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參與賽斯靈性之舞,那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經歷,一開始我以為那是花錢
:
: 上個舞蹈課,雖然感到花費不算小,但我願意試試看,我想要體會什麼是無意識
:
: 之舞。
:
:
: 「天呀!好多人喔!九點半才開始,怎辦?我會不會太早來了?」然後,我看看
:
: 現場還在佈置,突然我的胃又開始緊張,我不知現在該做些什麼才好?當初是自己登
:
: 門踏入嘉義新時代協會,第一堂上的課是問賽道,而看到這項活動很開心的報名參加
:
: ,如今我有點後悔,開始手足無措起來了。
:
:
: 隨著音樂地播放與後續發展、心得分享,我腦海想到的是
:
: 「哇,會不會太大聲吵到別人?」
:
: 「哇,閉上眼睛走路,萬一我跌倒怎辦?」
「哇,閉上眼睛走路,萬一我跌倒怎辦?」
:
: 「老師示範完了沒?我不想看了,我怕會我會記別人的動作而忘了表現真誠的自我。」
:
: 「天呀,這個癌友好勇敢,敢將帽子拿下來,以最真的化療面目面對自己和他人。」
:
: 「哇,兒子跳樓自殺,我聽了好難過。」
:
: 「怎辦,老師叫我出來示範,我好想逃喔,我要走。」
:
: 「我不會跳街舞呀,雖然我心中想像我很會跳,可是我不敢呀。」
:
: 「妳問我是無意識還有意識的跳舞?ohmygod我沒有被賽斯附身呀,雖然我很想。」
:
: 「幾時才可以結束?我最怕找人跳舞了,唉怎辦?我要找誰?那個工作人員應該不想
:
: 和我跳了,唉,為什麼要兩人共舞呀,真想跳過這個課程,我怎知道一個人不馬殺雞
:
: 、不服務別人外,我還能做什麼?」
:
: 原來,我是如此害怕得罪他人
:
: 原來,我是如此重視別人的感受,擔心他人生氣
:
: 原來,我是如此渴望與他人共舞,盡情忘我
:
: 原來,原來,我對於我是神這回事,仍是怕怕的,自卑的

我想,我不斷遇到拒絕的人

包括當我拍她的肩,想問她願不願意與我共舞之時

她連回答都沒有回答,掉頭就走,一直往前走

我感到很受傷,感到孤寂,感到很害怕,感到可恥,感到生氣,感到被遺棄

我不想聽那些跟本不了解的人說的廢話,那些沒有我這種經驗卻高高在上跟

我講一些冗言的人,在我看來冰冷如機器,心想「像妳這麼優秀的人,妳懂

什麼?妳永遠不會明白像我們這種人的感受,少在那邊教我怎做,像在背口

訣或宣傳某種教條。」

我討厭工作人員在我跳舞時,一直在那邊念,聽來像是以麥克風強迫某

種理念,而我明白,我恨,是因為他說出了我的恐懼和投射,他說「愈不敢要,

愈要不到」「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去找你真正想跟對方跳的人。」「怕什麼!

我也不會跳街舞呀!」我真的很氣,有好幾次我想當場走人,但想起交了錢,

也想起了我還是在害怕,所以我又待了下來。我想,我氣的是自己吧。

我也氣那些人,說的和做的不一樣,嘴巴講的一回事,結果做的又不同,

但我往內看,我想我也氣自己這個面向吧,所以看到別人有這個傾向,我就怪

罪。也或許我真的一再遭到拒絕,然後我以拒絕為恥,我厭倦一再試的感覺,

還有那種冷淡的感受,所以當主持人宣布等下要找一個人跳時,我好像回到從

前,在營隊時,我上前找某個人與我跳舞,因為現場的人都有伴了,沒有人要

跟我一組,結果她一看到當場轉頭跟另一個人走,連給我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我好想離開這個營隊,快點回到學校,只不過那時在屏東,時間是大學。

而現在,我參加賽斯無意識舞蹈,我擔心,我懷疑,我羞愧,但我至少真

誠面對自己的情緒,我厭惡那叫我不要這樣,或要怎樣的說法。難道我為了討某

些權威的歡心,我不可以表現出那真實的情緒,將之視為洪水猛獸?當主持人說

出面對邪惡的自己時,配上轟隆震天的音樂,我很訝異,不是要強調光明面嗎?

