。那是基於「我現在是不好的,我過去是差勁」
的努力,當然會更加惡性循環。因為內我會覺得你那麼嫌棄祂
,就留在這更久一點吧!就算你成功了,你也是基於過去失敗
而成功,那就不讓你成功,因為你定義的這種成功是拋棄與割
捨過往,視昔日為廢物應該丟棄與昇華。那就惹得靈魂老大不
開心呀!

 

巴夏說當你以習慣的方式審視這個背景的時候,你立即就取消自己
在主要焦點中所作出的改變,因為兩者只是同一件事。那個迴響、
那個背景,它攜帶著從原有聲音而來的原點。在你容許自己去確認
那些在你存有的主要焦點中、你知道已經作出、或渴望作出的變化
之前,你將會盼望在這個迴響中看見有變化發生。不過,假如你在
這個迴響中尋找確認,你便只會繼續停留在這個你已經專​​注其中的
實相裡面。這項確認必須首先來自那個主要聲音、主要訊號之中—
—在你看見它出現在那個背景實相的迴響中之前(這個背景實相被
你視為自己的外在宇宙)。
  因此你務必認清,在肉體實相裡面,一項主要信念往往會延伸
出去,創造一套環繞它、支持它的表面信念體系,於是它便可以在
肉體實相中擁有某種存在。沒有任何信念能在空虛中獨立存在;每
個信念都帶著一個完整的環境、一套道具、背景、舞台以及一群對
那齣戲劇具有接受性的觀眾。
  故此,倘若你真心渴望改變生命中的主要焦點——就是你容許
自己與之保持接觸的那些主要信念,那麼就不要在相同的舞台上把
它們演完。讓自己知道,你是在一個全然不同的現場。一切已經改
變——一切!然後你就可以了解,整個你認知自己生命的實相體係將
會從一個體系改變為另一個。不僅是一點一滴,而是一切都將轉變

那我前幾天得知一個五雷轟頂的消息,整個人非常低潮,我是要
把過去所學的當成自責的武器呢?還是,剛好派上用場?這不是
正好我可以檢視我是不是活學活用嗎?如果賽斯說存在即價值,
那我還以習慣的眼光看現在的狀況嗎?我不是剛好可以妙用賽斯
心法?我現在都這德性了,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失敗嗎?我有什麼
好值得開心的?不!就是因為這樣,剛好更可以不同的眼光看待
,當我的焦點變了,我的信念變了,世界真的馬上變了。我看待
我自已的方式變了,整個舞台也立即切換了。現在這個時機點,
就是最好的時刻,現在就是我最好的狀態,不是等到某個標準值
的過後的我才是值得被疼愛與珍視的。現在就是,早就是,已經
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