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ewAge
標題: [探索] 核廢料去毒與核能的取代方案
時間: Sun Oct 28 10:11:09 2012

心靈能源、自由能源與核能
首先,核能的必要性是馬總統需要從不同方向思考的一個重要母題。即便再安全,但所有
的防護與事先計畫如果全是建立在「核能是唯一最有效」的強力來源來源,那麼我們就會
忽略了「自由能源」的考量,一個永續經營、無污染、無限循環、無損粍的動力。唯一的
缺點是對大財團和現有的經濟制度會造成『利益均霑』,看來是優點但在暨得利益人士者
和整個制度、廠商、官方、舊有觀念者形成的連環圈會他們所不樂見的。
但「自由能源」必將來臨,「核能」(包含核彈)全部會被廢棄不用,這個時代一定會降臨
,而且就在不遠處。但也非站在「反核」立場,所有的「反」對人士很認真的對抗整個大
政府與專家學者信誓誓旦旦的勢力圈,惹來敵對的緊張聲勢,甚而藝文界人士的快閃運動
也被牽扯到違反公共安全。然而何謂真正的「公共安全」卻不是用銅牆鐵壁與危害環境的
方式建立的,不管如何的數據與嚴密的學說。「反核」在某一種程度上來說也加強了「所
反之物」的力道,無可反之物如何「反」之?正因為它存在而反對,但若不存有如何反抗
?而且更因反抗而加深了它的存活深度和量度。我提議「免核」,「免去」比較沒有除之
而後快的強烈反彈,相對「反」與「除」等等,都是製造二元對立,當然這些都是一個過
程,一個體驗二元性世界的地球遊戲。這一切也終將會過去,因為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終將回歸太一而在這個實相的二元性價值體域的階段性任務已邁向終點了。
「免核」,可以不用核,真的可能不必依賴核能,不論任何恐懼、擔憂、緊縮、習慣
的種種理由。如「愛.零暴力」,不用「反暴力」並非不是贊同「暴力」而是用了「零」
暴力,比較中性的字眼,卻不會助長「反」的氣勢或偏執於「正義」的一方。「免核」不
是「反」,反對戰爭並不能帶來和平,熱愛和平才可以。「免」核,是承認有用核與反核
二種立場但卻超越這其上,可以選擇這其一卻也可以站在更高的觀點上包容其一。
「免」是指可以不必、可以免去,還有更好的選擇,例如一種無限無窮的自由能源,不分
階級、限制都可以使用。不必「非核不可」,這個「核」某種程度上也象徵了「核心」、
「核可」、「核能」三重意涵,
在心靈政治上、在國家制度上、在科學技術上,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願意相信有這種可能
性(而這可能性也即將、必定來臨了,勢在必得),會有一種自由的無限能源,超越太陽能
、風能、火力甚至號稱最強力的核能,那麼我們何需再執著於核一、核二、核三、核四?
真的是「何事」?「合示」!
九把刀當選十大傑出青年,拼得一個機會跟馬總統您說了「反核」這件事,可想而知
得到的回覆一點也不意外,一定是會建立在安全的制度上才做的。我們或許不在日本也非
相關領域學者專角或許也非數一數二得蒙召見的有力人士,但人人都可以啟動「心能源」
,心的確是最強最大的無限能源,心化萬物,而顯化於外的下一個世代「自由來源」已將
降世,實際上國內外皆早有發現,可是因為
既有利益者與財團和舊勢力的糾纏,一再延宕現世的時機,並且施加壓力與既有的舊能源
使用上,包含石油、包含核能。
國防也是,國防部的經費與花在武器和軍事設備的預算上全部是建設在「與我為敵」
