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愛晏文集(二)
106/3/6-106/11/19
《身心靈家族的詭異現象》#胡愛晏文集
「每次有學員說很孤單或匱乏時就馬上跳出來說你並不孤單或你是豐盛的,這完全可以在靈性憤青粉絲團投稿的有趣現象,我當然可以理解不要認同當事人的困境,不要跟陷下去,保持光明力量才能穩住自已,避免也被拉下去之類的但若是基於害怕衝突而刻意叫大家別吵了,我們都是一體,一起來冥想光與愛與大角星與大天使吧!沉浸負面固然沒有比較有益世界,賽斯也說受苦若有好處就是了解受苦是不必要的,但急於貼上汽車標語的一群人,每每淪於心靈膏藥堵嘴的方式,一有人說負面之類的話就立刻像雷射感應到不潔地清除或噴上高雅格言香水趨臭,狂喊你是愛,你是豐盈,你是不寂寞的,你是一體的,像極了集體催眠的佈道大會,當然,也不必強化二元對立,專注於消極面。只是愈強調勤撫拭,就愈證明你相信你是有塵埃的,也不是自欺欺人假裝苦難不在,賽斯說世上還有一人受苦,這世間就不會真正的喜樂。可是你那麼用力覆上光與愛與豐盛與健康的牌組,說穿了你不允許他有自已的歷程,這不是見死不救的車禍現場,你明明可以打一一九卻還指著傷患鼻子說為何選擇這頻率?助人技巧不是這樣子拿來檢討當事者用的。
       同理他的處境但可以不同意他的焦點,我相信這對你來講是真的,你的感覺是很真實的,否定他或者是強加用正面的膠帶貼上傷口都是一種差劣的過渡儀式,過度清創當然會反而連正常組織一起破壞,但把他講的故事點成瘋言瘋語等於製造了對立面,挖去信任的牆基,反正我說什麼你都不相信我的話,我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可以成為燈塔,指出另外一條路,說明還有另外一個頻道,他隨時可以去選擇另外一種劇本,只要願意狀態,不同的平行版本電視台頻道隨手可得,只要他願意切台就可以。並沒有否認他現在的實相狀態,我相信你說的故事,我相信你的經歷的真實性,但就像他認為的真實一樣,另一種版本的腳本也同時存在一樣的合法性,我相信你說的話,可是也請您相信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他就站在旁邊就在你的不遠處很容易就可以轉向並沒有那麼困難,你甚指不需要去創造,你只要轉向轉頭看另外一個舞台就可以了。當然,這都是當事人早就看出有另外條路,他只是在等待對方的傾聽和同理以及認同,甚至是不需要等待權威的點頭同意。
        他不是來尋求意見的,他只是來尋求支持的,有些很差勁的助人者甚至會把助人者自己想要達到的目標貫注給求助者,這變成了另外一種不覺察的好事者模式,權威壓迫,甚至是殘忍的好意,最差的初學陪談員,我還寧願你不要拿個案當你的試卷,你沒看見你流露出的「我根本是在給你我想要給你的,我不是問你想要的是什麼,我提供給你都是我期望給你的而不是你真心想要的」,到頭來你變成是了為了滿足我的。這是最糟糕的助人甚至是害人了,當然沒有真正的受害者,可是那是在一個很大的理解之後才可以說出口的不是拿來唐突行事用的。
        來問問題的都不是真正來問問題的,他們心中早就有答案了,他是來宣稱的不是來尋求你的批准的,你如果還真的給他意見告訴他該怎麼做一方面你也剝奪了他的力量加深他的無力感,二方面你也不信任他的能力也養成他的依賴還可能讓他很生氣因為他有答案了,可是你給他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你這是自作主張、自以為是,他想要走另外條路了,你只能指出早就存在他心中的道路我,不能強行壓著他的頭去喝水,是他想要走出一片光明了所以,所有的引路者都不是開創者也不是領隊,只是幫助他他早就看見的道路並輕輕的指出那個方向。
        不允許他人悲傷的人是最悲傷的那個,他會很努力告訴大家要快樂,你是富足喜悅,你要回到內在的合一裡,如果你已在一切萬有裡,你能迷失到那裡?一心告訴人要回到愛與光的人反而才是忘了自已本來就處於恩寵之中的人,你的存在就是了,忘了才會找尋,一直以為忘了的人就會一直找,一直催眠自已很豐盛的人正強化了自已是不豐盛的,這就是賽斯提供的意識練習專注在你想要的畫面,但是不要超過5分鐘,每天這樣子做。過頭反而不利,有點像拼命掀鍋蓋與不斷追問禮物寄來了沒的不安與焦躁狀態。


