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 12《煩惱境即生菩堤之機》
高雄篇 目錄https://pilikang.blogspot.tw/2017/10/k-day.html

POLO:「你要不要分享為什麼聽到語音檔後會覺得比較好?是聽到那一段?」
女學員:「反正就覺得有聲音陪伴吧!可能在聽的時侯覺得會有一些點碰觸到,可以用這個角度去切入自已的困惑。」

POLO:「還記得嗎?比如說什麼?」
女學員:「聽一聽,不曉得聽多久就睡著了。不過我覺得怎麼可能家庭很和樂之下為什麼會選擇這樣子一個死法?用賽斯的角度切入,切也切不進去。」

POLO:「如果他有天睡覺就死掉,然後他爸爸發現他睡覺死掉的時侯,他也嚇到死掉了,那妳就沒有疑問嗎?」
女學員:「就手牽手兩個人一起死嘛!」

POLO:「所以對妳來講就是『不得好死』的狀況跟『好人應該要好死』對不對?」
女學員:「嗯。」

POLO:「…的預設嘛!」
女學員:「沒呀!他生前很愛漂亮,愛漂亮的人怎麼可能選擇這樣一個死法?」

POLO:「那叫做暴力美學呀!」
女學員:「就撞得面目全非,沒有美感。」

POLO:「因為妳不正視我的問題,我就會這樣子回答,就是為什麼好人就要有好報?好人就應該好死這樣,或者幸福快樂的人就應該快樂的死掉這樣。」
女學員:「不是呀!那種死就太另類了。」

POLO:「對妳而言啦!」
女學員:「不然你問在場的也都會覺得像我這樣覺得。」

其他女學員:「沒有注意妳的行為。」()
POLO:「她只注意她的身材啦!」

其他女學員:「可是如果跟其他飛機失事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
POLO:「應該是說為什麼她會問啦!她其實是在一個…這不用講到賽斯,就講諮商輔導裡面的悲傷的五個歷程,其實悲傷的五個歷程跟恐懼死亡其實是差不多的啦!就不斷的問、不斷的問,那也跟被人甩掉的五個歷程也差不多。就一直問說為什麼妳要甩掉我?可是這個時侯就需要淡定哥來處理,要很淡定的回他說:『你要不要喝紅茶?』第一階段他就是不接受、就是否認、沒有辦法接受。因為一個在預期之外的事情,一般人就他的慣性而言,沒有那麼好接受啦!如果說你長年臥在床就突然走了…其實突然走之前也已經臨危通知好幾次,就好像有一個緩衝的時間。對親屬過世的人就會所謂的真正認知到親人走掉然後再開始真正的哀傷,那在這個時期,哀傷其實都沒有真正的開始,悲傷的歷程。那死亡也是,對死亡的恐懼,快死掉的人也是這樣。然後第五階段呢?其實第五階段也沒有很多人,就他研究的個案裡面上百個還是上千個我忘記了,就是接受啦!而有一種統整,但是其實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達到第五個階段,那基本上這個死亡跟悲傷的恐懼模型,這五個歷程基本上都還是滿適用的。所以重點不是去回答到底是什麼啦!那當然有一個信仰、有一個理論讓你去了解,有幫助。可是就有點像我剛剛講的一樣,分手的那個,你是被甩的那個。其實你只是聽不到你要的東西而已。講一個真的理由,你也不一定真的會接受啦!」

