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o 問賽道藏經閣系列 賽斯書導讀夢與意識投射 17章之2

夢與意識投射 17章之2

我做這個行動是我想做的嗎?

如果我對別人回饋有那麼期待,並不是那麼純粹的為了我自己,在那個當下那並不是我最想做的行動,他會變成有一點是對不起自己,所以當別人沒有彈回來的時候引起的那個不舒服或不滿,其實不是他給你的,是你對不起自己而產生的.


對方可以做任何的表達那是他的事情,可是問題是我遇到這件事情的反應是我的,講難聽一點我是試圖想要控制對方的行動,如果對方在我的控制之下產生我要的反應,我就會覺得很滿意。其實我那個動作本身就是想要他照的意思來做,就像我們對喵喵喵講話的態度,我們講的話你可以不要聽,就好就像是昨天世芸在寫說現在喵喵喵都會講說:「那有什麼關係?」我們就會說:「對!那有什麼關係呢?」(我們一起來討論)


你其實是為自己做你以為你是為對方做,對方沒有給你想要的回饋,你就會覺得比較寬心一點,因為你不是因著跑作。就像賽斯之前講的那個女兒一直以為是她媽媽生病她來幫助她,是她媽媽就想說我一個人生病也可以話,我把你叫過來是我來陪你,從那個女兒的角度他以為是他在為他媽媽付出,其實他是在為他自己,最後要去看的是為什麼媽媽叫你來你就來?你也很想來。可是在那個時候你會以為我是為了你。


當這件事情變成義務性或者強迫性,他就變得沒有一種自主性,沒有一個自發性,感恩變成強迫,就像我昨天在FB看到有網友寫說從今天開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要高興以對,先跳到最後面賽斯講說你現在的生活都是一度極盡全力想要的,我就提醒說你真的要賭這麼大嗎?面對什麼事情都微笑以對?他在做的過程就像你講的會一直壓抑嗎!他會不斷提醒自己我要微笑以對,你可以的時候你就可以,你不行的時候其實你就是在壓抑。看起來是很正面,可是如果有一天有一個衝動是需要你去罵一句幹!的時候你還微笑,你又不是在演後宮,所以賽斯就在講說當你一個不舒服的狀況皺個眉頭,適當的攻擊性。可是如果在那個狀況你沒有表達反而報以微笑,你就是在壓抑自己,你就是不相信你自己,你就是覺得這樣子做不好。


所以回到你說的凡事都要感恩,可以啦!可是你想感恩就感恩,而且你要相信你有一天很自動的會感恩,你不需要把它變成一個形式,就像我最近會講說父母親不管對我們講什麼或做什麼他都是愛我的,對不對?但是他講的話都不要聽,後進化版是如果你已經夠成熟,是你已經夠成熟而不是裝成熟,不是去做成熟。是你有那個自發性,父母親講的話,感恩、安心、做自己,安他的心。可是如果你的成熟度還不夠,前面兩個就不用了,就是做自己就好了。他是兩個不同層次的事情,不是說當兒子或女兒都有那個能耐在那個事情或不同意的當下去對父親感恩,去安撫母親的心。所以前面兩個如果做不到,就做自己。可是你講的那個事情就變得是我們一定要感恩,那就變成是用做的而已。可以做得到當然很好,表示你有一個成熟度,而且你了解到本質上他就是愛我的,所以我感恩。我了解到本質上從限制性信念來跟我講怎麼做比較好,所以我要安他的心。那也要夠智慧、夠成熟,如果在那個當下做不到你也不要勉強,你就做自己就好。做你自己想做的。


是你這個深刻的理解之下,那個感恩才會有意義,他不是儀式或行動上,當初講出這句話的人他其實是在提醒這個本質,可是後面的人把它操作成一種行動。 然後就會看到皮毛都沒有看到精髓,那個本質是在提醒而不是叫你這樣子做,不是叫你採取這樣子的行動。是理解之後自然會有你自發性的反應,要不然什麼都感恩、什麼都感恩就像拿著香跟著拜


其實你不是去改變現在的你,也不是去改變過去,你是知道在過去某個特殊的點裡面他本身就有幾百萬種選擇跟你是從哪裡走出另外一條可能性的道路的你是沒有生病的。生病的你並沒消失,以你的角度來講他變成一種潛藏的可能性


你還沒體驗夠的時候,就算那個覺察我告訴你,你也不一定能接受。


你不用想說如果我改他不改怎麼辦?你就會跟他實相分裂呀!你會進入你改變接觸到他的可能性,你的官方跟他的官方就會錯開了,賽斯說我們甚至在最隱密的黑暗處也會創造出光明,你不會永遠無助。最重要的是你也不會永遠無知,就算你在地獄裡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