不是要喜悅嗎?還有剛開始我不好意思吶喊,工作人員協助我發聲,那種感覺真

好,雖然我從來沒有開啟七個脈輪,也沒有連結什麼天狼星,也不知道高靈連結

的感覺,也沒有打通任督二脈,也不會像小李一樣八門全開,也不會像魯柏一樣

有賽斯附身之類的,我也不會身體吸引磁鐵,我也沒有魔術師的技巧,也不會像

武術家的體能,也沒有那神奇的超能力,也沒有陰陽眼,也沒有像告別娑婆中那種

神奇的經驗,我什麼都沒有,也沒有像王季慶王姊有一次在大攤屍中出體經驗,也

沒有尼爾唐納沃許的自動書寫,也不會像乩童一樣沙盤寫字,也沒有遊走陰間的經

驗,也沒有催眠師回顧前世的能力,我全沒有,我也不知要練幾生幾百世才能像各

種修練方法所說的境界。

隱藏自己的疲倦,表達自己的狂野,好想真誠的做自己,好想有人能與自己共

舞,那怕只是一下下也好,不用再一個個問,一個個找。這時侯好希望主持人直接

安排,誰與誰一組就好了,想跟對方一隊,結果對方身邊己有人,我還能怎辦?我

楞在當場,我考慮了一下子,沒有人走過來,沒有人動,我看見另一個人也找不到

人,他想跟主持人跳,主持人說男的跟男的很奇怪。我突然覺得,那個落單的人就

是我,有一種畫面,感到你我不分,沒有別人,世間真的沒有別人,他變成了我,

我變成了他,不再分你我,他在演我心中的恐懼,助理主持人在說出我心中的想法,

世間無別人,我們是一體,無我相人相壽者相,沒有別人真的沒有別人。別人是我

的投射,我好害怕,那個人就是我,那感覺很尬尷,又像我以前一樣。還好有一個

五十幾歲的媽媽願意跟我一組,不過我很討厭二人一組時的無意識舞蹈,因為一個

人時,要翻要滾,要哭要笑,都沒關係。他們叫我出來示範時,我還趴在地上,因

為我順隨我的衝動,想怎動就怎動,結果前院長說我把下午的課程先提前示範了。

我心想,我怎知呀,我以前又沒跳過,我怎知這個小時的安排只能站著跳?我就

心血來潮要滾在地上呀?我在意權威,我擔心對錯,我害怕別人不高興,我恐懼沒有

回應,我真的受夠了當我把真心拿出來時,結果是被踩在地上。我是否一直在找安全

的地方?我曾參與仁人社

電影社、足球社

雲嘉友會

慢跑社

國術社器材長

禪學社社長

台窩灣文史學社活動長

廣播社節目助理 錄製嘉義蘭潭之聲

大三上是衛生股長 大一上是公關

我也參與過新港情願新港營 活動人員和小隊輔 唯一拿到滿分的隊伍

我喜歡爬山、建行、籃球、電影、唱歌、閱讀、新世紀、禪坐、漫畫、美食、逛街等

我發覺,我一直在找安全的歸宿,我一直尋求肯定,我一直很想真正感受不孤單的感

覺,還有,如果我是神,那我在這邊幹什麼?


為什麼賽斯找魯柏,不是我呢?

為什麼奧修有狂喜的感覺,我沒有呢?

為什麼克里虛那穆堤被選出,不是我呢?

為什麼佛陀成佛,不是我呢?

為什麼基督復活,不是我呢?

為什麼是她當靈媒,不是我呢?

為什麼如果我真的很好,那為什麼,為什麼,別人對待我的樣子是這樣子呢?

我付出得不到回報怎辦

因為我知道我所沒辦法接受的部分

都會在他人身上反映出來

我討厭自己的部分

全部變成我指責他人的籍口

如果我的付出,沒有下文

至少我應該感激,對方讓我有付出的機會

可是,我連跳一支舞的機會都沒有,很多事情只是我去做就好,要對方願意一起跳

才行呀。當我閉起雙眼,聽到旁邊有人在低吟,在哭泣,在狂吼「我是神」,在吶

喊時,我是嘲笑那看似瘋狂的舉動呢?還是佩服那因為兒子跳樓身亡而踏上勇敢的

治癒之路的母親?還是敬佩那將遮住化療後光頭的帽子脫下的女孩?還是那割去雙

乳的患者?當她們分別在跳舞時,我是自嘆不如呢?還是又開始感到自卑,自責,

「看吧!她們多堅強」,我氣這樣的自己,我氣聽從別人怎做,我氣,我又羨慕,

有人邊打嗝邊跳舞,我怎不會呀?有人跳得好好看,我呢?有人帶著愛侶一起舞,

我又感到不如。有人大聲哭出來,為什麼我沒有呢?為什麼?

我汗如雨下

我沉浸在音樂之中

我好想擁抱每一個人,大聲地說我愛你,我看出你的本來面目,你,妳,我,他,她

我們是一體呀!我愛你,我愛妳,不論你妳是誰,是什麼面貌,是什麼外在,是什麼

身份,做了什麼,沒有什麼,我好愛你,我好愛妳,我也愛自己,我好愛這一切,我

愛那死在路上的青蛙,我把你撿了起來避免車一再地「告」過去。我愛那受刑人,我

知道,在靈魂的深處,我們是一體,你們是純潔無罪的。我愛那看似身體殘缺、心理

障礙的同胞,我知道天使穿著黑衣出現,你們是愛的化身。我愛那看似最不可愛的人

,那做出令人髮指的人,那說出令人無法原諒的話的人,那最令人無法置信的人,我

愛你們,我真的愛你們,我要給你們一而再再而三,大大的擁抱,我愛你們,我看見

你們內在的完美,內心的完滿,內層的完全,內裡的完聖,你們是神,我愛你們,你

們愛我。

我不只在嘉義新時代協會跳無意識之舞,我也在令人感動的電影之中以畫面結合

聲音的方式和導演、演員、編劇共舞,我也在令人沉迷的音樂之中與作詞、作曲、演唱

者共舞。我也在我的日常生活中,與書記官、與法官、與同事、與前輩、與師姊、與同

學、與學妹、與家人、與朋友、與陌生人、與自己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共舞。我也在深夜

時感到失去恩寵而痛哭時與自我共舞,我也在感動與歡笑之中與內在的神性共舞,我也

與自己的脆弱跳舞,我很享受,我來到這邊,是為了開開心心地跳舞,就像沒有人在看

,就像不會被笑,就像不會跌倒,就像我不會被回絕一樣,我就像第一次跳舞一樣,一

個人卻也不是一個人,我誠摯地邀請自身跳舞,


「hi,妳好,你好,妳願意,你願意跟我一起跳舞嗎?

我的內在女神與神。」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