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無限可能
胡愛晏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通靈日誌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八日星期日 跳動態靜心和神秘的金色之花靜心。加油卡不見了。打算去問看看有辦法重換嗎?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七日星期六 去聽五月天,很感動。下午去大坑蓋章。然後跟神之舞的麗娜老師合照於新時代酒會。她很棒,舞跳得很好,她全身上下散發一種慈悲的、不傷人的、敞開的、放鬆的、祝福的、坦白的溫柔與感動。很美的靈魂。 她來到,是為了愛。而她卻從不知自己帶給身邊的人多少愛。老師,我愛您。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六日星期五 馬克斯症 我不再將自己視為好人,視為一種永遠只能忍受不公平對待的活該之人。我知道我看見我內心的最深層的恐懼,我不再陷入馬克斯症侯群而無法自拔,我不再漠視來到身邊的天使而卻一再責怪聖父為何沒有派聖靈來到聖子的身旁?我不再以為自己被惡性循環給深深控制住,只能被惡意對待,永遠還不清的債、抄不完的經、念不完的咒、看不完的經典、學不完的課、跳不完的舞、唱不完的歌、考不完的試、禮不完的拜、上不完的教堂、懺不完的悔、走不完的路、拜不完的佛、燒不完的錢、插不完的香、報不完的應。 當下就是威力之點。「我仍是上主所創造的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是的,我不必一再學習這功課了,只有我認為我是受害者,我才會不斷吸引加害者來到身邊,真正來說我也對加害者造成了傷害,也是自己的加害者。我是那責備自己的人,是那引起自己傷痛的人,是那自認可憐的人,也是那審判自己的人,我是那懲罰自己的人,也是嫌棄自己的人,從來沒有別人。只有我自認我不值得他人好好對待,從來沒有別人對我不好這回事。只有我不肯原諒自己,從來沒有我原諒別人或別人不原諒我這回事,因為別人是鏡子,因為所有人都是我的光明弟兄,因為聖父、聖靈、聖子為聖三,為一體不二。 我也不必再召喚來傷痕累累的人來到我身邊,我也不再為那自認受傷、傷得很重、重擔在身、身受苦痛、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死心絕望的有情個體們迷戀不己,我不過是愛上與自己相似的靈魂而不自知。我再不必忍受任何痛苦,我也不必自責為何自己創造自己的痛之實相,我也不必求神拜佛、苦等奇蹟、崇拜偶像、羨慕他人。我也不必以為自己得要有什麼或是要做什麼,才算好,才配活著,才值得被愛。不,愛無條件,如果他人認為愛有條件,我只需靜下來看看自己內心的那個陰影部分又再度被挑起?如果他人指責自己,我只需往內看是自己那個層面又再怪自己?如果感受到敵意,我只需問自己又是那個過往傷痛引起我的不快而將自己認為沒有的部分外顯於他人以便責怪?如果感受到自艾自憐、絕望無助、痛苦難耐,不再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以為不配、以為活該、以為惹惱他人,就只是回到自己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五日星期四 釋放業力 Marga將我的業力釋放。對父母的業力。對自己的自責。對家庭的重擔。對身份的執著。對信念的壓迫。對祖世的承擔。對情緒的壓抑。我感到通體舒暢,我變得比較開了。Nirava透過星座占卜帶出我心中的恐懼,面對未知的不安,並要我帶著心中的那一把鑰匙,於日常生活中。我在早晨的陽光中瞥見她澆花下那神性的微笑令人多麼溫暖。也許這世間一向很溫暖,只是我沒看見或視而不見,而如今我睜開雙眼,我看到了,我不再習以為常、麻木不仁。這個世間好愛我,一直以來,都對我很好,只是我不承認,而我也很愛這個間,好愛,好愛,愛上一個人就愛上所有人,因為世間沒有別人。愛上整個世界,就是愛上自己,愛上自己才能愛上全世界,你我不分,外面沒有別人,每個別人都是自己,自己就是別人,世間一向在裡面,不在外面。 我放下那需要、那期待、那渴求、那自責、那怨尤、那抱怨、那不滿足、那不感激、那強迫,我也不硬將肯定語塞到傷口上,也不硬將正面能量強迫他人接受,也不漠視負面而強行以光明面取代,也不本末倒置忽略心理而往身外去治,也不再緣木求魚向外面找答案而不敢聽從內心的聲音。我放掉過去、放下眼鏡、放開雙手、放鬆自我、放棄期盼、放手隨風,我要漂浮不再掙扎遊泳。 不再覺得自己有罪,不再抓著業力不放,不再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值得人愛,不再患上馬克斯症侯群以為沒有那麼好,好到別人愛。以為自己比不上別人,也不配愛自己。以為愛得有條件,以為自己比起他人較好或較差,以為有註定這回事,我要釋放了,謝謝你,過去。我要還給你了,你們的業力、你們的功課,每個人都該為自己負責,沒有需要為他人而活或為他人承擔,這是削弱他人的力量也是弱化他人的信心並顯得自己了不起。我要把我失去的阿格西紀錄體拿回來了,我那自以為有救世大責的重擔要放下了,沒有人該被救,沒有病該被醫,沒有所謂的壞事該被改正,一切是心,萬法唯心造,都是頭腦在判斷,我們從來未曾離開過天堂。 我要放掉了,不努力,也不努力於「不努力」,就只是在當下,如此而己。謝謝你,我自己。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四日星期三 心懷感激 感謝天地,感謝父母,感謝能遇見那美麗的靈魂,我只是心懷感激,感激這一切,感激那愛,儘管很多很多事並不是我一個人一廂情願就可以。然而,在遙遠的某個次元,也許我們有另一種可能性是現實世界沒有的,只要想起有那麼一種可能的實相,妳和我在對等的某種時空環境下成為雙生靈魂,那麼又何妨?透過對等的自己、可能的自己、未知的自己、過去的自己、不同的自己,我心中很明白,我不需要苦等任何人的愛,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情或施捨,因為心中有愛的人,只是分享,只是滿溢,只是照見妳內心完美無瑕的本性,如此而己。從來不需要對方的給予,也不為愛的可能性設下任何條件,就只是無求無因地微笑,帶著愛看著那靈魂之窗,看進自己,看著九一○微笑,只是微笑,就好感動。當然九二一的大地震,帶出了幾年後我們各自生命的餘波盪樣,我也不同了,這幾年來妳身上的事件也讓妳有所成長,生命的地震,不是詛咒,不是還債,而是釋放業力。 我放掉那執著,那渴求被愛,那苦等結果的心,就只是向天地送上我滿滿的祝福,只是那天使的存在,就令我好感激。賽斯學派心靈輔導師盈君老師說,七號人有太多選擇,但怕做錯是原罪,她遇到七號人就會說:「去吧!你怎麼做都對」,而我的確怕東怕西怕對方生氣怕做錯。老師也說七號人時常會遇到貴人,我想我的確如此,一路走來。