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ex
標題: [創作] 超展開性系列-千夫所指
時間: Fri Jun 15 22:23:45 2012

梅女矇矓見看見阿男正被一團怪字圍繞,阿男見到梅女像煙霧一樣逐漸聚合,也不吃
驚,畢竟他見到的怪事太多了,已經麻痺了。突然屋頂掉下二個書本,筆直往梅女和阿
男頭上砸去。

「靠!我閃。」阿男有自信可以閃過卻見這書長臉還會自已飛到他面前。
「這是什麼?」梅女手中接收到一本名為《劇本》的書。

「翻開來看看。」阿男正這麼想時,卻見書自行翻閱,每一頁都只寫「劇本」二字。
「好像沒其他的字了。」梅女快速翻了全部。

「這到底要做什麼?」阿男對著書皮的臉問,卻得到一個不懷好意的鬼臉。
「該不會是要我們按照劇本演出吧?」梅女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

「哇~~~」阿男被那怪書硬塞到嘴裡。
「小心!」梅女正要幫忙時卻見手上的奇書化為透明穿進她的神秘地帶。

「為什麼我的就是塞到嘴巴裡?」阿男在這無關緊要的地方上打轉。
「難道你寧願菊花大爆炸?」梅女也笑不出來,天曉書那透進去的鬼書會怎樣。

「咦?味道還不錯。」不知是自已想像還是真有香味,阿男意猶未盡。
「我覺得肚子飽飽的。」梅女有種預感不只如此,可是又說不上來。

「啊~~~」阿男像是被雷打到,昏了過去。
「你……」梅女自顧不暇,像是一萬年沒睡一樣,被睡意立即侵襲。

二人醒來時,已是完全不同的風景。像是被洗腦或喝了孟婆湯,可是自已又忘記曾走
過奈何橋這件事,有點像是心靈炸彈炸掉過去的記憶或是整個人格被硬生生抽換到別種
腳本了!

「我不會介意的。」阿男不知自已為何脫口而出這句話,可是他就是想說出來。
「你真的不介意?」梅女像是台詞被塞滿了嘴,不說會很難過,是無法制止的全自動。

「我會保護妳一輩子的。」阿男無法克制,甘脆順其自然,任由嘴巴自已發聲。
「騙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梅女的眼淚快出來了,她也很納悶。

「不!真的。」阿男一邊說一邊覺得奇怪到底是什麼事。
「小時侯爺爺對我做了那些事,不只一次。你真的不在意?」梅女淚流不止。

「那不是你的錯。」阿男雖這麼說卻在心裡呼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親人對我這樣做?」梅女看來很投入演出中。

「我告訴妳一句話。」阿男嘴角抽動著。
「什麼話?」梅女很好奇。

「這是一句話,但不是普通的話。」阿男的臉看來很滑稽。
「所以?」梅女的臉有點扭曲了起來。

「一句話,我來告訴妳。」阿男像是強忍住笑意。
「你到底要不要講?」梅女的頭上看來有烏雲。

「不是我要不要講,是妳要不要聽?」阿男一臉正經。
「好,我聽,只給你一次機會。」梅女的聲音有點火大。

「妳要聽的話,要付出代價的。」阿男說出口,內心的他卻驚訝不已。
「什麼代價?」梅女像是難以置相的表情。

「妳知道的嘛!反正妳也享受很多次了,多我一次不會怎樣的。」阿男淫笑。
「原來天下的男人都是這樣的。」梅女一字一句充滿力道。

「我不相信妳就不會快樂。」阿男摩拳擦掌愈來愈靠近。
「你別過來,我看錯了你,虧我還把你當好朋友。」梅女腦中的對話無秒差說出。

「好朋友也可以當喝茶釣魚的茶友魚友呀!」阿男意有所指。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人。」梅女想揍人,奈何似乎身體另有一套劇本。

「是不是都不是重點啦!反正火車開過那麼多遍了?」阿男話中有話。
「那你之前的安慰都是騙人的?」梅女如果可自主真想上前扁他。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場騙局。妳也不用假裝清純了。」阿男甚至開始脫衣服。
「你敢?」梅女想退後、轉身、逃跑卻只能照腦袋中劇本演出,原地不動。

「妳叫破喉嚨都沒人理妳。」阿男突然覺得這是一個超級老梗。
「好,我叫!『破喉嚨都沒人』~~~」梅女語畢,真有一物飛出。

「我叫『理妳』是誰叫我?」一個長得像紅毛猩猩卻有翅膀的小魚說。
「哇!很難笑。」阿男嘴巴這麼說,心中卻狂笑不止。

「你是來救我的?『理妳』?」梅女覺得這是一個很蠢的問題。
「不!我是來觀戰的。」小魚學紅猩猩抓頭髮,可是頭上無毛。

「哈!那你要不要來加入?我們可以一起嘿嘿嘿。」阿男對小魚招手。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小魚雙鮨抱胸,一副正義凜然、非常了不起的模樣。