POLO:「所以像剛剛講很多,大家也會回應說也有死的更慘的呀!也有說這是暴力美學呀!對不對?可是跟本你不能接受嘛!所以從那個回應來看,不是內容來看,它其實就是一個拒絕呀!我就是不要接受,不行!不行!因為我的認知受到強烈的衝擊如果實相可以改回來,如果今天他的頭接回來,他又活了,對不對?我們所有的人都會嚇死,只有他不會嚇死,因為他會說:『對!這才是好人會有的結果。』真的呀!因為我們之前不是討論過是說★想要改變別人的行為是自已認知失調,對不對?可是如果別人的行為被他改正了,他就舒服了。今天如果有一個搖頭說他們是躲起來,那個跟本不是他們,那他就會被騙。這個否認的階段其實最容易受詐騙集團的欺騙或者是說神棍,就會做某一種東西其實是合乎你的認知的。平常人會講說那個那麼清楚,你會被騙?可是他們處在一種沒有辦法接受而否認,所以他們處在一種非常渴望合乎他們自已信念的答案跟期待裡面。如果我們可以提供一個頭可以接起來、經念一念又會跳起來,你會不會拿錢去做?會!會!很多,我們只是不想要賺這種錢而已。我們沒有膽賺這種錢,但確實會有。通常從諮商輔導的角度來講,半年以內都還好啦!悲傷本來就是自然的歷程,所以…哭吧!」
女學員:「所以只是自已沒辦法去接受而已?」

POLO:「那當然有一部分是我剛講的說如果可以多一些了解,人會怎麼選擇怎麼死亡,那到底實相的發生是怎樣的歷程?實相發生的本質、創造的本質有些了解,當然就有助於你理解這個歷程嘛!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有宗教信仰、有哲學思想的人其實對死亡這個事情,死亡其實是以物質實相的角度,一般人會講的就是說所謂的生命的訊息終止,對不對?可是基督教怎講?天主教怎講?他們不叫做死亡,叫做蒙主恩召嘛!是上帝要找他,去坐在旁邊喝個咖啡。佛教講說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果是很純粹信任本身宗教信仰的人,這個人因為修得很好,準備好要去跟阿彌陀佛見面了,你今天離開高雄市為什麼?你有個意圖,比如說去嘉義。民間信仰是陽壽盡了,跑去陰間。它提供了一個死亡之外的理解方式,只是後來的社會,就台灣而言,或許整個世界也是,太受整個科學的認知,已經沒有很純粹宗教信仰的介入了。或許對他們來講我們才是特殊的。就算賽斯來講也沒有死亡這件事,賽斯講是你意識轉移,不再回到肉體。所以有宗教信仰的人會比較容易渡過,不過也要看你多虔誠或認識多深。在跟一些喪夫或喪妻的做諮商也是讓他們回頭看到為什麼妳老公、你老婆死的正是時侯?你老婆生病死的時侯就是要那個時侯,而且你老公不是你害死的,是你創造的你會遇見一個配偶會死掉的實相嘛!而那個實相非得在那個時侯發生不可,太淺又不行、太後也不行。太後就沒感覺了,而且要正在這種中年喪妻、中年喪偶,因為太老你也會覺得差不多該死了。可是太早了,結婚沒幾年可以再娶、再嫁,對不對?或是怎樣的情況,不會變成一種困境很多的情況。所以從旁邊那個悲傷者的角度,我們會說…其實我們不是常常在講說我們要進入到那個脈絡才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嘛!那你跟那樣的人在談,你知道他的脈絡的時侯,我們漸漸就能去發現為什麼是這個時侯?而他能深信,他會覺得這個時侯死的好,死的恰如其份,可以引起他所需要的變化的動能,然後引到一個賽斯的例子,我們常常會引用的,有人去找魯柏他們嘛!他的小孩不是三歲就死掉了?對呀!那賽斯就會講了一套,因為賽斯不用理解他們的脈絡,賽斯一看就知道他們的脈絡,沒有像我們這麼鱉腳,還要分析。賽斯一看就知道他的脈絡,知道那個小孩是來報恩的。要養個幾年,有感情流動了,又不能太大。那個小孩就賽斯描述的實相來講已經要離開物質實相了,這是他最後一世。想說回頭報個恩,協助一下,也不是報恩啦!因為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就臨門一腳,想說三年有夠你哭的了,可是四年對他(那個小孩)來說可能太久了,他就是慢慢存,存到那個強度夠了,然後死。然後這一世他的父母,就會產生極大的痛苦,他就想要到處找答案。還好他遇到的是賽斯,不是神棍。不然我們又要做陰影了,這花下去不是一百萬的事情。你搞到妻離子散都有可能呀!」

