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02-新聞事件的心思波動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2

動物蛋糕 (5).jpg  


你想做的,你有情緒的那邊去回頭看你自已。當這麼多人都有情
緒往那邊的話,這些有情緒的人,其實他們就是集體建講這些事
情,而且插手的比例比較高。


不用賺錢,但你覺得不行,所以藍圖上是你選擇這樣的父母,
另外一個部分可能是你的信念,讓你變成你也不可能是那個
樣子,可是又會讓你看到有些人怎麼那麼好命?那麼好命、
不曾辛苦過,你就會特別有感覺。像311就有學員想到說:「我們家
那隻貓怎麼辦?」為什麼你覺得你不能跟他一樣?為什麼
你覺得賺錢是辛苦?其實賺錢那有辛苦?你不辛苦也是一個工作
,辛苦也是一個工作。有時侯我們都會對小孩子講你不知道賺錢
很辛苦嗎?但是真的有那麼辛苦嗎?為什麼對你來講會是辛苦的
?可能是興趣,可能是觀念上人就是要為了一口飯,


如果我的父母親沒有,我就要努力賺錢嗎?我要努力賺錢,我
可能就會跟別人一樣,可是我就會覺得很累呀!很辛苦呀!那
個後續就跟著來了。


我把它往外推,以維護我不能講或不能想或父母親沒有那麼有
錢這件事情,因為那是父母的道德感。因為從認識你的人,我
有聽到你是孝子。


在於你的心裡,忠於你自已對於你那時侯或現在比較不那麼重
要。是孝順比較重要的。應該這樣講,我還是順從那個時侯的
自已啦!只是說我現在不想了,但我現在不想了不需要去否定
我過去做那樣是不對的。你還是要肯定那個時侯的自已。那是
那時侯我們的信念所創造或體驗過的部分呀!你每個階段都是當下
的真實,你服從你的信念所做出來的。現在的我只是改變體驗並
不代表我之前做的是錯的,雖然在之前沒有覺察到是我自已的選
擇之下,我會覺得不好是來自於別人的。可是當我理解之後,我
反而要肯定這段。我已經孝順到可以了,孝順到足夠了,我母親
說我是孝子,我只要接受這個部分就好了。媽,我接下來可能不
會那麼孝順了,我已經體驗夠了。當你可以說所謂的不孝的時侯
,你反而是孝順的。可是你以前的孝順,心裡反而會恨,你會覺
得不是真的。那你有做了反而沒有。


感覺基調,由內而外的感覺,同時有一個基本的調性跟特色。


每個人都會有感覺基調,內在能量往外推動到的部分,到次
元依你承載的信念變成具體式的、什麼樣的偽裝模式。那你
做一個體驗或經歷這樣子。


你看到就是你的選擇了,你繞了一圈感受這些所有的事情,
你去慢慢品味會有一種你知道你在創造是那一種調性的狀
態。感覺基調是你去感受一個東西的存在,它不是做為一
個什麼改變實相的東西啦!它是一個力量的來源。你要改
變實相的是改變信念的部分。


我現在在物質實相看到我遇到那些事情,我可能就會有一個
覺察說這不是,這不是那件事情,是我的意識流或一個信念
的建構。在夢裡面也是一樣。你先對夢有熟悉,然後再對它
的象徵性有一個了解,那你大概慢慢的就比較有意識能處在
夢中醒過來。


對《天下無賊》的大傻而言,男女主角是好人。他從來沒有
經歷過那一對盜賊夫妻不好的部分,到最後還是相信他們是
好人。


實相從來不會改變你的信念。因為我們是創造實相來體驗自
已、更認識自已。因為我們用的是外在感官的眼睛或五官,
所以會一直覺得好像是先接受資訊,我才有什麼可判斷的部
分。一開始我們會以為我們是照相機,可是後來會去發現沒
有,我們是投影機。不僅是夢實相,整個物質實相也是我們
投射出來的。因為我們的基地台在物質實相,所以對我們比
較有利的方式是我們可以在物質實相做比較清明的物質實相
的夢嘛!


學員:「你真的那麼自在,再來一次又何妨?因為他不自在,才會標
榜我下輩子不要再來了!要斷那個輪迴的念頭。」

polo:「就像我們講的你要去一個地方的動力,你正面的行為來
自於負面的動力呀!對大部分的人或是對人類來講,整個經歷是
有它的苦痛的,可是還是要被肯定呀!就像我們剛講的,過去不
管自我有沒有覺察來講,覺得我是受害的,都是我的選擇,可是
當你認清楚之後。你就要同時再肯定回去嘛!你那才能以那個做
為基礎呀!再往上也好,再往其它的去。你不可能借由否定現狀
,然後跳到那裡去的。因為你沒有地基呀!你就把地基挖了,然
後還想蓋高樓大廈。不可能,會倒。所以是肯定它,埋好,蓋上
去。肯定過去,不管過去多麼怨恨、多麼辛苦工作,我要的那個
東西真的被我體驗到了,我可以經由覺察真的相信那是我的選擇
的時侯,真的沒什麼好否定的。只是我現在想體驗另一種方式,
賺錢沒那麼辛苦。用這樣的方式去做為實相上的改變。」


感想:
關於否定自已的部分。在賽斯書《靈魂永生》中我提一些覺得用得到、還不錯的句子來呼應這輯主題。

p10 事實是,你們每一個人創造自已的物質實相;而集體地,你們
創造了你們俗世經驗裡的光榮與恐怖。你們會拒絕接受這責任,直
到你了悟你們即創造者!