「加入什麼?你們沒有人經過我的同意!」梅女覺得有種詭異的詼諧感。
「不是妳叫我來的?」小魚裝可愛地邊學猩猩摸自已生殖器,邊飛游向梅女。

「呵!小魚干,你真風趣。」阿男看著明明下面什麼都沒有卻裝模作樣的小魚。
「別瞧不我,我的作用很大呢!」小魚一點也不覺的害臊。

「你能有什麼作用?」梅女很不想問這句話,偏偏肚中的書似乎就是這麼安排。
「既然妳一點也不誠心,半點也不誠意的問了,那我就告訴妳一句話。」小魚原地轉
圈圈,轉了老半天,差點把自已弄昏頭。

「該不會是鑽入無底洞,讓白虎投降,青龍出洞,極樂天堂吧!」阿男左手比了個圈
圈,右手食指前後來回轉動,臉上舌頭努力伸長想要碰到鼻子卻總是失敗。
「你們這群色胚!」梅女作勢要往小魚打去。

「魚兒魚兒為什麼在水中游呀?」小魚的臉完全變成紅毛猩猩,下半身卻二條魚尾。
「該不會是吃淫水為樂,冰火五重天,無上聖水為養份?」阿男的內在簡直快受不了
這場鬧劇,但嘴巴就是不自由主地按照既定台詞背誦。

「那要怎麼把你叫回去?」梅女自言自語。
「哦?不~~~不可以!」小魚的魚尾變成二條腿,還沒變化完成就被一股拉力往上吸回
。結果下半身成為二個深深的血洞。

「怎了?」梅女發覺是她說了那句話之後,小魚才變這樣。
「妳不可以說『叫回去』那四個字!」小魚吸了一口氣。

「這不是三個字嗎?」阿男說。
「很好!」小魚聽到阿男的話,二個血洞竟長出二隻長舌。

「我說了什麼?」阿男不知該喜該憂。
「你說了『這不是三個字嗎?』這幾個字缺一不可,幫我完成進化。」小魚舞動長舌。

「這到底是什麼規則?」梅女覺得平白無故長出二條紅舌一定有詭計。
「一條往梅花蓮部洞口探索,一條深深餵滿櫻桃小口。」小魚像是知道大家要問什麼,
搶先回答。又像是迫不及待,自已先回答,即便跟本沒有人問二舌的作用。又或者,他
與梅女心靈互通?

「畢卡索!」阿男試探著,看看會不會又出現什麼變化。
「太好了!」小魚本無耳,瞬間滑出雙耳,耳中各有一手,手裡把玩一跳蛋。

「不會吧?」梅女覺得隨便說都有變化,未免太獵奇了吧?
「唉呀?妳看,都妳害的!」小魚弄掉了一個機械震動長圓物體,懊惱不已,試著撿起
,卻吃力不討好。

「你要撿這個呀?」阿男撿起跳蛋,變成狂噴口水的小型吸塵器,他嚇得丟掉。
「嘿!沒想到你喜歡這味呀?」小魚用耳中雙手比了個上下摩擦的不雅姿勢。

「夠了沒?」梅女臉轉向一旁。
「不!不不不!我還沒準備好呀!」小魚變成名符其實的小魚干,在地上跳來跳去。

「看!都你害的。妳一定是說了那三個關鍵字才害它變小魚干的!」阿男快哭了。
「哦!謝謝!」小魚干變成巨型的魚頭人,有下半身雙腳,上半身是魚頭。

「現在又是講那三個字讓你變化的?」梅女摸不著頭緒。
「也不一定,有時侯心血來潮,想變就變。反正超展開嘛!」魚頭人企圖抱住梅女,卻
被踢了回去。

「咦?我的手好酸呀!」阿男沒來由的一句話,才驚覺魚頭人曾幾何時賴在他身上不走
,張著血紅大眼,裝可愛地嘟嘴作勢要親。
「哈!輪到你了。」梅女的內在也拍手叫好。

「你搞錯對象了呀!我不喜歡人獸交際呀!何況你是隻魚。」阿男狠狠往下摔。
「嗚~~~無情的負心漢!」魚頭人化身小公主裝哭,只是還是一臉魚樣。

「哈哈!你活該!」梅女本著看好戲的心情,沒想到魚面小公主變身白魚王子往她臉上
冷不及防地親了一下。
「哦!我的睡梅人!」白魚王子滿身魚腥味,魚勾掛在不搭的雙耳上,雙腳間像是多長
了一隻腳,又像是尾巴長到前面拖著地,可是又有魚鰾的形體。

「好臭。」阿男也忍不住捏鼻,那怪異的海鮮味,讓他與某種不舒服的人體經驗做了深
刻的負面聯想。
「我的小親親,我來拯救妳了。」白魚王子口吐白泡,泡中有小蝦米,蝦米咬鉛筆,鉛
筆連放大鏡,放大鏡噴出一把把金黃鑰匙,金鑰筆直往梅女肉身九個洞孔飛去。

「等等!」阿男驚呼。
「哇!」梅女張大了嘴,眼睛睜得像銅鈴般大,手來不及摀住重要部位……

--
[m[1;37m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你曾努力多久並不重要。而是你目前還在努力嗎?那才是重點。P.182
(與神對話)
口 亡 ﹁ ┼─ ╯┼` ┼─ ◆
力〢 心 丁 ╯月 才 〤 ╯|土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
由 Blogger 於 6/15/2012 07:24: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