POLO:「通常在研究上也是,小孩子死掉,如果是獨子,其實還滿容易造成夫妻離婚的,因為兩個人走的歷程會不太一樣,復原的歷程會不太一樣,悲傷的歷程也不太一樣,一個人要往前走了,一個人還在那邊。就會產生衝突,『你這麼快就忘掉他了嗎?』、『那你一直待在那邊,我們要怎麼生活?』離婚!這還滿常發生的。所以理解一個人死的方式、死的時空,了解他為什麼這樣子,對其他人來講他怎死都沒關係啦!因為你們離那麼遠,可是對他來講或者我們的親人就有關係,那我們就會理解我們的脈絡裡面,他這樣子離開,對我來講為什麼是恰如其份?我有個直覺在猜,接下來,不一定五年、十年、二十年你有親人又要走了,可是前二次親人的走並沒有讓你了悟到怎麼看待死亡這件事情。如果現在再死一個親人,你就受不了了,你就崩潰了,但還好,有一點黏又不會太黏的關係,才能夠維持一點點理智、一點點意識上的平衡感。今天如果是隨便一個路人,你也沒有感覺,但是現在這是一個麻吉的同事哦!你的內在在安排你建立一個看待這個的方式,看待這個的心態,你覺得呢?」
女學員:「很恐悕。」

POLO:「等到有一天他們蒙主恩召、往生極樂,你自已也能再繼續成長而不會陷入一種意識的混亂導致所謂的諮商輔導上不正常的、複雜性的悲傷,我覺得對你來講前兩次都只是自我的強度hold住啦!才不致於混亂掉。有的人是兒子死掉、夫母死掉,接二連三的死掉就發瘋了,忍不住。但就算下一次經歷,他沒有準備好,那也是他的機會呀!是你怎麼看?它如果是你的議題,生命就會一直給機會。我們說負面的信念會一直創造實相,可是其實那個實相是個困擾也是個機會呀!因為煩惱即菩堤,你會有那個煩惱,那個煩惱沒有解決,下次還是會有同樣的煩惱,可是這是從這邊講過去,那從那邊講過來是它一直在提供機會讓你有這方面的智慧嘛!所以你會一直遇到,你也可以說你一直有機會可以學到,一次沒過沒關係,還有二次、三次,可是如果你一直從這邊看過去,你就會覺得恐悕,可以不要再來一次了嗎?但是就是因為你要成長嘛!所以你永遠有機會呀!」
女學員:「可是這很痛苦。」

POLO:「到底是痛苦還是很好?如果你一直不能畢業,畢業好還是不畢業好?你這科一直考不過讓你有機會再補考好,還是沒有機會補考好?其實隨你高興怎麼看嘛!其實它變成一個很簡單的議題,你考不過,你到底是希望有補考的機會還是沒有?那本質上它就是會有,一方面不管你願不願意,你一定是願意的啦!是誰叫你來讀國小的?是誰叫你讀大學?是誰叫你來這個世間?所以它扯的就會很遠而且很根本,不然你就會講說這不是我願意的,每項都嘛不是你願意的,以前我們還可以講說又不是我們願意來這個世界,是我們父母生下來的,現在不能講,因為賽斯說不是這個樣子。你就甘願一點,是你自已要來,人家才幫忙生出你來,祝你一臂之力而已。沒有一個自動選擇的主動性,實相不會發生。只是你忘記了。」