的前題上。但,誰又是敵人?誰才是敵人?誰在外面?外面是誰?外面有別人嗎?人與人
的差別被無限擴張化成各種區別,國籍也好、血統也好、種族也好甚至黨派、理念都是一
種區分,小至個人的前後期與同一時期並存的不同理念與內心紛爭也是某些「劃分」。國
防保護的是一國,而這加強「武力購置」與「設想敵」的預置,全是強力分化、加深離感
的措施與政策。國防的經費若挪為社福、文化、環保等等,會讓整個國家比較不安全嗎?
或是會敵及台灣全體生命嗎?不如說是反而從軟性層面形成更加無限保障的確認感,這真
真正正的全面性安心、安定、安全感,是由內而外的,絕非買愈來愈多的武器與花費時間
和心力在軍事、國防、武力上所能加持的。相反的,花在愈多的精神與能量在防衛、攻擊
、軍力上,豈非更突顯「外面有敵人」、「我們必需自我保護」、「必要時一戰」的深刻
不安和危機信念?
所謂的「防犯於未然」、「我不主動出擊除非被攻擊」的背後,那到底誰要先放下屠
刀呢?為什麼要我先放下?如果我放下了可以保護自我的攻擊武力與防衛性軍備,被攻打
時怎辦?就算我心中有和平,但別人不要,我又能奈何?何況我放下的話,別國不放下豈
非陷自已於不義?既然如此,我又為何要先放棄武備?你先放下,我再放下,要不然大家
一起同時放下。或是我們各保有一點點,以免後悔莫及,你退一步我再退一步,不能我退
多少步你卻不符合比例。或是你先符合我設下的條件再來跟我談。那麼,和平何時來臨?
「愛.零暴力」小至家庭大至國家,無形於內、有形於外,終究不得不在國防、軍武的思
想與硬體上妥協嗎?
終會有那麼一天,不再需要軍事國防。終會有那麼一日,人人體認到不再需要強而有
力的攻擊性武器(或美其名為防衛性武力),因為外在世界真的沒有別人。所有的別人都是
自已,每一個人都是自已。這也是為什麼「施與受」一體,發出去的同時就接收到了。「
因」與「果」並存,「因」並不在「果」之前,「果」也非等「因」成熟後才顯化,「因
果同存」,無時間差。那麼,誰攻擊了誰的同時不就正是打擊到自已?如此一來,何需再
攻擊與防備?因為都是自已,打到的也是自已,保護的也是自已。當下立即體驗無差別的
後果,自作自受並非完全是負面性的概念而是一種真實存在的終極實相。所見即所得,所
得即所受,所受即所思,所思即所做。所以,誰在外面?誰在裡面?誰是被攻擊的對象?
誰又是那清白無辜的可憐者?加害者與被害者和施害利具(或防害工具)的三位一體,物即
人,人即異我。什麼時侯才能防衛?怎樣保護才夠?外界的挑戰與外國的逼戰又如何?
因應這樣的思惟,世界和平被視為一個遙不可及的烏托邦式口號。但怎樣的武器才是
最高級?怎樣的武力才不會像「七傷拳」變成自傷也傷人?最強的大規模傷害,是生化武
器?是核子彈?是隱藏的負面信念?那一種最有效?如果對方也有核武,我們又怎麼可以
沒有?萬一人家啟動核武,我們怎能不以暴治暴?又如何保護自已?家園?國家?
「核武」是人類能想到的最具毀滅性武力,當然還有病毒或其它更可怕的類似炸彈,
然而真正危險的是「不安全感」的信念,心中沒有安全,不論外在武備多完整與強勢終會
淪為下一個追逐的籍口。一種對於人性本善的強而有力信心,一種堅信一切都將完好的信
念,一種與生俱來、身處其中(深處其中)的愛與光之信賴感、安定感、聖福感,就是在每
一個此時此刻。現在,當下,即是。人人心中都有種渴望回歸太一的衝動,那尋尋覓覓的
合一感與回家的感覺,絕對不是你爭我奪、你勝我敗或你死我亡、你異我同的分立所能加
速前進的,反而愈行愈遠。當然,這也是一種過渡的過程,也將會過去達到下一個境界。
「核能」何能何德?「核武」合吾何無?「防武」終究防無、無所防、無可防、無用之防