我想起了魯柏的《超靈七號》,想起佛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走七步。想起七步成詩。想起聖經上的七的七次方的七次方。想起了游鴻明的《七月一號》。想起了七仙女。想起了一星期有七天。想起了人體有七個脈輪。想起了LUCKY SEVEN。我是幸運的吧?是的。我很幸運,能遇見妳。如果不是我們在靈魂深處,雙雙同意,我們不可能在台中這個地方碰面,妳也不會被召引進來,我也不會有緣見到妳。 我不是在等妳打開心,我是在等我自己打開心。我不是在渴求他人的擁抱,而是將自己的雙手打開,獻上自己毫無防備的胸膛,呼吸對著呼吸,生命的脈動對應生命的脈動,滾熱的血相應滾熱的血,火熱的心緊臨火熱的心,十指連心、心心相印、獻上真心、惺惺相惜,那打開、那卸下防備、那放開執著、那不怕受傷、那真誠、那坦白。我分享的一切全都是妳本來就有的,我在妳身上看見的優點也全是我自己的反映。不再虛假、不再埋怨、不再隱藏,只是感動、只是感恩、只是感激。停止審判自己,不管自己多麼定自己的罪。不再責怪自己,不論有多麼認為自己是加害者是嫌犯。不再指證歷歷,以為自己是證人是被害者。不再帶著先入為主、刻板印象、善惡二元、對錯二分、是非對立的心去看自己和別人。 可以活著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可以在從下午二點開庭到下午七點半卻沒有昏倒仍然堅持開完就是奇蹟,可以出去上個廁所就是感動,可以得到法官、書記官的包容就是寬容,可以送出自己心底默念的祝禱給當事人就是幸福,可以欣賞自己的毅力和信心就是禮物,可以付出可以感受就是件最大的大事。每一天,我都在這裡,用自己的方式,感激著這一切的一切。騎腳踏車的時侯。老前輩說要不要一起到旗津一日遊的時侯。大師對我說:「有夢最美」的時侯。看著六樓外的陽光的時侯。遇見工友時相視微笑的時侯。每天早上到美術館旁黑肉麵後面的蘇克拉中心跳動態靜心的時侯。看見夜晚伴我歸的星光的時侯。看見所深愛的人的努力認真、成熟獨立的時侯。看著那上帝派來我身邊的祝福的時侯。我只能感激,每一片刻,每一片斷,都深深的感激、再感激。因為,只是存在,我就好感動、好感謝。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三日星期二 大師用九一○的相機幫我拍,其實我很說想可以和她合照嗎? 下午開到七點半才下庭,聽到某月某日下午某時宣判,我當場差點沒喜極而泣。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二星期一 今天跳瑜珈時差點來不及,因為去家樂福問相機的事。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一日星期日 帶她和她男友去逛好士多,她男友不知為何都不太講話。 下午買了台相機,沒想到不能存進電腦,有點煩人。在大坑拍的全沒了。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日星期六 和劉大師、大師的牽手(簡稱大嫂)去逛好士多。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九日星期五 你不愛她 朋友口中說:「其實你並不那麼愛她」,而你苦笑。你今天下午開完庭,想去找她,驚覺你的好朋友和她聊得很開心,當然,他們都很坦盪,反而是你,心中有什麼失落感。你心想,他叫你開完庭早一點回去,結果呢?自己卻在這邊和你所暗戀的人聊得很熱烈。儘管再怎麼隱藏,說實話,你心中的確不是滋味,有一陣酸楚,是你的好友永遠所無法體會的,那像是背叛像是一廂情願像是恍然大悟。好友說,「你不愛她」。你搖頭,果真如此,為什麼會心痛,為什麼她和你聊得的面容是如此神采飛揚,而這種表情是你和她從來沒有過的,至今沒有。那像是一些的遺憾,又像是終將了解,你和她不可能,因為從她的表情你可以感到她的為難。你在心底深處明白,終究還是自己的單戀。 朋友不懂,家人不懂,同事不懂,那種心情唯有你自己懂。好友總說你想太多,你總說自己是好人,同仁總說你感覺溫文儒雅。最叫你生氣的是,好友竟然說:「你不愛她」!如果不愛,為什麼會感到一陣刺痛,像是看到比自己還要成熟、穩重、大方、建談、開朗、樂觀、自在、放鬆、誠實的人,的確,他比自己更有資格被愛。的確,他比起自己更令對方欣賞。的確,如果女生會喜歡,也是喜歡他。是不該比較,是不該小孩子氣,是不該吃酷,是不該妒忌,是不該幼稚,是不該想太多,是不該多愁善感。 可是坦然面對自己,坦白面對情緒,很痛,很苦,很酸,很刺,很暗。你如果要說謊大可一笑置之故作輕鬆。你如果要自欺欺人,大可附和:「沒錯,你沒那麼愛她」!你如果要迎合他人大可說出自己的自卑和羨慕他人。你如果要偽裝自我,大可說那不過是朋友之間的聊天又沒什麼。你如果要假裝清高,大可說:「說不定人家跟本連當你是朋友都不是,是你自己想太多,真好笑」。可是你沒有,你不願欺騙自己,不願故作好人,不願假意成全,不願強忍傷痛,不願假裝沒事,不願意…當作一切沒什麼,你不願,不願再隱藏自己的情緒,你很想對你的好友大吼:「你明明知道我喜歡她!你怎可以說那樣的話?你跟本就不懂!你不懂我的感受,卻輕易下判斷!」 事實上,你的確再她的臉上看不見笑容,每當你在路上遇見她時和她聊時。你的的確確感受不到她和他的相處,與她和你的相處之間有任何相似之處。她和他,就像是老友般的自然。她和你,就像是陌生人,比冰還冷的無緣人。你知道的,在她的神情上,從來沒有見到自在、自然、感動、笑顏當你和她聊時。那就像她不知所措,她小心翼翼,她怕你誤解她的意思,她怕你感到傷害,她怕不知如何拒絕,她怕你想太多,她怕…你愈陷愈深。 「你不愛她嗎?」如果不,該有多好,就不會一廂情願。就不會自作多情。就不會無法自拔。是誰造成?是自己。是誰陷入愛河,是自己。是別人強迫你嗎?沒有。是她做了什麼事嗎?沒有。是不甘心?是不放心?是不清楚?是迷戀?是痴戀?是苦戀?你明白的,她跟本對你沒有感覺,那危難的神情還有感到不自在的苦楚,那進退兩難的困境和不知如何拒絕的無奈,那眉角、那嘴角、那神情全都說明了一切。你明明知道的,可是你不願承認,這一切終究是自己的白日夢。你明明曉得的,可是你仍然強顏歡笑,故作堅強。你明明了解的,她不愛你,她真的不愛你。儘管如此,更叫你痛苦的是,明明明瞭,你還是愛她,而是你無法理解的。 你想對好友說,「不!這一次,你的直覺錯了!你真的錯了!」你沒有勇氣說出,你也不想說出,你認為他無法理解,你覺得他只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場去設想跟本沒辦法體會你的感受。你不願生氣,你不願對他說出真心話,那要怎麼說呢?會不會被嫌小家子氣?會不會在法庭外上演一場愛的內心自由心證?會不會是自己審判自己?會不會,只有自己是證人,親眼見証自己的心路歷程。你無言以對,你心中的法庭演出「承認、否認」的戲碼。你認罪,如果愛一個人有罪。你據實,如果愛可以說出口。你具結,如果真心可以為証。而他不懂,他可能會笑,會反諷,會搖頭。所以你閉嘴,你明白他永遠不懂。