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醒來第四堂

:「就是…我有高血壓呀!」

 

Polo:「我也有!」(大笑)

 

:「我是說…我怎麼抓不住它呀?」

 

Polo:「不要抓呀!呵」

 

:「不要抓呀?人家說…」

 

Polo:「妳不是說抓不住它?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我今天量…我並不知…我沒有…我並不覺得我會高,因為我覺得沒什麼,還是一樣嘛!可是量起來怎麼那麼高?」

 

:「儀器壞掉了。」

 

Polo:「滿好的。」

 

:「我認為我沒有怎樣呀?可是最近我有發覺,我曾經聽許醫師說高血壓是性子急嘛?」

 

Polo:「嗯。」

 

:「最重要是這點,可是我聽的時侯…以前聽的時侯我就心想我又不會很急怎麼會呢?我性子很急嗎?可是最近我突然發現…因為那個食物控制得很好呀,什麼油鹽糖我不沾呀?」

 

Polo:「嗯。」

 

:「那是我們說的是高血壓就油鹽糖不要吃嘛!」

 

Polo:「糖也不要吃喔?」

 

:「鹽啦!最重要啦!然後我最近控制糖很好,控制一段時間,可是呢?竟然還是這樣呀?130190之間,在這中間…有時侯會到130…」

 

Polo:「嗯嗯。」

 

:「有時侯我不知道為什麼又跑到那麼高,後來我發覺我真的很辛苦,因為我吃飯喔!沒有幾分鐘就吃好了。洗澡也是很快就洗好了,那也是快嘛?」

 

Polo:「嗯。」

 

:「嗯,可是我不自覺啦!甚至我沒有發覺我有急的樣子。像我來,我明明知道我車子趕得上,可是我就要走很快呀!我就要趕快去!明明知道遲到沒關係呀!也還好呀!」

 

Polo:「嗯。」

 

:「我去三鶯上課也是呀!去火車站我走一半就很快去,深怕遲到呀!深怕趕不上火車呀!我情願去到那裡等。」

 

:「那就是急了。」

 

:「對呀對呀!」

 

Polo:「那妳當然不可能沒有高血壓…」

 

:「所以我…對呀對呀!你也有是嗎?」

 

Polo:「是呀!」

 

:「你會很高嗎?」

 

Polo:「還好啦!一百三十幾啦!」

 

:「基本上不會呀?」

 

Polo:「對~~~。」

 

:「那你為什麼說高血壓?」

 

Polo:「根據…」

 

:「統計。」

 

Polo:「…什麼wwwwho…」

 

:「哈!」

 

Polo:「邊緣性是嗎?」

 

:「哦!對啦!到130140啦!正標準是120!它規定的80-120。」

 

Polo:「嗯。」

 

:「我有時侯會130,有時侯高到190。可是我也不知道什麼時侯變到130…」

 

Polo:「所以說持續很久?」

 

:「我就認為有高血壓呀?以前有吃藥呀!來這裡之後我就不吃…我就硬不吃呀!可是這樣量起來不穩定,我還是擔心。現在是沒吃啦!每一次量都不同啦!有時侯正常,有時侯高血壓,我就抓不到我今天是高還是低呀?」

 

Polo:「嗯。」

 

:「嗯,我就覺得我沒怎樣呀?怎麼會量起來這麼高?」

Polo:「然後?」

 

:「然後…」

 

Polo:「妳發現?」

 

:「我發現…」

 

Polo:「妳很急?」

 

:「對!」

 

Polo:「然後趕快控制?」

 

:「我控制就…趕快控制…」

 

Polo:「然後?」

 

:「我對那個家人吧?對家人…(大笑)…會管會控制呀!」

 

Polo:「嗯,對。然後?」

:「然後咧?()然後要改?」

 

:「如果妳…」

 

Polo:「妳很怕輸?」

 

:「啊?」

 

:「如果妳喜歡那樣子的自已,妳為什麼要改?」

 