《照顧好自己才是真正關心別人最好的方式》
自己都顧不好別人也趕感受不到你的品質
頭很暈,眼痛,乾嘔,冒汗時不忘提醒自已眼前點下這一刻我仍然有其它部分是安好無恙的,這並不是自欺欺人無視現在的痛,很多學身心靈電線桿的都會急忙感恩天或謝謝你自已之類的,跟本是在操弄心靈政治般的條件交換,盲點在於急於跳躍到下一步,以理想的狀態視為手段,那終究是表面的和諧,我承認我身體感受到痛苦既非催眠式加重反覆口述,加深標籤化定義,是接納現狀,肯定即便是這樣痛苦不堪的自已也還是有好的時侯,好的部分。要吼,要睡,要求助都可以,但絕非無視現況而強行以過去的無痛或想像病癒的畫面來蓋在此時此刻,心想事成從來就不是藉由否定現況達到的,更不是以無病無痛或痊癒當成神奇之道的表演加分來證明自已修行得道,該哭時哭,該痛就痛,要打滾也好,有情緒也罷,只有自我才會以為理智地強行阻止並宣判已經夠了,可以停了。當小孩子肚子餓,媽媽也肚子餓的時候第一步絕對是媽媽要先餵飽自己,媽媽如果是以犧牲自己的態度去餵飽小孩,小孩也會感受不到富足而且也會有愧疚感,媽媽也會有一種委屈感。這個社會太強調犧牲自己去照顧別人,可是往往你不能先照顧自己的版感受的時候,你也在跟別人講他們也要犧牲自己的感受來照顧你,如果每個人都先照顧好自己那這個世界根本不需要別人來照顧,不是不可以去照顧別人,可是問題是你有先照顧好自己的感受嗎?如果有任何人要你犧牲你自己來照顧他們,那就算你委屈自己、忽視自己的感受,達到的付出的品質也不會好到那裡去,因為內在就沒有先滿足自己。做自己、照顧好自己,就是對這個世界最大的幫助,你絕對不能用一種逼迫自己或麻木自己感覺的方式去做事情,儘管名義上是為了他人好或者想要幫助他人,可是這是兩敗俱傷的方式。真正的一石二鳥,皆大歡喜,其實真的是從自己開始。就像與神對話裡面談到的為了不背叛他人而背叛自己終究是最大的背叛。你的身體是最誠實與真實的反應器,反映了你當下信念的景色,他在告訴你:「回來看看我吧!你不可能以壓抑與麻木身體的方式來對這世界有所助益,那是不可能的。」



胡愛晏文集《出了這一條路處處都是出路》


賽斯說:「你現在的實相都是你一度想要經歷的。」
人本治療學派創始人卡爾.羅吉斯:「信任我正在經驗的。」
禪宗說:「吃飯的時候吃飯,休息的時候休息。」
與神對話說:「別無他處可去,你現在在的地方就是你要去的地方。」
並不是因為你犯了什麼錯或造了什麼業才搞成你現在的困境,也不是因為你不夠好或是走錯路才到現在的地方,此時此刻就是你所需要經歷的,現在你的狀態和你正所是的人就是你最好的時刻、最好的呈現,我知道我們都會在狂風暴雨的時候大喊這不是我要的!在那痛苦難耐和窮困潦倒的時候都會懷疑這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嗎?目標是如此知道你真的不會射錯靶,路是無限的寬廣,你真的根本就不可能會迷路或走錯路,想起泊老師所說的:「你怎麼選都不會錯,你怎麼做都是對的。」當然這句話是要來自於對自己內在恩寵很深的了解和對宇宙的信任,很多時候當我們問別人該怎麼做或者尋求全文告訴我們方向的時候,其實背後有一個不敢承認的隱憂就是:「我不想為自己的方向負責,萬一錯了怎麼辦,所以錯的話我會說這是你教我做的。因此我不斷地問人,不斷地在其他地方尋找答案。」