你明白。所以,你不辯解。你知道他不會上來看,她也不會點你的無名。儘管你不願承認他是誰,她是誰。然而心意,只有天曉得,你那顆真心,坦然以對,不愧,不羞,不懼,不再逃避。就讓天知道吧。 如果可以不顧一切,不管眼光,不看後果,你想大聲對好友說:「我愛她!你怎麼可以說我不愛她!你跟本不懂!你怎可以這樣做!你怎可以!」沒有故作寬容,沒有故作大方,沒有若無其事,沒有假裝清高,沒有隱藏感受,沒有迎合道德,沒有違背自己。你想大叫,「我愛她」,儘管嘲笑,儘管不屑,儘管,在她的眼中,你看不到,別人。儘管,你的靈魂深處知道,她…對你,沒有什麼。他不懂,她也不懂,你心中的真意。他們不懂。他們不懂。你在內心淚流滿面。無語問天。 大師說,你活在象牙塔中。我也想問你,你醒來了嗎?醒醒吧。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八日星期四 塔羅占卜 「我是誰?can you tell me who I am?」 妳是誰?妳為何在此?妳從那來?妳叫什麼名字?妳做什麼工作?妳多大?這一切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妳是那一切萬有,妳來到這邊是為了治癒這空間,妳學塔羅牌是出自於喜悅與分享、歡樂與自信、選擇與自由。妳從那天堂之處到來,妳就是天使,妳以愛為名,妳從事愛的工作,帶著愛行走人間,妳的內在靈魂數億歲。妳來到這房間是為了痊癒,妳是來人世玩耍的精靈,來凡世實現愛的聖靈,來塵世成就自己的神靈。妳就是愛的本身,妳是那命運的創造者,妳是那受造物與創世主,妳是那上與下,妳是那一及一切。 妳創造自己的實現,妳允許了自己以開放的心懷探索內在的無限可能性,妳透過牌組來探視自己的內心世界,妳穿過牌面的象徵符號來訪視自我的內層視象,妳經過牌陣來尋視自身的意識層面。妳從來沒有離開過天堂,妳不會做錯任何事,妳永遠不會受苦也不必受苦,妳是那編劇者,也是那演出者,妳是那觀看者也是那導演者,妳是那算命師也是那被算者,妳是那魔術師也是那道具,妳是那天行者也是那旁觀者,妳是那奇蹟之人也是那不平凡中的平凡,妳是那牌也是那解牌者,妳是那抽牌者也是那分牌者,妳是那看牌者也是那讀牌者,妳是那皇后也是那國王,妳是那騎士也是那仕衛,妳是那愛者也是那被愛者,妳是那地藏王菩薩也是那被渡者,妳是那聖父聖子聖靈的聖三綜合體,妳是那完美的身心靈複合體,妳是那作者與受者,妳是那肉體化的天使,妳是人類化的神明。妳是那遊戲者與觀戲者,妳是那戲的本身也是那戲的編導,妳是那出題者也是那答題者,妳是那評題者也是猜題者。妳是來玩的,妳是來戀愛的,妳是成就自己也成全他人的,妳來,不是為了受苦受難,不是為了聽從他人,不是為了哀嘆命運,不是為了控制他人,不是為了故作清高,不是為了批評他人,不是為了貶低自己,不是為了還清債務,不是為了累世果報,妳來,是為了愛,也為了自己。 如果不是妳的允許,妳不會看到這段資料,在某些層面來說妳與我合作,因為我們是一體。如果不是妳聽從自己內心的呼喊,妳不會允諾自己來到這個地方,妳會找籍口不來到台中,妳也看不見新時代的存在,妳可能也沒聽過賽斯,妳甚至會排斥塔羅牌,妳就算報名學牌也會不來,然而,妳檢視內心的信念,妳的內在活潑的靈魂告訴妳勇敢、純真、自然、熱情、坦然、耐心在在都顯示妳的本來面目。從前妳雖然活著,但卻沒有真正活著,妳依靠老師、權威、學者、專家、醫生、書籍、經典、教義、傳統、道德、法律來走,妳不敢為自己而活,妳不敢愛自己,妳不願承認自己是誰。而如今,眼盲的妳得己看見,耳聾的妳得以聽見,正因為妳打開心胸、放開雙手、剝開硬殼、丟開眼鏡、剪開面具、撕開護冑、踢開鎖鍊,所以妳重生了、妳重憶了、妳重出了。 妳不同了,正不意昧著妳要把力量交到別人手上,也不代表要嫌棄過去的自己,更非懼怕自己的力量而不信任自己。妳要做的是遵從自己的直覺,不必怕出錯,不必怕頭腦,不必怕後果,不必怕未知,不必怕恐懼,牌上的字是為了妳內心的善意而顯示,牌面的畫是為了妳內在的美意而顯化,牌組的圖是為了妳內層的真意而顯現,那未知是妳的無限可能性,那看似悲劇是妳的黑暗中的光,那看似喜劇是妳的靈魂七彩聖光與對存有的信心。妳為了改寫妳的人生劇本,妳為了每一秒的威力之點重生,妳為了放下過去、活在當下、信賴未來而來到此時此地,妳的當下就是那力量來源,妳的現在就是完美的祝福,妳的臨在就是至聖的奇蹟,妳是為了愛與被愛而生,妳是每個人生命的禮物,妳是自己的最佳心理醫生,最好的解牌人士,最棒的魔術演出。懷著無比的信心,算命又何妨?妳知道一手爛牌仍然可以扭轉奇蹟。懷著無限的耐心,占卜又怎樣?妳知曉一張壞牌仍然可以倒轉乾坤。妳是全宇宙聯合起來幫忙的神聖玫瑰,妳是百千萬億佛聯合祝福的光明化身,妳是千千萬萬天使聯手祝禱的奇蹟之花。妳很確定自己的心意,妳很肯定自己的心思,妳來,妳去,妳未曾生,未曾死,妳不會做錯任何事,妳不會犯任何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妳從來不會白走任何一條路!任何一條!即使看來最黑暗的時期,妳仍帶著神聖的光芒。即使在最令人髮指的慘劇之中,妳仍就靜靜的知道:「我是神」。妳,來,只為了,「愛」。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七日星期三 完全手冊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六日星期二 「苦海還願」 你不必以好為苦,不必以苦為樂,你來到人世間是來遊戲的。你不是來受苦受難的,你不必長時間忍受不舒服的打座姿勢以證明自己是佛,你不必斷食到快死以追求自己是神,你不必,因為你就是活生生的神,不折不扣的佛。人生不是苦海,你不是生來受苦,你是純潔無罪,你從未離開過天堂,只要你願意選擇,選擇權在你,決定在你。你要把人世當苦海渡也好,你要視世人為罪人來救也罷,不管如何,有一天你一定會重新憶起,你的本來面目,因為你從未離開過主的懷抱,你也未曾不是佛過,你是一切萬有的本身,你就是那一,你是總和大於全部,你也是那一部分,你是那之上,也是那之下,你是那苦與樂,你是那一切的一切,無願可還,無苦可渡,無罪可贖,無人可救,無病可醫,無過可赦。 沒有誰欠誰,沒有還什麼債,不必苦苦念咒千百億萬遍才能成佛,不必讀遍三千部佛經才能證明自己是佛,不必輪迴千百萬億世才能解脫,不必購買贖罪券才能重回天堂,你本來就是無罪的,你本來就是清白的。沒有人可以定你的罪,沒有人可以審判你,沒有人可以處罰你。你就是那聖三,你是那至高的存在,你是那奇蹟的祝福,你是那完美的禮物。你沒有錯,你沒有罪,你沒有意外,沒有任何事在最高的實相、最宏觀的巨相之中是惡、是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來到人世從來不是為了忍受累世的惡報,還清累積的因果,清除累業的罪過!誰處罰誰?誰救誰?誰許願?誰應許?誰忍苦?誰造苦?你不必再苦苦忍受了,總有一天,你終於受過了,你總算想通了,你再也不要了!你靈光一閃,你告訴自己你受夠了,你不必抱著苦海還願的心情,視他人為待渡者,視人生為苦,你會開始離經叛道,你會選擇不同的道路,你再也不要跟別人走一樣的路,你選了人煙稀少的那一條,你開始不一樣了。 