POLO:「我怎能夠這樣子走開?她可以有任何表達跟刺激,因為嘴巴就是長在別人臉上,因為全世界的嘴巴都不是長在我們身上,那個意思就是我們要知道別人怎麼講都可以的意思,好,重點是什麼?我怎麼做是我的問題呀!你不能說…像我們一直叫你來你也都不來呀!那為什麼你媽叫你把錢拿出來,你就拿出來?那就是你後面有一個概念,對不對?我一定得這樣做,不這樣做我就不應該…甚至不應該存在,或者我的存在就是為了這個家,那沒有了這個家,我還有什麼?她跟你要,你為什麼要給她?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是他先生,還是他先生是他先生?還是你已經認同了她是孤兒寡母了?你等於是介入了你爸跟你媽之間,★你為了怕你自已的問題,你也不要讓你媽面對她的問題,剛剛講他是為了幫自已而幫他媽,對不對?為什麼?他就是為了不要讓自已去對那種比如說求助的勇氣也好,所以他也不讓他媽面對求助的勇氣,他不讓他媽面對求助的勇氣這是在講『我自已也不要面對啦!』,我好心,沒有人這樣對我但自已加減看也好,為什麼?看那個白馬王子、白雪公主,因為我們就沒有那種愛情呀!為什麼看那個英雄片?因為我們沒有那麼厲害。加減看,爽一下也好。」
其他女學員:「我們也沒有這麼有正義感。」

POLO:「對呀!爽一下就好了。對他來講,還有一部分是出資,我們去看電影,電影的錢也是我們出資的呀!那個拍片也是要我們一份力量呀!幫自已是這樣子沒錯,可是也透過讓媽媽迴避來讓自已迴避。所以這個輪迴打破很簡單呀!去求助,求助什麼?很多象徵性的事情是求助的呀!找工作也是求助呀!」
其他女學員:「她有工作了呀!」

POLO:「妳在做夢。」
其他女學員:「不然她怎麼給媽媽錢?」

POLO:「就之前存的呀!所以不是讓妳媽媽去跟妳爸爸要,是妳自已開始覺得妳可以變,因為妳可以變,妳可以讓妳媽媽覺得『我自已都這樣,妳憑什麼?』,妳懂意思嗎?我沒錢我都要去跟人家求,那妳沒錢,妳跟我講就好了哦?★因為妳不變,妳的行為也不會變啦! 妳媽也沒機會變,那從角色的角度也是這樣子,她又不是喪夫,妳說喪夫靠子還是怎樣。所以我們一開始講那是個性壞呀!有人拿錢很乾脆,有人拿錢就機機歪歪一堆嘛!那如果那麼有志氣,妳媽不要跟妳拿呀!因為妳沒有不好的臉色給妳媽看,所以妳媽就會覺得她這樣也不是求人,她也不用面對。可是妳如果給她臉色比妳爸更難看,她就回去找妳爸了。可是重點是妳自已可不可以?如果妳自已不行,妳就做不出那個行為來呀!所以不是妳媽的問題,也不是妳媽的問題。」
女學員:「應該是不行,所以我就故意讓自已都沒有錢啦!」

POLO:「所以妳現在的狀況,套用賽斯的一句話:『我們當下的每個生活一度都是我們費盡努力想要達到的。』沒錢,這件事就不會發生,我媽就不會跟我拿錢。」
其他女學員:「這個是不是叫逃避?」

POLO:「一般講是叫逃避啦!但是我們講說她也是在努力創造一個沒有錢的實相以達到她要的目的呀!所以妳如果真正要解決沒有錢的問題,她在那個信念,我覺得我在求人。所以妳的核心是說不能求人還是說求人是怎樣?還是找工作就是求人?一定要自已創業?可是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呀!就算妳是王永慶、是郭台銘也是要有人幫妳做呀!只是妳自已的心態可能覺得妳是大老板,不然一定要有人幫忙,要有人幫忙是既定的事實嘛!如果沒有大家幫我出住宿費、車費,那我有辦法來這裡嗎?所以妳的核心是什麼?是要像女皇一樣活著對不對?什麼東西都要進貢來,衣服要幫妳穿好,不能說一句話?就是那個協助不能有任何一點點是『我靠你』?」
其他女學員:「有一點?」

POLO:「你是什麼?伊莉沙白女皇?好,可是為什麼?因為那代表什麼?一個恥辱嗎?一個無能嗎?還是一個什麼什麼的?」
女學員:「因為像我媽出去工作,妳看那些歐巴桑就講一些八卦什麼,我看跟我媽媽很像的,我就會很容易被人家的話中傷。有些人可能是有那個嘴巴,沒那個心,可是我就是覺得針對我。」