 胡愛晏文集《他們覺得你這樣子不行》
生病,尤其是幾乎致死的急症或重大傷殘、難以完全康復的慢性病,往往是在控訴著:
「我都這麼辛苦了,你不能再怪我了吧?」
「現在我可以休息了吧?我總算有理由可以正大光明不努力了吧?」
「都是你們對我不好,為了你們,我委屈我自已,所以都是你們的錯。」
「我這麼痛苦,你高興了吧?」
「想要恨,但又不敢,於是把恨往裡吞。」
「我是無能為力的,我沒有辦法了,我已經走到最後一步了,你們不能再逼我了」
「健健康康就要負責,就要扛起這麼多人的責任,是不是要直到我倒下,你們才會獨立與成長?不再依賴?」
「我過得這麼苦,都是為了你們,你看!你看看我!」
「我也想像某些人一樣耍賴,但除了這個方法,我別無它法,我想不到了。」
「連醫生都搖頭了,你們不能再逼我要好起來給你們看吧!」
「一種正大光明消失人間的好理由,是醫學認證的哦!是上天的安排喔!」
「我總算在有生之年,能在去世之前去做我想做的事了,這下沒人可以指責我不為他人著想了,這一次,我終於
可以做自已想做的事了,沒有人敢怪我,也捨不得。」
「我拿到了任性的豁免權。」


破解
1、人生不是來吃苦的,自已苦過來的人也會拼了命要求他人吃苦,因為不甘願、因為眼紅、因為嚴以律已的人不會寬以待人。對自已好,先對自已好,永遠不要抱著犧牲的態度,那會讓你的內在滿是委屈與傷痕,直至大病。
2、想休息就休息,不需要召喚殘忍的儀式或「假裝不是我要的意外」來取得合法的擋箭牌
3、現在就可以做自已想做的事,不用等到快死了
4、為了滿足他人而逼迫自已,那你也會開始恨對方
5、學著拒絕與接納被拒絕,有「說不」的自由,這個「好」才有力量,否則你會覺得人生別無選擇
6、不用振作給人看、不用堅強為誰、不用總是正面積極、不用很有用,因為存在即價值,在聖不增、在凡不減
7、我無需拯救任何人、他人的功課不是我該捉刀的、我只能照顧好自已
8、一次一步、活在「當眼」的菜色之中,聽來不切實際卻也最實際



 胡愛晏文集《好一個說話的技術》
 如果有話直說,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是不是比較直爽?學會說話的技巧,或許會想太多,出口之前再三省思。若學「傾聽的藝術」,那不管對方說什麼,解讀權都在自已。可是坦白說,或許怪罪對方比較好用,這樣可以避掉自已的責任。有時明明很受傷,卻要反思自已的內在是那裡有傷痛,甚至要笑著說謝謝,這就是「靈性虛偽」了,比沒有學過說話技巧、身心靈課程的人還糟。至少滿臉不悅,直接看出來在想什麼。笑著說寬恕、說感恩,真的詭異,忽視自自已的感受還要替對方想也許他不是那個意思,這變得很「電梯小姐式」的職業禮貌,不是不好,只是一堆心靈雞湯類的教導人們要有說話的技術與反思自我,見到背後的善意、當成修行的功課,究竟是在養成靈性僵屍還是罐頭式心靈對話機?