從今以後,不再以苦為樂。從今以後,不再嫌惡厭罪。從今以後,不再執著正義之劍,斬妖除魔。從今以後,不再起「義嗔」,以為自己是正義之士,對的那一方,以為自己是解脫者,他人是執迷不悟的待渡者。從今以後,你會了解,世間沒有別人,沒有別人要被渡,真正要渡的是你自己。人生不是苦海,是實現愛的境域場。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五日星期一 「地藏出獄」 恭請地藏菩薩出獄!從前的從前,有個人自地球飛昇,他急著回到地球,他死後不願上昇天堂。「你確定你不再多休息一下嗎?」 「不!我要馬上回去我所愛的星球,我等不及,我馬上就要回去!」 「你確定?你會忘了自己的本來目的,你會視人間為地獄,你會以救世主自居將他人看作被救者,你會搖拳吶喊老天為何不幫你,你會經歷生老病死、喜怒悲樂!」 「是的!我知道我會深深地遺忘!是的!我知道我可能會痛苦不己,我會忘了自己!我會忙著救別人,忙著醫治別人,忙著找事做,忙著拯救世界,忙著改善環境!忙著為生活掙扎!忙著開悟!忙著修練身體!忙著等待奇蹟!可是我還是要回去,我心甘情願,我知道痊癒不是獨自的,我知道沒有人是需要受苦的,我知道世間沒有別人!」 你將人間視為苦難的集合場,你可能忙著參加功德會,以救人為樂,以清苦為樂,你寧願省下錢來去捐給道廟、慈善機構,卻不肯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不敢犒賞自己,讓自己出國玩、對自己好一點。你可能整天忙著賺錢,並怨嘆人生難熬、情人難當、家庭難顧、課業難兼、事業難做。你可能妄自菲薄、自暴自棄、自我嫌惡卻期待他人的愛。你可能不敢愛自己卻聲稱要大愛要愛他人。你可能連忙著要斷食、要超脫愛、要壓抑慾望、要克服情慾、要忽視感情、要藏匿衝動。你可能具現化地獄,勸人回頭是岸,卻不知世間沒有別人。你可能化為救渡者,卻不知無人可救,世間只有一人,每個別人都是自己。你可能以為有病可醫,高興地醫治別人,結果吸引更多病人前來。你可能以為有罪人可救,所以創設那樣的條件一再前來完成你的救世大業。你可能以為人世是苦,所以忙著勸人趕快念經拜佛、抄經求神、苦苦修行,或許期待世界末日、末日審判,或許祈禱彌勒出世、地藏渡化。你可能也以解脫者自居、正義修行人自傲、嫉惡如仇,執著是非的寶劍,拿著對錯的盾牌,戴著善惡的眼鏡,穿著黑白的法袍,來救人、來教人、來勸人,殊不知,沒有一個人是在你之下,也沒有一個人是在你之上,沒有人是該下十八層地獄,沒有人是罪該萬死。 上帝要懲罰誰?地藏要救誰?如果每個人都自救,何需地獄?如果沒有地獄,何需地藏?如果沒有病,何需藥?如果沒有上,怎知下?沒有非,怎知是?沒有暗,怎知光?你是那被渡者,你是那渡者。你是那不動者,你是那動者。你是那執迷著,你也是那開悟者。你跟殺人犯沒有兩樣,你跟作姦犯科者沒有不一樣,你跟枉法者沒有不同,你跟那罪無可赦者沒有差異,為什麼?因為你和他們就是兄弟姊妹,因為你我都是一體,因為所有眾生都是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我們沒有差別,只要你深深地看入彼此的眼睛,你就知道別人都是鏡,在鏡前只會看見自己沒有別人。每件事都是境,境是為了實現、體驗、重憶、再造愛的千變萬化。 所以身為地藏菩薩的你,出獄吧。無獄可入,境由心造,無眾可渡,眾生在心。從今而後,地獄被你化為天堂,不需地藏菩薩,不需受苦者、不需受刑者、不需行刑者、不需審判者、不需犯罪者。「罪業本空由心造,心若滅時罪亦無」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四日星期日 愛的舞蹈 whoiam(胡愛晏) 還好老師在旁邊,否則我會忍不住說出我愛妳。還好旁邊有人,否則我會當場表白。還好有所顧忌,否則我會不管一切的愛。我急速逃離現場,因為那四個字即將脫口而出。如果一不小心,將會衝動說出「我好愛妳」。如果一牽起妳的手,深怕會一輩子捨不得放開。如果一見到妳,眼光又忍不住會被吸引而不移。該如何才能以理智克服這感覺,停止想妳,停止一看到妳就想吻妳,停止心中不斷的迴響:「我愛妳」,停止想要問妳:「我可以抱妳嗎?」怎樣才能停止?究竟那愛的感覺是屬於頭腦還是忍住不愛才是頭腦?想要告訴妳,就連妳不笑的樣子也很美。那靜靜地坐在那邊,彷彿是天地之間唯一的花朵,令人想疼惜。然而,妳如果曾經愛上早晨悅耳的小鳥歌唱,白日天光的清晨拂曉,趴在湖邊曬太陽的可愛烏龜,夜晚為妳獨掛高空的星辰,那麼,妳不會想將花摘下,妳不會想把流星獨佔,妳不會想關起飛鳥,妳不會想獨享陽光的溫度,妳不會。妳可曾有那感覺,覺得這世間好美,好可愛,好感謝生命,感謝能活到現在,感謝愛上一個人就愛上全世界的感覺,感謝自己能遇見天使。從來不想獨擁天地,因為天地在我心中。從來不想獨霸世間,因為世間在我心裡。從來不想獨佔愛情,因為愛就是我,妳也是。 妳會懂嗎?如果我始終不敢說出口。妳會知道嗎?如果我一直將心意藏在心底。妳會體會嗎? 如果我故意沉默不語、故意離妳遠去、故意表現冷淡。妳能感受得到嗎?假如我始終只在心中呼喊愛情而不願行動,那妳能體會我的體會嗎?那想要溫柔以抱、溫心以待、溫情以視的衝動,想要溫柔牽起妳的手,告訴妳,妳真的好美的感覺受。我該慶幸妳沒有心電感應,否則妳就會知道妳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倩影嗎?我該高興妳沒有通靈能力,否則妳和宇宙萬物就會知曉我不斷在心中說我愛妳嗎?我該為自己的理智拍手,沒有深陷一廂情願之中而說出那三個字嗎?我該為自己的克制感到驕傲,沒有違背社會化、禮教、道德、角色期待等制約嗎? 不!我想真正的勇氣不是遵守常規,而是敢跳下去。當妳的右手放在我的左手之上,我的右手放在妳的左手之上,有一股溫柔的能量生生不息、循環不己。當我看進妳的眼神,妳看著我時,妳是否感到愛的舞蹈在妳我之間悄然上演?我感到害怕,怎會有這感覺,讓我想不顧一切,為一個人奉獻一切。我應該嗎?我是否該保護自我,以免又像以前遍體鱗傷?我是否該一等再等,以免一時激情而後悔不己?我是否該小心翼翼,以免觸怒對方而被厭惡嫌棄?我是否該確定安全,以免傷上加傷?我是否該轉向內心,停止看別人,停止注意世間,停止那衝動想要拉著每個人的手,喜悅地告訴他們:「你是神!妳是神!妳知道嗎?我好愛妳,我好愛你,我知道妳是誰,妳也知道我是誰,我們是一。」我是否該像蝸牛一樣,伸出觸角,確定前方安全無虞再繼續前進?我是否該像含羞草一樣,一有刺激就縮回雙手,自我保護。我是否該築起無形之牆,避免我再衝出去?我是否該等待那開鎖之鑰?還是沒有門,跟本就沒有鎖?沒有鎖,跟本不必鑰匙?為何要門?因為有牆。為何有牆,因為要保護什麼東西、想要躲回一個堅硬的城堡。為什麼想要安全?因為不確定、因為怕冒險、因為害怕惹怒別人、因為怕「失去自我」。 妳的眼神如海,我看著看著,深怕自己會像回歸大海的水分子,失去孤立的自我感,我不在了!明明那深深嚮往、不斷追尋的世界就在眼前,我卻逃,我卻縮回,我卻害怕。