:「可是不一樣呀!我也知道自已要改。我要走慢走慢,可是萬一…」

 

Polo:「嗯。

 

:「…心緒想到別的地方,我又不知不覺又快了呀?像吃飯我也是,哦!我要吃慢一點,然後看著時間吃,一下子如果看個電視,咦?一下我又吃完了哦!就不知不覺又會恢復…」

 

:「如果知道自已這樣…」

 

:「…知道自已要改啦!」

 

:「…可以的話,為什麼不就這樣?」

 

:「啊可是血壓會高呀?」

 

:「血壓高是因為這樣子的關係嗎?」

 

:「是呀!我就是想問老師。」

 

Polo:「我不知道耶!」

 

:「哦?」

 

:「我覺得主要是妳在急什麼?」

 

:「我在急什麼?那我如果要趕車就怕我趕不上,我會遲到呀!」

 

:「趕不上又怎樣?」

 

:「是呀!是這樣子講,可是我就是…就是怕遲到呀!」

 

:「就是妳偶爾遲到一次妳就知道…」

 

:「原來遲到還可以?」

 

:「…是怎樣?對不對?」

 

:「我不能遲到呀!」

 

Polo:「嗯。」

 

:「為什麼?因為我遲到,下一班車很久呀!」

 

:「很久…」

 

:「嘿呀!」

 

:「那妳也可以慢慢走,早一點出發,心情就比較放鬆的感覺。」

 

:「有有有,有儘量這樣,可是…」

 

Polo:「可是又覺得?」

 

:「…可是又忘記呀?就說我這個習慣很久了嘛!就是我明知道不要這樣那樣嘛!我突然想起來我就會放下腳步,等一下不知不覺又又又又快…呵,嘿嘿,對呀!就像我說要唸賽斯書呀!我也很急呀!去運動又想趕快回家,真的呀!不去運動又覺得不行呀!運動又要呀!對不對?」

 

:「那這樣子就失去控制了,對不對?」

 

:「啊?」

 

:「控制…」

 

Polo:「就是…」

 

:「想控制可是又…」

 

:「什麼?我想…」

 

:「努力。」

 

Polo:「卻控制不了這樣。」

 

:「我要控制?」

 

:「她控制不了自已。」

 

:「控制不了自已嘛?對呀!我覺得…現在發覺我沒辦法控制自已。」

 

:「怕輸。」

 

Polo:「妳知道那個新加坡有一本漫畫,我不知道,我是沒看過啦!就是那時侯一個新加坡人跟我講說他們有一本漫畫叫作《MR.驚輸》,然後什麼事情都要拼第一!(甲大笑)然後他就說…」

 

:「叫我第一名!這樣?」

 

Polo:「…就是說一定不能輸給別人就對了啦!」

 

:「哦~~~。」

 

Polo:「輸人不輸陣這樣也好,或者是說都要變成TOP的或是怎麼樣?那他說那本漫畫非常貼切的描述他們新加坡的人主要性格,這樣子。對呀!然後我就想到說你上次…」

 

:「嘿!」

 

Polo:「…提到的…」

 

:「對,你講我就回答到說

 

Polo:「對呀!因為我某一個部分也有這個…就會push自已往前,所以我說上個禮拜就在想說其實我可能是全世界最笨的人,呵~~~。」

 

:「哦?」

 

Polo:「呵呵,努力想要變聰明也好,或者說努力想要弄清楚也好,那它後面有一個很迫切的想要知道什麼。當然每個人可能不一樣啦!對,那另外一方面是在那個互動上,妳可能會說怕自已輸別人,但其實怕自已…應該說自已不夠好。」

 

:「對!」

 

Polo:「自已不夠好的那個東西,妳才會跟別人比較嘛!對呀!那沒有辦法接納自已的現狀,對!所以那個源頭還是來自於覺得…」

 

:「自已不好。」

 

Polo:「…自已價值的…價值要講不好?低落!」

 

:「低落?」()

 

