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隊長3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movie
標題 [好雷] 美國隊長3:內戰-真正的負責是自我負責
時間 Sat Apr 30 11:05:39 2016
───────────────────────────────────────

負責是什麼?
是將自已置身在組織或法條下,別人說了算,萬一聽從長官命令還有犯錯,那至少自已
只是聽命行事,因為沒有自主權,不用負責。就算也要負行動上的責任,也得減輕。
是嗎?這是負責嗎?

那負責是我行我素,為自已辦事囉?恐怕又不是。

可是像電影中傷及無辜,又能怎樣負責?總是會有缺撼,也總是會有人傷亡。是要面對
殺一人救百人或任何一個生命都不能錯殺的兩難?我總覺得,不是一或多的誰輕誰重,

任何一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全世界只要有一個人不快樂,那這個世界就不會真正的快
樂,因為一即一切,我們都是一體。可是明明知道如此,還是會碰到會有取捨的問題。
在那個追捕兇犯的當下,假設用盡計算仍不得不有所折傷,那這任務要不要進行?或是
該鄉愿般犧牲自已?

看美國隊長3:內戰,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卻帶給我們無限的想像空間,視覺上的震憾
與滿足英雄式饗宴已太多人著墨,人物刻劃與彩蛋、新角色(換人演舊角)就算是驚喜,
散場之後,甚而下檔後,那餘音繞樑、久久不去的是值得一再省思的深層課題。並非只
當成娛樂效果就顯得多低俗,而是回饋到生命、自我思索、內在心靈成長的習得更是件
禮物與養份。

要說隊長真的完全沒私心嗎?果真純潔無暇嗎?見仁見智。
要說鋼鐵人的考量真的沒有可取之處嗎?到也未必。
可是就像太極圖一樣,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不是誰對誰錯或只能二選一,有時侯偏偏
是相互包容與理解,體諒與融合,才能構成最精采與完美的浮世繪。這張天衣無縫的圖
景,從來不是挑邊戰或互批互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黑暗之中有光明,光明之中有
黑暗。

看似老生常談的中庸之道,彷彿永遠是唯一解的標準之道,了無新意可言,中庸或大談
寬容與互敬互尊,會不會也是種刻板的極端?公式化的圖謄?也許是,不過在現階段而
言卻不失為一種必要之惡,如果最後總是導向這「無是無非、亦是亦非、無無非、無無
是」的玄學般詭辯的話。那至少,把握我們能把握的,將它化為一個可以利用的觸媒劑
,提昇自已。我無意把看電影當成自我清高格調般的哲學課程,只是讓它變成各自解讀
也各自提昇的催化劑,有所思,有所得,有所失,有所師。

鷹眼受女巫之弟的救命之恩,某種程度上也回報式的點化了還在自我束縛與疑惑的女巫。
黑寡婦在各個環節也起了作用,對美國隊長的好言相勸或是臨門一腳的陣前倒戈。
蟻人的幽默看似被蜘蛛人的碎念與俏皮(童真與雀躍、興奮與欲有所表現)搶盡風頭,但他
的微小化與巨大化仍在各個戰鬥起著關鍵作用。
幻視本應該是最理智、最中立的角色,也有所選擇,這樣超強的角色,逼近無敵,卻也逐
沖沾染人類的情感或者說不該有的「犯錯」,好像不合理,但偏偏更貼近人性。
獵鷹的死忠派,是隊長的強力後盾。
羅德上校的軍人作風,也強烈表達了他的立場,要說他不後悔或埋怨,恐怕也未必,但明
知這樣的結局與副作用不是當初預期得到的,他仍然堅守著一開始的定位。也許如果在這
個時機點說悔恨,大轉變反對,那不就顯得受傷的不必要?只能繼續固守原有的立足點吧

在這當中,演出行動力、愛恨分明(對父親的愛、對兇手的恨)又不失王者風範與理智反思
的當推黑豹,難能可貴的是最後關頭他不選擇被仇恨沖昏了頭。

那麼,鋼鐵人見到殺父弒母的真相與兇手,選擇報復,就比較低俗或有失格調嗎?期盼
他冷靜或超然,也未免過於不食人間煙火。苛責他不向黑豹學習,也有點強人所難。該
時該地,換作自已,捫心自問,有誰能像黑豹殿下一樣(更何況當初他也是拼命追趕巴奇)
跳脫以牙還牙的模式?

那請問事情要怎解決?
也許目前只能關起真兇,暫時關起。
冷凍酷寒戰士,直到有辦法洗去他腦中設定為止。

好像沒有真正徹底解決問題,但問題從來不是被解決的。所有的困難與任務、疑惑與難題
從非被用了克服與解束的。問題是用來了解的,了解問題就解決問題的一半,答案就在問
題裡,答案不在外面,答案就在問題本身,甚至問題就是答案。了解問題是第一步也是最
後一步,了解了,就算沒有完全恍然大悟,也至少成功一半,一大半,一大段路了。

內戰,在每個人的心中交戰著
英雄,在每個人的發起思惟與各種自我可能性的最偉大之最恢宏版本中。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2977219

--

創作者介紹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