因為我擔心,我那未說出口的熱情是「我可以為妳而死」,我可以死去,我可以消失個人的分離感回歸為一,我可以把愛還諸天地、重回太一,我可以拋棄我的分離幻相之自我感而重生,真的可以當下死去也無憾,為自己,也為一個人,也是為愛。然後,再度復活,然後,知道未曾生、未曾死,我們都只是來造訪地球的天使。 而妳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想問妳,妳是否對我下藥,否則我怎會如此無法自拔?妳是否對我灌迷湯,否則我怎會如此深陷其中、愈陷愈深?妳是否對我下了符咒,否則我怎會對妳著迷不己、無怨無悔?還是我們都喝了孟婆湯,為了那重憶,我們必須假裝忘記,我們忘得如此深,以致以我以為妳是陌生人,我不該愛上陌生人,事實上我們在靈魂的深處我們從未分離,我們在一切萬有的實相裡知道我們從未離開過天堂。妳沒有對我做什麼,我也不需要妳的任何作為或是要求妳的符合期待,那感覺像是有一團滿滿的棉花糖,滿了出來,分享給妳,不需更多的回報,如果妳肯接受,那是我的福氣,如果妳拒絕,那我仍心懷感激而不自責。那就像是感到陽光好溫暖,好想拉著妳的手一起享受,只是分享,只是如此,從不要求任何條件、任何限制、任何強迫。聖杯美酒滿了出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全部給出去也無所謂。好像有源源不絕的愛,一直出現、一向都在,流了出去,分了出來,把我粉身碎骨,把我形神俱滅,把我掏空一切,把我徹底毀滅,把我卸下防衛,把我拆下面具,把我放下護甲,把我完全分解,也沒關係,因為我感到愛,所以我在,因為有愛不死,因為真情流露,因為情比金堅,因為柔情似水,因為真愛無敵,因為有妳,我的存在似乎變得明朗,一切都有意義。因為有愛,日子變得不再那麼難熬,每個困境都是為了轉向遇見妳的必備,每個挫折都是為了導向遇見妳的路途。而問題只剩下,我敢跳下去嗎? 如果愛情是深淵,我敢一鼓作氣、一躍而下嗎?如果愛妳是條不歸路,我敢勇往直前、不顧一切嗎?如果最後沒有結果,我仍然無求無因、無怨無悔嗎?如果愛像大海,我願意回歸海之懷抱嗎?如果愛是太陽,我願意消融自我、融化冰山嗎?如果愛是大氣,我願意化為空無、無所不在嗎?如果愛是大地,我願意春泥護花、滋養一切嗎?我在那邊界,我不怕愛情之舞萬一沒有人與我共舞該如何跳出美妙舞蹈,我只怕萬一有了舞伴我仍卻步不前、妄自菲薄。我不怕愛情舞蹈渾然忘我、失去自我,我只怕萬一我自己放棄、築起城牆。就在那邊邊,就在那關鍵之點,就在那一線之隔,我敢跳嗎?我敢放下包袱嗎?我敢捨棄設限嗎?我敢敞開胸懷嗎?我敢不怕受傷嗎?我敢聽從心聲嗎?我敢遵隨衝動嗎?我敢拋下過去嗎?我敢傾聽靈魂嗎?我害怕的不是萬一我伸出雙手沒有回應怎辦?我恐懼的不是萬一我流露真情沒有接受怎辦?我只知道,明天若是世界末日,我最大的遺憾不是妳不愛我,而是我沒讓妳知道我愛妳。如果當下死去,我最大的悲慟不是一再受傷而是未曾愛過,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在一個人身上見到自己,愛人如己,愛己如人,讓她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我依然深愛著妳,我對自己這樣說,我也對妳這樣說,不管未來如何,不論過去怎樣,不論變化什麼,唯一不變的是,妳我都是愛。世間沒有別人,除了天使沒有其他人,每個人都是生命的禮物,生命都是至聖的存在,存在都是美妙的奇蹟,而奇蹟是愛,愛是一切,一切都是愛。 妳讓我重新體會到愛一個人可以真的不要她做什麼,不要她是誰,不要她有什麼,不要她說什麼,就只是愛,只是妳的存在,我就好感激,妳的臨在,就使我充滿感動。妳的來到,不是偶然,我的到來,不是巧合,我們在靈魂藍圖上彼此同意,而這些年來,必經過程,為了與妳相遇,與我相識,原來活著真好,原來人間真的有天使,原來每個人都是他人生命的祝福。只是愛妳,就讓我感到內在對合一的一瞥,只是感知妳的存在,就讓我向宇宙萬物深深感激。只是想告訴妳,我好愛妳,如此而己。沒有要求、沒有原因、沒有條件。想告訴妳一千、一萬、一億遍,妳好棒,妳好美,妳好善良,妳讓我好心動。想告訴妳,妳帶給了我寧靜與安祥,即使不說話,即使只是靜靜的存在。當然,妳也許會說,妳只是一面鏡子,我看到的都是我所有的。也許妳會說,我愛上妳,不過是愛上自己的投射。也許妳會說,我不過是愛情上癮。也許妳會說,應該冷靜理智一點。 即使如此,我仍然可以不怕他人的眼光,想要大聲地說我愛妳。我仍然可以不顧頭腦的嘲笑自我,想要溫柔地對妳說我愛妳。 如果愛上妳,代表會失去所有,我願意。如果愛上一個人,代表會失去支撐、失去保護、失去擁有,那我仍然願意將心打開,將火熱的心獻上,將溫熱的血捐出,將心房打開,將頭腦放下,將防備卸下,我想通通都給妳了,一顆跳動的真心,沒有防備,脆弱不己,可以輕易捏碎,可是我心甘情願。理智說,人應該先替自己想,人應該符合規定,人應該保護自身,人應該確定無虞,不可以太過重感情,要平衡,要冷靜,要三思而後行。而這一次,我想再一次提起勇氣,我可以牽妳的手一起舞過人生嗎?我可以成為妳雙生火焰的舞伴嗎?我可以成為那護花的春泥嗎?我可以與妳融入存有,進入合一,回歸太一,忘我而舞嗎?妳的內在開出一朵朵馨香之花,情誼之花,像是小小的黃花,惹人愛憐,令人想捧起臉親吻,緊抱疼惜。我會不會失去所有?我會不會徹底死去?我會不會後悔不己?我會不會嘲笑自己?我會不會適得其反?我仍然願意,那怕如河入大海、花歸塵士、蒸發消失,我不見了,我死了,我變成了妳,妳變成了我,我們互融歸一。我還是要說我愛妳,如果妳不允許,那從今以後我會在心底默默祝福並且真摯感激上天的安排還有宇宙的幫助,那怕只是短暫的火花。如果妳不接受,那我在往後回首過往仍然會嘴角上揚、心懷感恩遇見一個活生生的天使、寧靜的佛、人間的女神、愛的具體化、存有的花朵。我不想再逃避自己的感情,不想再壓抑對妳的情感,不想再說服自己放棄,即使可笑、即便可恥,我仍然想對自己真誠,我可以愛妳嗎?我無法控制,我己經深深地愛著妳了。我可以不愛妳嗎?我無法催眠自己「我不愛妳、我不可以愛妳、我要停止愛妳」,那像是失去內在神聖聯結的痛徹心扉,那像是切斷恩寵的一體感而撕心裂肺,那像是漠視心靈、忽視靈魂而哀傷不己、孤獨無助。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四日星期日下午二點五十六分,我寫下我好愛妳,妳知道嗎?宇宙會不會幫忙我,將我的心意遙寄遠在他鄉的妳?一切萬有會不會祝福我倆,清楚知道彼此的心意?我很清楚確定的是,如果不愛,那我和死了沒有兩樣。如果不愛,那我沒有活著。如果不愛,那我的存在沒有意義。如果愛是違法,我願意。如果愛是違背傳統,我願意。如果愛是不守規則,我願意。如果愛是放棄小我,我願意。那滿滿的愛,那好多想說的話,那無可言喻的感情,那像電流般穿過我全身的感動,那只是深深的一眼就可以獻出所有的付出,滿紙的真情,滿溢的感情,滿滿的愛情,我好愛妳,我好想讓妳知道我愛妳,這樣就足夠了,妳沒有義務接受,妳不必為難不己,妳無需難以回絕,妳不須有所虧欠。