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眼中的老婆,老婆很可愛,冰箱是她的魔法庫,看她站在冰箱前,剛開始會覺得是浪費。
北極熊哭泣還是什麼歷史共業,後來發覺這是某種神秘的補充能量儀式,側眼瞥見她翻開冰箱
,宛若祈禱般靜止不動,初始會覺得是否在找東西?找不到,何不關上門?剛開過,為何又打
開?後來驚覺這是形而上的代理儀式,像是心靈能量的找尋入口,借由實質的食物與食材的溝
通,從料理到珍藏,從食用到代謝,從購買到儲備,從放進到放出,這些動作與媒介在在表現
了食之況味、幸福之美味、人生的真味的各面向。站在冰箱前的老婆是可愛的、俏皮的,有時
像是時間靜止器般,剎那間天地為之不動,我陷入了恍忽之際,像是跨越了某種不可侵犯的神
聖空間,驚鴻一瞥聖凡二分,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拿出什麼東西?放進去什麼東西?開開合
合之間,我頓悟了些什麼?

那畫面,打開冰箱門的可愛老婆,打開了我的心門。她靜靜地翻找小冰箱,我常開玩笑,是神
燈精靈會滿足三個願望呢?還是小叮噹的口袋,愈開愈多?彷復多開一二次就會多了點東西?
真神!我也想要。也許,看不見,是因為還不夠相信,並不是太過於超現實或夢幻,反而是太
實際與狹隘,侷限了可能性,才會拼了命阻止那些勇於追夢的人,嘲笑他們是痴人說夢,要現
實一點才好。那像是被電擊怕了的猴子,在實驗中阻撓其他剛進來人世間的猴兒,不要碰!會
有危險。也許鯊魚前的玻璃,共工式的頭破血流,航海王裡不停撞山的巨鯨,那阻礙已撤,心
中的無形大牆卻更加堅不可破。綁住大象的鐵鍊早已不復存,我們卻死心地早早放棄抵抗。這
也是為什麼動漫或英雄式二次元媒材往往令人心神嚮往?

開著開著,誰說不會像五餅二魚寶盒化的奇蹟再現?
等著等著,也許我們永遠不會餓死,也不曾真正的缺乏過,一切都是幻相,自已嚇自已。
總以為還要更多才滿足,總以為擁有的太少,總以為不配得到好的,總以為遲早會消失,反正
習以為常了,總以為悲觀比較靈性一點,總以為…

放下電光石火間拉回人間界的執著,抓住一剎那間的清明,曾有那麼一刻,我們都絲毫不懷疑地
相信著,哦!跟隨熱情、興奮,真的是帶來人生最大的富足,也帶給許多人借鏡般的聖火相映。
直到自我懷疑前,打開冰箱,等待飽滿的歸來,再關上,下一秒,對於眼前會出現一桌豐盛的實
相,從不猶豫,也不曾退縮,這動作已不再重要,信心才是重點。現在沒看到,那也不是判斷的
標準,是明明沒有,卻還深信必將到來,甚至早已到來,只是自已誤以為還沒出現或出現的還不
夠滿足或者不符合自已的期盼就一舉否認。有沒有可能,再次打開冰箱,真的是滿載幸福的?

我看著打開冰箱發呆的老婆,那變成逗她笑的百寶盒,雖然大部分時侯她失望地關上,偶爾想起
什麼式,滿足地笑了。有時會感動到我,我們一起蹲在冰箱前,也一起數一二三,許願式朝向食
神星靈,無聲喊著芝麻開門,在那之後,奇蹟必將來臨,一定會到來的。不論多久,不管多少次
,不去判斷眼前出現的好壞,相信著,相信著,下一秒,冰箱關上再打開,一切會變好的,真的
,會愈來愈好的。

這其中,宛若有某種深深的禪意,以氣泡酒的姿態深入淺出地發酵著,我是醉了。

--
由 Blogger 於 8/22/2017 06:50: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