Polo:「價值感低落?價值感低落?對!那,或者像賽斯常講的,所有的問題其實都來自於自我懷疑的開始的。對,比如說上個禮拜談到某學員可以創業了,對不對?」

 

:「嗯!」

 

Polo:「萬事都俱足了。」

 

:「對。」

 

Polo:「然後…」

 

:「就怕失敗。」

 

Polo:「對,就來自於自我懷疑嘛!對於…」

 

:「哦?我怕我做不好。」

 

Polo:「怕說對未來的一種情境,不會預期…」

 

:「比上班穩定!」

 

Polo:「對,然後…」

 

:「不會領先…比現在好。」

 

Polo:「然後即使都預測可以賺七十萬,可是又覺得好像不一定,呵呵!相信又不相信!可以又覺得很簡單…」

 

:「哦!」

 

:「對呀!所以就覺得自已應該改變。」

 

:「抓不到啦!哦?」

 

:「對呀!情況就會變成…」

 

Polo:「對呀!情況一直在改變,情況是指這裡嘛!對不對?」

 

:「情況?」

 

Polo:「那很自然呀!因為妳這裡一直變嘛!」

 

:「什麼?懷疑?」

 

:「內心…」

 

Polo:「妳的內心一直變嘛!」

 

:「哦!等一下…」

 

Polo:「…所以外在會一直變,到最後就變什麼都很亂這樣子。」

 

:「呵呵呵,很恐怖哩!」

 

Polo:「再來就沒有人要幫她找房子了或是說怎麼樣?我不知道啦!」

 

:「現在變成是很多人要去跟我搶這個事情。」

 

Polo:「哈哈哈~~~.

 

:「投資呀?」

 

:「嗯。」

 

:「不是屬於妳的呀?」

 

:「就有一個小姐她也想做,然後變成說幫我找房子的那個朋友她也想做!哈哈!」

 

Polo:「哦!」

 

:「對呀!」

 

Polo:「其實妳看喔!如果把上禮拜的東西忘掉,妳來看出的實相有人要跟妳搶了,對不對?」

 

:「嗯~~~。」

 

Polo:「可是它已經是結果了喔!她不是妳要不要做的原因喔!妳要不要創業的原因喔!她是什麼樣的心態?創造一個有人跟妳搶…」

 

:「可是我又不敢趕快去搶回來…()是這樣嗎?」

 

:「妳會…」

 

Polo:「競爭。」

 

:「…覺得說妳很想,然後人家來跟妳搶…因為有人來跟妳搶…妳才會…」

 

:「我才會覺得其實不錯?」

 

:「所以要搶回去是嗎?」

 

:「是嗎?」

 

Polo:「是嗎?可以這個解釋,看妳接不接受。但是我…我直覺是覺得搶已經是妳內在世界投射的結果了,對不對?好。我不知道妳對搶的感覺是競爭還是這樣可能不好做?還是怎樣?」

 

:「沒有,我的感覺是說因為這兩個人同時都在這排做生意,我就在想說這排生意這麼好做,為什麼不開?不是都各開一家了?她們當初不開是因為沒有人手,可是這二個人後來…現在也想做了,變成是這個狀況,以前她們兩個人是要支持我做的,現在她們兩個人…」

 

Polo:「自已也要做。」

 

:「…自已也要做()。然後她們就會想說:『欸~~~那妳要不要合夥?或是妳來主導這樣子。』可是我的感覺我這個人不適合跟人家合夥做生意,要我就獨自,不然我就不做,一樣都是讓人家請,那我就上班就好了呀?」

 

Polo:「嗯~~~。」

 

:「不需要她們的合夥我才去做,我就…我就…對,但是後來我會覺得那個地點什麼是她們找的,不太好意思講,妳就不敢表達說…我的個性是比較…要嘛我就自已做,要嘛我就不要做了…」

 

Polo:「嗯嗯。」

 

:「現在回來原來的公司上班就可以了,反正一樣是領薪水嘛!因為我自已…」

 