整個經濟體制亦復如是,「心」經濟才是歷久彌久的動能提昇,「心」國防、「心」
外交、「心」建設、「心」財政、「心」內政、「心」發言、「心」有感、「心」衛生等
等。一個「心」世代,已存在,正如漸層式的或隱或顯滲入,慢慢地浮上檯面,國族與種
族、意識與信仰的分別不再是敵我二分的界立,不必用挖東牆補西牆的方式或是資源失衡
的狀態來定先後與優勝並以之為出路。「愛」不釋手可以不必出手,若一出手,五指掌開
,手心手背皆肉。右手左手、十指相連,同出本源。左右互博的狀況下,我們究竟是愈練
愈強或是兩敗俱傷?傷痕累累的背後是否恍然大悟,最後痛的都是自已,除非深深陷入分
離與異我的幻相中不願自拔。但一個和平、愛與光、合一的世代已逐漸更新、露出頭角了

現在整個國家的方針應該朝向和平與共享共榮的全觀視點、雨露均霑的合一方向,
不是著重在族群的分裂(但可尊重遍地開花的泥土化)或特定階級的敵視與去蕪存菁。台灣
理應走出走全球觀,未來更是宏觀的宇宙視野,但前題絕非「優勝劣敗」的金字塔頂端模
式,超人生存和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之思維觀很容易讓你我製造分離化,誰才是該生存
的資優者?誰該被像機械式的從社會工廠、國家機器與群體脈絡中被挑掉,那非頂尖者、
非優勝者、非成功者、無用者全該被去除或改造。那麼,人群與公務員變成截然二分的互
敵狀態,或是妒忌式的仇公。包含各種專屬優惠、特有惠率、退休金、年終獎金等等,因
為對照民間與非公務員式的生活,顯得弱勢者或中產階級以及非優一族的尬尷不已,人們
該如何自處?資源的分配與缺乏感究竟是誰在操弄著?怎樣才是優先所需?誰又必需被排
除?是誰?不足、憂慮、憤怒、疑懼、爭恐等情緒充斥在人們集體意識裡,把這個矛頭指
向元首與當局團隊,是個輕鬆的�責方式,當然雙方都有責任,可是人民忘了自已的一份
力量,這份心力是小至個人的心靈信念大至團體的心理意識都可以實修實行。
而馬總統的代表性(馬首是瞻)十足重要,國家領導人的引領將帶動整個國群、社群、
人群的發展。呼口號式的方針簡報不再是「有感」的重點,先建立「和平與無限」的視角
觀,「生態與永續」的巨觀視野,才是先決條件。「免核」有著「免用核能」與「免除核
定」、「免於核武」的三重含意。不是「反核」,「反核」是敵對的、與政策針峰相對的
擂台式相抗,一個較中立、較溫和的主打,在「核」與「反核」間走出兼容蓄的可能性,
這條路不被局限還被大方地盡其所能張開了,像是無限寬敞的大地容許東西南北、前後左
右的不同走法。那麼,元首除了擁核、核能是安全的思考模式外,若能跨出原先的道路,
試試看「免核」(除了針對「反核」一再提出「安全」的公式化回應外)的那條康莊大道,
因為有著自由能源,無需依賴粍盡心力、財力、人力與核廢料無所適從的核能。這無限循
環、無窮無盡的新能源早已存在太一造物主之內,但就像一台汽車能用六十年,怎能賺維
修費與材料費或者誰想換車?軟體程式一勞永逸的話,誰想升級?整個汰換的機制被營造
在「資源有限、資源不均、金錢至上」的思言行,誰才是真正的擁有者?
是地主?是國家?是國產局?是廠商?是建設公司?還是大地之母?而不要的核廢料,到
了最後除了蘭嶼、海洋、地底下還能拋至何處?外太空?
《愛與光的圖書館選集 十五》(面對阻力)說:「
當你走得更深,超越存有表面的層次,當你開始沿著一個尋求者的道路旅行並希望去
徹底地知曉你自己的時候,那些被你選擇為不屬於你自己的事物就會開始向你揭露它們自
己了。陽光所無法照耀到的高山的陰影的位置開始在山頂的四周出現了。你會看到峭壁與
石林從包圍你的黑暗中升起,於是你會說,「在我的一側出現的是什麼?它不是我的一部
分呀。」但是 瞧,你已經深入山中並開始意識到這些岩石和裂縫的的每一塊都是相同山
岳的一部分,它們是自我的部分。雪花會相似地落在山的每一個角落。」
http://soultw.com/ufo2/modules/xforum/viewtopic.php?forum=2&topic_id=102
那麼,現前看似社會的不安、政治的動盪、經濟的無感、人心的擔憂不也正是山的
另一面,逐漸浮上檯面,等著被整合與超越,只因它也是我們每個人與全體的一部分。如
果我們希望一個和平的盛世,幸福繁榮,那麼所謂的核安、不景氣、貪污、暴力事件等等
,不就是「高山的陰影」、「石林的黑暗」、「峭壁的角落」?只是現在被意識,是被正
視的時機了。正如核廢料不永被無視或僅僅是以繁複的固裝深埋到地下就可以了,難道埋
進去就會消失不見?自動轉化為無毒物質嗎?
「如果你持續地思考關於你所害怕的事情,你所擔心的事情,如果你持續地擔憂你將遭遇
的阻力,它就會來臨。這是你的內在造物者在工作,一個並不知道自己有如此無限力量的
造物者,而這個造物者卻擁有非常真實的能力去在你心智中固著的事物上創造情緒。若一
個存有持續不斷地聚焦在外部恐懼 而不是首先關照自己的心,他會創造出一種呼喚— 顯
化他所有的恐懼。」
那麼,持續關注於核安的危險或核爆後將何去何從,在某種正義表面下不也是加速與加強
它的具體化?不如將焦點關注在能源替代方案,與如何將核廢料轉化有毒物質為無害物。
如此一來,過去的潛藏、被埋下去、到處無人願意接受的核廢料可以一一被蛻變,而核電
不再被需要,整個能源體系不會只是電力這個選擇。可能嗎?其實早有解決方式,但是企
業與龐大的政經架構與人民的習慣、既得利益者即便有這樣的免費或廉價的自由無限能源
,也不願意接受,不肯釋出。