 《有時候繞個彎反而才是捷徑》

曾沛慈出道10年,感性說:「如果不是演戲,我沒有辦法一直堅持我的初衷,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轉個彎才能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所以很謝謝演戲這件事,讓我有很多的片尾曲可以唱…」

有的時候你不要以為一定要在你認為的那一條路上才是堅持你的熱情之所在,你永遠不曉得最好的安排會是怎麼樣?在你看來是繞遠路或多此一舉的作為,誰知道他反而是幫了你一把?你以為是接近和最快速的道路到頭來才知道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眼前看似無相關的路程其實在最後都會默默的連結在一起,總體來說沒有一條路是會白走的,即便是現在的你不能理解,甚至你以為那不是你的興奮之所在, 但都沒有關係因為同時性的安排,總有一天你會恍然大悟你從來沒有離開你的道路過,你心之所在,就像《與神對話》裡所講的標靶是如此的大,你不會錯失它。就像《奇蹟課程》所講的你從來沒有離開上主的懷抱過。巴夏也說你不需要覺得時間不夠或者錯過了什麼,你覺得曾沛慈演戲就是忘了初衷嗎?她就不能兼顧唱歌嗎?誰知道到頭來反而是魚幫水、水幫魚,相輔相成嗎?看似眼前沒有走當初堅持的那一條路到,最後反而是一舉數得、一石二鳥,所以要耐心、細心、對自己有愛心、對一切萬有有信心,如果這裡都沒有那也要一顆無條件接納自己的心,故事的結尾終將平白一切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假若你目前看不出來,那就看不出來吧!接納自己看不出來吧!



#胡愛晏文集 《你怎不快點好起來?我不管你了!你自已承擔後果吧!》


很愛要人自問「這件事背後意義?」「你為什麼吸引這個實相?」,急著要肯定這境遇背後禮物或忙著找出問題來加以治療,否則就說對方還苦不夠!沒自我覺察!最糟的助人者是想跳完整個歷程卻還責怪個案沉淪太久或嫌棄式地說:「隨便你!我放手了!」其實跟本不相信老天自有安排,不過想扮演上帝插手,不如已意與流程卻說這是他人不努力。



《所謂的妳要有信心妳一定會成功》

他想要妳努力、有要信心會出人頭地
妳想聽到的是就算不是如此的自已、原本的自已、現在的自已也是可以的,因為基於否定自已而去求進步,終將是枉然,那個「不夠好」的隱隱作痛與被排斥,永遠都在。就算建築成成功的金字塔,也終將腐朽(地基不穩)。

終其一生,我們都在找一個可以無條件接納自已的那個人。上一代的人已經夠努力了,他們已盡他們最大的努力去接近我們還有適應這新時代了,很棒了,真的。他們也很無辜,該說是生不逢時呢?還是夾心餅?不是每個父母親都是時代尖端、身心靈老師,能想到他們愛子女最好的方式,大概也就是複製上上一代的經驗了。這已是他們的竭盡所能了,那怕有時包裝著善良的悲觀。怕小孩若不要求他們進步,會不進則退。怕人若不努力,會被淘汰。怕若是接受現在的他們,會導致他們怠惰。







可是那是有差的,一個人,在知道連我這樣的狀態,你都能愛。那我會感激、會感到被無條件的被接納,就算不是為了回報這份激賞也會因為這份情意而發光發熱。那是接納了此時此刻的自已,啊!我不夠好也是可以的,我不必很好才值得當你們的小孩,原來,我沒有那麼好,你們也覺得很好。跟本不必擔心是縱容、是包疵,好像不懲罰、不耳提面命、不威脅、不要求上進的話就會成廢人。終會有「神聖的不滿」,而那是在「價值完成」後生命會自發性、自動的進展,會有衝動想完成下一個階段的自已,一定會的。因為唯一的不變是「變」,所以從頭到尾就不用擔心會如死水般不進化之類的。上一代的人無法理解,這不是他們的錯,他們的擔憂也是從他們的上一代沿襲而來。看到他們也很為難,被教的是一套,到後來還要學另一套,該怎適應或怎調和,他們也不簡單,選擇投胎當一個年輕人眼中的「老古板」,說真的比起更之前的人,他們已經很不古板了,真的。