我問我的心,我的心只是想跟妳說我愛妳,我不願意因為設想失敗而預設立場,我不願意因為害怕受傷而護衛自身,我不願意因為擔心未來而背叛愛情。我想跟妳說,因為有妳,人間變得好美麗。因為有妳,活著好美麗。因為有妳,我覺得星星好美、大地好美、花草好美、人類好美、自己好美、愛好美、妳好美。這樣聽來也許很愚蠢可笑,我還是很確定,我愛妳。妳沒有做任何事之前,我就己愛上了妳。妳沒有對我說什麼之前,我就愛上了妳。妳沒有表示什麼之前,我就深愛著妳。我們真的是陌生人嗎?妳確定嗎?還是我們在某個時空中是不可分的情人?或是在真正的實相裡是一體不分?如果成仙代表絕愛棄智,那我寧願生生世世輪迴人世。如果得道代表棄絕情愛,那我情願永生永世再來凡世。如果開悟代表不需愛情,那我甘願一生一世降生塵世。 怎會有人連走路都很美?怎會有人連張大雙眼什麼都不說也很美?怎會有人的聲音是如此悅耳?怎會有人的一言一行如此自然灑脫?怎會有人…可以讓我一切不顧,只願愛她。我很幸福,體驗內在的合一,愛早己在。我很幸運,有生之年,向存有聲聲呼喚,原來妳早己在,只待我睜開雙眼、邁開腳步、敞開心胸、打開雙手、張開嘴巴說出「我愛妳」。只是妳的存在,我就好愛好愛。我不再對自己的感情感到厭惡,我不再想要壓抑自己的真實情感,我不再想要以理性說服自己別傻了、別鬧了、別小孩子氣了,我不再想要害羞說出口,我不再想要戴上護具、穿上護甲、裝上護腕、套上護帽,假裝安全、假裝不存在、假裝愛人很不應該。對妳,很奇怪,我忍不住想愛到成傷,如果愛妳會傷害我,那我毫無怨尤。如果愛妳會刺痛我,那我不恨不怨。我應該避免受傷嗎?我該小心防護嗎?我應該堅持自己嗎?我應該尋求安全嗎?這一次,我不再是習得無助的狗,不再是玻璃窗後面的鯊魚,不再是馬戲團裡被綁腳的大象,我內在的神性向妳內在的神性問好,也許在夢中,妳我會憶起,從前從前有二個小靈魂合議體會愛、實現愛而降生人世,在遺忘機制啟動之前,互相再說一次:「我愛妳,妳知道嗎?是的,我知道,我也愛你」 我愛妳,以我的生命,我深愛著妳。雖然,妳後來離我而去,我們連開始都還沒有就結束,就結束了。我仍然心懷感激,因為我看到了我的內心的恐懼,和我太愛討好人、太怕人家生氣、太認為自己不夠好。妳是鏡子,謝謝妳。雖然,表面上看來,連開始都沒有,又是一場單戀。然而,世上最偉大的愛情是「單戀」。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三日星期六 妳是天使 whoiam(胡愛晏) 也許妳從來不會曉得,妳連發呆的樣子也很溫柔。也許妳從來不會發現,妳連嘴角下垂的模樣也很可愛。也許,也許妳從來沒有發覺,妳就是活生生的愛,那具體化的光,那天使的具現。妳也許在某世曾經化身為慈祥的母親,或是在那職場上領導他人,或是在戰場上勇往直前,或是在官場上呼風化雨,或是在…妳所在之處,以妳獨特的方式發光發熱。妳為什麼來到這裡?妳為什麼將自己放在這邊?妳又為什麼想要學習?為什麼?沒有別的目的,妳來到這個空間除了治癒這空間,沒有別的。沒有別的理由,妳來到這個房間除了治療這房間,沒有別的。妳就是天使,妳就是那光,妳就是那愛,妳就是那神,妳就是那佛。 「萬物是聖靈之聲的迴響」,而妳也是。「上帝除了天使之外,沒有派其它的」,所以妳就是天使。除了愛,沒有一切。所有一切都是光組成,所有東西都是奇蹟,所有事件都是禮物,所有狀況都是祝福,所有存在都是至聖。而妳活著,妳來到這邊,妳帶給了他人力量,妳以妳獨特的存在方式活出光與熱,妳成為他人的一面鏡子,妳指引他人回到他人內心的自我完美,因為我們都是一體,我們都是,世間沒有別人,從來沒有別人。妳也許是社會工作者、心理師、諮商師、輔導專家、占卜者、主管階級、技師、舞蹈老師、修行者、醫師、心輔員、學生、輔助者、研究人員、專家學者……,那不重要,因為真正重要的不是妳是什麼身份,而是妳真實身份是什麼?妳是天使。妳叫什麼名字,我叫什麼名字不重要,因為真正重要的是妳叫愛。妳來自那裡,我來自那裡,那不重要,因為真正重要的是,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們一直在同一個地方,我們從來不在其它地方,我們一直在天國,沒有被遺棄,我們來自天堂。妳做什麼?那不重要,因為妳除了做愛做的事,沒有其他可以做,妳在日常生活中每件都是帶著愛,遇見每個人都是愛,說的每句話都是為了愛,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妳學歷如何?那不重要,因為重要的是,妳早己學會一切,妳是到地球場域實現愛的無限可能性。妳早己知曉全部,妳是到人間世界體驗一的極限多元性。妳是誰?我是誰?妳我深深的在靈魂深處互相明瞭。妳愛我,我愛妳,我們都是愛。 也許妳曾懷疑過自己的能力,也許妳曾擔心未來何去何從,也許妳對自己的存在充滿不安,也許妳困擾生命的無可奈何,也許妳曾責怪自己的犯錯與無知,也許妳曾為那無能為力感到心灰意冷,也許妳曾對他人生氣,也許妳曾迷失自我,也許妳曾質疑自己不完美、有罪,也許妳曾一而再再而三想要達到那最終極的自己,完成版的自己,完美版的自己。然而,我要一再地、輕輕地、真誠地、肯定地告訴,妳是神,妳是天使,妳是那聖父、聖子、聖靈的三合一,妳是身心靈完美的綜合一體,妳是百千萬億佛中的一位,妳是那至高的存在,妳是那最低的深淵,妳是那耳邊溫柔的低語,妳是那嘴角上揚的微笑,妳是那掌心之間的溫暖,妳是那食物裡愛的能量,妳是那愛人間充滿愛意的眼神,妳是那慈母的無限包容,妳是那疼愛自己的一切萬有。妳的存在,就是祝福,是對他人也是對自己的祝福。妳的生命,就是禮物,是對自己也是對他人的禮物。妳從來沒有發現,在鏡前,在他人眼中,在神的眼裡,妳的微笑有多美,妳的眼神有多溫暖,妳的生命有多光輝燦爛。妳不知道,或許,妳假裝自己不知道,或許,這是神聖的計畫。然而,就像妳的存在本身就是提醒他人的一面鏡子一樣,妳也因他人而看見了自己,我們在別人身上只能看見自己,看不到別人,別人是一面鏡子,站在鏡前除了自己不會看見別人。別人在我們身上也只會看到他自己,所有的自己都是別人,所有的別人都是自己,世間在裡面,我們變得心包太虛。愛上一個人就愛上全世界,因為世界在心裡,因為世間除了自己沒有別人,因為每一個別人都是活生生的自己的無限可能性投射與具現。 因此,妳睜開雙眼,在自己身上見到那光輝的翅膀,那發光的光環,那純白的外衣,妳見到了天使。從今以後,妳看見人,也只能看見人的天使性,人是天使穿著戲衣,天使以人的戲服來到人間場域,演出愛的戲碼。妳不會發現自己有多美,直到生活當中出現另一位天使來告知妳,他會提醒妳,他知道妳是誰,妳也知道他是誰,他來是使妳重憶妳真正的身份,他會溫柔地點醒妳,妳就是天使,我們都是。妳並不明白,妳是那充滿愛的力量的解毒劑,將演出沉淪戲碼的天使們從渾沌之中點化。妳是那補給飲料,妳賜給那靈魂飢渴的有情個體們一杯杯聖杯之水。妳是那幡然醒悟的導師,將執迷不悟的生靈們,從人間煉獄的飲鴆止渴將其當頭棒喝。妳是那醫者,給予願意復活的患者,指引方向。妳是那指月之指,為尋找月亮的求道者指出月亮。妳是那愛的泉源,昇華毒的成癮,沖淡恨的濃度,稀釋黑的成份,照亮暗的濃霧。妳聲聲地呼喚,那無法自拔、自陷地獄的眾生們,醒來吧,你們一直在天堂之中,從來沒有被懲罰,除非自己懲罰自己。