但轉變的時機已全面來臨,勢如破竹,無人能擋。不再沿用舊思維與匱乏、操控、欺壓、
恐嚇、正義的悲觀、美善的多愁,這些問題與挑戰變成了個體與群體的一個入口,借此思
考再生能源、新能源、自由能源如:
軟質能源政策(soft energy path)之推動是個方式、配合電業自由化,這是有極大商機的
,它可以創造出許多就業機會。以德國為例,停止核電廠之後,扣除核電廠的就業機會,
還增加2萬個就業機會。唯一賺得較少的是原來壟斷電業的電力公司。況且再生能源的產
電技術已經成熟,都已經在商用。這是世界趨勢,台灣的企業界應該有這樣的眼光,趕快
跟進,分食此新能源科技的一塊餅,如同過去的資訊業一般。台灣如果做得好,不但自己
使用,還可將同類技術賣給其他國家,這是利多,對全民和環境都好。
http://isa.fhl.net/noatom/noatom10.html

如經濟能源局談到能源的綠色革新、心靈經濟,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談到第三次工
業革命:「打破現狀,走向能源互聯網 (Energy Internet)的新型經濟發展型態,讓能源
的收集由集中式轉變為分散式,Jeremy Rifkin也提到,支撐「第三次工業革命」有五大
支柱:1.向可再生能源轉型2.以建築為單位的小型發電站3.擴展到所有基礎設施上的能源
生產和儲存4.從互動式電網中獲取電能的充電式交通系統5.能源互聯網。要讓「第三次工
業革命」實現,這五個支柱缺一不可,尤其第五點,一個能通過互聯網為各能源消費點提
供能源接入的基礎設施網絡是這個革命的框架和它能否成功的關鍵。」