:「合夥可以分紅呀?」

 

:「我幹嘛拿一筆錢出來再領薪水?(苦笑)我就直接在我們公司領薪水就可以了。」

 

Polo:「嗯。」

 

:「對呀!然後我自已感覺是說這個東西如果我很想要我就要很明確的跟人家…跟她們兩個表示說妳們可不可以讓別人?」

 

Polo:「好。」

 

:「讓給我去嘗試?這樣子。如果我很想要的話。我現在已經不知道事情變怎樣了,因為我人在豐原那邊是中科那邊呀!對!我不知道,嘿呀!情況是怎麼樣?」

 

Polo:「現在是?」

 

:「因為現在是我二姊想要幫我這個忙嘛!然後她是說如果我的工作還想保留的話,這個…如果我去開這家店的話,她可以先幫我顧個二、三個月都沒有問題或者她也可以先幫我去試水溫呀!她的意思是這樣子。」

 

Polo:「所以妳要看什麼?」

 

:「水溫是俱備了喔?連員工都有了()。」

 

Polo:「不是,妳剛講的那種描述,對啦!當然一般都是這樣子看啦!先看局勢再來做心理的決定,可是是心理的狀態決定了局勢耶!」

 

:「好像要一直逼著我趕快去表白的那種感覺。」(苦笑)

 

Polo:「不然哩?」()

 

:「妳再拖下去呀!」

 

:「呵!可是我另外一邊…我覺得我這邊的工作也開始又變順了,就覺得好煩喔!怎麼這樣?」

 

Polo:「局勢詭譎這樣。」

 

:「對呀!因為我這邊工作反而又變得很順這樣。」

 

Polo:「嗯。」

 

:「請主回來了。」

 

:「對呀!我就覺得『那A安捏』(台語)?那現在是要考驗我說妳到底愛那個?」

 

Polo:「還是沒有衝突?」

 

:「對呀!兩個都可以呀!」

 

:「妳們現在也一樣,就是叫我也跟前夫…」

 

:「誰叫妳…幹嘛那麼麻煩呀?」

 

Polo:「他們如果要接受妳怎麼不行?」

 

:「為什麼不行?」

 

:「可是妳就是壓倦了。」

 

:「既然是前夫就沒關係了呀?」

 

Polo:「不過之前…呃…看過一個例子,有一個人他就是…其實他也不太適合那個工作啦!然後他其實一直很想走,後來就想說這個月他再沒有變成組長或是什麼,他就要離職了這樣。因為做那個工作也滿累的這樣。可是後來年終的時侯,尾牙就讓他抽到一台照相機,他就覺得應該還是可以留下來。呵呵。」

 

:「可是也是有一種可能就是我最近會比較順應該是我的心態,就是反正我就要離職啦!」

 

:「可是如果說她這樣想…」

 

Polo:「我這樣說好了,有比較順,但是有…妳也可以找呀?但是另外的部份我會覺得比較是妳想要衝出去的動力,受質疑也好或者是被壓抑住了。因著妳的擔心或者是限制性信念,啊那邊只是安穩、順,順也沒什麼不好,只是相對來講,對於妳想衝出去的那個東西,可能帶給妳的感覺是更好的。只是那個擔心的部份會壓制住妳嘛!那一定會順,妳想擺爛的時侯,『啥米不驚槍?』(台語)

 

:「反正妳就想說…」

 

Polo:「對!」

 

:「…反正我就不做了呀!『青菜做、黑白做』(台語)

 

Polo:「像我姊也是呀!」

 

:「然後妳就會覺得說,『青菜黑白做』它怎麼會一直跑出來給我做?然後就覺得說現在很可惜呀!」

 

Polo:「對呀!那個部份有可能是妳擔心錢的部分。對呀!其實有錢妳過去了,但是那個東西是不是妳要的?」

 

:「妳說這個創業是不是?」

 

Polo:「創業跟那個原來的職場提供給妳有較多的紅利嘛!對不對?因為有業績了,那那一個妳比較想要?」

 

