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說賽斯-【羅倫佐的油、薛丁格爾的貓、黃金鎮魂曲】


羅倫佐的油,過程即目的

薛丁貓,疊加狀態,此題非唯一解

JOJO的黃金鎮魂體驗曲,因-程-果的消果,永恒的消除結果


大家都知道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註1)

我濃縮為

1、內在求具體化,卻又永無止盡。

2、本體求穩定化,卻又永恒無常。

3、自我求分離化,卻又永遠不能。


不要一成不變,想求新求變;不要一直求變,想永世不變;不要一體無變,想出走求變。

欲望大霹靂,不實化不行,滿出來了;好了,太滿了,夠了,可以停了,一直變化,本體會不安;行動與本體的兩難,導致自我意識想棄他而行,而偏偏這又不行。

想變→不變→請自便。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簡便的口訣了。


那麼,電影【羅倫佐的油】,可視為實相創造是來體驗而非改變的一切萬有雙喜之棋,這步棋不是下錯了,不是信念錯,而是靈魂來體驗,正如POLO老師常說的「畫面很混亂,內心很喜悅」。

否則,業障式的解讀賽斯,以因果業報談賽斯,跟本就是本末倒置。這並非「好了,沒有對錯,大家不要吵」的推託與假和平,你可以用賽斯資料來當立足點解讀牌卡(象徵資料庫、代理儀式),或

比較其與佛教不同處(魯柏也有談到她對涅槃的看法),但不是見獵欣喜地以「啊!這可能是上輩子的業」、「啊!這大概是童年陰影」、「啊!沒有與內在小孩和解」去抓住賽斯資料談過珍與羅

的家庭或諸多前世對照,故意避開「當下是威力之點」這個重點,卻陷入「宿命論」、「前因後果」的坊間傳統式看法。那請問,用「這就是命」來解讀先天的殘障或疾病,怎會是賽斯的精神?

這不是「好了!我們要包容不同意見,都對,都對」的打馬虎眼與摸頭式消音。勉強用「一切是最好的安排」(這並非賽斯首創,但卻最常聽見賽斯家族朗朗上口)來套用,是很好解。卻忘了解信並行、

信解行證。有時侯,第一次,甚至是註定失敗的。這病就是要醫不好,你才會啟發後人,也才能在這奮鬥的歷程中(若不在此就不會發現問題,若不以此角度則不會看到)去見該見的人、發現該發現

的點、開出該開的花。如單單以「實相論英雄」,「外境有沒有變化」來判輸贏、定成敗,「檢視」你的信念有無變化成功,那不過是以境判心,用外境與結果為一切萬有打分數。


證明給我看,中樂透給我看,好起來給我看。賽斯有說過這資料不是拿來發財用的,預測股票的,早在數十年前就有人問過了。就算桌子追著你跑,就算燈忽明忽滅,就算預測明天的報紙,就算拆解你的

信念,回答你的問題後,你還是會不斷追問與追索更多的證據。所有的問題,本身即是答案,但先有雞或先有蛋,一定只能二選一嗎?為何不能並存?為何非得先後?電車駛過一人與輾過五人,只能擇一

嗎?這不是兩難之局又是什麼?你怎知「世間不得雙全法,恐負如來亦負卿」?《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電影中談到阿湯哥:「你的人格缺陷讓你無法透過犧牲一個人去拯救數百萬人,你認為這是軟弱,

我認為是最大優點”」不也是一種不錯的看法?薛丁格爾的貓很可憐,即生亦死,要死不死,是中毒或活著,宛如阿甘的巧克力,不吃不知味。永遠不開,永遠不曉得答案,所以甘脆不開?


是責備自已為何創造出如同羅倫佐的油中的疾病?還是自責「我怎陷入左右為難」的兩難局面?抑或認知到沒有「最好」的安排,只有不斷的價值完成與不斷的體驗。你要說宛如JOJO冒險野郎中無間道式的

幻覺地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無盡輪迴「早已死亡,卻又再活」的體驗是煉獄,那也是種觀點。蛋與雞同在,疑與解並存,毒與癒疊加,似矛盾對立又平行並立。只要去掉「對結果的堅持」的話。一

切真的就是最美妙的安排了,JOJO漫畫中的替身,黃金鎮魂體驗曲,消除「結果」,永恒地在「開始與過程」中不斷上演,卻達不到「結束」的終點。它沒有像火影忍者中伊邪那美有破解之法,就是「接

納」眼前的這桌實相,雖說瞳術是幻術,你眼睛看到的都是假的,並非虛無論,而是焦點高度集中,暫時刻意忽略其它視野的未知的實相。但把賽斯資料重點放在「改變實相」,你終究是對現象界的結果

不滿意,你很滿意而改,那叫價值完成,那叫進擊的巨人,你自動會進到下一關,因為靈魂最討厭無聊與重覆。你基於否定現狀、嫌棄過程、活在未來的「改念以變相」,就是陷入了最大的幻術。


然後你會執著於黃金才是唯一的豐盈,迷魂永不安息,永無終止的落入自編的死胡同、無果之局。除非…


如同賽斯對魯柏在早期課說的:「即使在最黑暗的地方,也有光」去看待「看來沒有好結果,沒有病瘉」、「不是賠夫人就是折兵」、「重覆悲劇」;如同賽斯三、賽斯四去看賽斯二,賽斯二去看賽斯一的

眼光,你口口聲聲自稱是限制性信念,其實最大的限制性是「你定義這叫限制性」而否認一路走來,你是怎到這的?你以為過去想錯了,才落得如此田地?你以為童年有毛病、家庭有陰影、信念有問題,

才搞成這實相?那無異於抽乾你的力量,畫家批判自已的畫筆與畫布、畫料與畫作一樣。境不變,觀點卻變了,這才是進步,境沒變,拼命改變(不管從外在或內在努力),那叫倒果為因,手段凌駕目的。


僅以POLO老師的話當總結:「結果也不重要,發現你自己是什麼才重要,目的是了解自己。」獻給所有努力扭轉奇蹟、改造實相、追求成果的旅者們,

Shambalina Garapharti 「我們是變化中的靈魂,彼此相視笑與大笑的面貌」(蘇馬利語)


註1:參加POLO老師的八年前的專題講座,一切萬有的三個兩難之局

https://www.slideshare.net/quarelin/dilemma-50784981

第一個兩難之局 行動是內在宇宙的內在活力---它是在內在活力想 完全具體化的欲望及衝力,和它的無法完全這樣做之 間的一個兩難之局( dilemma )。 這個矛盾導致了行動。 行動是所有結構的一部分( 


eg. 物體是我們感知不到 其變化的行動) 神聖的不滿與想躍入存在的壓力

第二個兩難之局第二個兩難之局 行動形成本體,卻又像是會毀掉本體。因為行動涉及 了改變,而任何改變似乎威脅到本體。 然而,本體依賴穩定性是個錯誤的觀念。本體,因為它的特性,將會不斷地尋求穩定,然


而穩定卻是不可 能的。這是我們第二個兩難之局。 這不平衡(創造性的兩難)導致創造性副產品:對自 己的意識。 所以,不平衡是必然的,否則便不會有實相。

第三個兩難之局第三個兩難之局 『自我』意識是由第三個兩難之局而來。它發生在對 自己的意識試圖將自己與分開時。既然這顯然是不可 能。既然沒有行動則沒有意識或本體能存在,我們有 了第三個兩難之局。 


「意識」想知覺行動有如一個物件,而把行動知覺成 為自我所創始。並將行動當做是自我的結果,而非原 因。(這這這 ... ) 這個企圖同時讓自我誤認,而使得行動「爆炸」成為物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