銀河聯邦BLOG也指出:金字塔就是我們未來的自由能源!
我們必須要改變我們的能量來源,因為我們向地球索取得太多了。如果按照現在的能量供
給模式繼續往下的話,那麼到2026年地球就會完蛋了,就沒有東西可以提供給我們了。
所以說能量模式的變化一定會發生,會有自由能源出現。自由能源現在本身就存在,如果
我們能有足夠的愛,能夠從頭腦意識轉到心的意識,自由能源就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給我
們使用,而且是不需要任何的代價。
歷史上的很多科學家已經找到了這些能源,但是很多的政府把這些科學家暗殺了或者把他
們所獲得宇宙研究成果全都燒掉了。這些能源一直都有,現在在這個時代只要我們有足夠
的愛,用愛代替小我和頭腦意識的話,這些能源終究會出來為我們所用。未來太陽能會是
我們能源的一部分,從太陽那裡,風那裡尋找能量,還可以從波浪的潮汐獲得能量,有很
多我們現在已經在使用了。
沒有人告訴我們在每一個金字塔底下面都有很深的潭,裡面都是水,而且周圍都是用花崗
岩所環繞的。花崗岩和水接觸後會創造出負離子的能源。這種潭的構造在建金字塔之前就
被設計建造好的,同時他們還設計了通道,整個通道是用花崗岩建造的,從水這個位置一
直通到金字塔的上面,所以在金字塔的整個內部都會產生負離子的能量,就像我們用電有
正負極一樣,所以在金字塔裡面會產生電。
(這也說明為何金字塔內部的通道是狹小到人類不可能穿越的,因為那根本不是給人類使
用)

在每個金字塔的上面你都會發現有一個像我們屋頂的斜坡窗戶那樣的面板,可以吸收正離
子的能量,在每個金字塔的內部都會有一個房間,正離子的能量和負離子的能量會在那個
房間相遇。
當正負離子在房間觸碰到的時候就會在內部產生類似我們爆炸那樣的核變,這樣就會產生
出巨大的能量,而且這種能量是永遠不會磨滅掉的。
我們遠古地球每一塊大陸都有不同的金字塔,我們遠古的祖先使用的能量都是這樣自由的
,不需要付出的。但是所有的政府對此都保持緘默不言。
你們知道嗎?在中國有超過八百個金字塔,在各個地方都有,這個消息很快就會被公諸於
眾,因為有一個人,在中國的唯一的一個人,他已經進入到了金字塔的內部,但這個消息
現在還沒有公佈,所以此時此刻也不方便把細節都透漏給大家。
我們遠古的祖先他們擁有這些自由能源,所有的金字塔之間都是相互連接的,在每一塊大
陸上都有金字塔。我們這些智慧持有者經常做的就是從這個金字塔到那個金字塔,一直旅
行,就是為了把這些金字塔的能量重新啟動。 這些都不是在講故事,這是真實發生的。
我們到那裡就是為了重新啟動這些能量,當我們把所有金字塔能量開啟的時候,人類就將
擁有自由能源。

在南美洲有那種像指針一樣的石頭建築,他們會和金字塔形成網路那樣,但是在全世界很
多地方這樣的指針的建築已經倒塌了遭到了破壞,我們要把這些倒塌的指針重新建立起來
形成新的能量網。現在俄羅斯和日本都有這樣的科學家在工作,他們在設計一種儀器然後
在全球形成能量網。宇宙有個法則,當我們越來越有愛的時候,我們就越來越有智慧。這
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當我們充滿愛的時候我們就會擁有很多的智慧,回憶起很多解決問
題的方法,包括自由能源的解決方法,我們就會幫助療癒地球母親,解決自己的問題。
http://blog.yam.com/BlogIndex.php?BLOG_ID=wowghost&search=%E8%83%BD%E6%BA%90

這就是方法,這就是答案。

※ 編輯: whoiam 來自: 140.120.43.221 (10/28 14:39)

--
由 Blogger 於 10/27/2012 11:40: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