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遙》40

先生在天橋下,看著流浪漢收起的細軟巧妙的藏在椅下時,他想著自已
於天地之間該何去何從?如何安身立命?依菁英理論與物競天擇,只有
第一名與最優秀的才值得被歌功頌德。他算什麼?他能有什麼活著的價
值?如果一個男人最被稱讚的地方是他心不窮,有能力,出類拔萃,那
他到底算什麼?

寫詩沒得過獎,寫小說沒有出版,勉強算來是散文或是評論集有佳作,
可是也如此而已。他靈機一動寫了一首詩

#胡愛晏詩集 《老婆收拾了家裡》

「本該是陰雨綿綿的心情天
  老公將大鍋炒勉強塞入他的五臟腑
  我永遠搞不懂念文史哲的美學邏輯
  他的廚藝就像他的亂髮與字跡還有人生
  他夢見了十多年前他還在當兵
  那夢如此清晰 驚醒數次
  至今在金車南京館上新詩課的他還 
  仍清楚記住夢中參一還是人事官
  忘記他二個月前就該退伍
  他如此震驚還不忘安慰出錯的長官
  沒有關係
  沒有關係
  可是那感覺太過真實
  醒來

  該是慶幸
  還是千年一嘆

  平行時空中真的還有一個他
  還在陸軍吧
  浮動版本的他 才剛退伍吧
 
  老婆也難得早醒了過來
  先生說了這個夢
  太太煮了早午餐
  這一刻 如此夢幻又如此真切
  昨晚另一半把家裡打掃的
  乾乾淨淨
  就像雨天洗去陰霾
  夢也象徵並實質地清掉鬱沉吧
 
  總是會希望的
  會有的
  一切都會愈來愈好的
  每天
  在各方面」



心園丁建議了運動,他不是不知道這個方案,他是知情的,但,
問題是就像在城男心事中的領悟一樣,他想脫口而出,你們應
該替另一半、家人、對方著想,她們可能是怎樣需要你的支持
與力量。你要站在對方立場想。

他頓悟了,所有的建議都必需建立在對方的認同上,對方若沒
有先被同理,我們反過來要他先去同理別人,這是最差的傾聽
。他都沒有被這樣溫柔對待,怎去對他人?一個沒被同理的人
,你跟他說的方法,他只會覺得:「你沒有認真聽我、你沒有試
圖理解我,你都還沒有放下你的高高在上來貼近我就想給我解
法,我只感到抗拒、冷漠、強硬、自以為是的善意!」

原來如此,急著叫老婆想開點,心中想叫學員要替對方想,聽見
誰在抱怨就升起了判斷心,覺得他或她應該如何如何做。可是卻
忘了最重要的一步,你我當然可以說我們不是專業的助人者,不
必時時刻刻很有技巧,但人與人相處,甚至包括不帶批判的自我
覺察,這個「同理」與「傾聽」、「陪伴」都是先從自已開始的。
一個被理解的人,開始杯滿溢地能或者試著去理解他人了。你期
望一個被家暴的人扭轉地以愛對待這世界,不是不可能,問題是
他知道有其他方法嗎?如果有,他為什麼沒被這樣對待就要先對
別人好?公平嗎?我們往往強調,甚而太過強調要替他人著想,
而忘了回來先照顧自已

一個沒被理解的人就會一再重覆自已的問題與問句還有模式。
我們不相信光是傾聽就有用,光是企圖不帶偏見地了解一個人就能
解決,我們不相信這麼簡單,所以略過這一步,卻是最重要的一
步。一個以為用鞭刑就能克制酒駕的人,就像深信以暴制暴就有
用,卻一邊納悶以暴怎會製造更多的暴?是「制」還是「製」了
?用打的怎會教出愛惜自已與他人的生命?

「我打你,是在告訴你不可以打人。」這本身就是最大的矛盾。

那麼,一個沒有人想理解他、不被理解的人,又怎能理解他人
的苦與痛?貼近你身邊來到的每個人,不說教、不批判、不貼
標籤,不以靈性高傲的說教指導他該發光發熱、送愛送祝福,
我如果不能改變身邊的人,不就象徵我修行失敗了?我學身心
靈不及格?可是,想改變別人的人,都是認知失調,一方面還
很努力地宣揚自已學派的好,卻忘了,卻忘了,是誰看到他人
執迷不悟?是那雙眼見到了世界的混亂?賽斯說每個人都只會
看到自已專屬的馬克杯,這不是閉上眼不看這世界的二元對立
也不是站在屋頂上像傻大姊一樣大唱:「這世界真美好。」可是
一直看見他人的貪、瞋、痴、慢、疑,一邊努力拯救與企圖改
變這世界的,到底是誰?是誰?

這反思不是帶著另一種自我指責的眼鏡來向內看,而是找回自
主性與力道,哦!原來「真的是我創造我的實相。」

先生這麼想著,恍然大悟。與張老師的諮商進行到第三次,他
印象最深的二個字是「承擔」,也許,這「承擔」不是被迫的
受害意識,而是「清明的體悟」後的歡喜甘願。那不是自我催
眠、越過該有的悲傷或埋怨歷程就跳到「我是光、我是愛」的
電線竿棟標語。是走完它、完整經驗後的心甘情願,了悟賽斯
說的我們的現況都是曾幾何時我們一度想要的。

然後就會看見,自已的精采、自已的輝煌、自已的力度與創造性
,不是自我怪罪我怎創造這種淒慘的實相?我好失敗!我無法揚
昇第五密度了,完了,我留在丁等的列車了。

而是,我一邊創造,一邊體驗,無關是非,不關好壞,僅僅只是
體驗它,就完整了造物主的歷程。價值完成,自有下一段進展。
是陰是晴,是苦是樂,笑就笑,哭就哭,不是難過的時侯懷著罪
惡感叫著我完了,我失格了,我應該像完美版本一樣不哭不笑、
不喜不悲才對,我低潮了,死定了,我一定是罪惡滿身。應該笑
比哭多,高潮不斷才對,這樣人生才是滿分,怎可以有低谷?怎
能再低下去?不行!這沒說服力,這會被笑,這會被看不起。

餓的時侯就餓,而不是自欺欺人,我不餓,我該是豐足的,我只
是肉體需求,但我精神滿足。我不要把餓當餓,我要忍耐,我要
昇華,我要以苦為樂。

先生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出來。
 











 

--
由 Blogger 於 11/18/2017 06:43: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