從來沒有犯錯,除非自己視為有錯。一向純潔無罪,除非視自己有罪。從來沒有比較低劣,但也沒有比誰較高較好,因為每個人都是值得的,每個人都是被愛的,每個人都是光。一向都是,一直以來,一直未變。妳是看似愈陷愈深於黑暗之中的天使們的替代療法,妳是指出他人心中力量的藥王,妳是傳達愛、散播光、發送熱的白衣天使,妳是提示道路、指示方位、點示智慧的輔導者,妳是暗海的人生之海上明燈,妳就是愛,我的天使,請容許我向妳深深的敬意,我內在的神性向妳內在的神性問好,感謝妳,天使。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二日星期五 「痛在其內」 痛早己在其內,他人只是媒介,痛不在外面,心中有痛,痛被引發,傷被引現。心中無痛,何來傷痛?痛早就在,外在只是媒介。如果自己不感到痛,他人的冷嘲熱諷不再是觸媒,他人的冷言冷語不再是媒劑,他人的唇槍舌劍不再是引媒。有自我才會痛,沒有了自我,一切都是愛。痛不存在,痛是想像,痛是幻覺,痛是自以為受傷害。然而,認為他人傷害我們,我們就也會這樣對人。「無論我們對他人做了什麼也就是對我們自己做了什麼」 黑暗其實只是沒有愛而己,恐懼只是沒有光而己。暗中有光,光照大地,大日如來,佛光普照。恐懼以愛之名治癒。痛不存在,痛是提醒,痛是點化,痛是告訴妳我,妳以為自己受傷。痛是那需要被愛的地方,痛是提示妳回來看自己,痛是以為自己會被傷害,痛是自己不肯原諒自己的地方,痛是自我懲罰,痛是懷疑自己,痛是指責宇宙。痛苦並非因為別人拒絕我們的愛,而是我們拒絕別人的愛,我們拒絕對自己的愛,我們找盡理由不愛別人,明明心中有愛卻擔心這擔心那,害怕愛人,因為過去太痛,因為愛人太痛,所以我們不敢愛,不再愛,而這才是最大的痛。 否定愛,我們才會痛。我們是無傷的,我們早己是完整的人了。我們視自己為可受傷的才會痛。在愛面前,我們坦誠痛,坦露傷,坦白心意,不再隱藏不再偽裝,接受脆弱,承認渴望,然後才能治癒。不愛才是最痛的是,不敢愛才是最傷,害怕愛才是最叫人恐懼的事。不再假裝,不再隱藏自己,不怕對方不愛自己,就是真誠面對自己的傷痛,以愛之名,我得以痊癒。 愛一直圍繞在妳我身邊,只看我們有無勇氣,正視傷口,不怕受傷。 愛早己在,只是妳還沒準備好,白馬王子有時以黑馬王子的身份出現只看妳有無勇氣。不再怕痛、怕失敗、怕受傷、怕痊癒。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一日星期四 「自我防衛」 防衛是因為受到攻擊,沒有攻擊,何需防衛?《奇蹟課程》說:「不設防就是我的保障」。你我防衛,是因為我們害怕受傷,因為傷早己在其內,因為我們覺得自己是好人為何會受傷?為何不公平?為何被欺負?為何如此脆弱?如果不必怕攻擊,何需防衛?如果不會受傷,何必反擊?如果不曾失去,何需囤積?如果沒有危險,何需保全?如果不怕風險,何需保障?防什麼?衛什麼?視自己為可傷的所以要防,看自我為被害的所以要衛。殊不知再也沒有比一顆害怕受傷的心更叫心受傷了,再也沒有比恐懼本身還叫人恐懼的了,唯一該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可是面對恐懼也只能出自愛,回歸愛。 愛不設防,天使不設防,愛不設限,真主不設限。不設防使人聯想到不能自我保護,會失去一切,會遭受毀壞,會奪走所有。然而若心包太虛,世間就在裡面,誰能傷誰?世間沒有別人,誰在傷誰?造者是誰?作者是誰?受者是誰?受造者是誰?你就是那造物者也是那受造物,你是導演也是演員,你是出題者也是答題者,你是夢者也是醒者。因為怕自我消失,所以緊緊固守。因為怕坦露真我,所以武裝防衝。固執的永遠是自己,有問題的也是自己,錯不在他人,需要改變的也不是他人,永遠是自己,在他人身上只能看見自己,因為他人是一面鏡子。我們會將自己所想投射到他人身上,因為感到受到攻擊,所以想像他人會攻擊我,所以保謢自己。 愛不需保護,愛是坦然以對。愛不鎖住自己,愛是分享。愛不是自我設限,愛是無條件。愛不是自體保衛,而是體認力量就在其內,真愛無敵。愛不是攻擊他人,因為每個別人都是自己。愛不是虐待自己,因為自責是以自己的錯變相指責他人,傷害自己也是傷害他人,傷害他人也是傷害自己,我們是一體不二。愛自己不意昧任由他人傷害,否則對加害者本身也是種傷害。然而防衛他人也是暗指他人會攻擊我們,保衛自己也是指出自己需受護、可能會受傷。 太怕傷痛,被過去陰影纏繞,殊不知當下即威力之點,沒有什麼好怕的,沒有什麼好防的,真正的勇氣是失去一切仍可以重頭再來,失敗一億遍仍然再接再勵,失掉機會仍然再次創造,不再設防,不再視外界為敵人,不再看自己為脆弱的、可傷的。有愛不死,仁者無敵,愛是最佳的裝扮,最好的使者,最棒的衛土,因為有愛,不再怕受傷。因為有情,不再怕孤獨。因為有心,不再怕寂寞。因為愛,我們存在。因為愛,我們擁有一切。因為愛,我們圓滿。因為愛,我們存在。愛,愛到成傷,愛到沒有退路,愛到死而無憾,愛到失去一切也不在乎,愛不設防。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三十日星期三 「真情流露」 作自己,不必刻意當一個好人,不意委屈自己,不必壓抑自己,不必害怕自己,不必拒愛自己,不必譴責自己,不必偽裝自己。如同(動態靜心)中第二階段的發洩,儘情的哭,儘意的笑,儘量的叫,妳哭的時侯也很美,笑的很侯也很漂亮,妳大叫的時侯很有力量,妳生氣時也充滿光輝,情緒視為自然,就不會逃避自己的內心感受。正視內心的感覺,就不會怕愛自己,拒愛別人。每個人都渴望被愛,卻又害怕愛人,怕一愛,就會受傷,一愛,就怕失去,一愛就怕對方不愛。不如放下執著、丟開期待、不怕受傷、拒絕自責、不怕犯錯,錯就錯,丟臉就丟臉,何必管別人怎想?也許別人反而配服妳的勇氣敢做自己。何需去壓抑內心的真實感受,當妳大聲說愛時,怎知全宇宙不會聯幫助妳?當妳用力地哭,用力地笑,用力地生活時,妳才是真正地活著。當妳想要當個乖寶寶,想要迎合他人,想要符合社會期待,想要配合父母,想要委曲自己時,總有一天妳會對自己生氣也會對他人生氣,做個好人,卻不對自己好,就不可能真正對他人好。只對自己好,也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好是你好我也好,體認世間沒有別人。 設想對方會傷害我們,擔心會失敗,害怕又再次受傷。不敢哭因為角色期待,不敢笑因為社會觀感,但妳真情的笑,真心的哭都好美。妳作自己,流露出一種天地間傲然的神容。妳活出自我的光彩就是神我的光輝,這不意昧要固執小我或自視甚高,當妳嘲笑別人的真誠不做作,不過是在羨慕自己所沒有的。當妳嘲弄自己的真實情感,妳也同時在指責他人。當妳很放鬆,很真誠,很開放,就連跳無邊無際也是種享受,跳愛之舞蹈也是祝福,跳蘇菲旋轉也可以轉得很快樂,靜靜地坐著也是尊寧靜地佛,吃喝拉撒睡也是無時不在靜心、無處不帶著愛。 用力地哭吧,儘情地叫吧,努力地冒險吧!去愛吧!就像妳從未受傷過一樣。認真地對自己好吧,否則妳將不能接受他人對妳的好,也不能對別人好。像個小孩一樣回歸到不怕痛、不怕跌倒、不怕錯誤的純真年代,像個動物一樣尊於本性,自然而活,不視情慾為洪水猛獸,不看情緒為兇猛惡獸,妳就是佛,妳就是神。