POLO:「沒有!他就是針對妳,在妳的實相。」
女學員:「我就不想要這樣呀!」

POLO:「不是,是妳想。反過來講,我就是想要人家這樣針對我,那我是什麼信念?嘴巴長在人家臉上,記得嗎?不是長在我們身上。」
女學員:「我出去就是一定要做到最好,不可以給人家說一句話,」

POLO:「對呀!就是不能讓人家講呀!那妳就得要封住每個人的嘴了嘛!對不對?妳怎麼封得住?」
女學員:「所以就很痛。」

POLO:「那就做到死呀!要不就不要做呀!隔離或者做到死,可是那個背後到底是什麼?惡霸!像我之前在講那個怕衝突的人哦!其實是最控制的。他就衝突,他就不要呀!那怎樣才可以不衝突?完全都是合乎我的意識嘛!一不合乎我的意識,我就意識到衝突要來了,我就閃。那在概念上是我希望這個世界完全合乎我的意思,可是這世界是完全合乎妳的意思的,只是妳以為沒有。好,我有一個命題『全世界都要合乎我的意思。』意思是什麼?我相信什麼?相反!不然我怎會對這件事有那麼強的需求?妳怎會拼命賺錢?因為覺得不拼命賺錢,錢就不要變多呀!還是說妳就是很窮的嘛!妳怎會要求一個議題一定要怎麼樣?因為妳相信的是相反的,如果妳不相信相反,妳不需要要求呀!如果妳相信的是妳要求的那樣子,那妳也不用要求呀!所以變成什麼?這個世界本來都是不如意的啦!我相信世界都不能盡如人意。」
女學員:「你說這個信念哦!」

POLO:「對呀!所以妳會要求這個世界都配合我。那這個世界不配合我,我就跟你隔離,我就不想來上課,我就不想工作,我就不想跟你講話。因為你沒有把我服侍的跟伊莉沙白女皇一樣,喂!我要吃葡萄,葡萄在那裡?怎麼沒有上?我手伸出去,葡萄就要出現呀!你看我有難色的時侯,你就要出來付錢呀!還要我講?惡霸!我跟你講,害怕衝突的人本質上是惡霸,你不要說他都不怕。所以我們是和平主義,因為我們覺得世界是和平的,所以本來不一樣就不一樣呀!」
其他女學員:「這我有同意。」

POLO:「我們終於達成共識了。不然大家都以為我是壞人,壞人其實是你們。就是很難剃頭嘛!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一定要我覺得很好才可以。」
女學員:「我覺得我有一點控制。」

POLO:「對呀!它控制在一個和諧的範疇。回到那個核心的信念好了,我相信一切都會不順,其實你可能比較相信的是凡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所以把錢都拿出來給家裡。應該要相反,凡事都能如意,錢藏在自已的口袋就好。不一定啦!歡喜就好,要拿出來也可以。當妳開始從這個核心信念改變,就當下是威力之點來講,不用去探討什麼過去了啦!反正就妳現在的信念,凡事不能盡如人意。三管齊下,凡事都能如意,就算不如意也要拗成如意的,可是那個拗是妳能夠說服妳自已為什麼是如意的?就像剛剛我們在講為什麼我的親朋好友死在這個時侯?死的剛剛好!就像在問結婚到底好不好?什麼好不好?你跟本問錯問題了,你要得到答案,你要先問對問題,生小孩子好不好?問錯問題了,妳要先問生小孩子怎麼樣?就那樣跟那樣,不是哭就是笑,不是屎就是尿。對不對?不是都這樣子講嗎?結婚好不好?常常吵架、可以分擔憂愁,你說好還是壞?那那有什麼好與壞?就一個伴嘛!好壞是自我感受的問題,它又不是一個點,它是一長串的物質時間嘛!」
















--
由 Blogger 於 10/29/2017 06:10: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