p14 至於你們那些想知道我將心理學家所謂的潛意識放在那裡的人,你可以想像它是在外在自我與內在自我之間的一個所謂會合之地。不過你必須了解,自已(self)並沒有真實的分界,因此我們說到
各個不同的部分只為闡明基本的概念而已。

604頁 提醒自己,現在的你在許多方面就是個非常成功的人。成功不必一定要牽涉到偉大的才智或崇高的地位或龐大的財富;它乃是與內在的完整有關

靈魂永生 605頁
好比說,你們並不需要用寫作或傳教來為你們自已辯護。存在就是它自已的最佳理由,根本不需要辯護。只有當你了悟此點,你才能開始去利用你的自由,否則你會太過賣力地去試。

我發覺我的愚蠢的問題很沒有耐心,特別是動不動就問人的人會讓我覺得他跟本沒有用心在思考。這種揮之不去的厭煩感,終於讓我
看透,是我在否定我自已。這樣的人格特質被我排除在外了,以致
於生活中不斷出現這樣子的人來顯現,我是如此憎恨「幼稚的我」,並且害怕「愚笨的我」是不被接受的。所以我假裝我沒有,既
然我沒有,那有的一定是別人。於是乎,笨的是別人,不是我。
我討厭笨的人,事實上是我討厭笨的自已,我怎樣看待那笨的人
就是我怎樣看待自已。

因為如此恐懼笨的自已不被接納,所以我要偽裝成熟與聰明,偏偏
是自欺欺人。若此時有人再說「那就努力呀!」更加激怒了我,因
為那恰恰證明了「我真的很笨」、「我真的不夠好」、「我真的不
成熟」,這有什麼不對嗎?笨就精進,跟不上就努力變好呀!可是
這不是建立在「我就是很差」的前題嗎?愈是努力去變、愈是努力
去改,就是不接納這部分。那是被視為應割棄、應昇華的醜惡面。
不是嗎?如果真的好,如果真的接受,又為什麼嫌棄這部分的我
呢?口口聲聲說是「為我好」,事實上是為了除去那「看來令人
不安的不好」的無奈感。不是嗎?

我是這麼地怕萬一我不成熟,會被不喜歡,所以我看見那問很幼稚問題的人,我就特別惱怒。動不動就問人,而且不加思索,這不是
很笨嗎?後面的呼喊是「這麼笨,會被討厭」,事實上在被他人討
厭之前,我早已自我厭惡無數次了。我這麼看待自已,就怎麼看待
他人。心因外果是polo老師常強調的。我終於恍然大悟,我怎看人
就是人家怎看我,我對自已「不聰明」的部分有多不接受,我就不
可能接受他人的「不聰明」。所以我更害怕展露出幼稚與愚笨的部
分,偏偏欲蓋彌彰,眾人皆知。換句話說,我只有達到心目中認為
那「百分百」的靈能狀態(宛如漫畫《路人超能百分百》)才是有資
格存有。沒有達到的話,就像是漫威全宇宙一些超能的人物,有能
力可以抹去多元宇宙的時間線,甚至影響到總宇宙。就像電影《救世主》最後毀掉所有平行世界的自已,集中所有能力到最後一位。
那各個版本的自已不值得存活。只有最完美的才有,其它的一律該
被抹煞,甚至抹除所有存在的可能性版本、平行線。

那我們將會怎看待小孩子?看待老年痴呆?看待身心障礙?看待
幼稚園?看待不清明時刻的自已?是不及格的?是該被淘汰的?
賽斯說凡存在即有價值。除非是很深的體悟與了解,否則只是
口頭禪。那這內在的支持感,是不被小我所理解的,自我著急地
在物質實想找尋活著的證明,從助手變成想掌管一切的暴君偏偏
又無能為力或事倍功半。內我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支撐著架構二
。一切萬有最大與最溫柔的慈悲就是允許統一之內的分離的「外
我」們,懷疑起全我。

你要努力呀!
你要加油呀!
你要變好呀!
你要改善呀!
你要成長呀!

那些善良的悲觀者,那碎念的唐僧般人物,以長者、同事、前輩
等角色耳提面命,令人惱怒。真的該憎恨唐三藏以嘮嘮叨叨之姿
念死了旁邊的牛妖嗎?還是說是自我懷疑的心聲以心念形相具體
化為丑角般的放聲機,不斷重覆「你不夠好」、「你要聽話」、
「你要往前衝」、「你要往上爬」的無限倒帶。

是自已在心中先念了起來,卻責怪RPG遊戲式的路人NPG重唱台詞
,還憤恨逃不掉、躲不開、不能不聽。因為這就是我創造的。這
也是所謂的實相為大呀!

他念,如果我沒有情緒,那就沒問題。
他念,如果我有情緒,我不OK,那就是我的問題,否則就是他的
問題。有情緒的是我,這時侯我就反過來省思,是我,原來是我
不夠接納自已,所以別人是代罪者,無辜的代理者,以「六字真
言」般替我降妖除魔,那妖名為「自慚」,那魔稱之「自卑」。
真正的破解真言是「凡存在即價值」,無法反駁,毫無例外,
至高無上,真真正正的六字大明之咒。

所以,還不看賽斯書,聽問賽道?

 

 

 

 

 

 

 

 

 

 

 

 

 

 

 

 

 

創作者介紹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