:「那一種生活方式?」

 

Polo:「對呀!」

 

:「創業的生活方式我比較想要,然後我也會覺得說可能在這個職場十年以後…」

 

Polo:「嗯。」

 

:「…看到的我,我就在那個…」

 

Polo:「是。」

 

:「…十年以後搞不好我有好幾家店!」()

 

Polo:「是呀!」

 

:「然後我就很迷信的去抽了一隻籤。」

 

Polo:ok呀!籤也是妳創造的呀!」

 

:「哈~~~。」

Polo:「然後呢?」

 

:「然後祂就寫說什麼…其實籤詩的表面之意都很好,就是說妳可以…意思是說只要妳決心要做就ok了啦!但是那個廟公就跟我說:『小姐,妳不可被祂騙去喔!』()

 

Polo:「哦!好。」

 

:「妳要看祂籤詩的『福德君看見綠牡丹』…」

 

Polo:ok…典故是?」

 

:「…他說:『福德君看見牡丹花,他也是看看而已,只能看又不能怎麼樣?』然後就好像我現在的一個局勢呀!我好像很喜歡,只能看,可是她們兩個就已經在那邊搶生意了,算是…算是對那邊的局勢很清楚了。那她們兩個也想要嘛!所以我只能看(),不能怎麼樣。」

 

:「那沒有別的點嗎?」

 

:「那一個點是最漂亮的,因為它就在春水堂的旁邊這樣。」

 

Polo:「嗯。」

 

:「我是覺得那個點算是最漂亮的,同樣整排的租金都一樣的…」

 

Polo:「嗯嗯。」

 

:「…就是那個點是最漂亮的。」

 

Polo:「好,所以妳現在落入什麼…」

 

:「我現在落入心裡一直在計較那間我的、那間我的,我現在落入什麼局勢喔?就我想在那家店開呀!可是隔壁的老板娘它也想呀!想說可以去跟房東講好了,就是原先這個人租到九月嘛!那十月老板娘…那個房東就要租給那個老板娘,可是那個老板娘之前曾經有說過一句話:『如果妳想開,我可以讓給妳呀!』可是那個是一個月以前的事了!她就看我一直都沒有表白」

 

Polo:「是呀!」

 

:「我要去表白嗎?」

 

Polo:「可以試試看。」

 

:「對呀!為什麼…」

 

Polo:「雖然好像那個時機點上禮拜就過了。」

 

:「對呀!沒錯,她也…因為她也去接洽我…」

 

Polo:「嗯。」

 

:「…說要供應我的廠商不用…不用…不收我任何費用,她也有去touch了這樣。」

 

Polo:「嗯。」

 

:「她現在的想法是希望我可以給她請這樣啦!那我的想法是說要做我就獨自呀!不然我不會回來給妳請的,我不會給妳請這樣…」

 

Polo:「妳想像如果妳這禮拜沒有做決定呀!那下禮拜妳會談什麼?」()

 

:「下禮拜喔?我還是會談離職,就還滿想要離職的。因為我覺得好像就很奇怪,因為我已經…一直…開始在打包什麼,好像要搬家的那種感覺…」

 

Polo:「嗯。」

 

:「對,就潛意識我好像在打包了的那種感覺,就好像在…我也會打電話去勞保局問說以後勞保要怎麼加保?就是還沒發生,我已經在做這些動作了。」

 

Polo:「所以是…」

 

:「都是這邊的結束動作在…」

 

Polo:「…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妳懸而未決啦?」

 

:「嗯…」

Polo:「不是局勢,而是讓妳…自已到底在想什麼?」

 

:「對呀~~~其實會怕耶!怕做不好呀,對,怕做不好。然後我大姊應該也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她也…她非常極力的阻撓我,然後她甚至跟我二姊講說,叫她不要再『賽弄』(台語:扇風點火)我,對呀!叫她不能再慫恿我去開店怎樣怎樣…她說…她的意思是說…對,她的意思是說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