可是呀!父母在等小孩道謝,孩子在等父母道歉,也許我們一直在等父母能無條件接納這不符合世俗成功定義的自已,最後還是在等長輩的認同,問題不在他們的身上,只是我們借由把難題投射出去以便解決。我能不能接納這樣的自已?不管成功不成功,我都是成功的。存在即有價值,不是等到功成名就才是,那也可以,但不是唯一標準與判斷的根據,可以是錦上添花,但萬萬不能因著否定過去的自已和尚未成功的自已而能築起美麗的城堡的。向來都是整合了、接納了這樣的自已,然後有了英雄式的自已。也許會剛好符合他們眼中的文本,也許不,但至少本質是圓滿的。只是要是能知道,從心底深信「哦!原來我的不成功也是被認可的,這樣的我,在你們眼中也是可愛的」,那種能被同理、被無礙地接容的時刻,會產生極大的信心與安全感,反而更會激發出前所未有的美麗新境界,完成了價值成就,輝煌燦爛。有時只是累了、慌了、倦了,很想聽到一句,那怕一句也好,「沒關係,妳已經很努力了,不管妳是不是成功,在我眼中都是成功的。」這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放縱姑息,而是簡單而深厚的信心與愛,為了這份愛與賞識,會湧泉以報的反而是當初意料之外的精采實相。真的不必擔心非鞭策不可才會有成就、有進步、有結果,反而是因著接納和被接納,人的無限可能性更得以發揮。



《成功的誤典》
看看別人,你也可以。
這句話
     1、否認自已的特殊性,因為我沒成功,我沒話語權
      2、以他人為範本,看來很正常,卻是本末倒置
      3、將成功誤解成只有狹益的典藏範例版本

《常見的過來人誤區》
這就是典型的「鹽比路」效應,婆婆以過來人口吻說我吃過的鹽比媳婦走過的路還多,聽我的就對了、妳的感受我也經歷過、我是為妳好、忍耐終究會熬成婆。



1、沒有人真正可以完全「神入」empathize他人



2、每個人的馬克杯都是獨一無二的,我的經驗只是我的經驗,妳的也是輝煌燦爛,對一切萬有來說是無可取代的



3、很抱歉,正因為我苦過來,所以我也希望妳跟著我一樣苦,因為我不甘願,以前我的婆婆可對我這麼好,那我為什麼就要對後面的人好?將心比心不也是要先自已有受恩才能回報嗎?



4、正因為我也苦過來,所以妳的苦算不了什麼,妳不要抱怨,抱怨無濟於事→以高姿態的偽裝同情,假意要聽但實則隱藏說教與阻止他人繼續下去的意涵。換句話說,只有太初原始第一人才有資格抱怨,因為在她之前沒有前人,她是第一個苦過來的人,她會傳承經驗,告誡後人也要如此。而所有的後輩在成為「成功的典範」之前都沒有話語權。











從來沒有一個婆婆會真正懂得媳婦的心,沒有,因為妳不是她,妳的故事也是專屬於妳的,她的是她的新鮮版本,無人可模仿與被套裝。不要輕易說「我懂妳的感受」,不,妳不懂,連當事人都未必懂。只是傾聽,只是試著感同身受(內在振動性觸覺,人不是樹,人試著從樹的視野往外體驗)。這就是為什麼《奇蹟答客問》強調怎樣實踐「不分析、不判斷、不給建議 」。


《不要忍,委屈而做的都是七傷拳》
就像許添盛醫師說的寧願真,不要忍。
宇文正老師昨天上課時分享的婆媳應對小故事令人拍案叫絕,婆婆說洗衣機洗不乾淨襯杉要用手洗,一般來說傳統五年級生的媳婦只能默默忍受,職業婦女更是要自已找時間克服,宛如軍隊中要求你就是要達到下達的指令,我不管你怎辦到的或睡覺時間夠不夠。結果老師機智地回答說這樣她老公沒時間刷襯杉,叫人宛爾一笑。
婆婆還說用洗碗機洗不乾淨,彷彿上級長官巡視,老師幽默地回答至少比我洗的乾淨。聽老師轉述婆婆先是楞住,後來久了也笑出來,可能也被「調教」習慣了。
既不是委屈求全也非據理力爭而是皆大歡喜還看見應對進退的巧妙與詼諧,我可以想像,那畫面太生動了,簡直是小說的劇場化,婆婆的潛台詞會是什麼,心境的轉折如何,真的是會叫你我會心一笑。









--
由 Blogger 於 11/18/2017 09:08: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