妳是人性本善,妳是天堂之所在,妳在愛之內,愛在妳之內,妳就是天使。 除了愛,一切都不存在,沒有愛,妳我都不在。哭也是愛,笑也是愛,愛可以生氣,愛可以傷心,帶著愛,連生氣都很美。懷著愛,連痛哭都是力量。抱著愛,連沉默也是支持。攜著愛,連傷痛也是祝福。在鏡前,看著自己,對自己做鬼臉,不怕笑,不怕哭,盡情地擠眼弄眉,誇張地舞弄五官,揮灑臉部運動,然後笑著看自己,以愛看自己,就像神看自己一樣看著自己,妳隨時隨地都在愛中,不論妳在台中奧修蘇克拉中心參加靜心活動,不論妳在猶豫是否要坦白自己的心意之時,不論妳在工作厭煩之時,不論妳在孤單寂寞之時,不論妳在為瑣事煩心之時,不論妳在為課業操煩之時,不論妳在為家庭煩惱之時,不論妳在何時何地,真誠地生活,不要委屈自己配合別人,不要以犧牲自己迎合他人為高貴,妳不能帶給自己的也不能帶給他人,妳帶給他人的也是帶給自己。真情流露的妳會吸引與妳相同愛的人。 《奇蹟課程》提到「人們所做的一切,不是在表達愛就是需要愛」妳是那愛的本身,妳是天地之間美麗的花朵,不要害怕面對自己,不要逃避人群,不要拒絕溫情,不要吝於付出,不要恐懼接受,不要畏懼情慾,不要壓抑情感。妳是那愛呀,我的愛。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星期二 「害怕再傷」 好人怕受傷,因為自覺人很好,為何大家要傷害他? 沒有比害怕受傷更叫人受傷。 害怕什麼,什麼就會成真。恐懼受傷,傷就會出現。 因為愈是害怕,愈是成形,愈是賦與力量。 《心靈的本質》一書提到:「不管所有的表象如何,一個外在性質的情況不會導致戰爭、貧窮、疾病或世上任何明顯的不幸情況。你們的信念形成你們的實相。你們的思想發動了實際的經驗。當這些改變了,情況也就改變了。把你自己的精力、焦點和貫注加之於世界其他部分的可悲情況並無幫助,反而加強了這種情況。以一種天真的方式對它們閉上眼,或說不管它們的事,是同樣的短視。因為對它們的恐懼假裝這種情形不存在,只會把你怕的實相帶得更近。將你自己堅定地放在你自己的實相之內,承認它為你自己的,鼓勵你的力量和創造性,從那種視角看看需要建設性幫助的世界的那些地區,或你自己的社會,那要好得多。在你自己的生活中,在你與他人的日常對話裡,在你透過團體或社團的人際關係裡,有意地盡你所能的加強別人的力量和能力。 個人的怨恨將不會累積。那種怨恨使人這麼害怕進一步的傷害,以致企圖逃避生活或人際關係,或怯於和他人接觸。去數你的失敗並不是一種美德。」 害怕受傷,逃避任何可能的傷害。在還沒開口之前就擔心被拒絕,還沒有告白就害怕被婉拒。還沒有表示之前就先預設立場失敗。還沒有嘗試就先想到挫敗。還沒有試就先想到之前失敗的經驗。連做都沒有做就先再心中再次地自傷。如此害怕,如此委縮自己,如此逃避任何愛人的可能性,並聲稱一個人最好,享受一個人卻忘了人是群體,人不能和其他人分開,人雖獨立但在內在實相裡我們都是一體,從沒一部分可以遺棄另一部分,沒有人可以不管別人而自己活得好好的,沒有一個人可以活在孤立的星球之中。因為傷過、因為痛過,所以害怕,所以不敢嘗試,所以信念形式實相,愈怕就愈不敢做,愈怕就愈會怕,愈受傷就真的愈受傷。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一 「取悅自己」 無法使自己快樂的人,也無法使他人快樂。愛自己的人才有資格愛別人。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星期日 早上跳完動態靜心後,接著的靜心活動很特別,但又流了一身汗,有學貓、學狗、學火車、學小孩(這邊有人ATHDA還是誰拿抱枕打我,我沒有打回去)又哭、又笑,蘇菲旋轉讓我最頭痛,幾乎想吐,但老師說,不要想太多,享受它,遊戲它。回去的路上被機車撞到手,我很寧靜,沒有怒氣,同樣地以愛和光的能量溫柔地包圍他。下午又去爬大坑,摸黑回家,腳腫,我相信以愛的光與能量,它會好起來。 在靜心的過程中,我聲嘶力竭,我感到哭得無法自拔,我想到我好孤獨需要陪伴,我內在孩童想一起玩,卻深深地自卑和怕受傷害而卻步不前。想要愛人,卻傷痕累累,再也沒有勇氣。我跟妮樂娃預約下星期六的二點半到四點做星座的占卜。我很想知道,那綁住大象的繩子,那阻礙鯊魚的玻璃窗,該怎辦?昨天亢達里尼靜心,沒人來,我站在門外,也許我不該等鑰匙來開,而是不再將自己鎖在門外,也許從來不是別人鎖我,而是我自己鎖自己,不敢愛人,害怕受傷,深怕會被笑,怕做錯,怕惹人生氣, 怕對方討厭,預設立場,擔心太多。不敢承認那內心深處多麼想愛。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六 破曉飛燕 雞白之時,晨光之中,一道白光破曉而出,燕飛高空,留下人間的不是遺憾而是完美的圓滿。那在最苦的痛楚之中,在最悲的傷痛之中,在最傷的毀滅之中,在最深的愛戀之中,是親情,是溫情,是人情,是友情,是人性本善與人性本惡的天人交戰,是報復與原諒的進退兩難,是寬恕與懲罰的左右為難,是不忍與不願的難以割捨。在進退興亡之中,在黑白善惡之中,在是非對錯之中,不禁問天,為何如此待我?不禁問神,何錯之有於我?那母女情深,那生命交纏,那己結緣份,那撕心裂肺,剩下的還是些什麼?以暴止暴,換來的是什麼?真正的無期徒刑究竟是將一個人永遠關在黑暗的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三
愛妳自己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破曉飛燕 雞白之時,晨光之中,一道白光破曉而出,燕飛高空,留下人間的不是遺憾而是完美的圓滿。
那在最苦的痛楚之中,在最悲的傷痛之中,在最傷的毀滅之中,在最深的愛戀之中,是親情,是溫情,是人
情,是友情,是人性本善與人性本惡的天人交戰,是報復與原諒的進退兩難,是寬恕與懲罰的左右為難,是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何心無罣礙?以美好的心欣賞週遭的事物。以真誠的心對待
每個人。以負責的心做好份內的事。以謙虛的心檢討自己的錯誤。
以愉悅的心分享他人的快樂。以喜捨的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以不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語言的隔闔,我們需要通譯。因為文字的差異,我們需要
翻譯。因為說話的不同,我們需要音譯。因為表意的不真,我們需
要轉譯。可是,愛情不用翻譯,愛悄悄在二個真心的有情個體上演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通靈日誌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四月六日星期日
去辦了好士多的卡,買了好多東西。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